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9章 本性难移 - 天骄战纪

第2169章 本性难移

玉佩流淌着晦涩的秩序光泽。 林寻忽然生出一种天理循环,因果相报之感。 这一次,他进入衍轮世界,觉醒于乡野少年云长空身上,原本只是出于义愤,才为其报仇雪恨,求一个公道。 根本就没想过,要贪图什么。 可神妙的是,在他做完这一切后,却从云长空家的祖传玉佩中,窥伺到了秩序力量的波动。 林寻不禁想到,若自己以“旁观者”姿态,没有理会云长空身负的仇恨和不公,还能得到这块玉佩吗? 一因一果,一饮一啄,概莫如是。 林寻将玉佩收起,返回云长空的家乡。 数日后。 林寻将云长空之母,安置在了一座清宁静谧的宅院,并请了婢女和小厮侍奉在左右。 云长空之母是一个清瘦慈祥的老人,从那岁月雕琢的轮廓中依稀能看出,年轻时候的她,定是一位姿容美丽的佳人。 当林寻将她安置妥当,老人这才说道:“你不是我儿子,但你能够如此安置我这老太婆,肯定不会是坏人,多谢你了。” 林寻都不禁怔了一下,这才说道:“最多一年,云长空就会回来。” 老人眼神复杂,默默点头。 林寻离开时,扭头看了一眼坐在庭院屋檐下,神色安详的白发老人,心中不禁感慨,这,是一位经历过世事浮沉,有着大智慧的母亲。 纵然是凡夫俗子,也令人尊敬。 接下来的时间,林寻行走天下,以天为被,以地为席,餐霞饮露,观山川之壮丽,悟大道于自然。 晃晃悠悠,已经过去了近一年时间。 这一天,他重返宁州,来到了云长空母亲的栖居之地。 远远地看着那一座清幽静谧的庭院,想起那一位白发苍苍,清瘦慈祥的老人,林寻情不自禁想起,自己母亲洛青珣……又在何方? 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娘,外边天冷,您还是进屋歇着吧。” 声音轻柔。 林寻眉头却皱起,神识扩散,瞬间就“看”到,在那庭院中,一道修长的身影握着扫帚,在清扫庭院落叶。 她布衣荆钗,乌发盘髻,浑身素净简朴,唯有面孔上,遮挡着面纱。 可林寻还是一眼认出,这赫然是被自己毁掉容颜,废掉修为的蓝樱雪! 屋檐下,云长空之母端坐着,眼神慈和,道:“樱雪,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以前的事情,就忘了吧,等长空回来,娘会好好跟他讲的。” 蓝樱雪摇头:“娘,错了就是错了,我不求谅解,只想用余生侍奉您身边,好好赎罪,这样……我心里才好受一些……” 说着,她泪水夺眶而出。 一年前,修为被废,容颜被毁之后,她的师尊,再不愿见她一面,她那些师弟师妹,皆对她千般嫌弃,万般羞辱。 哪怕她离开,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讽刺挖苦…… 好几次,她都想自杀算了。 “唉,丫头你别哭,哭得老婆子我也想掉泪了。”云长空的母亲连忙进行安抚。 “娘,您先歇着,我去集市买些排骨,给您煲汤。”蓝樱雪擦了擦眼泪,就转身忙活起来。 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林寻眼神幽邃,毫无波动。 无论是蓝樱雪赎罪也好,还是真的洗心革面,都已经是一个废物,掀不起风浪。 更何况,今日他就会离开。 到那时,云长空的意识就会醒来,拥有一身修行的体魄和力量,蓝樱雪就是想起歹心,怕也不是云长空对手。 嗯? 正自思忖时,林寻忽然注意到,蓝樱雪挎着一个菜篮子走出庭院后,就神色匆匆地朝远处行去。 林寻悄然追上。 一条偏僻的小河之畔,树荫片片。 当蓝樱雪抵达后,从其中一株老树后方走出一道身影,高大英俊,脸色苍白,赫然正是被废掉修为的欧阳清。 “那老东西说了,等云长空回来,就会帮我说情。”蓝樱雪喜滋滋说道。 欧阳清冷哼:“你是不是想着云长空修为高深,若能得到他的谅解,便能攀上高枝?” “欧阳清,你这说的什么话?”蓝樱雪瞪了他一眼,“放心吧,只要能骗那云长空重新相信我,凭我的手段,肯定能问出他是如何踏上修行之路的。” “若是问不出来呢?”欧阳清道。 蓝樱雪眸子中闪过一抹怨毒,“那就只能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了!” “拿他老娘的命威胁?”欧阳清道。 蓝樱雪顿时吃吃笑起来:“还是欧阳师兄最了解我。” 欧阳清也笑起来,一巴掌打在蓝樱雪那丰润挺翘的臀儿上,眼神炽热道:“一个四年前还不懂修行的废物,却一下子拥有了那般恐怖的道行,这其中必有玄机,若你能窥破这个玄机,说不准……咱们俩还可以重新踏上修行之路。” 蓝樱雪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重踏修行路! 这诱惑无疑足以令任何修为被废的人发疯。 远处,将这一幕幕尽收眼底的林寻,心中不禁一叹,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原本,他还以为蓝樱雪遍尝人间冷暖后,终于洗心革面了,可很显然,这完全就是假的。 “蓝樱雪。”林寻开口。 伫足在小溪之畔的蓝樱雪和欧阳清先是一怔,而后浑身一震,当看到远处的林寻时,全都傻眼了。 林寻离开时,蓝樱雪和欧阳清,已经彻底从这世间蒸发。 那一座静谧清幽的庭院。 “等你醒来,好好去孝敬你母亲,不要让她再受苦了……”林寻喃喃。 没有再迟疑,林寻拿出了那一块玉佩。 嗡! 当林寻的力量涌入那玉佩中,顿时间一股晦涩的波动扩散,将他整个人带走,消失不见。 视野清晰时,熟悉的岁月长河已出现,浪花如雪,翻滚不息。 接下来的时间,九场战斗,陆续上演。 当击溃最后一个对手后,林寻都不禁大笑起来。 因为这在古今岁月中名列衍轮境战力第一的,赫然是骄傲到骨子里的二师兄,一个少年时的仲秋! “二师兄啊二师兄,下次相见时,看你还能否骄傲得起来……”林寻心怀舒畅。 二师兄太骄傲了! 林寻一直心存一个想法,有朝一日,当自己拥有超越二师兄力量时,二师兄的脸色该是什么样子? “以尔之力,可列入古今诸天衍轮境战力第一人。” 那一道秩序所化的身影再次出现,一句话,验证了林寻在衍轮境中古今无敌的战力。 直至此刻,真武、灵罡、灵海、洞天、衍轮五大境,林寻已一一走过,一一征服。 于“下五境”称无敌! 秩序身影开口:“进入此门,可入王境世界。” 这一次,林寻犹豫了一下。 当年,他是在绝巅之域证道,成为了绝巅王者,最终冠绝天骄金榜,成为古荒域绝巅王境第一人。 在这等情况下,似乎已没有必要再重修了。 并且,盘算起来,在进入“下五境”这五个世界的轮回至今,加起来已经过去了五年左右的时间。 “若我现在离开,会出现在何地?”林寻问道。 他其实根本没抱希望能够得到答复,谁曾想,这一次秩序身影却开口了: “以你之战力,可入万道长城,证帝境涅槃之路。” 一句话,让林寻心中一震。 万道长城!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来自涅槃自在天的秩序力量,竟都认为自己拥有了证道帝境的力量?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问道:“以我在绝巅王境的战力,能否在古今岁月中称无敌?” “不能。” 寥寥两字,从秩序身影身上传出时,让林寻不禁一怔,内心油然生出一丝不甘。 或者说,有些无法容忍出现这种状况。 想了想,林寻毫不犹豫,走进了那通往“王境世界”的大门。 …… 王境,又被称作生死境,勘破生死,可入长生。 踏入王境,也就意味着踏上了长生道途,神魂如灯,可不朽长明。 王境世界。 林寻觉醒后,用了一个月时间,重新推演自己在长生道途上的经历和道行,最终得出一个残酷的答案—— 当年的他,或许可以在绝巅之域称无敌,可以在古荒域称王境第一人。 可若放在那无垠岁月长河中,似乎不能称作真正的“古今无敌”。 原因就在于,在绝巅王境,他的道行和所修炼的道途,虽已臻至空前极尽地步,可皆是修炼的属于前人所留的传承,无形中,已经影响到了他在道途上所获取的成就。 所谓“继往开来”,当年在绝巅王境,他只有“继往”,而无“开来”。 做出这个判断,林寻不禁暗自庆幸没有从轮回中走出,而是选择进入到了这王境世界。 否则的话,就注定不可能发现自身在长生道途上的“缺漏”。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林寻毅然舍弃以前之道行,以大道洪炉经为根基,以诸般无上道经为借鉴,以过往修行经历为指引,重修长生道途。 直至踏足长生九重大圆满地步时,已经是两年后。 这一天,林寻孑然一人,前往被天下王者视作心中圣地的王者峡谷。 —— ps:第二更晚上7点前!今天保证有4更! 月初第一天,求保底月票~~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