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7章 一个贱人 - 天骄战纪

第2167章 一个贱人

欧阳清浑身都是一个激灵。 他深吸一口气,皱眉盯着云长空:“你……究竟是谁?” 云长空淡然开口“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那个名叫蓝樱雪的,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锵! 欧阳清将腰间长剑拔出,宛如一挂刺目的银河冲起,照亮这片深林。 “付出代价?凭你也配?”他毫不犹豫一剑斩出,剑意如潮,交织着大道的奥秘,绚烂夺目。 可这一剑,却被云长空劈手夺走,如上苍之手抓住了一只蚯蚓似的,轻描淡写,随意之极。 “就这点能耐,就敢视众生如蝼蚁了?”云长空瞥了他一眼,手中发力。 喀嚓! 这把名贵无比的灵剑,寸寸崩裂。 欧阳清心中一沉,如坠冰窟,他已彻底意识到,这次极可能踢到了铁板! “跟我走一趟。” 云长空说着,探手按在了欧阳清肩膀上,后者都来不及闪避,只觉躯体一震,周身力量被彻底禁锢。 紧跟着,他就被拎着肩膀,不受控制地朝前行去。 欧阳清又惊又怒,道:“你可知道,我乃欧阳世家少族长,我父乃是欧阳振远,宁州境内排名第九的衍轮境大修士……” 显然,这是一种威胁。 只可惜,他根本不知道,眼前之人早已不是云长空。 在云长空体内觉醒的,自然是林寻。 “你父亲就是天王老子,现在也救不了你。”林寻淡然开口,他这一生,行走星空诸天,遇到过不知多少威胁。 像欧阳清这种威胁,简直毫无威慑可言。 “你究竟想做什么?”欧阳清神色铁青,惊慌不安。 “放心,我不会杀你。” 林寻随口道,“你不是瞧不起凡夫俗子吗,我倒是想看一看,被废掉一身修为的你,又会遭受什么待遇。” 欧阳清只觉脑袋轰的一声,如遭雷击般,彻底恐惧了。 被废掉修为? 他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到那时,栖霞剑府会无情将自己抛弃,那些和自己有过节的师兄弟们,极可能会趁机打击和羞辱他。 哪怕能保住一条命,返回宗族时,也会被宗族抛弃。 别说什么少族长之位了,就是想保存尊严都难! 生长在大宗族,他最清楚宗族的内斗何等残酷,只要抓住机会,那些往日里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族人,就会化作最冷酷的凶神恶煞,将自己死死踩在地上! 到那时,什么骄傲、成就、荣誉、名声、地位……统统将被风打雨吹去! 而对他这样一个从高处跌落深渊的废物而言,等待他的,必然是无尽的羞辱、蔑视、嘲笑和打击。 那等处境,恐怕连普通的凡夫俗子都不如! “不,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欧阳清大叫,彻底恐惧,如快要溺死之人。 之前的他,骄傲自负,视云长空如蝼蚁,生杀予夺,言辞和举止透着的尽是高高在上的冷酷和淡漠。 而此时,却仓惶如丧家之狗! 林寻没有理会,掌指发力,下一刻欧阳清的嘴巴就被封住,再发不出一丝声音,唯有瞳孔睁大,写满无助、惊恐和哀求。 可林寻视若无睹。 …… 栖霞剑府。 夜色将临,如火般的晚霞泛着一层灰暗的色泽,将栖霞剑府那密密麻麻的古老建筑沐浴其中。 栖霞剑府那巍峨高耸的门庭之前,一袭蓝裙,身影绰约的蓝樱雪皱眉,精致绝俗的白皙脸庞上,泛起一丝不耐。 都这么久了,欧阳师兄怎么还不回来? “蓝师姐。” “蓝师姐是在等人吗?” “蓝师姐,是否需要帮忙?” 一些栖霞剑府的弟子路过,当看到蓝樱雪时,眸子中都不禁泛起惊艳、仰慕、灼热的光。 一些女弟子则暗自神伤,心中五味杂陈,蓝樱雪是栖霞剑府的骄傲,是府主唯一的关门弟子,天赋卓绝,这让她们想嫉妒都嫉妒不起来。 蓝樱雪玉容平静,矜持颔首。 在她心中,实则极其享受这种被瞩目、被仰慕、被艳羡的感觉,这是三年前的她从没有体会到过的滋味。 为了保持这种万众瞩目的光环,她这三年中,用尽了一切办法修行,拼尽了所有去努力。 没有人清楚,她能夺得今日之地位,背后付出了多少心血。 越是如此,她越无法容忍自己再回到三年以前的生活中,那种生活贫穷、凡俗、庸庸碌碌…… 和如今她所拥有的生活相比,那简直就是一个臭泥潭! 而云长空…… 就是那臭泥潭中的癞蛤蟆,还想把自己再拽回去,还想娶自己为妻……未免也太幼稚! “别怪我无情,而是你这般凡俗之人,根本就不懂我想要的是什么……” 蓝樱雪心中喃喃。 她拿出云长空交给她的木盒,木盒中静静搁置着一块暗青色玉佩,形似一把钥匙,隐约间,仿似有神妙的道光在其中氤氲。 这是云家祖传之物,据她所知,很久以前,云家也是一个修行家族,并且底蕴极其古老。 可就因为这块玉佩,让云家遭受到泼天大祸,最终消亡在了岁月长河中。 如今,云家只剩下了云长空和其母亲相伴,生活在穷乡僻壤般的村落,过着贫寒交迫的日子。 “没想到,你竟真找到了此物,也不枉我小时候一直强忍着心中的厌恶,去哄你开心……” 蓝樱雪将木盒重新收起。 小时候,她就厌恶云长空,厌恶那种贫寒的穷困生活,可笑的是,那云长空还真当自己和他是青梅竹马,关系亲昵…… 想到这,蓝樱雪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以后……这世上再没有云长空了,也再没有那种臭泥潭般的生活了。 而自己的道途,只会越走越远! 嗯? 当蓝樱雪抬头,忽然看见,欧阳清居然和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一起走来了! “欧阳师兄,你怎么……” 她脱口而出,话说到一半,才意识到不对劲,当即闭嘴,只是那绝美的玉容上,已浮现一抹阴霾。 怎会这样? “看到我还活着,很意外?” 林寻开口,眼神古井不波。 “你们……” 蓝樱雪目光看向欧阳清,却见后者脸色铁青,眼神写满了惊慌和无助,频频朝她使眼色。 这让她又是一阵怔然。 “你很喜欢这位欧阳师兄?”林寻问。 蓝樱雪脸色冰冷:“与你何干?云长空,念在以往的一些情面上,我劝你最好现在就消失在我面前,否则,别怪我无情!” 她内心汹涌着一股控制不住的厌憎和杀机。 林寻置若罔闻,只轻轻在欧阳清肩膀一拍。 砰! 欧阳清直接跪倒在地,发出痛苦的惨叫,肉眼可见,他身上的气息就如褪去的潮水般,不断衰弱,直至彻底消失。 无边的绝望涌上欧阳清心头,让他失控般嘶吼:“你……你竟真敢废了我……我完了,你也活不了!” 声音传出,引起附近一阵躁动。 这本就是栖霞剑府的大门前,来来往往的都是栖霞剑府的传人。 当看到被视作栖霞剑府年轻一辈第一人,位列青州五大剑君之一的欧阳清沦为废人,跪倒在地时,想不引起骚乱都难。 而蓝樱雪整个人都呆住,都差点怀疑自己眼花了。 欧阳清,洞天境大圆满境剑修,竟被那蝼蚁般的东西废了? 这怎可能? “现在,你还喜欢他吗?” 周围的骚乱,浑然没有影响到林寻,他看着蓝樱雪,淡然道,“我猜,你肯定会移情别恋,一个连凡夫俗子都不如的废物,怎能入得了你一代骄女的法眼?” 蓝樱雪娇躯颤粟,玉容变幻,眸子泛着慑人的冰冷光泽,道:“你可知道,你已经闯了天大的祸患!” “祸患?就凭你……一个贱人?”林寻哂笑。 贱人! 寥寥两字,让蓝樱雪内心涌起说不出的愤怒,这一辈子生活在臭泥潭中的烂人,竟敢这般骂自己。 她再也无法控制,挥手一剑斩出,“死!” 砰! 剑气凌厉,耀眼无匹,可还未靠近,就在半空炸开,化作光雨飘洒。 与此同时,林寻袖袍一挥,无形恐怖的力量扩散,犹如十万大山镇压而下。 在众人眼中,那在无数人眼中宛如仙子般的蓝樱雪,直接跪倒在地,娇躯都一阵抽搐。 场面一时死寂无比。 一个栖霞剑府年轻一代第一人,一个栖霞剑府府主的关门弟子,却在此时,一起跪倒在了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年面前! 蓝樱雪玉容写满难以置信,以及说不出的羞愤,拼命似的挣扎,可无论如何都也无法起身。 这让她终于意识到,为何刚才欧阳清会频频向自己使眼色了。 眼前这云长空,早已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卑贱不堪的乡下少年。 “大胆,竟敢在我栖霞剑府门前行凶!” “一起上,擒下这恶贼!” 附近那些年轻男女,终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从不同方向杀向林寻。 林寻看也不看,袖袍一挥。 附近虚空翻滚,涌现出密匝匝的剑气,扩散而开。 轰隆! 一阵闷响,那冲上来的栖霞剑府传人顿时遭受重创,横七竖八地倒飞出去,跌落一地,惨叫不已。 这里一片混乱。 而目睹这一幕,蓝樱雪整个人彻底心寒,这家伙……绝对不是云长空。 云长空那废物,也断不可能这般强大! —— ps:月票榜又掉回11了,童鞋们,月末最后一天了,还有月票的再不投就作废了~~ 另,容金鱼先吃个饭,再来加更!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