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0章 素衣问太玄 - 天骄战纪

第2140章 素衣问太玄

素衣男子再次止步,只说了一句话,三个字: “得罪了。” 紧跟着的,是锵的一声拔剑之音。 素衣男子探掌虚空,做出一个拔剑的动作。 这暗隐炼狱第十层中,忽然产生一股无匹般的肃杀剑气,令十方云崩,虚空紊乱。 这一刹,酒鬼男子和大黄如临大敌。 “起!”酒鬼男子袖袍鼓荡,眉心之地浮现一口苍白如月的奇异飞剑,甫一出现,就照亮这片山河。 “咄!”大黄张口一吐,一口紫金色铃铛浮现,流光溢彩,神辉亿万,隐约间,有诸神诵经般的声音从中传出。 也就在此时,一道虚幻似的剑意,凝聚在素衣男子掌中。 他素衣飘曳,浑身剑意像瀑布似的倾泻,宛如一轮煌煌大日似的,璀璨夺目,威势如神。 酒鬼男子和大黄对视一眼,毫不犹豫一起出击。 “斩!” 素衣男子神色淡然,将手中之剑意随意斩出。 这一刻开始,整个暗隐炼狱第十层陷入动荡。 …… 第九层。 当那素衣男子的恐怖气息从第十路冲上来时,林寻也感受到了一种致命般的威胁。 若说之前他还有着一丝犹豫,那么这一刻,他近乎是用尽全力似的,带着老铜树就全力朝远处挪移。 “没用的,这雷电禁区早已被我这炼神壶的力量覆盖,否则,你以为那昆吾神树为何不逃?” 冥子的声音响起,透着轻蔑和冷酷。 果然,林寻第一时间就察觉到,雷电禁区中,除了覆盖着可怖的昆吾雷火规则,还多出一股晦涩的神秘气息,就像一张大网似的覆盖。 林寻正准备尝试硬闯,猛地察觉到,那宛如大网似的晦涩气息,在此刻却产生剧烈的颤抖,隐隐有崩溃的迹象。 林寻心中一动,扭头望去,就见原本自负骄傲的冥子,此刻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错愕之色。 虽一闪即逝,可还是被林寻敏锐捕捉到。 顿时,他止步顿足。 “道友,不逃了?”老铜树还一头雾水,一脸发懵,不清楚林寻要做什么。 “不必逃了,你说呢,散财童子。”林寻笑着开口,黑眸幽幽望向了远处的冥子。 “姓林的,你再叫一声散财童子试试?”冥子脸色一沉,大喝出声,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散财童子。”林寻道。 冥子:“……” 这一刻,他额头青筋爆绽,气得肺都差点炸开,可偏偏地,他不得不按捺住内心的火气和杀机。 “你一定会死的!”最终,他憋出这样一句话。 可林寻笑得愈发轻松了,道:“你那炼神壶出了状况,对不对?要不要把它交给我,我帮你看一看?” 老铜树这时候也终于明白过来,嘿嘿嘿笑道:“原来如此,我还当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原来是银枪蜡杆头,中看不中用的玩意。” 林寻都一怔,这老家伙笑得也太猥琐了,这还是那个气焰凶狂的帝境凶魂吗? “出状况?你们就不担心这只是障眼法?” 冥子深吸一口气,冷冷开口。 实则,他早已暗中使劲,拼了老命似的以秘法催动炼神壶的力量,可让他焦急的是,跟那位“前辈”的呼应,竟是时有时无,断断续续的。 “障眼法?那我可真要仔细看一看了。” 说着,林寻已折返回来,朝冥子靠近,黑眸幽邃若渊,透着冷意。 冥子心中顿时一慌,嘴上却发狠:“给我去死!” 轰! 他掌心一翻,掌中出现一把赤红若火霞炼制而成的扇子,狠狠一挥,顿时涌出无边火雨神焰,铺天盖地似的朝林寻席卷而去。 南离神火扇! 又是一件帝兵,并且品相神妙,虽不如那起源灵葫,可也不是一般的帝宝可比。 林寻忍不住笑起来,祭出缚宝金绳,嗖的一声,就穿过那漫天的神焰火海,掠向冥子手中的火红羽扇。 正常而言,冥子是能够避开这一击的,可他此刻的一切力量和心思都放在催动炼神壶上,以至于当缚宝金绳掠来后,直接就将他手中的南离神火扇给卷跑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宝物从视野中一闪而过,落入他最为痛恨的敌人手中,那滋味,简直让冥子快要抓狂。 “为何不躲?是不是炼神壶出状况,让得你已经无暇他顾了?” 林寻一边说着,一边靠近上来。 嗖嗖嗖! 冥子袖袍一挥,三座道印呼啸而出,分别篆刻“天”“地”“人”三字,呈品字形掠出,竟衍化出天地划分,生灵并起的宏大景象。 显然,这又是一组帝兵! 这一幕,看得老铜树眼睛都红了,呼吸粗重,这小子随身携带了一座惊世宝库吗,怎会有如此多帝兵? 说不嫉妒都不可能! 之前,老铜树也见识过林寻身上的诸多帝兵,可远远不如这冥子身上的帝兵之多,完全是层出不穷,给人带来连连“惊喜”。 老铜树敢肯定,这小子若被那些帝境大佬盯上,肯定死无全尸,会被生吞活剥掉! 林寻毫不客气祭出大道无终塔,进行镇压,伴随着阵阵碰撞和轰鸣,这三枚道印再次成为林寻的囊中之物。 “还有吗,继续。” 林寻笑起来,他都有些喜欢上这种夺宝的快感了。 当然,这种快感也只有财大气粗,家底厚实的冥子才能给他,换做其他人,根本不行。 看着越来越近的林寻,冥子彻底慌了,顾不得肉疼,嘶声大吼:“前辈,前辈救我!” 他浑身发光,拼命似的催动炼神壶。 林寻黑眸微眯,前辈? 难道就是刚才那一股即将到来,却忽然又消失不见的恐怖气息? 一边想着,林寻动作并不慢,猛地隔空一掌拍出。 轰! 掌印若炉鼎横空,衍诸般大道法则,神辉汹涌,轻而易举就将冥子轰飞出去,发出嘶声痛叫。 林寻眸子一亮,那炼神壶果然出问题了! 如此一来,一个还未成帝的冥子,在他眼中简直就是毫无威胁可言了。 “你别过来——!”冥子震怒大叫,显得惊慌失措。 那模样,让老铜树都跃跃欲试,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一个“人形宝库”给狠狠搜刮一番。 轰! 林寻又是一掌抡出,势大力沉,抽得冥子倒飞,脸膛红肿,牙齿剥落,唇中鲜血流淌。 “林寻,你一定会死的,一定!” 他疯了一样催动炼神壶,仿似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让林寻不禁有些失望,显然,冥子身上已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帝兵了,否则,断不会连反抗都显得这般无力。 “将这炼神壶给我。”说着,林寻直接上前,将冥子踹在地上。 只是,林寻正要出手抢夺炼神壶时,忽然一阵恐怖的虚空波动翻滚,一条大黄狗忽然冲出来,张嘴就叼着林寻的大腿,消失在原地。 轰! 几乎同时,一道恐怖剑意在林寻原本伫足的地方掠出,令那里的虚空直接被斩碎,化作一条狭长裂缝。 林寻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若不是大黄及时赶来,刚才这一剑,差点就能要了他的命! “小子,那炼神壶不能夺,牵扯的因果太大。”大黄神色凝重,罕见的没有一丝嚣张的气焰了。 林寻这才注意到,大黄身上有着不少的剑痕,皮毛染血,浑身气息凶悍中带着刺鼻的血腥。 这条二师兄座下的大黄,竟负伤了! “大黄说的不错。”酒鬼男子也来了,脸色苍白,明亮如剑的瞳孔中同样写满凝重。 之前在暗隐炼狱第十层,他和大黄一起联手,也仅仅只和那素衣男子战了一个旗鼓相当。 尤其是在这刚才的那一刹,素衣男子犹如发疯拼命似的,直接冲破了两人的阻挡,来到了这第九层。 若不是大黄及时赶到,正要抢夺炼神壶的林寻,极可能就会遭难! “前辈——!”而此时,被虐得鼻青脸肿,披头散发的冥子发出一声哭天抢地似的大叫,激动得语无伦次。 就见一个一袭素衣的虚幻身影伫足在他身前,身影瘦弱,却散发出宛如煌煌大日般的璀璨道光。 在他手中,握着一道虚幻般的剑意,整个人弥散出无匹的肃杀之气。 当看到这素衣男子时,林寻瞳孔一缩,只觉心境和神魂都有一种被切割般的刺痛,心中也不禁发寒,好恐怖! 至于老铜树,早已瑟瑟发抖地瘫软在地,吓得亡魂大冒。 无论是大黄、酒鬼男子,还是那素衣男子,浑身散发出的威势都太过恐怖,让得它都有窒息的感觉。 素衣男子看了一眼冥子,又看了看远处的林寻,忽然发出一声长叹,似有些意兴阑珊。 “你和他同为绝巅准帝,可彼此战力悬殊,天差地别,知道是为何?” 他声音如刀似剑,透发无上威严,“因为你心中只有宝物,你的大道也是拿数不胜数的机缘换来的!大道求索,怎能如此?” 这一番话,倒是让林寻颇为认可,离开了那炼神壶,冥子的战力的确太差劲了。 就见冥子大汗淋漓,神色煞白,唇中嗫喏,刚要说什么,就见素衣男子锵的一声,收起掌中那一股凌厉剑意。 他目光看向林寻,忽然道:“太玄是你什么人?” —— ps:补更送上!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