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9章 十八层大凶出世 - 天骄战纪

第2139章 十八层大凶出世

砰! 一道惊天动地的碰撞声响彻,起源灵葫剧颤,直接被镇压进大道无终塔内。 眼睁睁看着这样一幕发生,冥子脸都彻底黑下来。 之前,冥子感到前所未有的爽。 此刻,冥子感到前所未有的不爽。 他脸色难看,几近气急败坏,七窍冒烟,浑身哆嗦着,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来。 玄殇真戟、星空万象图、起源灵葫…… 全被夺了! 全部啊! 啊! 冥子情不自禁地又想起了以往所经历的一幕幕悲惨往事,心头发颤,恨得牙齿都快咬碎。 “林寻……” 冥子霍然抬头,眼睛猩红死死盯着林寻,张嘴刚要说什么。 却见林寻身影嗖的一声,消失原地,掠向远处的老铜树。 冥子怔了一下,旋即才意识到林寻这是要做什么,这家伙……竟是……竟是要趁机将那“绝湮三十六剑”也收了! “噗!” 冥子只觉胸口发堵,憋在嗓子眼的一口老血终于喷了出来。 欺人太甚!! 只是,当他要抵抗时,随着林寻催动无生印,哐哐哐一通乱砸,那三十六柄帝剑就像一只只被砸晕的游鱼似的,扑簌簌从虚空坠落,被林寻一股脑收了起来。 而遭受到反噬的冥子,浑身都是一哆嗦,脸色都苍白起来。 “没事吧?” 林寻问老铜树。 老铜树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神色复杂:“这些宝贝可真厉害,还好被道友收了,否则我这一把老骨头非被劈烂不可……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恭喜道友,这些可真是好宝贝啊……” 说到最后,声音中竟带着一丝难以抑制的艳羡和垂涎。 林寻收起这些飞剑,笑着望向远处的冥子,道:“这还要多亏散财童子,若不是他,哪能让你我见识到这般神妙的宝贝?” 老铜树连连点头。 散财童子? 还真是恰如其分啊! 听着这一人一树的对话,名字只觉一股血冲上脑门,忍不住又想咳血了。 他连忙深吸一口气,按捺下狂躁愤恨的心绪,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姓林的!你这次死定了,天上地下谁来了也救不了你!” 他长发狂舞,目眦欲裂,声震天地。 轰! 在他脚下,炼神壶发光,产生一股奇异而晦涩的波动,隐约间,仿似有无数秩序法则衍化而出,缭绕冥子周身。 林寻黑眸一凝,暴冲上前,催动无生印进行杀伐。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无生印何等强大的一件昆仑帝兵,可还未靠近,就被那炼神壶释放出的秩序法则力量震退! 嗡! 无生印一个踉跄,差点失去控制,让得林寻气血也是一阵翻滚。 “这才是他最强的宝物!”老铜树怪叫。 林寻没好气道:“废话。” 这一尊炼神壶,来历无比神秘,在以往时候,每一次林寻都以为将冥子击杀,可每一次,都被这炼神壶救了回来,端的是神异无比,不可思议之极。 不夸张地说,若不是这炼神壶,冥子这种身怀诸多宝贝的“人形宝藏”,早被杀死不知多少次了。 这时候,林寻神色也渐渐变得凝重。 远处的冥子,明显在催动一门秘术,让得那炼神壶犹如从万古的沉寂中苏醒过来,弥散出的气息,就如大道秩序般晦涩神秘,恐怖无边。 毫不犹豫,林寻再次出手,可无论是他动用何等宝物,何等妙法,竟一时都无法撼动那炼神壶的力量。 “姓林的,你不是很强吗?来啊,来杀了我?”冥子神色冷酷,眸子中燃烧着汹汹恨意。 那炼神壶的气息愈发浓厚了,仿似在沟通着什么。 “道友,这可怎么办?” 老铜树也预感到不妙,心中悚然,仿佛下一刻就会有泼天大祸降临似的。 林寻皱眉不言。 冥子不足惧,唯独那炼神壶太诡异,让他也嗅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感。 “哈哈哈,你们两个白痴,就不想一想,这等鬼地方,帝境来了也得遭殃,而我……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冥子仰天大笑,透着森然的味道。 这也的确是林寻心中所疑惑的,进入暗隐炼狱的入口一直被铜雀楼把控,哪可能会随随便便让冥子这种货色进来? 并且,冥子不曾成帝,战力有限,若不是有炼神壶,别说是这第九层,恐怕想进入第六层都很悬! “想不明白才正常,这世上,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情!” 冥子眼神带着阴冷,神色间已恢复镇定和自若,面对林寻时更带着一股优越感。 “我知道你在故意拖延时间,否则以你对我的恨意,若有机会杀死我,断不可能废话这么多。” 林寻淡然道,“老铜树,咱们走,反正此行已夺得不少好宝贝,不亏。” 说着,转身就走。 老铜树连忙跟上。 摸不透状况的情况下,林寻打算暂时避一避,冥子不足虑,可那炼神壶却太过诡异了。 冥子顿时冷笑:“这时候还想走?晚了!” 声音落下。 轰! 整个暗隐炼狱第九层,猛地剧烈颤抖了一下,就仿佛在这第九层之下,有着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要冲出来。 事实上,这一刻的暗隐炼狱十八层之地,皆产生震颤,一股冰冷恐怖的意志,就犹如盘踞炼狱最深处的神祗,从最下层觉醒,扶摇直上,一路冲上第十七层、十六层、十五层…… 一路所过,引发每一层世界大地震,不知多少盘踞其中的凶魂被惊醒,而后瑟瑟发抖,惊恐不安。 而当这一幕发生时,伫足在暗隐炼狱之外的酒鬼男子和大黄齐齐露出惊容,彼此对视,皆察觉到了有惊变发生。 “是被镇压在十八层的那家伙!” 酒鬼男子话刚说出来,大黄早已凭空消失,冲进了暗隐炼狱。 “这条老狗,每一次一察觉到有打架的机会,就急躁得像发情了一样……” 酒鬼男子嘀咕,说着也跟着冲了进去。 那暗隐炼狱上九层,无法容纳他们这等存在进入,可若是进入下九层,就没问题了。 “十八层……难道是那人?” 青婴独自留下,星眸中泛起一抹惊色。 古老典籍记载中,暗隐炼狱十八层内,只镇压着一道太古大能所遗留的意志力量! 那也是暗隐炼狱中最恐怖的一个存在,自太古沉沦之劫落幕至今的无数岁月中,那十八层之地,简直就是一方禁域,令不知多少人不敢擅入其中。 据青婴所知,古往今来,也只有当年的鹿阵帝、铜雀楼主两人曾进入那一方禁域。 鹿阵帝返回时,曾说:“执道成痴,令人钦佩。” 铜雀楼主当年返回后,则一言不发,只下达了一道命令,不允许任何人再靠近那第十八层一步! “以林公子如今的力量,虽拥有杀帝之威,可也才只进入第九层之地,无论如何,也没有机会去触犯那位第十八层的存在啊……” 青婴心中惊疑,她预料到,那暗隐炼狱第九层内,怕是发生了某种惊变! …… 暗隐炼狱。 一道身影虚幻,从第十四层一个迈步,就轻而易举等进入第十三层,自始至终如履平地。 可他所过之地,无数恐怖生灵皆瑟瑟发抖,惊恐难安。 这身影一袭素衣,白发如雪飘曳,身影显得无比瘦弱,他模样模糊,显得虚幻而迷离。 第十二层。 第十一层。 他一步一世界,仪态从容,速度却堪称惊世骇俗,无惧这暗隐炼狱的秩序力量镇压和束缚! 直至抵达第十层,素衣身影刚要迈步,忽然顿住。 就在此时,一条大黄狗猛地从虚空中冲出,挡在了路前。 “果然是你,诛空,能够闹出这般大动静的,也只有你了,当年我主人敬你风骨铮铮,才没有下狠手,为何你要破坏规矩?” 大黄神色间充满警惕,那惯有的不可一世般的嚣张模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 “破坏规矩?不,我只是去救一个故人之后,你最好让开,否则,我不会客气。” 素衣男子开口,声音如刀似剑,毫无情绪波动。 他身影瘦弱,可说话时,就如一尊无上的神祗般,透着不容置疑,不容违逆的味道。 换做其他帝境人物,怕是早已被震慑心神,直接跪了。 可大黄毕竟是大黄,是当初曾追杀得“刺杀三绝”之一的“天都佛主”都不得不抱头鼠窜狼狈而逃的大黄! 此刻它深吸一口气,露出森白的牙齿,冷冷道:“故人之后?这暗隐炼狱一直被我铜雀楼掌控,我怎不知道,你诛空的故人之后来到了这暗隐炼狱?” 它躯体皮毛流淌着濛濛光雨,气势凶悍霸绝,犹如太古凶兽盘踞,同样慑人之极。 “这暗隐炼狱是第一次沉沦之劫所化,只不过是由你家主人霸占了而已,这其中的奥秘,你不懂。并且就你一个……也拦不住我。” 素衣男子说着,已抬脚要走。 “若加上我呢?” 虚空翻滚,酒鬼男子的身影浮现而出,他那一对惺忪醉眼,在这一刻变得如星辰般明亮,如剑般犀利。 一袭衣衫猎猎作响,和大黄站在了一起。 —— ps:今晚还有欠昨天的补更!

上一篇   第2138章 起源灵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