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3章 不二山论剑传闻 - 天骄战纪

第2143章 不二山论剑传闻

很快,林寻从二师兄口中得知,冥子是借助了诛空的力量,才有了进入暗隐炼狱的机会。 并且,入口位于暗隐炼狱第十八层。 “诛空临走前,将他的剑道传承留下,这让我也很意外,可后来一想,倒是隐约猜出了一些玄机。” 仲秋又谈起了诛空。 “当年,在遭遇第一次沉沦之劫后,诛空已遭受无比严重的道伤,能够坚守到如今,本就极其不易。” “他这次为了救那冥子,诛空不惜动用极尽之力,横跨暗隐炼狱的秩序法则,若我推测不错,用不了多久,他便会身陨道消。” 说到这,仲秋声音有些低沉,似感到惋惜。 林寻心中也颇不平静,为救一个冥子,付出如此代价,值得吗? 就听仲秋继续道,“诛空这一生,不曾娶妻,不曾收徒,一人行走大道之路,其一身剑道,早就有开辟一方道统的资格。” “如今,他预感到死期将临,自不会甘心看着自己毕生求索的剑道失传,所以,他选择了你。” 仲秋眸子凝视林寻,“除了这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你继承了太玄剑帝的衣钵,这才是诛空愿意将一身剑道赠予你的根源。” “太玄前辈?”林寻有些意外。 “对,太玄号称太古第一剑帝,一剑压盖诸天,同一时代的剑道巨擘中,除了诛空,再无人能与之争辉。” 仲秋道,“当初,诛空被誉为黑暗世界第一剑尊,其剑道之威,可用‘一剑之下,万事成空’来形容。” “诛空唯一夙愿,便是和太玄剑帝一争高低,比一比究竟谁的剑道可称为天下最一流。” “太玄也痛快答应此事,两人约好,要在这黑暗世界‘无二山’论剑。” “当年这件事在天下闹得无比轰动,连师尊都听说了此事,笑说,这两人求索之剑道虽不同,但皆堪称诸天之最,究竟谁强孰弱,的确难以评判。” “当年,我陪同在师尊身边,在归墟推演大道,也听说了此事,本打算前往一观他们两人论剑的风采。” “可惜,当年那一次沉沦之劫爆发的太过突然和迅猛,让得原本有机会切磋的两位盖世剑帝,终究没能真正一争高低。” 说到这,仲秋都似乎有些遗憾,轻轻拍了拍膝盖,神色间有着怅然的味道。 听着这些太古往事,林寻心中也悠然向往,思绪万千。 一个是号称太古第一剑帝的太玄。 一个是黑暗世界第一剑尊的诛空。 原本即将上演的一场“不二山论剑”,却因为一场沉沦之劫而没能展开,的确太让人遗憾了。 “现在,你明白了吧,诛空选择你,才是最正确的抉择,其他人,他根本就看不上。” 仲秋道,“否则,那冥子早就可以得到他的传承了。道,不可轻传,可若传道时,就不会有任何藏私。” 说着,他将那一块诛空离开时所留的玉简递给林寻。 林寻接过,却并没有着急翻阅,而是问道:“师兄,那你以为,太玄前辈和诛空前辈究竟孰强孰弱?” 仲秋想了想,便摇头,这个答案,连他们的师尊方寸山之主都无法给出,他也不好妄加评断。 不过,他还是开口,说道:“师弟,我只能告诉你,达到他们这等境界的,想要分出高低,很难很难,除非拥有绝对压制的力量,否则,哪怕就是想要击败对方,都很难办到。” “师兄你呢?”林寻问。 仲秋怔然,旋即笑道:“在你面前,我可不能自吹自擂,但我可以告诉你,古来至今,唯一能让我低头的,不是大道,也不是他人,而是我们的师尊,也只在师尊面前,我才心甘情愿低头。” 言外之意就是,除了方寸山之主,这世上无人可让他仲秋低头! “大师兄也不行?”林寻忍不住道。 仲秋仿似早已预料到林寻会这般问,不假思索道,“不行。” 寥寥两字,那般理所当然。 林寻都不禁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位二师兄的眼界和心劲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更高。 沉默了片刻,仲秋说道:“大师兄的道,战无止境,永不言败,而我只是想去看一看,这诸天上下的大道,到底有没有尽头……” 说罢,他长身而起,道:“距离第三次沉沦之劫来临,还有一段时间,师弟是打算出去走一走,还是继续在此历练?” 林寻想了想,选择留下。 仲秋点头:“此地覆盖昆吾雷火,附近雷池中,皆是昆吾雷液,倒也颇为适合修行。等涅槃自在天降临时,我会再来。” 说罢,他一步迈出,便消失原地。 …… 雷池翻滚,电光璀璨耀眼,覆盖这片天地的雷霆秩序,就犹如从沉寂中恢复过来,弥散着出毁灭般的气息。 林寻一个人独自坐着,心绪起伏。 这一次前来暗隐炼狱历练,谈不上有什么巨大波折,可一路上却也遇到许许多多的事情。 进入第一层的第一天,遇到了博川。 在两人进入第二层后,镇压孟星子,从其手中夺得一半大道无天矛。 进入第四层,遇到了心性谲诈的青衣男子,从其口中得知,另一半大道无天矛掌握在第七层的银蝠鬼帝手中。 进入第五层,遇到了古道热肠的火蓝…… 对林寻而言,真正意义上的历练,是从第六层开始,也是在这一层,他遇到了诸多帝境凶魂。 直至进入第七层,杀死银蝠鬼帝,让林寻最终印证,拼命的情况下,他的力量已可以击杀帝境三重存在。 第八层,则是让林寻心境、意志产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一片天地。 在这一层,他进入禁道域场,耗费近三个月时间,击败三十六个太古大能所遗留之意志,心境和神魂意志也随之产生三十六次磨炼和蜕变。 最终,令禁道域场破灭,打破二师兄当年所缔造之记录! 林寻的神魂之地,意志化炉。 心境之地,心力成渊! 开古今未有之先河! 而在这第九层,所遇到的一幕幕无疑是最匪夷所思和惊心动魄的。 许久不见的冥子、黑暗世界太古第一剑尊、酒鬼男子、大黄、二师兄陆续登场,虽谈不上历经什么磨练,却让林寻了解到了诸多秘辛。 直至此时,想起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一幕幕,林寻也不禁感慨万千。 不管如何,这一次暗隐炼狱之行,称得上是收获良多。 抛开自身实力的蜕变不谈,有大道无天矛、有昆吾神树的神魂元根、有来自诛空的剑道传承、有数目众多的大道源晶、昆吾雷液…… 当然,还有从冥子身上搜刮到的诸多帝兵! “按照二师兄说法,距离那第三次沉沦之劫降临的时间,已不足半年了,剩下的时间,自当将大道修为和武道修为臻至极尽地步……” 林寻冷静思忖。 他对在绝巅证道为帝有着无比的执着,甚至恨不得现在就突破。 可他更清楚,在破境之前,自己还差一些火候,一旦忍不住去破境,极可能会出现不测。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在成帝这一个天堑般的关卡面前,林寻断不会容忍自己出现一丝纰漏。 “起来了。” 林寻走上前,一脚将昏睡在地的老铜树踹醒。 “啊?”老铜树如梦初醒似的,一脸的惘然,半响才终于意识到,那些恐怖到让它绝望的存在,都已离去。 “你是打算留在此地修炼,还是离开?”林寻问,这一路上,老铜树表现倒也不错,林寻不介意给它一个机会。 “当然是留下!” 老铜树眼神狂热,回答的斩钉截铁,这雷电禁区本就是昆吾神树所留,如今昆吾神树不在了,对它而言,完全有了“鸩占鹊巢”的机会! 林寻没有拒绝,指着远处:“这一池的昆吾雷液对我有用……” 不等说完,老铜树就冲了过去:“道友,我来帮你收集。” 它显得那般的殷勤、欢快、激动、振奋、斗志昂扬。 林寻默默看着这一幕,心中暗道:“希望你以后能蜕变为一株真正完整的昆吾神树吧。” 从这天起,林寻开始在这片雷电禁区闭关。 每一头,他除了参悟大道,便是去和这片雷电禁区中涌现出的法则虚影厮杀和战斗。 一个月后。 林寻从打坐中起身,负手于背,仰望天穹,若渊般幽邃的黑眸中,隐隐有着一缕凌厉剑气涌动。 静默许久,他抬起右手,在虚空中做出一个拔剑的动作,无比缓慢,就仿佛抓着的不是虚无,而是一把封印在这天地间的剑。 这片雷电禁区,忽然猛地一颤。 远处雷池中央,扎根其中正在静修的老铜树浑身一哆嗦,睁开了眼睛,一股难以言喻的危险寒流,刺激得它心境颤粟。 林寻神色平静而专注,虚握的右手缓缓在虚空拔出一寸。 锵! 一缕剑吟,激荡而起。 一瞬,犹如万古岁月被惊动,这暗隐炼狱第九层之地,开始颤抖起来。 一寸剑锋,在林寻掌间凝聚,其光如朝阳初升!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