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8章 玉佩中的秩序波动 - 天骄战纪

第2168章 玉佩中的秩序波动

消息第一时间传出,整个栖霞剑府陷入震动。 在自家门前,府中最耀眼的两位传人被镇压跪地,这完全和上门打脸没什么区别。 一时间,虹光如雨,许多老辈人物都冲出来,一个个皆有着衍轮境修为,可称作大修士。 在整个衍轮世界,这等人物已堪称是巅峰般的存在。 当看到修为被废的欧阳清、看到花容惨淡跪倒在地的蓝樱雪,这些栖霞剑府的大人物,一个个雷霆大怒,神色阴沉。 所有的目光齐刷刷都锁定在了一个人身上。 “长老,救我!” 蓝樱雪如快要溺死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发出凄婉的求救声。 这一幕,让那些大人物心疼不已,一时间也愈发愤怒,眸子中都充满杀机。 “他们也救不了你。” 却见林寻淡然出声这个世界中,无人可救得了你。” 声音中流露出一股绝对的自信。 “猖獗!” 一个脾气暴躁的老者按捺不住,暴冲而出,气息凶狂,挥袖之间,一道粗大的剑气涌现,撕裂虚空而来。 这是一位衍轮境强者,一剑斩出,异象惊世。 林寻不闪不避,探手在虚空中做出一个拔剑的动作。 拔剑道。 三寸永寂! 不过三寸的剑锋,却爆射出千尺剑气,虚空如画布,骤然断裂,那迎面而来的粗大的剑气被轻易碾碎。 噗! 老者被一剑劈飞,胸膛衣衫碎裂,宝甲龟裂,剑气侵蚀入体,将其五脏六腑重创。 跌落在地时,老者口鼻喷血,脸色蜡白,写满惊恐。 场中鸦雀无声。 一剑,重创一位衍轮境大剑修! 栖霞剑府的一众高层都受到惊吓,一个个色变,也是在此时,他们才终于辨认出,那衣着朴素的少年身上,弥漫着属于洞天境圆满的修为。 可也是这样一幕,让他们心都抽搐起来,愈发惊骇,因为洞天境和衍轮境相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 这少年是谁? 才不过十多岁的年龄,怎会已拥有洞天圆满境修为,并且还能逆天般横跨一境,击溃衍轮境存在? 这太恐怖! 须知,像蓝樱雪、欧阳清这样的年轻人,在宁州境内已堪称是最顶尖的年轻俊杰,可如今也仅仅只有着灵海境修为而已。 蓝樱雪也被吓到了,整个人都呆滞在那,脑海空白,这怎可能是那卑贱的乡下少年的力量? 只为求一个公道,和尔等无关,当然,若不怕死,尔等尽可以出手。” 便在此时,林寻开口,神色自若,明明只是一个人,却隐然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话音落下,场中一片死寂。 那些大人物神色阴晴不定,至于那些年轻一辈的传人,早已吓得六神无主,仓惶失措。 “若让你在我栖霞剑府门前行凶,若传出去,我栖霞剑府还如何在宁州境内立足?” 猛地,一个威严中年沉声开口。 锵! 他眉心之地,浮现出一道青灿灿的飞剑,缭绕云霞,灵光闪烁。 “鄙人岳横峰,栖霞剑府之主,若你能 挡住我一剑,这件事,我栖霞剑府认栽,这两人,任凭你处置!” 威严中年开口。 其他人皆色变,府主这是要一剑定胜负! “聪明人。” 林寻瞥了岳横峰一眼,他才十多岁的样子,可话语却像在点评小辈,让众人都一阵愤怒,这姿态未免太骄狂! 谁不知道,他们栖霞剑府之主,乃是宁州境内名列第四的大剑修? 岳横峰却似不见恼怒,他深吸一口气,浑身上下顿时涌动出一股沸腾般的雄浑剑意,贯冲云霄。 附近虚空都嗡嗡作响,那些实力稍弱的传人更是心神颤粟,惊得差点瘫软坐地。 这一幕,也是让蓝樱雪凭生一抹希望,岳横峰是她的师尊,更是一位衍轮境大圆满剑修! 他这一剑,放眼天下,能够接得住的,屈指可数! “起!” 岳横峰身前的飞剑掠起,剑身流淌恐怖的剑气波动,夭矫若神龙,惊动十方风云。 这一剑,让栖霞剑府所有人皆感到震撼和惊艳,这才发现,府主在剑道上的造诣,愈发深不可测了。 恐怕都有机会去争一争宁州境内大剑修前三的位置了! 这一剑,让林寻终于提起了一点兴趣。 他没有留手,以冠绝古今的洞天境无敌之力出击,施展的,依旧是传承自黑暗世界第一剑尊的拔剑道。 三寸永寂! “斩!” 与此同时,岳横峰身前,蓄势已久的飞剑掀起璀璨的青虹,怒斩而下,犹如一挂青色雷霆,要击毁人间。 可这一挂耀眼无匹,恐怖无匹的剑气,却在转瞬间,就被拦腰斩断,像切开一匹布帛般容易。 而那一道呼啸而来的飞剑则被斩落,铛的一声,插入地面,剧烈哀鸣,那锋利的剑刃上,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噗! 岳横峰咳血,身影摇晃,脸上布满惊骇。 一个洞天境少年,轻而易举击败了他毕生最得意的至强一剑! 这片区域死寂,空气如冻结,所有人全都呆滞在那,不敢相信,也无法去相信。 原本升起一抹希望的蓝樱雪,心神都有崩溃的迹象,眼前一片灰暗,怎可能怎可能啊 “我说过,在这片天地,无人救得了你。” 林寻淡然开口,依旧那般从容和自若。 “这件事,我们栖霞剑府认栽!” 岳横峰说罢,拂袖而去。 “你看,你师尊也救不了你。” 林寻此刻的每一句话,就像砸在蓝樱雪心上的重锤,让她彻底失控,嘶声尖叫: “云长空,你这个骗子,为何你以前从不告诉我,你也是一个踏上修行的人?为什么?这三年来,你可知道我为了修行,吃了多少苦?可你呢,竟从来都一直在骗我!” 林寻这一次真怔住了,他万没想到,蓝樱雪在这等时候,竟还如此的理直气壮。 她就从来不认为是自己错了? 沉默片刻,林寻道:“我问你,小时候,你流落街头,乞讨为生,是谁将你抚养长大,视若己出?” 蓝樱雪冷笑:“你在说你娘吧,那老东西为何要对我好,还不是从一开始,就打算让我长大后嫁 给你?” 林寻眼神淡漠,道:“我再问你,三年前,是谁花光所有积蓄,将你送到了栖霞剑府修行?” 蓝樱雪露出不屑之色:“云长空,你说这么多,是想让我忏悔吗?告诉你,我死也不会认错!” 林寻心中都不禁替云长空和其母亲不值,这些年里省吃俭用,付出那么多,却养了一个自私自利,歹毒无比的白眼狼。 若不是自己到来,这蓝樱雪恐怕依旧是世人眼中的天之骄女,享受着无数人的羡慕和拥簇吧? 而云长空呢,一个痴情的乡野少年,还想着那个青梅竹马的女人能跟他家成婚,到头来,却要遭受这个心仪女子的毒手 若他那在家乡为他准备成婚事情的老母亲知道,自己儿子再不来了,又该会何等的伤心? 世事残酷,本无公平。 可这件事既然被他林寻碰到,那就得好好管一管。 “我不会杀你。” 林寻淡然开口,“但我会夺走你的一切,你引以为傲的容颜、道行、地位、名声将从今日起,全都不属于你。” “到那时,我倒要看一看,这天下谁还会视你为天之骄女,面对你这个沦为废物的女人时,以往那些对你阿谀奉承的人,又会做出什么举动。” 一字一句,犹如尖锐的利刃,狠狠插入蓝樱雪心中,她彻底色变,感到无比的惊恐。 三年来,她走到哪里,都被众星拱月般拥簇,她的姿容,更是让不知多少女子都暗自神伤,她更是栖霞剑府之主的传人,在宁州境内都地位超然。 可若这一切都没有了 那简直比杀了她都难受! “不,不要,我错了,云空,求求你,求求你看在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饶过我这一次吧。” 蓝樱雪披头散发,嘶声哀求,“你不是要带我家成婚吗?我这就跟你走,还有你娘亲,以后就是我娘,我一定百倍千倍的对她老人家好,求求你,求求你不要那般绝情” 这一刻的她,真的怕了。 附近那些栖霞剑府的强者,看着自己心中宛如神女般的蓝樱雪,此刻却这般仓惶哀求的模样,内心中对她的爱慕和敬仰,宛如瞬间轰然倾塌。 林寻眼中,毫无怜悯。 这一天,栖霞剑府府主传人,年轻一代明珠般的耀眼人物蓝樱雪,修为被废,容颜被毁。 这一天,欧阳世家少族长欧阳清的修为同样被废,沦为废物。 这一天,栖霞剑府府主,被一剑击伤。 这一天,消息传出,宁州轰动,举世瞩目,无数修道者为之震颤。 而栖霞剑府颜面扫地,威望一落千丈。 这一天,云长空之名,响彻云霄。 这一切,都已经和林寻无关,离开栖霞剑府时,他带走了那一块云家的祖传玉佩。 让林寻意外的是,当看到这块玉佩的第一眼,就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秩序力量波动! ps:加更送上! 另外,感谢老兄弟希哲z的盟主打赏!感谢各位童鞋砸出的每一张月票。 明天金鱼会为希哲盟主加一更,为各位投月票的老铁们再加一更! 也就是说,明天4更!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上一篇   第2167章 一个贱人

下一篇   第2169章 本性难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