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5章 帝境六重 无法无天 - 天骄战纪

第2145章 帝境六重 无法无天

一刻钟后。 历经六个月历练的林寻,从暗隐炼狱中走出。 “咦,这小子出来了!” 暗隐炼狱入口旁边,当看到林寻身影出现,一直等候在那的酒鬼男子、大黄、青婴皆被惊动。 “为何没有破境成帝?” 大黄打量了林寻一眼,不禁露出一丝失望,原本它还以为,历经六个月历练,林寻本应该可以破境而上的。 就像当初他的二师兄那样,一举杀到第九层,并在其中绝巅成帝! 可很显然,林寻没有破境。 “非是不想,而是不愿。” 林寻随口道,大黄的失望被他尽收眼底,这让他不禁好笑,什么时候,这嚣张不可一世的大黄竟开始关心自己的道行了? 大黄没好气道:“什么狗屁的不愿,分明是办不到,若能办到,哪个傻子会忍着不成帝?” 林寻笑起来:“咱们之中,也就你大黄有能耐放狗屁,其他人可不行。” 一句话,刺得大黄脸都黑了,正打算发飙,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尊老爱狗的年轻人,就被酒鬼男子拦住了。 酒鬼男子眼神异样,感慨道:“林寻现在是否破境,已无关紧要,别忘了,银蝠鬼帝可都被他杀了。” 眼前的林寻,气息淡然空灵,比之以往,多出一种繁华落尽,大道归真般的神韵,让他都有些看不透。 这无疑很不可思议。 须知,以他的境界,一眼就能将任何绝巅准帝的底细看穿的! “各位,林公子已返回,我们先回暗隐之地吧,铜雀楼主可叮嘱过,林公子返回后,他会第一时间来见。” 青婴开口了,一句话,让大黄和酒鬼男子皆不敢再逗留。 当即,一行人返回暗隐之地。 路上,青婴将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生在黑暗世界的轰动大事一一告诉了林寻。 林寻这才知道,眼下的黑暗世界,俨然已成为了一个大漩涡,被诸天上下所关注。 原因就在于,再过不到一个月时间,第三次沉沦之劫就将来临! 这一场浩劫,牵扯到涅槃自在天,牵扯到“不朽至尊路”,可谓是牵动着天下各大势力的心。 像在万星城拉开帷幕的妙莲盛会,就是为此召开。 而随着时间推移,从星空诸天前来黑暗世界的各大势力,也是越来越多。 除了众所皆知的“六大道庭”“十大战族”“太古帝族”等庞然大物,还有星空各界的古老宗族、道统纷至沓来。 这也让得如今的黑暗世界,俨然如同一个大漩涡,势力庞杂,群英荟萃,和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一切,都是为了等待涅槃自在天降临! 了解到这些消息,林寻也不禁一阵无语,一场和“不朽至尊路”有关的无上机缘,却竟吸引了整个星空古道上下的目光,让得不知多少古老大势力、大道统掺合进来。 可想而知,到时候的竞争会何等激烈。 “公子是否还记得,我曾为你说的一些秘辛?”青婴问道。 林寻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 和其他秘境世界不一样,涅槃自在天内,极可能存在着“岁月轮回”的法则,进入其中的强者,所面临的考验,也会变得无比凶险。 一入轮回,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沉沦其中,迷失自我。 要么从中极尽蜕变,实现自身道行的大涅槃,从而脱困而出。 除了“轮回”的考验,涅槃自在天中,还充斥着极其可怕的杀劫,会有域外天魔入侵,有来自异域星空的恐怖人物进行狙击! 一切皆因为,不朽至尊路太可怕,一旦有人成为这条路上独开的那一朵莲,将在帝境道途上拥有“不朽不灭,唯吾独尊”的恐怖底蕴! 仅仅“不朽不灭,唯吾独尊”八字,的确太过逆天,也太让人眼红和疯狂了。 而想要在涅槃自在天降临时,拥有进入其中的机会和资格,必须具备两种条件。 第一种,是踏上绝巅道途的强者,无论修为高低,哪怕就是下五境修士,也有资格进入。 第二种,是踏上帝境的人物,实力只要在帝境九重范畴之内,皆可以进入其中。 “最近一段时间,又有新的内幕消息传出,据说涅槃自在天降临后,但凡进入其中的强者,修为越高,所遭遇的危险就越可怕。 青婴说道,“可以确定的是,帝境六重以上的强者一旦进入,就会遭遇毕生所遇最恐怖的杀劫,被来自异域的恐怖人物进行全力击杀。” “据铜雀楼主分析,这个内幕消息应该是可信的。” “故而,原本那些帝境六重之上的老古董,绝大多数都已打了退堂鼓,不敢再掺合进来。” 说到这,青婴目光望向林寻,“这对公子而言,应该是一个好消息,毕竟,以公子如今修为,已不惧帝境三重存在,若能够在涅槃自在天中绝巅成帝,就是遇到更强的对手,也起码能够拥有自保之力。” 林寻心中的确松了口气。 在以前时候,林寻的确感到无比的压力。 毕竟,若有帝境九重的狠人也参与到涅槃自在天的竞争中,谁还能是他们的对手? 而这星空古道上,拥有帝境九重修为的老怪物或许极其之少。 可当涅槃自在天出现时,这些老怪物哪可能拒绝得了成为“不朽不灭,唯吾独尊”的诱惑? 其他强者就是参与进去,又怎么去竞争? 完全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而现在,青婴透露出的这则内幕消息,无疑让人感到轻松不少。 “为何会如此?”林寻问道。 青婴解释道:“帝境六重,号称‘无法无天’,而那涅槃自在天本就是由星空古道的本源大道秩序所化,帝境六重人物进入其中,他们身上的气息,就如迷雾中的一盏明灯,会第一时间被来自异域的恐怖人物盯上。” 帝境六重! 无法无天! 林寻这才终于明白过来,可又一个疑惑又涌上心头:“青婴姑娘,那些异域恐怖人物是怎么回事?” 青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等见了铜雀楼主,你不妨问一问他。” 林寻点头。 一炷香后。 一行人返回暗隐之地,抵达这里后,酒鬼男子和大黄便离开,只剩下青婴一人陪伴在林寻身边。 两人在一座清幽恢弘的殿宇中落座,饮茶交谈。 “公子,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青婴犹豫了一下说道。 林寻道:“但讲无妨。” 青婴想了想,最终还是开口说道,“最近一段时间,无论是黑暗世界的神照古宗、地藏界,还是星空其他世界的古老道统,皆纷纷扬言,若你敢前往涅槃自在天,必杀无赦。” 林寻不禁笑道:“这本就在我意料中,并不奇怪。” 这些年来,他被追杀不知多少次了,哪还会在意这些。 青婴提醒道:“可公子别忘了,如今世人都清楚,是铜雀楼将你保护了起来。” 一句话,林寻脸上笑容顿时凝固,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 沉默片刻,林寻深吸一口气,道:“为了保护我,我那二师兄应该遭受了极大的压力吧?” 青婴点头:“现如今的星空诸天,皆以释天帝为尊,而你则是释天帝下令要擒杀的目标,铜雀楼主这么做,不亚于是让铜雀楼陷入举世皆敌的危险处境中。” “若不是忌惮铜雀楼的底蕴和力量,而释天帝又久久不曾出现,仅仅是在这黑暗世界,神照古宗、地藏界怕是早已对铜雀楼动手了。” 林寻黑眸闪动,心中一阵沉重,他这才意识到,为了保护自己,二师兄所付出的代价是何等之大! 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当释天帝从归墟归来之日,便是铜雀楼遭难之时! 到那时候,神照古宗、地藏界必会充当释天帝最忠心的爪牙,趁机而动,给予铜雀楼以毁灭打击。 同样的,二师兄仲秋,也必将会被释天帝盯上,视作铲除对象! 而这一切,皆因自己而起…… “我既然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底气和筹谋。”便在此时,大殿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依旧那般骄傲和自负。 就见仲秋披着一袭宽袖黑袍,踱步走了进来。 青婴见此,当即起身,躬身行礼后,便离开了这座大殿。 “自从鹿阵帝离开雾隐斋,这丫头就像变了一个人,这些年来,性情清冷,寡言少语,独来独往,唯独只在你一人面前,才会那么多话。” 目送青婴的身影离开,仲秋不禁感慨,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当年鹿阵帝为何不认青婴为义女,这丫头的天赋,可了不得之极,拥有着‘灵慧道心’,若不是她醉心灵纹之道,以她的底蕴,如今拥有的大道造诣,怕是不在你之下。” 林寻不禁一怔,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一直忽略了青婴的道行和修为。 原因就在于,她在对待自己时,一直将姿态摆放得很低,无论是言辞举止,皆透着一种令人信赖的亲近之感。 恰似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仲秋瞥了林寻一眼,若有所思道:“我看得出来,在她心中,是把你这个由鹿阵帝抚养长大的家伙,当做了弟弟。”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