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4章 独钓寒江 证道灵罡 - 天骄战纪

第2164章 独钓寒江 证道灵罡

灵罡境,分作人罡、地罡、天罡三个层次。 三个月后。 灵罡世界,极东边陲之地。 凛风呼啸,白茫茫的冰雪覆盖天地间,刺骨的寒气氤氲,别说是一般人,就是人罡境强者,也扛不住这等寒冷。 大雪纷飞,山河皆白。 一条早已冻结的大河冰层之上,一道身影独自垂钓,纷纷洒洒的鹅毛大雪,落满了全身。 身影一动不动,犹如亘古就屹立在此的雕塑,他右手向前虚握,既无鱼竿,也无鱼线,看似只保持一个垂钓的姿势。 在他身前,足有数丈厚的冰层上有着一个针眼似的小孔,一般人根本就无法看清楚。 这人是林寻,从大梁城离开,和荣立一起跋涉一个月之久,抵达这片极寒之地。 而后,两者在这一条大河之上结庐而居。 一个月前,林寻一个人独自垂钓于此,风雪交加,纹丝不动。 若不是每隔一段时间,会有如风雷般的呼吸声响彻,真的就和一座雪砌的雕像没什么区别。 远处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一个精悍中年披着风雪走来,当看到这一幕时,不禁怔怔。 这人正是荣立。 他穿着厚厚的兽皮衣裳,哪怕有着地罡境修为,在这刺骨的风雪中,也冻得浑身哆嗦。 而林寻,一个真武境圆满存在,却独坐风雪中,已整整一个月了! 荣立几乎每天都会来看一看,唯恐林寻会被冻死在这里。 可很显然,他多虑了。 “也不知公子他究竟在修炼什么法门……” 荣立心中愈发好奇,在他眼中,林寻浑身上下都透着神秘,让人无法看透,也让人感到敬畏。 默默凝视许久,荣立悄然转身离开。 时间流逝,不知觉间,已过去了一年时间。 一年来,林寻不吃不喝,纹丝不动,躯体早已被冰雪覆盖了厚厚一层。 荣立又一次来了。 这一年时间里,他一直陪伴在这冰天雪地。 和林寻不一样,他每天都在风雪中煎熬,感到无比的折磨,这里不止是环境恶劣,更缺少食物和修行资源。 有很多次,荣立都有离开的冲动。 可每一次,当看到林寻那独自盘坐冰雪中的身影时,又硬生生地忍住了这种冲动。 一个真武境的少年,都能坚守至今,他一个地罡境存在,难道还能被这片天地打败? 正是抱着这样一种信念,一种狠劲,才让荣立坚持到如今。 “还没有苏醒的迹象……”默默凝视林寻的身影许久,荣立心中一叹,转身就要离开。 可就在此时,一股惊人的波动扩散,搅乱风雪。 荣立霍然扭头,就见覆盖林寻身上的厚厚冰雪,化作崩碎的粉末轰然飘洒,林寻那瘦削轩昂的身影随之清楚显现出来。 “公子,你惊醒了?”荣立惊喜。 “嗯。” 林寻缓缓睁开眼睛,瞳孔中宛如有闪电掠出,撕裂虚空,将十丈之地的鹅毛大雪焚化一空。 荣立浑身一震,而后就见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随着林寻从地上起身,自然而然 的一个动作而已,可在他身上,却有着一股气息山崩海啸般节节攀升。 肉眼可见,他一身的道行摧枯拉朽般破境,先是迈入人罡境、紧跟着就冲上地罡境,余势不减,直接跨入出天罡境! 前后,不过一眨眼! 轰隆! 这片天地间,风雪翻滚,皆被林寻一人身上的气息搅乱,附近虚空都嗡嗡震颤,如若臣服。 荣立呆住,浑身颤抖,这一幕让他想起了一年前在大梁城,第一次见到林寻时的景象。 那时候的林寻,眨眼之间,扶摇之上真武九重境,宛如一场古来未有的奇迹,至今让荣立无法忘却。 而此时,相似的一幕再次上演。 只不过这次,是一举迈入灵罡境大圆满的天罡层次! 正如一年前荣立所感受到的那样,这已经不是震撼,而是恐怖,超乎想象的恐怖! 林寻静静感受到周身的变化,而后将目光看向冰层,深邃的眸子犹如透过冰层,看到了河流深处。 那河流深处,无数条分布在不同地方的鱼儿,无论大小,皆如被牢牢禁锢在那,任凭河水冲刷,也是一动不动。 “让你们受苦了。”林寻心道。 下一刻,一缕缕宛如透明的灵气,从那无数条鱼儿身上收回,而后一起从一个宛如针眼似的冰层小孔中掠出,返回林寻体内。 哗啦~~那些鱼儿重新游动起来,在河流中欢快游弋。 林寻笑了笑,收回目光。 这一年来,他独坐寒江之上,以灵气为鱼丝,垂钓冰雪中,心神、气机、意志皆在这种“独特”的垂钓中,进行着一种极致的锤炼。 而他的道行,也是在这一年中的无数个日夜里,迈入绝巅,臻至灵罡,实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蜕变和升华。 一年来,他饮尽风雪,独坐枯寂,证道于今朝! “恭喜公子,恭喜公子!”许久,荣立才从那种失神状态清醒过来,激动得语无伦次,神色间尽是敬畏。 之前所见那一幕,简直是天上神人之举,人间无有这般人! “这一年来,你在附近帮我护法,我都看在眼中。” 林寻看着眼前的荣立,道,“我不愿欠人情,这一部修炼法门,你且拿着,然后就走吧。” 林寻从怀中拿出一块玉简,隔空递了过去。 荣立心中一震,并没有着急打开玉简,而是说道:“公子,您……是要离开了吗?” 林寻点了点头:“我不属于此界。” 说罢,他转身离开,朝风雪更深处的天地行去。 在那最深处,有着一片湖泊,被视作灵罡世界的第一禁地,自古至今,几乎无人能从中生还。 那片湖泊,名叫灵罡之湖。 目送林寻的身影消失,荣立心中忽然空落落的。 这一年来,他默默护卫在附近,每日所做的一切事情,就是不让任何意外干扰到林寻修行。 而今突然离别,让他一时竟有些无所适从。 许久,荣立这才将手中玉简打开,当看完其中的修炼法门,他双手都颤抖起来。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传承? …… 灵罡之湖。 当看到这片被秩序力量覆盖的巨大湖泊时,林寻不禁笑了,果然如此。 下一刻,他便迈步掠向其中,身影很快就被秩序力量淹没。 当林寻意识清晰,就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一条滚滚流淌的岁月长河再次出现,浪花重重,卷起千堆雪。 林寻衣衫猎猎,黑眸悄然涌起一股战意: “来吧,我倒要看一看,这古来至今的岁月中,最强的灵罡境人物又是谁……” 没有人林寻久等,岁月长河远处,一道身影呼啸而来。 和在真武山所经历的一幕幕一样,只不过这一次,对手换做了灵罡境层次。 这些对手中,最弱的,战力也可在古来至今的岁月中名列第九! 岁月长河流淌,秩序力量晦涩波动,一场又一场堪称旷世,外界难见的战斗,不断上演。 负伤在所难免。 凶险屡屡发生。 但最终的赢家,一直属于林寻。 当那在灵罡境中,战力可名列古来至今第一名的对手,被林寻击败后,那由秩序所化的身影再次出现。 “在此境,尔可冠绝古今,名列第一。” 秩序身影开口,让林寻意识到,灵罡境中,自己已经是古今无敌! 而后,一扇由岁月轮回秩序所化的门户出现。 “进入此门,可入灵海世界,若是拒绝,可从轮回中走出。” 秩序身影开口,依旧那般熟悉。 林寻忍不住道:“除了这些,我还能知道一些什么?” 秩序身影没有回答。 这让林寻一阵无奈,他没有再迟疑,迈步走进了那一扇通往灵海世界的轮回门户中。 像真武世界,还有许多让林寻牵挂的人,比如金天玄月、玄九胤、灵柯子等等。 可在这灵罡世界,林寻完全没有任何留恋。 他就如一个匆匆路过的行人,独钓风雪,一年证道,转身而去。 …… 三年后。 修为已踏入灵罡境大圆满地步的荣立,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独自一人返回了大梁城。 这一座城,曾将他抛弃,曾让他遭受追杀,但这座城中,还有他牵挂的人,那就是他的妹妹和外甥。 可返回大梁城的第一天,他就得到一个噩耗—— 当年在他和林寻一起离开后,马氏宗族为了泄愤,已派出高手,将他的妹妹、妹夫、外甥……全家老小一个不留的杀害。 血流门庭,无一幸免! 得知这些消息,荣立一个人发呆了许久,一个人饮尽了一坛酒,一个人默默枯坐到了深夜。 而后,起身走进了风雪飘曳的夜色中。 就在当天深夜,有着大梁城第一势力之称的马氏宗族,在一夜之间覆灭,宗族上下一百四十九人,全部伏诛。 马甲大纨绔马文赫,尸首被悬挂城门之上。 消息传出之后,整个大梁城为之轰动,不知多少人拍手称快,马家这些年造的孽,可谓罄竹难书,而今覆灭,可谓大快人心。 也是当天深夜,荣立独自离去。 离开了这座让他伤心的城。 :。: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