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1章 二师兄登场 - 天骄战纪

第2141章 二师兄登场

随着酒鬼男子、大黄和素衣男子的出现,让得这片雷电禁区陷入无比压抑的氛围中。 谁也没想到,在此时此刻,素衣男子问出的一句话,却和场中的事情似乎毫无关联,显得很突兀。 你是太玄什么人? 林寻一怔,这才意识到什么,道:“太玄前辈于我有授业之恩。” “怪不得。” 素衣男子声音很平静,像不起波澜的湖面,让人根本无法辨认他内心究竟是什么念头,因而给人以深不可测之感。 “前辈……”冥子急了,他之前被暴打,颜面尽失,早已积攒一肚子的怨恨,这一刻,他迫切想借素衣男子之手,杀了林寻。 可不等他说完,素衣男子已开口:“我若全力以赴,必可以为你报仇,杀了此子,可却无法保证,你是否还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相反,我若拼命带你离开,他们也断不可能拦住。” “现在,你来做个决断。” 一番话,坦坦荡荡,堂堂正正。 冥子神色阴晴不定,他恨不得将林寻千刀万剐,可却不想因为一个林寻而将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可就这般离开,他心中终究太不甘心了! “道友,现在的局面,似乎由不得你来做主。”酒鬼男子开口了,眸光锋利明亮。 “他若拼命,倒是真有可能办到。”大黄声音低沉,幽幽开口,“不过,若你我也拼命,那就又不一样了。” “也对。”酒鬼男子点头。 这片天地间的气氛愈发压抑,让人直喘不过气,仿似随时都会有无法预估的杀劫爆发。 “两位前辈,让他走吧,反正我没吃什么亏。” 这一刻,林寻深呼吸一口气,笑着开口了,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酒鬼男子和大黄为了他而去拼命。 至于冥子的生死,早已无关紧要,一个注定无法成为自己对手的敌人,何足道哉? 冥子又是一阵气急败坏,什么叫没吃什么亏?分明是你林寻占足了便宜好不好? 玄殇真戟、起源灵葫、星空万象图、南离神火扇、三才真印、绝湮三十六剑…… 哪一样不是帝兵中的珍品? 可现在…… 可都被你姓林的夺走了!! 想到这,冥子眼前一阵发黑,气得胸腔都快炸开。 这些宝贝,可是他这些年辛辛苦苦搜集到的,本打算是等成帝之后,持之横行天下的! “你若真不甘心,那便放手一搏便可。” 素衣男子轻叹,他对冥子的态度,有着一种纵容的味道,甚至不惜为此拼命,这种庇护,本身就证明,他和冥子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我……” 冥子一张脸都纠结到一块,内心翻滚激荡。 他真的真的很想现在就杀了林寻,可是……他更在意自己的性命! “我……” 冥子吞吞吐吐,纠结了半天,却根本说不出一句囫囵话。 那模样,看得酒鬼男子和大黄一阵鄙夷,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冥子这家伙,有着足以让诸天任何人都眼红和羡慕的资本。 底蕴雄厚,又身怀无数的机缘和瑰宝,哪怕遭遇危险,还有如素衣男子这般的绝世人物庇护,哪怕就是一个窝囊废,也让人……只能羡慕! “如此心境,何时才能独当一面?冥皇大人太宠溺你了。” 素衣男子又是一声长叹。 若仅仅只是冥子在,他的资质和天赋也倒是可圈可点,可是和林寻站在同一片天地时,顿时就显得不堪起来。 素衣男子此生行走诸天,见惯天下英豪,林寻还是第一个让他都看不透的小辈。 越是对比,就越显得冥子平庸。 “前辈,我父亲曾说,我的心性本就如此,不必改变,我执着机缘和宝物,那便是我所求索的大道,就如前辈你的剑道一样,异曲同工,没什么区别。” 这一刻,冥子似乎冷静下来,认真说道,“我本就是冥皇之子,本就坐拥无上造化,这一切本就是我父亲所留,我的大道,自然不可能和这些分开干系。” “谈不上坐享其成,而是我在走我父亲给我准备好的一条大道,这……难道有错?” “难道冥皇的儿子,就必须舍弃一切外物和庇护,独自去修行?我若真这么做了,岂不是舍本逐末?那也太愚蠢了!” 说到这,冥子眉宇间浮现一抹坚定,“我相信,这也是我父亲愿意看到的。” 众人听得都一阵怔然。 歪理邪说? 也不像。 只能说,冥子所求索的大道,太过另类,大有一种“啃爹啃老,物尽其用”的清醒觉悟。 连林寻都不免高看了冥子一眼,这家伙的大道,竟是和机缘、宝物有关,还真是独树一帜,别具一格。 冥子越说越自信、睥睨和骄傲,“更何况,我的心境可从不会被外物所困惑,因为我见过太多的机缘和宝物,见过了诸天美人,方知什么叫绝色。” “尝遍了世间美酒,才知道什么叫佳酿。” “见得多了,什么宝物和机缘还能影响我的道心?” “阅尽千帆,道心依旧。” 说到最后,冥子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挥斥方遒,傲视群伦般的气势。 “那你将这炼神壶给我如何?” 林寻开口了,一句话,让冥子神色一滞,本就快要被按捺下的愤恨又翻滚起来,快要抑制不住。 都这时候了,那家伙竟还惦念着自己的炼神壶! “痴心妄想!” 冥子神色铁青,而后对素衣男子道,“前辈,我们走。” 他终于做出了决断,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比自己的命更重要,如果有……他也不会拿命去换! “两位还要阻挡?” 素衣男子目光看向酒鬼男子和大黄,声音平静。 “为何不能阻挡?” 大黄一张狗脸阴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诛空,真当没人能压制得了你?” “那就打。” 素衣男子回答的毫不犹豫,平静中透着无比的强势。 “打?你确定?” 便在此时,一道透着无比骄傲,无比自负的声音,在这暗隐炼狱第九层响起。 四个字,简简单单一句话而已。 给人的感觉,却有君临天下,俯瞰众生之傲意。 这一瞬,天地都寂静起来,这片雷电禁区中分布的雷电静止,虚空和气流都悄无声息起来,犹如臣服。 而后,一道孤峭如山峰般的身影,出现在了场中,一身宽袖黑袍,长发随意披散,脸庞轮廓棱角分明,俊美到无可挑剔的地步。 一对眸深邃、淡然,平静,眼角隐约有着岁月雕琢般的痕迹。 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来的,可当他出现在场中,却仿似一下子成为这片天地的主宰,口衔天宪,执掌造化。 原本瘫软在地瑟瑟发抖的老铜树,直接眼睛一翻晕厥了过去。 酒鬼男子上前,拱手行礼:“见过主上。” 仪态敬顺。 大黄发出嗷呜的欢呼声,绕着黑袍男子的腿脚不断摇尾巴,还拿狗头时不时蹭一下,亲昵、谄媚、温顺,完全不见一点嚣张的气焰。 冥子浑身一哆嗦,脸色煞白,差点跌坐在地,这黑袍男子给他的感觉,简直就像他小时候面对早已踏上帝境至高地步的父亲,那般的无上无量! 这完全是一种心境、神魂、道行、境界上的绝对碾压,是一种无形的大威势,就如鹿兔天生畏惧狮虎! 而冥子知道,自己远远不如鹿兔,充其量就如蝼蚁,而对方,也远远不是狮虎可比,完全不可用比喻来形容。 素衣男子的手掌按在冥子身上,才让他的心境不至于崩溃,从那种快要窒息般的绝望境地中回过劲来。 再看向那黑袍男子时,冥子眼神中已带上深深的忌惮和恐惧,这家伙是谁,怎会如此恐怖? 与此同时,林寻已猜出对方身份,心中也是一阵激荡。 在来黑暗世界之前,他就一直好奇,被若素师姐以敬重口吻尊称的“二师兄”,究竟该是怎样一个人。 后来抵达黑暗世界,他才渐渐知道,原来他的二师兄便是铜雀楼之主,那个傲到骨子里,傲到目中无人之地步的传奇巨擘! 在世人眼中,他就是古往今来,诸天上下最傲之人,没有之一。 大道之重,压不垮一身傲骨,举世皆敌,不损一丝傲气! 他也是唯一一个拒绝去拜见“释天帝”的黑暗巨头! 这一系列的认知,让林寻对“二师兄”早已产生一种油然而生的敬仰、钦佩般的印象。 所谓高山仰止,也不过如此。 只是,林寻还是没想到,会在这暗隐炼狱第九层之地,会在这等情况之下,和二师兄相见。 一时间,他都不禁怔住。 眼前黑袍男子,和其他方寸山师兄师姐完全不一样,看似平淡,可一举一动,以致于他的眼神、姿态之间,皆有着一种骄傲之势! 而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绝对的自负和强大。 仿似那日月星辰,都将在他面前暗淡,那诸天山河,都将匍匐其脚下,那古今大道,都只能在他一身傲骨前低头! 这就是方寸山第二传人,仲秋! 一个傲字贯穿一生的男人。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