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7章 万莲天穹上【第一更】 - 天骄战纪

第2147章 万莲天穹上【第一更】

时间推移,在无数期待的目光中,有史以来第三次沉沦之劫终究是来了。 这一天,黑暗世界天穹之上,涌现出一层粘稠如墨汁般的黑色劫云,让白昼顿时坠入黑暗永夜。 自始至终,无声无息。 “来了!” “终于来了!” 黑暗世界各大域界每一个区域中,皆响起激动的声音,无数早已等待已久的强者,停下手中动作,齐齐望向天穹。 神色间,尽是狂热。 时间推移,天穹愈发黑暗和深沉,无数星辰渐渐地出现在黑色劫云深处,闪烁明灭,像诸神的眼睛,在俯瞰世间。 一股让人窒息般的压抑天威,随之从劫云深处弥漫,将整个黑暗世界淹没在其中。 这一刻,无论修为高低,所有人心境都是一颤,感受到一种无上的天威! 林寻从宫殿中走出,负手于背,仰望天穹,幽邃的黑眸倒映着天穹中的变化,神色波澜不惊。 这一天,他已等待很久。 轰! 就宛如混沌初开时的第一道惊雷,在这压抑死寂的气氛中,响彻在黑暗世界上空。 每个人都感到神魂一颤,如被神鼓敲击。 这无垠的疆域,无垠的天地间,无数修道者和生灵,在这一刻皆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黑暗劫云中,那无数的星辰,就如同一朵朵莲花,在天穹中摇曳、绽放、飘洒出晦涩若混沌般的濛濛光雨。 那些像诞生于混沌中的莲,映满了天穹,那般神圣,那般至高,又是那般的神秘。 “莲开天宇,道生其中,涅槃为引,自在之界。” 仲秋眺望这一幕,眸子中涌动丝丝缕缕的神芒,“这一场积蓄了万古的沉沦之劫,终究将在今日彻底拉开帷幕了……” “那便是属于星空古道的世界本源力量吗?” 曦伫足在一侧,绰约的身影朦胧如烟,光雨流转。 “不错,那是属于这片世界真正的大道秩序所化,可以称作是真正的天道秩序本源。” 仲秋眼神带着一丝感慨,“遗憾的是,这无数年来,这种属于星空古道的本源力量,如今只有在鸿蒙世界的‘未知之地’,在古荒域的归墟附近,才能见到一些。” 一场十方道战,彻底将“万道起源之地”的古荒域打碎,从那时起,这星空诸天的本源力量,就化作了无数碎片。 大道有缺,方才让那来自星空彼岸的禁忌秩序力量,有了可乘之机! 曦静默看着,听着,她在想一件事。 林寻此去,是否能成为那独开的一朵莲? …… 天穹之上,劫云如墨,万莲盛开其中,摇曳混沌气,神秘无量,这一幕,引起了整个黑暗世界轰动。 “天道的本源力量!多少岁月了,终于又重现天宇之上!” 一些老古董激动,心潮澎湃。 也只有他们这些老家伙才知道,如今能够看到属于星空古道的本源秩序力量,是何等之不容易。 “看到了吗,涅槃自在天的入口,便是那一朵朵的大道之莲!” 许多古老道统、宗族大势力的强者,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神色间皆是憧憬和狂热。 “此去涅槃自在天,务必要小心,这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劫之下,充斥着无法想象的凶险和大恐怖。” 一些身为长辈的人,认真严肃地叮嘱身边的小辈。 ……议论声无数,帝境、准帝境、圣境、长生王境、下五境……每一境的修道者,但凡拥有资格参与到涅槃自在天中的,在这一刻都呈现出一种既亢奋,又紧张的心境。 不朽至尊路,涅槃自在天。 万古沉沦劫,独开一朵莲! 有人可以在其中涅槃蜕变,有人则会在其中沉沦和毁灭,这就是涅槃自在天,一个让星空诸天等待了无数年的神秘之地。 时间推移,天穹之上,混沌气弥漫,无数的大道之莲不断摇曳,流淌出灿灿的光雨。 忽然—— 一道身影若神虹般,冲霄而去。 那是一位帝境老怪物,拥有着强横无比的道行,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前往涅槃自在天的入口,冲了过去。 须臾间,他的身影就冲入其中一朵大道之莲中,而后,他的身影和那一朵大道之莲一起,消失在劫云深处。 这一幕,被不知多少老古董看到,顿时都变得躁动起来。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他们也陆续都感应到了那属于涅槃自在天的入口,纷纷冲霄而起。 一时间,神虹如雨,从黑暗世界那茫茫的疆域中冲起,像绚烂的光,划破黑暗,消失在天宇深处。 每一朵大道之莲,便会带走一人! 帝境成群,扶摇而去,那等一幕,简直能惊动万古,令星空诸天皆震。 “这……还怎么竞争?” 一些强者纵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当看到这么多帝境人物出现,密密麻麻地前往涅槃自在天,也都不禁一阵绝望。 帝境之下人物,拿什么去争? 这的确是一个无比沉重的问题! “无论是谁,只要进入那涅槃自在天,便能够踏上一场大道蜕变之路,不见得非要成为那独开的一朵莲。” 大多数人并不畏惧,因为他们和那些帝境人物所图谋的不一样,只是想进入那涅槃自在天,谋求自身道行的一场涅槃和蜕变。 “我也感应到了!” “走!” “出发!” 接下来的时间中,就见黑暗世界各个地方,时不时会有绚烂的遁光冲起,划破长空,扶摇而去。 尤其是万星城附近,这里是六大道庭、十大战族等大势力强者盘踞之地,在这等时候,密密麻麻的遁光简直若潮水似的,席卷而上,将山河都照亮,壮观无比。 具体的数目,根本就无法估量。 因为只要踏上绝巅道途,无论修为高低,皆有机会进入那涅槃自在天中,谋求属于自己的涅槃之路。 …… “困龙升天在今朝,扬眉吐气正当时,哈哈哈哈……就这样,先走了!” 黑暗世界,一座城池中,宛如少年般的玄九胤发出大笑,神气活现,眉飞色舞,像脱缰野马似的,发出欢呼,冲霄而去。 目送他离开,玄家之主玄上辰唇角抽搐了一下,这小子的性情……怎么一点都不像他老子我? 简直太他娘欢脱了! “别忘了,有机会见到林寻的话,告诉他,以后务必去咱们玄家一趟!你若敢忘,回来的时候,老子保证打断你的腿!” 玄上辰有些不放心,忍不住传音提醒了一句。 “还真是啰嗦,你就放心吧!” 玄九胤的声音还在响彻,他人早已消失在天宇深处。 …… “怕什么怕,赶紧去啊!” 同样在黑暗世界,肥胖得宛如一座小山似的禅屠帝祖,圆滚滚的胖脸上尽是恨铁不成钢的焦急。 在他身边,灵柯子哭丧着脸,“师尊,我真的不想去那鬼地方,万一遭难了,谁给您养老送终?” 啪! 禅屠帝祖大如蒲扇似的手掌打在灵柯子的光头上,没好气道:“放心,为师早就为你算了一卦,保证你能活着回来,赶紧走!” 说着,他大手一挥,灵柯子的身板像被抛飞的石头似的,嗖的一下就划破高空,消失在天宇深处。 “和那姓林的小子一比,你小子……真是太怂了!”禅屠帝祖咕哝不已。 …… 暗隐之地。 林寻衣袍猎猎作响,负手而立,孑然的身影峻拔卓绝。 “为何不行动?”青婴撑着红如胭脂似的血伞走来,一袭青裙摇曳,有着一种惊心动魄般的妖异绝美之气。 林寻没有回答,而是问道:“我一直好奇,你为何要带着这把伞行走?” 青婴沉默了片刻,道:“鹿阵帝说,红颜祸水。” 林寻:“……” 这叫什么理由? “年少时,有一个人无意见到我的模样后,就魂不守舍,道心崩溃,成了一个废物。” 青婴道,“那人是雾隐斋一位太上长老的嫡孙,天赋无比惊艳,他死后,很多人视我为灾祸,要驱赶我离开……” 林寻这才恍然,道:“然后鹿先生就将这把血伞给了你?” 青婴点头:“对,从那时起,这世上便再没人见到我容颜,除了你。” 林寻心头涌起一种怪异荒谬的感觉,一个人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难道也是一种过错? “走了。” 没有多想,林寻挥了挥手,身影凭虚而起,凌霄而去。 “公子保重。” 目送林寻的身影消失在那天穹劫云深处,青婴一个人收起血伞,乌黑的秀发披散而下,露出了那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绝美容颜。 青裙飘曳,如仙如妖,一抹倩影,惊艳万古时光。 …… 这一天,万众期盼的第三次沉沦之劫降临,天涌道莲,混沌弥漫。 举世皆震! 黑暗世界中,来自诸天上下的各大势力强者,陆续前往,宛如神虹冲空,璀璨如雨。 有人为了己身涅槃。 有人为了成为那独开的一朵莲。 这一天,星空彼岸,响彻宏大道音,一众堪称无上的恐怖生灵,皆被惊动,将目光纷纷从彼岸往过来。 那覆盖星空诸天的禁忌秩序力量,在这一刻如同虚设!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