第2127章 宝贝,过来 - 天骄战纪

第2127章 宝贝,过来

银蝠巴掌大小,翅膀银灿灿的,锋利如钩的一对爪子倒悬,藏匿在阴暗血腥的虚空中,极其不起眼。 当林寻的目光第一时间扫视而来时,银蝠一怔,似感到意外,而后身影一闪,就化作了一个俊美无比的银袍少年。 “我乃太古银蝠祖血所化,天生精通音律之道,这无数岁月里,凭借此道,死在自己心魔之下的,起码不下上百人,而能够无惧此道的,你是……第二个。” 俊美银袍少年走来,他瞳孔泛着妖异的红光,神态懒洋洋的,犹如在漫步似的,说不出的悠闲。 可林寻瞳孔却罕见地露出凝重之色。 这银蝠鬼帝的气息,起码有着帝境三重的修为! “第一个是谁?”林寻随口问。 银袍少年在距离林寻三千丈之地伫足,微微一笑,道,“想知道?击败我便告诉你。” 林寻也笑了:“不怕我杀了你?” 银袍少年若有所思,道:“以你的修为,能杀到这第七层,肯定不是一般人可比,手中应该也掌握着一些能够和帝境人物对抗的底牌。” “不过你我之间,修为相差太过悬殊,纵然是有底牌,想要杀死我的话,怕也没多少希望。” “试一试?”林寻道。 银袍少年猩红的眸子闪烁,盯着林寻片刻,道:“你就不好奇,为何这第七层中,除了我之外,再没有其他凶魂了?” “击败你不就知道了?”林寻道。 银袍少年嘿然失笑:“这样吧,只要你交出身上的那半截无天矛,我立刻让你离开,无论你是去第八层,还是返回第六层,我保证不阻拦你。” “说这么多废话,无非证明你心中也无必胜之心。” 林寻淡然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妨直言,交出你手中的那一半无天矛,我可以饶你一命。” 银袍少年怔了一下,指着自己鼻子:“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很好说话?” 他感到很意外,甚至不可思议,一个绝巅准帝,哪怕身怀一些能够对抗帝境的手段,也不能这般嚣张吧? “我只看出,你以为我很好欺负。”林寻轻叹。 银袍少年深呼吸一口气,掌心一翻,浮现出一截残缺的矛身,弥散出晦涩的波动。 顿时,林寻手中的那半截无天矛也跟着发热,产生呼应。 银袍少年露出一个妖魅般的灿烂笑容,招了招手:“宝贝,过来。” 轰! 一股恐怖无边的抓摄力量,犹如漩涡般,牢牢锁定林寻手中的半截无天矛,猛地一拽。 可尴尬的是,那半截无天矛纹丝不动。 银袍少年笑容一滞,瞳孔微凝,心头颇有些不平静,这一抓之力,别说是绝巅准帝,就是帝境人物,措不及防之下,也根本无法抵挡。 可这一次,却失效了! “看来,这宝贝似乎根本不听你的话。”林寻笑起来,带着讥讽。 银袍少年眸子中暴戾之色一闪,深呼吸一口气,再次隔空抓摄,这一次,他已动用真正的威能。 轰隆! 就见那虚空都扭曲塌陷,爆鸣刺耳,可想而知这等抓摄之力何等惊人。 可尴尬的的一幕再次发生了,林寻手中的半截无天矛依旧纹丝不动…… 林寻禁不住笑得愈发欢畅了,眼神带着揶揄,也不说话。 可那等目光,已是如刀子般戳在银袍少年心窝,刺激得他脸都黑了,眼神中不可抑制地涌出暴戾的杀机。 便在此时,林寻也同样招手:“过来。” 一块黑黝黝的铜块在他掌心,流淌出属于炼宝母炉的本源气息。 瞬间,银袍少年只觉手腕剧烈一抖,掌控在手中的半截矛身,简直就如脱缰野马似的,产生前所未有的挣脱之力。 嗖! 银袍少年一个不察,竟让那半截矛身脱手而飞。 “该死!” 银袍少年顿时暴怒,化作一道银色闪电,冲上去抓摄。 “起!”与此同时,林寻袖袍一挥。 轰! 这天地间,骤然涌现出万千朵青色大莲花,摇曳生姿,铺天盖地似的,将天地都挤满。 一朵朵晶莹青碧的莲花皆翻涌着神秘繁复的道纹阵图,霞光流转,神曦蒸腾,映照诸天。 刹那间,银袍少年脸色骤变,当他刚要止步闪避时,早已来不及,就如误入藕花深处的一只小蝌蚪似的。 再看四周,四野茫茫,接天莲叶无穷碧,每一朵青莲花蕊中,皆有神祗般的虚影坐镇其中,口诵道经,演绎镇世杀伐之意。 “杀!”“杀!”“杀!”…… 一阵阵嘶吼响彻,滚滚激荡,犹如震怒的诸神之吼,银袍少年双耳嗡嗡,眼前直冒金星,浑身都紧绷起来。 他感到了一种极大的危险气息! “那该死的小东西,竟早已布下了大阵!”银袍少年脸色铁青,眸子中泛着滔天般的怒火。 他躯体流转恐怖的银色神焰,催动秘法,一掌拍出。 那等掌力,轻易便将附近一株青色大莲花击碎焚化,可转瞬间,便从原地又蕴生出一朵来。 银袍少年脸色难看,目光一扫四周,开始全力突围。他没有乱闯,而是沿着一个固定的方向冲击。 轰隆! 银色的神焰从其躯体扩散,产生焚天灭地般的威能,而他唇中则发出啸音,滚滚音波化作万千利刃朝前方劈杀。 每一道利刃,皆烙印着帝境法则,威力可怕的无法想象。 仅仅须臾,这青莲覆盖的天地间,就被银袍少年“犁”出一条笔直的路径,堪称是势如破竹。 可很快,银袍少年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青莲般的世界犹如无穷无尽,哪怕他笔直前冲,竟根本无法杀出去! 而他的体力,早已在这一路的冲杀中损耗了两成。 “小友,那一半无天矛都已落入你手中了,这样吧,我认栽,不再与你为敌,你可否就此止手?” 银袍少年沉声开口,声音犹如涟漪般激荡十方。 他在尝试判断林寻的位置,只要林寻敢开口,就会被他的音波第一时间锁定! 可林寻没有开口。 回答他的,是来自大阵中的一场滔天杀劫。 轰! 就见这青莲似的世界中,无数神祗般的虚影跃出,身影伟岸,犹如太古诸神出征,杀伐而至。 无匹的神光,若道剑般凌厉,若战刀般霸道,密匝匝席卷奔腾。 瞬间,银袍少年脸色大变。 “开!” 他毫不犹豫动用全部威能,祭出宝物,奋力厮杀,犹如困兽犹斗,展露出的威势,惊天动地。 伫足在大阵外的林寻,紧紧关注这一切。 在刚才时候,察觉到大道无天矛那一丝异动后,就让他第一时间判断,银蝠鬼帝就在这第七层中。 他之所以没有选择主动出击,而是留在原地进行布阵,是因为清楚,在自己感知到对方的同时,同样掌握着另一半大道无天矛的银蝠鬼帝,必然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到来! 然后,便有了这一次“守株待兔”的局面。 像此时,困住银蝠鬼帝的,便是位列诸天第九的无生杀阵。 和上一次施展不同,这一次林寻是提前以阵旗布阵,以道晶镇压阵眼,充当阵源,威力也是比上一次强大了不止一倍! 轰隆! 无生杀阵运转,惊动九天十地,无匹的杀机激射,令这暗隐炼狱第七层都陷入动荡中。 此阵之威,足以杀帝,这是早在上古时代,就被鹿阵帝印证过的。 林寻所布的无生杀阵,虽依旧谈不上完整,可也已有了大概七成的火候和威能,困杀一般帝境人物已非难事。 可很显然,银蝠鬼帝不是一般的帝境可比,他虽被困阵中,可兀自在奋力激战,显得强横无匹。 林寻黑眸幽邃而冷静,一边御用大阵,一边关注着充当“阵源”的那些道晶的消耗。 几乎每一瞬间,无生杀阵的运转,就会耗掉十万颗道晶! 直至现在,才不过片刻功夫,堆积在阵源附近的道晶,已耗掉了三千万颗,并且还在不断地消耗下去…… 仅仅这样一幕,都足以让任何修道者感到肉疼,心头滴血。 可林寻根本不在意。 他身上可有着数以亿计的道晶! 唯一让他皱眉的是,他所布置的无生杀阵,威力虽奇大无比,可想要杀死银蝠鬼帝这样起码是帝境三重修为的角色,却有些力有不逮…… 轰隆! 盏茶时间后,无生杀阵轰然剧震,出现一个巨大的裂缝,银袍少年躯体如燃般从中冲出。 只是他早已披头散发,浑身负伤,银袍都碎裂如破布条似的,裸露出的肌体上尽是触目惊心的血痕。 他瞳孔猩红,浑身气息凶厉暴虐,仰天发出嘶叫:“小杂碎,滚出来受死!” 他气坏了,之前被大阵压制,杀得他频频负伤,狼狈无比,若不是他身怀秘宝,施展禁忌手段全力拼命,差点就要被困死其中。 即便如此,在杀出此阵时,他也是元气大伤,简直跟扒了了一层皮似的! “老孽畜,嚷嚷什么?” 就见远处,林寻本尊和五大分身,各自持着不同的帝兵,一起杀来,气势之盛,惊天动地。 怎么变成六个人了? 银袍少年一呆,差点以为自己眼花,出现了幻觉。 —— 2连更,刷新看第二章~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