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7章 因君而怒 为君而战 - 天骄战纪

第2177章 因君而怒 为君而战

星空中,血腥弥漫,浓稠刺目。 林寻的身影,就如置身怒海狂涛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覆灭沉溺的可能。 那些幸灾乐祸的,也都在此刻屏住呼吸,在期待林寻被击杀的那一幕。 而此时,对林寻而言,他有两种抉择。 一种是拼尽一切,动用禁逝神通。 可也仅仅只能争取一瞬的机会,哪怕将眼前对手全都杀死,可在更远处的地方,还有着许多随时都能冲来的星空异兽。 一种是趁此机会,极尽破境,引证帝之劫,于生死之间开一条涅槃成帝路! 呼~~呼~~ 他急促喘息,黑眸中浮现一抹决然。 真的已经不能再拖延了,否则,就再没有机会。 轰! 一头堪比帝境五重的异兽杀来,让林寻不再迟疑。 可就在此时—— 一道璀璨的银色神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贯穿星空而来,凿开一重重星空异兽的身影。 砰! 冲向林寻的那堪比帝境五重的异兽,直接被贯穿,其庞大的躯体在一瞬间,分崩离析,一块块爆碎! 那璀璨的银色神虹,赫然是一杆白骨战矛,缭绕着宛若梦幻般的星辉,神秘而又令人心悸。 而林寻,对这一杆白骨战矛太熟悉了! 早在年少时第一次走出矿山牢狱,在那绯云村中时,他就见过这一杆白骨战矛。 他霍然抬头,就见极远处星空,一道沐浴在黑暗中的修长身影,衣袂飘舞,正在朝自己这边掠来。 她一如当年,浑身被黑色斗篷衣遮掩,帽檐遮掩容颜。 可她早已和当年不一样,绰约的身影高挑修长,行走时,有着一种孤峭幽冷的独特神韵。 林寻内心顿时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意外,紧跟着整个人都激动起来,眼神中尽是惊诧、喜悦。 夏至! 她…… 怎么来了?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须知这可是涅槃自在天,而夏至却从远处星空而来。 “咦!” 夏至的出现,让陷入悲恸的风凌战帝眸子一亮,简直如看到一位救命的神祗出现,整个人都沸腾了。 转机,终于出现了! 而万道长城其他地方,那些期待着林寻死去的帝境老怪物,全都有猝不及防之感。 “她是谁?” “为何这时候从星空中杀来?” “该死!又让那小子逃过一劫!” 夹杂着惊疑、愤怒、憋闷的声音响起,这一刻不知多少仇视林寻的老怪物暴跳如雷,杀人的心都有了。 而这一切,丝毫没有影响到夏至。 她凌空行走而来,宛如一道黑暗之光穿过茫茫星空,浑身散发出肃杀无匹的气息。 锵! 白骨战矛掠起,犹如一挂璀璨的银色长河,随意一闪,就洞穿一头星空异兽的头颅,带起滔天的血雨。 这些年来,她一个人,一把矛,征战那片荒芜世界,杀了不知多少这样的星空异兽,早已对它们的战力和弱点了如指掌。 就见,随着她掠来,沿途所遇到的星空异兽,皆还未阻挡和反抗,就被她以干脆利 落的手段镇杀。 一时间,星空中血雨滂沱,哀嚎震天,一头头堪比帝境的星空异兽,被诛杀当场。 而她所过之处,铺满血腥! “怎可能?她……她究竟是谁?” “该不会也是方寸山的余孽吧,否则,战力怎会如此可怕?” “可恶——” 目睹到这一幕幕,那些帝境人物彻底无法淡定,一个个都惊怒交加,无法相信。 一个从星空中杀来的身影,一个沐浴在黑暗光影中的神秘女子,却踏着那些星空异兽的尸骸而来。 这战力,未免也太可怕! 她是谁? 从哪里来? 为何要去帮助那方寸山余孽? 一个个疑惑涌上他们心头。 而看到这一幕幕,林寻深呼吸一口气,笑了。 夏至,还是一如当年那般强大,每一次都会给自己带来震撼和惊喜。 轰隆! 虚空动荡,那围攻林寻的星空异兽,皆被杀光,无尽血腥和尸骸翻滚扩散。 而夏至,已来到林寻身前。 绰约的身影,萦绕着晦涩的黑暗光泽,黑色衣袍猎猎作响,一杆白骨战矛氤氲星辉,映衬得她宛如一尊从黑暗中走来的神。 她站在那,身影都已经和林寻一般高,浑身弥散的肃杀之气,让林寻都暗暗吃惊。 都不敢想象,这些年来,眼前的夏至究竟经历了多少杀戮和战斗,才能磨炼出如此纯粹恐怖的气势。 “林寻,你受伤了。” 夏至开口,声音宛如般清澈空灵。 林寻按捺着心中激动,抬手想揉一揉少女的脑袋,可这才发现,她早已经和自己一般高了。 夏至矮了矮身影。 林寻一怔,抬起手自然地落在了少女的头上,哪怕时隔很多年了,可在他心中,眼前的夏至,依旧如当初的少女,从没变过。 一时间,千头万绪、当年回忆齐涌心头。 “林寻,你先养伤,我去杀敌,从此刻起,无论谁要伤你,都得问我答不答应。” 夏至一句话,让林寻从思绪中清醒,不等反应,夏至已转身冲上远处星空。 林寻并不知道,当看到他那浑身浴血,重伤在身的模样时,夏至内心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 他也不知道,这些年来,哪怕是夏至自己面临死亡时,也从不曾这般愤怒过。 一切,皆因为他。 为君而怒,为君而战! 当看到夏至的身影再次冲起,杀向星空远处的那些被秩序力量阻挡的星空异兽时,万道长城上的帝境老怪物都不禁有发懵之感。 杀……杀回去了? 那可是足以令任何帝境都感到心寒和绝望的星空异兽群啊! 林寻心中也一阵发紧,紧张关注。 战斗爆发了,和那些星空异兽相比,夏至一个人,显得无比渺小,可她展露出的战力之强,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没有耀眼璀璨的道光,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她的动作简单、干净,一杆战矛,或刺、或劈、或扫、或点……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玄妙变化。 可就是这样的杀伐手段,却在那星空 之上掀起了血雨腥风。 一头又一头星空异兽的躯体,在虚空中爆碎,血雨若瀑布般倾泻,哀嚎声不绝于耳。 那些堪比帝境的异兽,无论战力高低,皆在混战中,被夏至手持战矛一一镇杀。 那般干脆利落,又那般凌厉和强势! 这让人不寒而栗,一些帝境都开始感到心颤,被震慑到,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之前,林寻以绝巅准帝的修为,逆天杀伐,诛一众星空异兽时,就让他们的认知差点被颠覆。 而此时,夏至展露出的凌厉姿态,甚至让那些帝境都自惭形秽,感到惊悚和冰冷。 她……究竟是谁? 没有人知道。 林寻默默凝视片刻,心中这才渐渐放松,返回堡垒中,开始盘膝打坐起来。 这次受到的伤势的确太严重了,且体力消耗极大,这也让得林寻炼制的血元丹如豆子似的,不断被炼化消耗掉。 他一边打坐,一边观望着夏至的战斗,心中也不禁疑惑,这些年来,夏至究竟去了哪里? 她的战力,何时变得如此强大? 须知,当年夏至离开时,林寻正在古荒域星棋海闭关,即将踏上前往昆仑墟的征程。 从那时算起的话,夏至已经离开了数十年之久。 而短短数十年,却让夏至蜕变到这般地步,这无疑显得很不可思议。 “小友,没想到你竟真的还能活下来,实在太好了!” 远处传来风凌战帝激动喜悦的声音。 “我说过,不会让那些盼着我死掉的老东西得偿所愿的。” 林寻笑起来,显然之前的风凌战帝一直在关注战斗,在为他担忧。 “唉,说实话,之前我都感到绝望了,可那位姑娘的出现,简直像天降救星,让我都惊呆了……” 絮絮叨叨说半天,亢奋激动的风凌战帝这才说道,“对了,这位姑娘究竟是何方神圣?” “夏至。”林寻言简意赅。 寥寥两字,可这个名字早已在他心中赋予了无比的分量,因而变得无比重要。 “夏至……”风凌战帝皱眉思忖许久,也没听说过这诸天星空上,什么时候出现这样一位了不得的存在。 哪怕就是方寸山传人中,也根本没有叫这个名字的。 并且,让风凌战帝更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夏至是从极远处的星空中杀来,并不属于涅槃自在天! 不过,心中虽疑惑,风凌战帝很识趣地并没有多问。 一刻钟后。 万道长城上一片死寂,无数老怪物陷入极致的震撼中,一个个都变得沉默起来。 那星空中,数以百计的星空异兽被杀得七零八落,最终溃散,逃往星空深处。 是的,那狰狞嗜血的星空异兽,在这一刻被杀得逃走了! 这简直是石破天惊,驻守万道长城七年来,所有人还是头一次见到那只有杀戮本能意识的星空异兽,还会逃跑…… 而此时,夏至拎着战矛,转身朝林寻所在的城堡走来,身影绰约,缭绕黑暗,如仙如神。 只是,当她要靠近林寻所在城堡时,躯体却微微一颤,被一股沛然莫御的秩序力量抵挡在外。 :。: bq

上一篇   第2176章 会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