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8章 破二师兄记录 - 天骄战纪

第2128章 破二师兄记录

银袍少年愣神之际,林寻本尊和分身已经一起杀来。 轰隆! 甫一出手,就是雷霆震世般的攻伐,诸般帝兵释放不同的威能,令这片天地都陷入动荡,神辉耀天。 而林寻本尊则将自身法运转到极尽地步,无论是拳劲、掌印、指力……还是其他诸般秘法,皆似渊非渊、似炉非炉,宛如混沌般,透发无量之威。 一时间,银袍少年竟被杀得有些手忙脚乱,疲于应对。 可他毕竟是帝境三重的凶魂,这些年里,为了提升自身实力,早已将这第七层内所有凶魂都吞噬和炼化,哪怕此时元气大伤,也绝非寻常可比。 很快,他就稳住局势,展开了反攻。 轰! 他躯体流淌银色神焰,法则交织,发出的音啸更是震慑神魂,直抵心境,攻势如狂,迅猛霸道。 哪怕是昆仑帝兵,竟都已无法将他压制! “小杂碎,以你之底蕴,都能杀死帝境一重的角色,连我都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千古难见的逆天人物,可惜,本座可不是帝境一重!” 银袍少年发出怨毒狰狞的嘶叫,猩红的瞳中尽是暴戾。 他攻势如狂,举手投之间,便挥洒出恐怖无匹的帝道威势,将林寻的进攻连连挫败,震得林寻本尊和一众分身都气血翻滚,脸色泛白。 若不是有昆仑帝兵牵制,林寻怕是早已支撑不住。 轰! 银泡少年挥拳,血光流转,将林寻本尊轻易轰飞,随着他迈步,五大分身的攻击也被他周身威势震得溃散。 此刻的他,凶狂如神,仪态张扬,仰天大笑:“若我没看错,这些可都是昆仑帝兵,你小子福缘很深厚嘛,让我都眼红嫉妒,不过……” “从今天起,你所拥有的一切,都将是我的了!” 咆哮声中,银袍少年猛地探手一抓,哧啦一声,青木道体的右臂被撕裂,鲜血飞洒。 林寻吃痛闷哼,分身遭受重创,让他本尊也极不好受。 可他神色如旧,战意愈发昂扬。 既是历练,哪可能没有负伤的? 血与火的拷打,凶险与毁灭的磨难,才能锤炼出极尽的蜕变! “杀!” 他极尽而伐,意识前所未有的集中和冷静,自身掌控的一切道与法如潮水般倾泻而出。 在此过程中,他的本尊和五道分身不断负伤,被打压得都快要抬不起头来。 可即便如此,他兀自在坚守,毫无妥协。 渐渐地…… 他斗战如狂,陷入到一种极尽的战斗状态中,忘了这天、这地、这人,忘了自身的一切道与法。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战! 远远一望,他那本尊和分身,就如在燃烧般,哪怕负伤累累,血染躯体,却依旧有睥睨不屈之姿,斗战之势惊动霄汉。 战! 林寻周身内外的精气神都彻底沸腾,呈现出一种极尽空前的释放,身影纵横,有横击九天,打碎凌霄之势。 恍惚间,就如斗战帝重现世间,捭阖诸天! 原因就在于,林寻此刻的斗战之势,是由斗战圣法激发,将他一身道行和底蕴彻底唤醒,这也让都此刻的林寻,所爆发出的战力远超以 往! 须知,斗战圣法乃斗战帝一身道行的体现,是一部专门阐述斗战之道的无上道经。 而斗战帝此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连上一任无名帝尊都被他击败,威势何等之无上? 其所留的传承,自然是非同小可。 以往时候,林寻对斗战圣法的参悟和掌控,仅仅只局限在厮杀和战斗中,每一次皆有不同的体悟。 直至如今,他修为已是绝巅准帝三重圆满地步,对斗战圣法的认知也愈发深刻,每一次御用,皆让他有叹为观止之感。 此法的核心,便是一个“斗”字。 斗天、斗地、斗诸天神佛,斗古今一切敌,杀伐不止,斗战不败! 这是一种将自身一切力量融入战斗极尽演绎的法门,意志、心境、胆魄皆可化作斗战之势。 心中唯存斗战之念,举世在前,谁敢称无敌? 纵死,也当在斗战中落幕! 轰! 天地混乱,道音轰鸣。 银袍少年终于色变,感到惊诧,甚至是心颤。 对手明明已负伤累累,血染躯体,被打压都抬不起头,可每一次却又能奇迹般挺过来,让得他屡次的杀伐,都没能如愿以偿。 最可怕的是,对方负伤严重,可气势却如烈火烹油般,越来越强盛和张扬,那纯粹而肆意的斗战意志,令他甚至都难以想象,这会是一个绝巅准帝能够拥有的! “杀!” 银袍少年发出长啸,杀机愈发炽盛。这次若让一个绝巅准帝活着脱身,那对他而言,绝对是毕生难以抹去的耻辱。 须臾后。 轰隆! 林寻本尊再度被击伤,躯体都残破,鲜血如瀑倾泻,脸色煞白透明,唯有瞳孔中的斗战之火愈发沸腾了。 他那无惧无虑,肆意张扬的目光,看得银袍少年心中一阵不舒服,都已到了此时,这小东西就不会感到畏惧和害怕? 这世上真有如他这般不怕死的? “小东西,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的挣扎也不过是螳臂挡车,以卵击石,不值一哂。” 银发少年神色狰狞残暴,动起手来愈发凶猛。 而就在此时可,林寻唇中发出一道低沉的声音: “孽畜,该结束了……” 轰! 在他胸膛中,本源灵脉泛着奇异的光泽,释放禁逝之力。 瞬间,天地犹如静止,万物定格。 冲杀而来的银发少年,就如静止画布中的一只虫子,而林寻,则早已在这一瞬间出击。 莹白若羊脂玉打磨而成的无量瓶,从其掌中浮现,瓶口幽幽,喷发出一道璀璨到极尽的剑气。 有去无回! 无殃战帝毕生之道行所凝聚的一剑。 噗! 银发少年头颅被斩落,无匹的剑气肆虐,将其躯体都摧垮,在虚空中被碾碎,化作迸溅的血雨泼洒,血染青冥。 一剑,辅以禁逝神通、无量瓶之威,诛帝境三重的银蝠鬼帝! 那等一幕,若被诸天其他修道者看到,必会为此震颤,掀起轩然大波,帝境也得惊悚。 毕竟,绝巅准帝杀帝境一重就够恐怖了,如今连帝境三重的存在都被杀死,那简直是石破天惊。 天地间烟尘弥散,血腥浓稠。 林寻身影飘然坠地,呼吸粗重,脸色煞白透明,近若油尽灯枯。 这次负伤的确很严重,可他那眸子中却尽是一种欣慰和振奋。 此战,堪称是他进入暗隐炼狱后,所遇到最为凶险和艰苦的一战。 他没有借助叶子、勿缺、断刃之灵的力量,凭借自身所拥有的道行和宝物,便杀死一个帝境三重存在! 这同样也带给了他一场意想不到的磨炼和体悟。 稳了稳心绪,林寻开始清理战利品。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银蝠鬼帝的家底竟是丰厚无比,仅仅是太古遗宝,便有十三件。 每一件的品相都接近完整无损,有道剑、有飞刀、有铜钟、玉塔、钵盂、拂尘……等等。 除此,尚有一颗拳头大小,蒸腾着混沌气的大道源晶,其中封藏的,赫然是一股完整的帝道法则,而非是碎片! 这就太惊人了! 林寻从第一层杀到这第七层,也搜罗了不少大道源晶,可这还是他第一次获得这等品相的大道源晶。 将这些战利品统统收起,目光看着这茫茫寂静的天地,林寻自语道:“之前你问我,为何这第七层独你一个凶魂,这答案也太好猜了,其他凶魂无非是早已被你全都杀死了……” “而你说,古来至今只有两个人不惧你的音律之力,第一个……自然是我那二师兄……”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转身而去。 他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也需要将之前在战斗时所获得感悟彻底汲取和炼化。 …… 暗隐之地。 距离林寻进入暗隐炼狱已过去五天时间。 “什么?这才五天时间而已,那小子就已经杀到了第七层?”正在饮酒的大黄,惊得一对狗耳朵都竖起来。 它原本很狂傲,蹲在案牍前,独饮一壶酒,姿态如若遗世独立,可此时却一副目瞪狗呆的神色。 才五天啊! 就杀到第七层!? 当年它的主人铜雀楼主,都没有这般生猛! “真的假的?”半响,大黄扭转狗头,看向刚刚带回这则消息的酒鬼男子,狗脸上尽是狐疑。 酒鬼男子神色复杂,带着感慨,道:“青婴传来的消息,不会有假的……” 他心中也颇不平静,清楚记得,当年主上从第一层杀到第七层,也用了十天时间。 可主上这位“小师弟”……明显要更生猛一些! 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已经直接就打破了主上当年的一个记录! “走,一起去看看,本座就不信,这世上还有比主人更嚣张……不,是更威猛的男人!” 大黄噌地起身,摇着尾巴,四条狗腿一路小跑着冲出大殿。 醉鬼男子想了想,将一道传讯玉简拿出,将刚得到的消息记录其中,而后随手一抛,丢给大殿外驻守的一名侍者。 “去,将玉简传给主上。” —— ps:从今天开始往后的更新,每晚固定在6-7点之间,争取2连更! 另外,很多童鞋问下次爆发什么时候,金鱼打算把月末的爆发,提前到下周4左右,并且是一个8-10更的大爆发!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bq

下一篇   第2129章 道禁域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