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8章 起源灵葫 - 天骄战纪

第2138章 起源灵葫

雷池翻滚,炼神壶若小舟似的,载着冥子的身影漂浮其上。 “想我?” 林寻露出古怪之色,笑眯眯开口,“莫非你又搜罗了什么好宝贝想送给我?” 冥子顿时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悲惨回忆,气得额头青筋爆绽。 他咬牙切齿,“死到临头,还牙尖嘴利,你这杂碎还是和当年一样猖獗啊。” 轰! 他抬手拍出,神辉翻滚,凝聚成一个大手印,犹如一座遮天神山,隔空朝林寻镇压。 林寻站着没动,那璀璨可怖的掌印却轰然崩碎,化作漫天光雨飘洒。 “这么多年了,你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 林寻笑起来,眼神中的不屑,口吻中的调侃,刺激得冥子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你也是为了这昆吾神树而来?”他忽然道。 林寻点头:“不错。” “可惜,你来晚了一步,昆吾神树的神魂元根已被我炼化了。” 冥子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心中的愤怒和杀机,神色冰冷,“而你也很不幸,今日必将死于此地!” “昆吾神树被你炼化了,我再夺过来便是,至于你说杀死我……呵呵,若我没记错的话,咱们每一次相见,你好像都是这般叫嚣的。” 林寻笑吟吟的,“可最后,好像每一次被虐的都是你吧。” “我发誓,你这次必死!” 冥子脸膛发黑,林寻每一句话,都会让他不受控制地想起以前的画面,简直就像一把把小刀戳在心上,又痛又恨。 林寻笑容愈发灿烂,指着冥子脚下的炼神壶,道,“别忘了,你以前能够屡次侥幸捡回性命,可多亏了此宝,没有它,你算个……卵?” “够了!我这就让你死!” 冥子怒发冲冠,气得眼睛猩红,浑身翻滚着暴虐滔天的杀机,他着实被气坏了,新仇旧恨外带各种耻辱像喷发的火山般在内心咆哮。 轰! 雷池翻滚,冥子踏着炼神壶掠来,抬手之间,一杆丈二银色大戟浮现,挥动时,卷起无尽道光。 那道光如雪白亮,锋芒无匹,就犹如一挂足以照亮天穹的银色瀑布,从天外席卷而至。 林寻第一感觉就是:这散财童子身上的宝物,果真皆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一边想着,林寻挥掌按出,掌指虚捏,如掌握日月。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响彻,银色大戟被阻,爆绽出绚烂的光,发出震颤嗡鸣。 冥子周身气血一阵翻滚,眸子中闪过诧异之色。 但他动作可不慢,一阵破空声响起,从他身上浮现出一副神秘的星图。 此图旋转时,就如一片星空循环其中,无数星辰流淌出如浪潮般的星辉,化作漩涡,笼罩向林寻。 星空万象图! 恐怖的吞噬碾压之力,像来自星空黑洞中,令这片虚空都扭曲崩灭,那可怖的威势,简直能灭杀万物。 老铜树也算是一尊帝境凶魂,当目睹这一幕时,也不禁悚然,这明显是一件强横无匹的太古遗宝! 一瞬,林寻遭受到一股无匹禁锢镇压之力,如陷入磨盘中的谷粒似的,仿似随时都会被碾碎。 不过,随着他运转周身修为,拂袖之间,就挣脱禁锢,击溃镇压。 他手臂探出,猛地抓向那笼罩而至的星空万象图。 这宝贝,比那一杆银色大戟更神妙,品相也极其不凡,让林寻都不禁心动。 “死到临头,还想夺宝?” 冥子怒极而笑,都什么时候了,这林寻竟还把他当做“散宝童子”看待? 简直丧心病狂! 他周身涌动神辉,形成斑斓光环,如同璀璨的神轮般,将他身影拱卫起来。 轰! 天崩地裂,在催动银色大戟和星空万象图杀伐的同时,冥子又祭出一口混沌气弥漫的青玉葫芦。 就见葫芦嘴中,倾洒出一片斑斓绚烂的神光,像长江大河般铺天盖地,化成了万灵,漫天都是身影。 这一刻,不仅是林寻,老铜树也都倒吸凉气,露出惊容,那种景象太震撼。 成千上万的生灵,遮天蔽日,到处都是。 有黄金神雀,振翅虚空,仰天清啼。有乌云般的凶禽,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双目如湖泊般大而猩红。有形似蟒龙的巴蛇,躯体盘绕在虚空中,大到无边,要将日月吞噬下来。有巨山一般大的青色巨象,威猛无比,吼裂虚空。还有可怕的金色鹏鸟,双翅如垂天之云,扶摇直上,要去击落大星! 恍惚间,仿佛回溯到了太古最初时候,万灵齐出,征战诸天之上。 那些身影密密麻麻,且都大到无边,故此看起来像是覆盖了大地,遮蔽了无垠的星空,全都是至强生物。 所有这一切,都是那一口青玉葫芦中喷吐出的那一片神辉所化,一葫化万灵,神妙无比。 好宝贝!绝世好宝贝! 不约而同地,林寻和老铜树脑海中齐齐冒出同样一个念头,只要不是傻子,也都能看出那青玉葫芦何等惊人。 轰隆! 天地动荡,万灵齐出,杀向林寻,宛如诸神出行。 “林寻,看你拿什么和我斗!” 冥子眸子中闪过冷酷寒芒。 这是“起源灵葫”,内蕴混沌起源之气,可一气化万灵,太古最初时,此宝名列“诸天帝兵第六十三”,若御用在帝祖手中,一个葫芦,便能压断一片星空,碾碎一方大界! 对于此宝,冥子可谓是有着无比自信。 场中动荡,林寻的身影很快就被淹没,一道道恐怖滔天的生灵虚影冲杀,释放无边凶威。 老铜树肝胆欲裂,内心悲凉,现在的年轻人都这般生猛了吗? 一个林寻,战力逆天,可逾越天堑杀帝。 而这冥子,也没成帝,可却拥有逆天帝宝,威能之盛,足以令帝境都感到绝望…… 这简直让人抓狂! “老东西,你和那姓林的走一块,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给我去死!” 冥子忽然将目光看向老铜树,杀机腾腾,说话时,袖袍一挥,一片瑰丽无边的飞剑就呼啸而出。 足有三十六柄,皆四寸长,宽二指,剔透晶莹,烙印着帝道宝纹,赫然是一组帝宝飞剑! 老铜树惊得浑身颤粟,撒开脚丫子就狂奔,心中破口大骂,别人是爱屋及乌,这小子却反过来了! 不过……那一组飞剑可真是不凡啊…… 在这等危险时刻,忽然冒出这样的念头,让老铜树心中也很羞愧,可这种艳羡、嫉妒的感觉,就是止不住地往外冒。 没办法,谁让那些宝贝太诱人了呢? 老铜树敢发誓,换做其他帝境人物在此,肯定也会产生和他一样的想法,也绝对会恨不得将那冥子生吞活剥了,看一看他身上究竟能搜刮出多少宝贝来。 噗噗噗! 飞剑流窜,组成剑阵杀伐,帝威如潮,转瞬间而已,就劈得老铜树那繁密的枝桠断掉不知多少根,疼得他嗷嗷直叫,又惊又怕。 他可是帝境凶魂! 可面对那一组帝剑的杀伐,却竟毫无抵抗之力。 “老东西,你别逃啊!” 冥子冷笑,看着在场中乱窜的老铜树,心中一阵舒畅,这一口恶气,积攒他内心多年,终于有了宣泄的机会,这感觉只有一个字可形容—— 爽! 眼见老铜树被杀得快要无力招架,林寻的声音忽然在场中响起: “这些宝贝真不错。” 就犹如一个食客对厨师的手艺发自内心的赞美,热情洋溢,又像一位鉴宝师对宝物毫不吝啬的点评。 可这话中的含义,却让冥子心中咯噔一声。 不好! 不等他反应,就见那万灵征伐的战场中,一座宝塔横空出现,有镇压古今之势,朝着虚空中的起源灵葫呼啸而去。 大道无终塔! 与此同时,一条金灿灿的绳索席卷,像一道迅猛的闪电般,缠绕在那一副星空万象图上。 缚宝金绳! 这还不算完,林寻的身影也是冲出,所过之处,将那一重重生灵虚影撞碎,一把朝林寻手中的银色大戟抓来。 一系列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在同一时间盯上了冥子祭出的三样宝物! 这样一幕,让冥子都有猝不及防之感,旋即就发出怒吼:“姓林的,你他妈贪得无厌!” 贪得无厌? 这词儿用的可就太玄妙了。 仿似在怪责,你抢一件宝物就罢了,可你却一下子要抢三件,就不怕把自己活活撑死? 轰! 阵阵轰鸣响彻,在这雷电禁区激荡,恐怖的宝光扩散,上演毁世般的景象。 首先是星空万象图撑不住,被缚宝金绳缠绕禁锢,像被巨蟒缠住的猎物,从虚空中坠落。 紧跟着一阵激烈无比的碰撞响彻,冥子手中那一杆银色大戟,被林寻攥住,硬生生给夺了过来。 冥子被震得气血翻滚,唇中咳血,可他顾不得这些,拼尽全力御用起源灵葫,和大道无终塔对抗。 这宝贝太珍贵,是他前不久好不容易才搜集到手,若是被夺,那损失可就太大了! “开!给我开啊!”他眼瞳猩红,发出嘶吼,浑身气息如山崩海啸般扩散,近乎是竭尽全力。 可渐渐地,冥子绝望了,起源灵葫这等无上瑰宝,此刻却被死死压制住,任凭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这一刹,他心都滴血,怎可能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