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5章 独行灵海 迈步洞天 - 天骄战纪

第2165章 独行灵海 迈步洞天

灵海世界。 一座荒野山岭中的破庙内,篝火汹汹。 一个衣着陈旧寒酸的少年书生,盘膝坐地,手捧书卷,正在专心诵读,眉宇间一片坚毅。 少年书生名叫蓝羽清,出身贫寒之家,父母为了供他读书,几乎耗光了家中所有积蓄。 而今,他跋涉在山水间,是为了前往京城赶考,博取功名。 一阵阴风吹来,紧闭的破庙大门被吹得砰砰作响。 紧跟着,一道狰狞的阴影从门缝中挤进来,化作一头青面獠牙,浑身烟雾蒸腾的鬼物。 蓝羽清顿时惊恐,脑海中第一个念头不是畏惧,而是想到若万一自己死了,尚在家中的年迈父母该怎么办…… 破庙阴风大作,鬼物吐出猩红的舌头,犹如匹练般朝蓝羽清脖颈卷去。 完了! 蓝羽清不禁闭上眼睛,心中悲凉,父母省吃俭用,好不容易将自己抚养长大,可还不等他报答,就要丧命在这荒野破庙之内……老天,何其不公! 他咽喉一紧,只觉脖颈被缠住,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那青面獠牙的鬼物见此,不禁露出嘲笑人,未免胆子也太小了,竟被活活吓晕了过去…… 它猩红的舌头发力,就要将蓝羽清的身体卷入口中。 便在此时,蓝羽清紧闭的眼睛倏然睁开,那瞳孔幽邃得宛如深不见底的大渊般,令人心悸。 青面獠牙的鬼物一愣。 “滚!” 一道声音从蓝羽清唇中吐出。 一个字,原本缠绕在他脖颈上的猩红长舌,一寸寸崩碎炸开。 那鬼物吃痛,刚要闪避,就被一股恐怖的音波撞在身上,转瞬间便魂飞魄散,消散一空。 “这家伙,还真是一个命运多舛的读书郎……”蓝羽清自言自语。 说话时,他周身气息翻腾,须臾之间,就化作一个灵罡境大圆满的绝巅修士! 觉醒在蓝羽清体内的,自然是林寻。 他长身而起,推开破旧的庙宇大门,望着那漆黑的荒野山岭,发出朗朗如钟鼓般的声音: “魑魅魍魉,也敢扰我林某人清梦,不知死活!” 深夜中,就见那黑魆魆的山野附近,响起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哀嚎,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清静。 此地,本是一片乱坟岗,常有鬼魅邪祟出没,近百年来,无人敢来。 但就在今夜,一切魑魅魍魉,皆被林寻一道声音镇杀! 当然,林寻这么做,仅仅只是给蓝羽清出口气。 他已经融合了蓝羽清的记忆,对这个出身贫寒的少年读书人颇为认可和赞赏。 孝心至纯,品行温良,难得的是身处贫寒之境,却有凌云之志。 这种人,却命途多舛,蹉跎至今,让林寻都一阵不忍心。 “遇到我,起码可以让你往后不再受罪吧……” 这一天,林寻入轮回,进入灵海世界,以蓝羽清之身份行走天下。 …… 这片世界,有着一片名叫“灵海”的汪洋,被奉为天下灵海境心中的圣地。 传闻此海深处,有无上造化,只是亘古至今,鲜少有人能进入其中。 一年后。 灵海之畔。 蓝羽清猛地惊醒过来。 他怔怔发呆许久,才发现在自己怀中,藏着一部书简,书简上记载着他这一年中所做的一件件事情。 那些事情那般陌生,可仔细想来,却又那般熟悉。 蓝羽清意识恍惚,很早之前,他曾阅读过一部书籍,书中记载着一个名叫“南梁一梦”的神奇故事。 只是,他却没想到,这样神奇的事情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无论你是谁,此等再造之恩,我蓝羽清毕生不敢忘怀,他日若有机会,必付出一切报答!” 许久,蓝羽清起身,朝着远处灵海躬身行礼。 而此时,林寻已经离开了这灵海世界。 这一年时间里,他行走天下,观山水,悟大道,修为顺利踏入灵海境绝巅层次。 而后入灵海,在岁月长河之上,击溃一个个对手,最终印证一身道行,在古今灵海境中称无敌! 临走前,他将这一年的经历一一书写,留给了蓝羽清。 好人,自然该有好报。 …… 洞天世界。 林寻觉醒时,出现在了一个家世清贵的王爷之子身上。 这是一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名叫梁萧,寻常只喜欢寻花问柳,醉卧青楼。 正所谓“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唯一庆幸的是,这浪荡公子并无恶行,反倒在青楼女子眼中,成了一个风流倜傥般的贵公子。 可惜的是,在他父母亲友眼中,他就是一个不成体统,有辱家门的花花公子,让整个宗族上下都感到失望。 对此,梁萧不在意,林寻自然也不在意。 觉醒的第一天,林寻便打算离开,去游历天下,为重塑洞天境修为做准备。 而当得知梁萧这个风流子打算外出游历一段时间时,整个王府上下,却没有人当真,没有人理会,也没有人送行。 原因就在于,所有的亲友都认为,梁萧这种锦衣玉食的人,肯定吃不了外界的苦,用不了多久肯定就会灰溜溜地回来。 可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小王爷梁萧这一走,就是半年时间过去了…… 这一下,整个王府上下都着急了。 老王爷和一众族人发动一切力量去外界寻找,唯恐梁萧是在外面遭遇了什么不测,以至于才会久久不归。 可惜,任凭如何寻找,也终究是毫无线索。 一夜间,老王爷白了头,梁萧之母更是泣不成声…… 整个王府上下,都因为小王爷的消失变得压抑起来。 以前,大家对梁萧失望归失望,可毕竟是一家人,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他如今杳无音讯,怎能不让人担忧? 连那些青楼中的姑娘都听说,风流倜傥的小王爷不见了踪迹,偶尔想起以前在一起嬉笑玩乐的时光时,都不禁心生一阵怅然愁绪。 在小王爷离开的第九个月,深秋时节,一场突然而至的泼天大祸,降临在王府头上。 当今皇上下令,诛王府满门! 而原因很简单,朝中有人怀疑,梁萧之父私通外敌,引起皇上猜忌,视梁萧之父为叛国之贼。 没有确凿的证据,仅仅只是猜忌…… 当林寻闻讯时,已经是梁家王府被满门抄斩后的一个月。 他沉默了片刻,便改变了行程。 梁家王府的破灭,族人的逝去,本和他林寻无关,可他如今,却占据着梁萧之躯壳。 这件事,他不能不管。 当林寻返回梁家王府时,那里早已是断壁残垣,废墟一片,昔日的荣华富贵,早已化作一地的焦土。 林寻一个人伫足在那,心中一叹。 “那梁家余孽出现了!” “是他吗?” “就是他!” “终于让我们等到了这余孽,上!” 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一道道身影从远处掠来,一个个气息强横,浑身透着铁血杀伐之气。 林寻转身,目光扫视这些强者,犹如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这个仇,就由我来帮你报了。” 下一刻,他探手一抓。 无形的剑气在嗡鸣声中凝聚,剑吟如潮,激荡九重天。 当剑气扬起,天地都为之暗淡,十方之地,云层碎裂。 当剑气落下。 血腥如爆绽之烟花,一朵朵盛开在虚空中,猩红滚烫,凄美艳丽。 这一天,梁家小王爷归来,一剑屠戮三十九名朝廷供奉修士,而后一路北上,一路杀伐,留下一地血腥。 天下轰动,世间瞩目。 半个月后。 京城,气氛压抑,戒备森严。 无数强者被调集,将整个皇城防控得水泄不通,仅仅是洞天境圆满修士,便出动了数百人! 一切,只因为梁家小王爷自八千里外杀伐而来,一路过关斩将,诛一众围剿之人,无可抵挡。 谁都清楚,他是为复仇而来! 这一天,当今皇上发出冷笑:“在朕的天下,谁能取朕项上首级?” 也是这一天,梁家小王爷的身影,出现在京城之外,孑然一人,毫无遮掩,对抗一座城! 一刻钟后。 驻守城门的十位洞天境大圆满修士伏诛,其他人等伤亡无算,城门失守。 一炷香后。 梁家小王爷的身影,闯过十六重大军阻拦,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在其背后,留下一条由尸骨和血水浇筑而成的血路。 一个时辰后。 皇宫大乱,无数身影仓惶逃窜,哀嚎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当梁家小王爷的身影从皇宫正殿走出,手中拎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怒目圆睁,难以置信。 这首级,取自当今皇上! 而在一个时辰之前,当今皇上还曾冷笑,扬言世间无人可取其项上人头。 这一天,天下陷入轰动,无数人瞠目结舌,为之震颤。 梁家小王爷之名,就如一**日,独照乾坤。 …… “仇,我已经帮你报了,以后……可不要再让你那逝去的亲人失望了……” 梁家王府所化的那一片废墟上,林寻将皇帝老儿的首级,放在了废墟中,沉默片刻,便转身离开。 半个月后,林寻的身影,进入“琳琅洞天”。 这里是一个和真武山、灵罡之湖、灵海一样的地方,覆盖着属于这片世界的秩序力量! —— ps:月票榜距离前十只差几票了,求一下月票~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