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9章 极致平静下的愤怒 - 天骄战纪

第2179章 极致平静下的愤怒

时间流逝,匆匆数天过去。 林寻的伤势彻底愈合,并炼制出六百余颗“血元丹”,重新布置了一座无生杀阵,以及一座残缺的“道殒天殇”之阵。 在他忙碌的时候,夏至就一直守在城堡前的虚空之上,仿似从不会感到枯燥和无聊。 对驻守在万道长城不同地方的帝境老怪物而言,经历这些天的冷静,也渐渐接受了一个事实—— 有那横跨星空而来的神秘女子在,一般的兽潮已根本不可能再威胁到林寻的性命。 这个事实让不知多少敌视林寻的老怪物心塞,却又无可奈何。 唯独风凌战帝最高兴,这些天,林寻嘱托夏至给他送去了一些烤肉,吃得满嘴流油,不亦乐乎。 这愈发印证了林寻心中的揣测,这老家伙绝对是一个吃货。 这一天,林寻来到城堡前的虚空上,和夏至并肩坐在了一起,一起看着远处的星空。 林寻测试过,他自身能够活动的地方,被局限在了这城堡附近十丈之地,想要走出十丈之外,就会遭受到秩序力量的阻挡。 而夏至,也勉强可以来到这十丈之地的虚空,可却要承受着秩序力量的不断冲击和压迫。 故而,每隔一段时间,夏至就得起身离开,驻守在十丈之外的虚空,如此才能避免自身力量,在对抗秩序力量时产生巨大消耗。 也就是说,仅仅只是像现在这样并肩坐着,都显得很宝贵。 “也不知那些星空异兽来是否真的来自彼岸……”林寻忽然发出感慨。 夏至道:“在我本能的意识中,这些星空异兽是杀不完的,除非有朝一日,能够杀到你所说的‘彼岸’,将这些异兽的‘母体’彻底抹除。” “母体?”林寻咀嚼着这两个字。 “你可以理解为它们的始祖。”夏至想了想说道。 林寻忽然想起来,无论是年少时离开紫曜帝国前往古荒域的路上,还是当年在绝巅之域落幕后,返回古荒域的路上,皆曾遭受过一头庞大的无法想象的诡异凶兽的威胁。 那诡异凶兽,裹挟着万千星辰,横渡无垠虚空,仅仅只是一对眼瞳,都像一对大日般血红慑人,迸射出冰冷无情的恐怖神芒! 和它那庞大的身躯一比,星辰就像一颗颗不起眼的珠子似的…… 当时,林寻甚至看到,在它眼瞳深处,似燃烧着一对银灿灿的神纹符号,晦涩而冰冷,似可以吞没人的灵魂,恐怖之极。 如今想来,林寻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些星空异兽皆是冲着自己而来,这是否意味着,年少时所遇到的那“诡异凶兽”,同样也是一头星空异兽,同样也是为自己而来? “该不会,那家伙就是星空异兽的母体吧?”林寻黑眸闪烁,越想心中就越是怀疑。 蓦地,夏至起身,衣袍飘曳,帽檐下的一对眸子,遥遥望向了极远处星空。 “林寻,这次的情况很不妙,你先退回城堡中。”她开口,清澈干净的声音透着一丝罕见的凝重。 林寻抬头看去,渐渐地,也看到那星空深处,出现一条若墨汁似的黑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蔓延而来。 所过之处,无数星辰全都被淹没其中,消失不见。 仔细看,那一条横陈星空,宛如墨汁般铺展蔓延而来的,赫然是星空异兽。 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就宛如夜幕降临,吞掉远处星空! 林寻都不禁倒吸凉气,瞳孔收缩,那些星空异兽的数目,起码在上千头! “老天!那……那是什么?” 同一时刻,万道长城各个区域中,那些老怪物皆被惊动,一个个色变,被这一幕惊到。 “上百头星空异兽出现,就已堪称是大规模了,可现在却起码有上千之众!” “完了,这还怎么抵挡?” 许多老怪物感到压抑,心神沉重,手脚都一阵冰凉,这等规模的兽潮,绝对堪称前所未有,能让任何帝境崩溃。 “等等,诸位快看,它们又朝那方寸山余孽所在的方向冲去了!” “还真是如此。” “哈哈哈,那小子还真是倒霉啊,上一次就差点遭殃,这一次倒好了,惹出了更大规模的异兽大军!” “这次,怕是那女子也要完!” 当即,许多老怪物都笑起来,这些天积攒在内心的郁闷一扫而空,一个个精神抖擞,幸灾乐祸。 “诸位就不觉得奇怪,为何那星空异兽偏偏就盯上了那小子?难道……是因为此子极可能成为那不朽至尊路上……独开的一朵莲?” 有老古董惊疑不定,这一切太反常,充满诡异。 而他此话一出,也是让不少帝境人物心中一震,神色各异,的确,这样的一幕幕,确实太反常了,让人无法理解。 “他?独开的一朵莲?呵呵,我只知道,此子这次必死!” 有人冷笑。 议论纷纷中,林寻的城堡前。 夏至握着白骨战矛,浑身弥散出冲霄般的肃杀之气。 她身影绰约,缭绕黑暗光影,一袭衣袍猎猎作响,瞬间而已,犹如化作一位杀伐无算的暗黑之神。 “它们……果然是冲着我来的……”看到这一幕,林寻终于确信,夏至说的不错,那星空异兽不抓到自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深吸一口气,道:“夏至,趁现在你先走,快!” 声音中,透着无比的凝重。 可夏至无动于衷,伫足在前,道:“我说过,无论谁要伤害你,都得先问过我答不答应,更何况,它们不见得是我的对手。” 声音空灵清澈,平静如旧,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说着,她扬起手中白骨战矛,道:“这一柄战矛,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镇杀这些异兽而诞生。” “简单说,此矛,便是它们的天生克星。” “这些年来,我一人征战,死在此战矛之下的星空异兽,起码有八千之众。” “这一次,无非是对手多了一些罢了。” 话音未落,她人已冲了出去,像一道黑暗之光,奔袭远处星空,孤身一人杀向异兽大军! 那般干脆利落,又是那般决然! 早就心急如焚,感到无比担忧的风凌战帝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直至见到夏至一人杀出,他都不禁呆住了。 为了那小子,宁可赴死而战吗? 一股说不出的震撼涌上心头,风凌战帝脱口而出:“傻小子,快去阻止她啊!” 林寻神色明灭不定,双手都紧攥起来,可最终,他没有开口。 夏至打定做的事情,根本就不会被劝阻! 更何况,这次她是在为自己而战,自己说的话,她哪可能会听进去? 他太了解她了! 正因如此,当看到夏至冲上去,林寻内心忽然涌出说不出的愤怒,就像内心有一座火山爆发,浑身肌体都因愤怒而微微颤粟。 修行至今,他已是名震诸天的人物,他的战力,更是冠盖古今同辈,于此境真无敌。 可直至此刻他才发现,哪怕就是现在,他竟依旧没有去保护夏至的能耐,反倒是因为自己,让她赴死而战! 林寻修行至今第一次,如此愤怒自己的无能! 极远处,率先对那兽潮大军进行阻击的,是万道长城的秩序力量,犹如汹涌的潮水,不断冲击。 遮天蔽日般的兽潮顿时变得混乱,侵袭的阵型四分五裂。 可即便如此,依旧有着许多星空异兽趁乱,朝林寻这边所在的城堡冲来。 而夏至也在此刻出击,挥动手中那白骨战矛。 轰隆—— 星空震荡,嘶吼咆哮声响彻,那每一头星空异兽皆凶厉滔天,疯狂一般,将虚空都碾碎。 夏至的身影冲杀上前,显得那般渺小,可但凡被她盯上的对手,无不在瞬间就被镇杀,躯体爆碎,鲜血横流。 那白骨战矛,就宛如死神之矛,那般凌厉和果决,在收割生命。 可那星空异兽太多了,并且一些实力无比强大,堪比帝境四重、五重…… 夏至一个人冲杀上前,欲阻挡它们靠近,给人的感觉,就如蚍蜉撼树,螳臂挡车。 可她却似浑然不顾,兀自奋力冲杀,绰约的身影沐浴腥风血雨之中,从无让步,从无退缩! “不自量力!” “这女子可真够愚蠢的,真以为她一人之力,便能力挽狂澜?” “不管怎么说,那方寸山余孽的艳福倒是不浅,临死前,还有人为他赴死而战。” 一阵阴阳怪气、幸灾乐祸的声音在万道长城上响起,此起彼伏。 距离太遥远,林寻听不到,可风凌战帝却能清楚捕捉到,一时间,他气得脸色铁青,肺都快炸开。 这些老东西,简直太混账! 蓦地,风凌战帝注意到,伫足在城堡前的林寻,一对眸子中竟充满了血色,整个人的气息隐隐呈现出疯狂般的迹象。 他就那般站着,盯着远处星空中的厮杀,神色那般平静。 可这种平静,却让风凌战帝心中一颤,因为那极致的平静下,充斥着的,是极致的愤怒! 风凌战帝都无法想象,此刻的林寻心中,该是何等的煎熬和难受,才会让他如此愤怒。 —— ps:重要剧情,真的写不快,大家别催~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