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无谛之弓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一十四章 无谛之弓

一万金币! 这对那些大势力而言,都算得上是一笔巨额财富,如今听姚素素竟要以这等代价换取听雨楼出手,让得连飞心中顿时犹豫。 “素素,那些大势力都已经出手了,我们即便不参与进去,林寻也必死无疑,为何还要浪费这么多钱去雇佣杀手?” 连飞很不理解。 “飞哥,以后我们想要在烟霞城中立足,不可避免会和其他势力打交道,而此次灭杀林寻的行动,就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和其他势力交好的机会。” 姚素素飞快道,“只要林寻死在我们的手中,不仅仅只是帮飞哥你复仇那般简单,还可以借此机会,博得其他势力的好感,可谓一举两得之事。” 连飞依旧有些皱眉:“仅仅只是为了交好其他势力,就要花费一万金币的代价?” 姚素素叹了口气,<无><错>道:“飞哥,这里是烟霞城,是西南行省的省会,仅仅花费一笔财富就能够和那些势力搭上关系,这机会已经很难得。” 见连飞还要再说什么,姚素素已直接作出决定:“好了,此事就这么决定了。” 连飞心中一阵愠怒,可是看着姚素素那淡漠平静的眸子,顿时心中一颤,不敢再多说什么。 …… 听雨楼。 古色古香的房间中,一袭青衣儒袍,气度沉静淡泊的听雨盘膝而坐,正自抚琴,声音铮铮,寂寥清冷。 窗外暴雨如瀑,雷声激荡,却压不住这一缕寂寥琴声。 “大人,是否要行动?” 门外,一道恭顺声音响起。 铮! 房间内琴音骤然发出一声高亢音节,旋即就陷入沉寂。 “今夜城内杀机笼罩,林寻此子已凶多吉少,雇主却执意要如此做,其中只怕大有讲究。” 听雨那悦耳低沉的声音从房内传出,“你可查出此次雇主是谁?” “可以确定的是,似乎和大修士姚拓海有一些关系。” 恭顺声音回答道。 “姚拓海……” 听雨的声音变得缥缈起来,许久才说道,“既然是姚拓海的关系,就给他一个面子,现在就让残雪、鬼月、灰貂三人出动吧。” “是!” 恭顺声音领命而去。 …… 烟霞城,一座阴暗的地下室中。 林寻盘膝而坐,将手中的一瓶“青玉蕴罡丹”一股脑吞入口中,而后就毫不迟疑开始修炼调息。 今晚一路厮杀至今,令林寻的消耗也极其之大,尤其是刚才杀死陆钟、残风两人时,连续动用了两次采星式,让林寻体力已快要濒临枯竭。 采星式这一招威力极其可怖,但对灵罡之力的消耗也极其之大,林寻如今已是人罡境修为,和以往完全不同,可连续两次施展采星式,依旧让他隐隐有些吃不消。 这也让得林寻不得不抓紧一切时间来恢复体力。 这座地下室,乃是楚风为林寻所准备,像这样的藏身之地,在烟霞城中共有十多个。 这些藏身之地早在今晚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一切目的都是为了让林寻有一个暂时躲避的地方。 一遍修炼,林寻一边感知着周身状况,他身上有数道伤痕,皆都是在战斗中所留下。 不过都不算严重,对战斗没有什么影响。 “接下来,就该轮到我来进行反击了……” 林寻心中喃喃,杀死陆钟和残风之后,让他终于突破了重重包围,而今只等体力恢复,就可以返身杀一个回马枪! 如此一来,他的处境等于发生了变化,不再是猎物,而成为了一个狩猎者。 一炷香后。 林寻体力恢复如初,开始检查身上还剩下的装备。 三把燃霞短弩,两柄黑灵战刀,十多瓶伤药,以及一些用来战斗所需的零碎物品。 依照林寻估计,只要不碰到极其棘手的对手,凭借这些战备物资已足够支撑自己杀到天亮。 嗯? 不经意地,林寻再度注意到了那一颗被他存放在小须弥戒指中的灰色珠子。 这玩意究竟是什么? 林寻将它拿在手中把玩,一瞬间,他心中泛起一抹熟悉的寒冷悸动气息,犹如被一头远古恶魔的眼眸盯着,震慑神魂。 猛地,林寻运转【小冥神术】,识海中观想“星空永恒,万星争辉”之象,镇守心神,一瞬间而已,那一股寒冷悸动的气息骤然崩溃,消弭无踪。 而林寻意识和心神也变得纤尘不染,空灵干净,这时候他突然注意到,手中这一颗灰色珠子已悄然发生变化。 珠子内部涌动着如同灰色大海的灵光,逐渐衍化出一柄大弓的形状, 一眼看过去,就好像珠子内部封印着一柄神弓,正在翻山倒海,欲要破壳而出。 林寻心中一动,指尖释放出一缕灵罡之力,涌入灰色珠子中。 嗡! 骤然之间,灰色珠子骤然变幻,刹那间已化作一把弓,出现在林寻掌心! 林寻心中狠狠一震,这一幕未免太神异,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一颗神秘的珠子,竟能转瞬之间就化为一柄大弓! 这究竟是何等宝物? 世间所见的一切灵器,似乎只有灵纹战装,才能用此等神妙手段给封印在小小一颗珠子里。 可这分明不是灵纹战装!仅仅只是一把弓! 这就太奇特了。 很快,林寻的目光就被吸引过去,只见此弓弓身极其之狰狞,赫然是由一颗颗骷髅头组合而成,弥漫出令人心悸的暴戾冰冷气息。 而其弓弦,则呈现出妖异的血红之色,白色的窟窿弓身,如血般的纤细弓弦,组合在一起,勾勒出一种极其惊心动魄的画面。 可拿在手中,且是轻若无物,像拈着一根羽毛,并且仔细看这把弓,除了狰狞慑人之外,竟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仿佛不是由人力铸就,而是诞生于天地间的一件灵物! 林寻尝试着握弓拉弦,当弓弦被拉满那一刹,林寻就感觉一股冰冷的气息从弓身涌遍全身。 恍惚间,天地仿佛在眼前变成另外一副模样,能够看见漂浮在空气中的一颗颗细微之极的尘埃,看见黑暗中空气缓缓流动的轨迹,看见墙角缝隙中,正有一只蚍蜉幼虫正在蛰伏睡眠…… 不止如此,林寻能够感到到,自己的一切情绪仿佛消失,只剩下如冰雪般的冷静。 在这种极致的冷静中,仿佛只要他愿意,就能凭借此弓去击杀任何一名对手! 这种感觉如此强烈,让林寻都怀疑这一刻的自己仿佛已不再属于自己,而像化身为一名神祗,拥有着足可以俯视世间的无双箭术! 这种感觉如此神妙,令人恨不得沉浸其中,但在林寻内心最深处,却不可抑制地产生一抹警惕。 不对! 此弓似乎在影响自己! 林寻猛地一咬牙,刹那间,就从那一股极致的冷静状态中恢复过来,禁不住喘息了一阵,他这才发现,自己背后衣襟不知何时已被冷汗所浸透。 当再次看向手中的这柄怪异灵弓时,林寻的目光已发生微微的变化,多出一抹深深的震惊和忌惮。 影响心神,霸占修者意志!这究竟是怎样一把弓? 林寻之前还怀疑,为何残风修为只能算一般,可刺杀之术却竟如此之惊人,如今他总算明白了,一切都出在这柄弓上! 在那一种极致的冷静状态下,借助此弓所蕴含的神秘力量,的确可以让一般修者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力量。 可林寻却对此极其忌惮,这把弓会影响心神,甚至占据修者的意志,就宛如有智慧般,让人不得不警惕,万一被它趁机侵占了体魄,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并且林寻此时已发行,刚才仅仅只是一个拉弓的动作,竟让他神魂力量犹如遭受到吞噬般,产生出一丝虚弱的迹象。 换而言之,若稀里糊涂就去动用此弓,极可能会对神魂力量造成极大损伤!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再次仔细打量此弓,这一次他动用了感知力量,恍惚间,仿佛来到一片无边无垠的灰色荒原上,一把弓悬浮天穹之下,释放出震慑万物的睥睨冰冷气息。 忽然,天穹极远处的虚空爆碎,凭空浮现出一头巨大如蜿蜒山岳般的远古鼍龙兽,甫一出现,就冲天嘶吼,吼声如惊雷,震碎一座又一座山岳,凶威滔天。 可就在此时,那原本悬浮天穹之下的大弓骤然泛起一抹灰色光泽,弓弦骤然拉满,射出一道犹如虚幻般的光。 刹那间,那头远古鼍龙兽如山岳般巨大身躯,就宛如纸糊般,无声无息地化作血沫,染红天穹。 一箭无声无息地射出,一头凶威滔天的鼍龙兽无声无息的倒下,整个如山身躯全部化为血沫,无声无息消弭…… 这是一种寂静般的震撼力量,没有惊天动地的轰鸣,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震撼力。 林寻呼吸一窒,猛地清醒过来,一切幻象都消失,只有那一把怪异灵弓静静躺在掌心,透着说不出的神秘色彩。 几乎同时,他心中浮现出一个闻所未闻的名字——无谛! 无谛? 此弓的名字吗? 林寻指尖抚摸着那轻若无物的冰冷弓身,心中泛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第二百一十四章无谛之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