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0章 和她并肩 生死无惧 - 天骄战纪

第2180章 和她并肩 生死无惧

星空远处,夏至浴血厮杀,孑然的身影,那般渺小和孤独,像随时都会被那决堤洪水般的异兽大军冲垮。 万道长城上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一战,很多人都在等待这一只扑火飞蛾陨落的那一刻。 很多人幸灾乐祸。 很多人震颤。 很多人…… 唯独没有人认为,那孤身赴死而战的身影,还能活下来。 那些星空异兽太多了,哪怕被秩序力量冲散,可毕竟有着上千之众! 仅仅是这等数目,就足以让任何人崩溃、绝望。 可夏至没有理会这些。 这些年来,她一个人征战,一个人历经凶险和生死之磨难,早习惯了和这些星空异兽厮杀。 习惯两字,内蕴的是一种强大的力量。 有人习惯了逆来顺受,有人习惯了为生存奔波,有人习惯了被岁月和世事折磨…… 而夏至,习惯了战斗和厮杀! 并非执着, 并非天生好战, 也并非不想止步歇一歇, 她所习惯的战斗,本就是为了一个比她自己性命更重要的一个人。 她可以死, 却不能看着他死! 星空动荡,血腥流淌飞溅,毁灭的气息如山崩海啸,震慑神魂的嘶吼和咆哮此起彼伏地响起。 她一个人阻挡在前,不是飞蛾扑火,而像阻挡烈火侵袭的一只飞蛾。 那一头头异兽,不断在哀嚎中陨落,四分五裂,血肉横飞,可相比于那庞大的数目,却显得微不足道。 星空像一张血腥的画布,混乱和动荡,让画布快要被揉碎。 她的强大,有目共睹,无论是再仇恨她的人,也不得不承认。 可没有人认为,她能活着。 可似乎,她从来不在乎能否活着。 她在乎的,是让他能活着! …… “她必死!” “垂死挣扎罢了。” “呵,为了一个注定必死的人去赴死而战,到头来,终究全都得死,何其愚蠢。” ……各种幸灾乐祸的声音,依旧在时不时地响起,传入风凌战帝耳中,让他脸色铁青,青筋爆绽,愤怒到极尽。 他再忍不住,嘶声大吼:“混账!你们还有脸嘲笑?” 万道长城上,出现短暂的沉寂,似谁都没想到,在这等时候,来自玄黄道庭的风凌战帝,会去大骂他们。 “风凌老儿,与你何干?” 有人皱眉不悦。 “若释天帝在此,就冲这句话,你风凌老儿和背后的玄黄道庭就吃不了兜着走!” 有人语带威胁。 “为了一个方寸山余孽,你竟指责我们,风凌老儿,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叫嚣?” 有人讽刺,充斥不屑。 “风凌老儿,你赶紧闭嘴,否则十年之期来临后,你怕是要成为众矢之的!” ……各种声音响起,那些老怪物皆恼怒,被风凌战帝喝斥,令他们很不舒服。 却见风凌战帝面露悲愤,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大吼: “你们这些老杂毛,还有脸说这话,当初那弥天对弈中,是谁击败了上一任无名帝尊,让通往彼岸的星空之路重现?” “而若不是星空之路重现,尔等道统中的那些老东西,哪可能有机会前往彼岸?” “不知感恩倒也罢了,可也不能落井下石!” 一番话,犹如惊雷般,滚滚扩散,透着无比的愤怒。 “可笑!风凌老儿,那一场弥天对弈中,你可知这星空诸天,有多少同道死在方寸山传人手中?” 有人声音冷酷,喝斥风凌战帝。 风凌战帝彻底豁出去了,嘶声怒笑:“哈哈哈,你们这些混账,习惯了当狗,反倒不知道怎么做人了!” “老子就问一句,那一场弥天对弈落幕后,大获全胜的方寸山传人,可曾杀到你们道统,将尔等道统全都毁掉?” 声音一字一顿,“别告诉老子,方寸山没有将尔等全都毁掉的力量!” 深呼吸一口气,风凌战帝神色变得有些惨淡,“诚然,释天帝来了,我玄黄道庭为保全道统传承,也被迫臣服……” 他霍然抬头,放眼四顾,言辞铿锵,若九天炸雷, “可做人,哪怕修为再高,终究得有些良心,有些底线!” “看一看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巴不得一个小辈死在那星空异兽的手中,不觉得害臊,不觉得丢人!?” 风凌战帝目眦欲裂,那声音回荡不休,可换来的,却是一阵阵不屑的冷笑。 这让他满腔的悲愤顿时化作彻骨的冰凉。 他欲再言,可却发现那般的无力,因为这一切都是徒劳,那些老家伙,在意的是成王败寇,而非什么良心和底线! 这就是世事,本就如此。大道争锋,从来残酷! …… 城堡前。 林寻那般平静。 他黑眸充血,于是那眸子就宛如殷红的一对血色深渊,其中汹涌着的尽是燃烧般的怒。 终于,林寻开口了,声音像从胸腔中挤出,每一个字,就宛如有千钧的分量,说出口时,显得那般艰难。 “夏至,我不让你走了,你过来,要战……我们一起……” 回荡在星空中,很平静,没有撕心裂肺的怒吼,没有悲恸焦灼的呐喊,只有一种决然。 斩钉截铁。 正自在兽潮之前浴血而战的那一道绰约身影微微一颤,就如她之前所说,这世上,其他人或许不懂,可唯独只她能感受到他的感受。 所以,她知道他这些年有多苦。 就如此时,当听到这句话时,她只略一沉默,就折身返回。 一袭黑衣,缭绕黑暗光影,这些年她习惯孤独一人征战,是因为她的世界,还有另一个人。 所以,并不孤独。 她也不怕死,只是在此刻,她却怕林寻伤心。 第一次,她感受到在林寻心中,自己如此之重要,就如他在自己心中那般重要一样。 林寻笑了。 充血的瞳孔中,倒映着那一道折返的绰约倩影,这偌大星空都仿佛不存在。 这一刻,他那浑身如若燃烧的怒和战意于此刻爆发,冲杀上前。 城堡之前的十丈虚空,林寻就如一口沸腾的炉鼎,将己身一切道与法极尽释放。 夏至冲杀在另一侧,和他一起战斗,她气息愈发肃杀了,一杆白骨战矛,染尽鲜血。 没有人注意到,她那遮掩帽檐下的眸子中,透着一丝罕见的欢喜。 轰隆! 宛如潮水的星空异兽不断冲来,像黑压压的怒海狂浪,拍打着那万道长城的防线,欲将那阻挡在前的一男一女淹没。 震天的咆哮、猩红的血雨、动荡的道光充斥在一起,不断翻滚,在这片星空激荡。 这是林寻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和夏至并肩作战,也是他修行至今所遭遇到最凶险的一战。 这样的处境,这样的局势,足以让任何人绝望。 看着那冲杀在星空的一男一女,风凌战帝心头翻滚着的,是一种说不出的震撼。 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成帝至今无数年,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热泪盈眶的感觉了,就仿佛心底深处最柔软的琴弦被触动。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可那一对男女,却都已无惧生死! “真好……真好啊……”风凌战帝嘴唇颤抖,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只要在一起,哪还管得了其他? 真好! 这一刻,风凌战帝甚至有些羡慕那两个年轻人,羡慕他们可以为对方而战、而生、而死! 鲜血犹如洪流,在星空中翻滚倾泻。 一头头堪比帝境的星空异兽被击杀,躯体爆碎,凄厉的嘶吼此起彼伏地响起。 渐渐地,林寻和夏至皆负伤,气喘吁吁。 哪怕他们已拼尽一切在斗战,在厮杀,可这一次的星空异兽大军,不止是数目庞大,并且悍不畏死。 更不乏一些堪比帝境五重之上的恐怖角色! 噗! 没多久,林寻咳血,脸颊苍白,躯体衣衫早已被血水染红,分不清楚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对手的。 他不经意一瞥,看到夏至也肌体染血,衣袍都破损不少,裸露出的肌肤,尽是殷红的伤。 她自始至终不发一语,肃杀依旧,凌厉如初。 可林寻却心中一痛,这丫头明显负伤不少,可却一直征战在前,为自己化解了大半的杀伐! 那些伤,几乎都是为他而受! 轰隆! 毫不犹豫,林寻运转无生杀阵,一朵朵青色大莲花以铺天盖地之势蔓延而来,遮蔽前方。 只是这一次,无生杀阵仅仅坚持不到半刻钟,就轰然爆碎。 原因就在于,那些星空异兽数目太多了,其中甚至有堪比帝境六重的狠角色。 林寻没有迟疑,再次催动“道殒天殇”之阵。 此阵虽残缺,可威力却堪称恐怖,按照青婴的说法,这是鹿先生推演出的一座半成品杀阵,并未真正完善,可威力已远远超出名列诸天第九的无生杀阵! 就见虚空中,呈现出天塌地陷,万道陨殇的恐怖景象,无尽阵图翻滚,在短短须臾间,就诛灭数十头星空异兽! 可留给林寻和夏至喘息的时间并不多,才盏茶时间,道殒天殇阵也随之湮灭。 不是被击垮的,而是因为力量耗尽而凋零。 目睹这一幕幕,那万道长城上,那一个个帝境老怪物皆如释重负般笑起来。 只是却充满了讥嘲和幸灾乐祸的味道。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