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6章 轮回和觉醒 - 天骄战纪

第2146章 轮回和觉醒

视自己为弟。 林寻心中不禁有些触动,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青婴那青衣、血伞、妖魅无比的绝美容颜。 “不说这些。” 仲秋席地而坐,“刚才你们之间的对话,我都已听到,只有一句话要告诉你。” 林寻也跟着坐下,露出倾听之色。 “我坐镇黑暗世界无数年,所等待的无非就是这一场涅槃自在天,看一看究竟谁能成为师尊口中的那一朵独开的莲。” “我希望会是你,但也仅仅只是希望。” 仲秋的声音在这清幽的大殿中回荡。 “我若不是呢?”林寻问。 仲秋想了想,道:“失望是在所难免的,但也无关紧要,谁让你是我仲秋的小师弟?” 说到最后,不禁笑起来。 看似一句玩笑话,可林寻心中却翻滚不休。 他很清楚,二师兄仲秋为了保护自己,如今面临着的压力是何等之大,那是被诸天上下一起敌视的危险! 仲秋瞥了林寻一眼,似看穿他的心思:“你大可不必为此担忧,或者感觉亏欠我什么。” “这一次,不管涅槃自在天以何等方式落幕,我都不会再呆在这黑暗世界,所以,就是举世皆敌,我也无惧。” “铜雀楼呢?”林寻忍不住道。 铜雀楼是黑暗三大巨头之一,势力早已遍布星空诸天,作为一手缔造出铜雀楼的二师兄,难道就不担心铜雀楼遭受到毁灭般的打击? 仲秋笑了笑,随口道:“只要我不死,谁也不敢将铜雀楼赶尽杀绝,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林寻相信这句话。 二师兄的实力,自然无可置疑的强大,放眼诸天上下,都堪称是首屈一指的无上人物。 他若铁了心要报复谁,哪一个道统能不惧? “释天帝呢?”林寻道,这才是他最担心的。 仲秋不禁皱眉,道:“师弟,你是觉得你二师兄不如大师兄?” 林寻苦笑:“我哪敢。” 仲秋道:“那不就行了,上一任无名帝尊,被大师兄镇压,这个释天帝……当然得由我来解决。” 声音随意,却尽显睥睨。 “我这次前来,可不是和你聊这些的。” 仲秋整理了一下思绪,道,“一个月后,涅槃自在天便会降临,进入其中者,身上携带的任何宝物和外力,皆会遭受到禁锢,无法动用。” “这也就意味着,在涅槃自在天中的竞争,所能凭借的,只有自己的道行。” 听到这,林寻眉头不禁一皱,旋即就舒展开。 他身上的宝物众多,如大道无终塔,如一众昆仑帝兵,皆堪称是最顶尖的重宝。 抛开这一切宝物不谈,像叶子、勿缺、断刃之灵的存在,在危机时候,也能起到极大帮助。 可很显然,在涅槃自在天中,无论是那些宝物,还是叶子他们的力量,皆无法再动用了。 这无疑等于让林寻失去了一些底牌。 但同样的,其他进入涅槃自在天的强者,也必会面临这样的状况! 仲秋将林寻神色间的变化尽收眼底,不禁暗自点头,大道争锋,归根到底,比拼的终究是己身之道行。 “除此,在涅槃自在天,最神秘和可怕的,当属‘岁月轮回’之力,这种秩序力量,只在太古最初时出现过,按照师尊的说法,轮回之下,一旦迷失其中,任你道行通天,也将生死不由己,成败一场空。” 仲秋认真道,“师弟,等你进入其中时,务必牢记,若遇轮回,‘觉醒’才是最重要的。” 林寻点头,他忽然想起了一场往事。 当年在通天秘境青云大道第八关中,他曾进入一场轮回,以另一种身份浮沉二十年,终于得见己身。 这种轮回,和二师兄口中的轮回之力,是否是一样的? “另外,所要防范的就是那来自异域的袭击了。” 仲秋开口,说出的话也正是林寻想要问的。 按照仲秋的说法,那来自异域的威胁,实则极可能就是来自星空彼岸! 星空彼岸究竟是怎样一方世界,那一方世界究竟又多大,仲秋也无法给予一个明确的答复。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星空彼岸,存在着比帝境更为高远的大道境界,存在着不朽和永恒的力量,也存在着有关命运、时间的无上法则! 那样一方世界,注定远远不是星空古道可比。 归根到底,星空古道,仅仅只是一条通往彼岸的“路”罢了。 而一条路,如何能够与一方世界相比? “这么说,那来自异域的威胁,极可能是和释天帝来自同一个地方,同一个阵营?”林寻黑眸微眯。 想了想,仲秋说道:“来自同一个地方是很可能的,但是否来自同一个阵营就说不定了。” “释天帝再强,无非也是一个修道者,他一个人,可代表不了整个星空彼岸。” “在涅槃自在天出现后,之所以会被异域那些恐怖存在盯上,原因就在于‘不朽至尊路’上。” “这条路,太过可怕,万古以来,独此一条,一旦有人能够在这一场万古沉沦劫中,成为那独开的一朵莲,便等若是在帝境道途上拥有了‘不朽不灭,唯吾独尊’的至尊底蕴。” “这样的异数若出现,足以引起任何人,任何一方世界的忌惮!” 说到这,仲秋道,“师弟,现在你可明白了?” 林寻点了点头。 他哪会不明白,从年少修行至今,他就被视作异数,那些敌对的势力认为,若不将他铲除,来日必成大患。 这种状况,其实和那条“不朽至尊路”很像,谁会眼睁睁看着一个拥有“不朽不灭、唯吾独尊”之底蕴的人崛起? 仲秋没有逗留太久,便离开了。 离开之前,告诉林寻,涅槃自在天出现后,但凡拥有进入资格的强者,皆会第一时间感应到前往的路径。 到那时,林寻自行前往便可。 从这天起,林寻便留在了暗隐之地,他一身道行已臻至此境大圆满地步,可并不曾荒废道业。 五大分身盘踞五脏神宫,各自参悟不同的道藏秘典,而他的本尊,则在潜心钻研鹿先生所留的典籍。 一门名列诸天第九的“无生杀阵”,一门仅仅被推演到一半,但威力却已经比“无生杀阵”更可怕的残阵“道陨天殇”。 时间一天天流逝。 黑暗世界中的气氛,也变得压抑起来,不知多少人在默默等待着第三次沉沦之劫的来临。 那些存活在黑暗世界的凶恶之辈,都在最近一段时间龟缩起来,变得无比低调,几乎不敢露面。 原因就在于,如今的黑暗世界中,分布着太多来自星空诸天的大势力强者,其中不乏帝境存在! “也不知……林寻会否参与到涅槃自在天的竞争中……” 万星城,弥无涯从打坐醒来,忽然想起了林寻,原本澄澈平静的心境,泛起一阵波动。 以前,他是诸天圣王榜第一人,压盖天下同辈六百年,可随着林寻的出现,则打破了他所缔造的一切荣耀和记录。 虽如此,可弥无涯内心中,对林寻还是极其钦佩和尊重的,所谓吾道不孤,便是如此。 “那一次弥天对弈,他都不曾畏惧,这一次……他焉可能不会到场?” 同样在万星城,凌红妆内心也一阵感慨,如今的星空诸天,林寻尽管被释天帝追杀,可但凡提起他的人,谁也不敢再像之前那般轻蔑和诋毁他! 这是杀出来的威风,战出来的威势! 当然,也有许许多多人和弥无涯、凌红妆有着不同的想法,他们对待林寻的态度只有一个—— 巴不得林寻被诛! “玄月,不要再想他了,你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黑暗世界,一个域界城池中。 太古帝族金天氏的扶风剑帝,看着坐在窗前怔怔出神的金天玄月,心中不禁泛起一阵怜惜,喟叹不已。 当年在扶摇船上,就是扶风剑帝提出,要让金天玄月跟随在林寻身边修行。 只是现如今,扶风剑帝心中却有些复杂。 而是他忽然发现,他们金天氏最骄傲的后裔,被视作白帝星域第一美人的金天玄月,终究注定是和林寻无缘的。 两者的道途,相差太悬殊。 就是耗尽力气,拼尽一切去追,也注定将渐行渐远。 “老祖,我对公子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我知道,公子这种人,以后肯定会在大道之上走得更高更远,也根本不是我能去追赶的……” 金天玄月沉默片刻,才轻声开口,“我……只是有些担心,现在的诸天上下,除了那铜雀楼,谁……还能容下他?” 她白衣胜雪,清丽无双,一如从前般,仙姿神韵,绝美如画。 当年那一场古仙禁区之行落幕后,她和谢雨花、冷修枷一起,被灵柯子的师尊禅屠帝祖救走。 从那以后,她就和林寻走散了。 这些年,每每想起从前跟随在林寻身边,在鸿蒙世界闯荡的时光,她心中就怅然若失,说不出的郁结。 扶风剑帝心中一叹,自古多情空余恨,他这种阅历无数的老家伙,哪会看不出,玄月这丫头心中所想? —— ps:明天,金鱼会拼尽全力来一个8-10更的大爆发! 今晚就会熬夜码字,争取明天中午12点左右,先来一个4连更! 不多说,明天爆发的时候,老铁们千万别忘了砸月票~~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