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0章 空前绝后 唯我一人 - 天骄战纪

第2190章 空前绝后 唯我一人

少年模样的身影显得很生气,一跺脚,附近星空如被踏碎的屋顶,轰然倾塌了一大片。 可他身影却一阵摇晃,似是要站不稳,顿时又恼火起来:“这等地方,简直像萝卜一样脆!” 说着,他又将目光看向林寻,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小家伙,你觉得我战力如何?” “很强。”林寻很坦然。 少年顿时得意道:“那你要不要考虑跟我走,无论是在哪个时空位面,能够教授你踏上不朽之巅,蜕化为尊的,绝对是寥寥无几。” 他抬手指着自己,“而我,便是其中之一。” 声音中,尽是傲意。 林寻怔了一下,眼神怪异。 这少年明显是一个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东西,可偏偏一举一动,皆带着少年心性,恣意不羁,浑然没有一点威严和架势。 给人一种很……不正经的感觉。 却见方寸之主忽然道:“你的心境跌落少年之时,想来是在道途上遭遇了大劫,再这样下去,一身心境怕是会跌跌不休。” “若你愿意,老朽倒是愿意收你为徒,传授你修补心境之法。” “你?”少年一呆,怒极而笑,“你收我为徒?以你的眼力劲,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 他似感觉无比荒谬。 不等方寸之主开口,他一拍腰间葫芦,吟声道:“腰挂吞荒葫,行走大道上,生前渡劫十八世,生后身证不朽业!” “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道号‘空绝’。” “空前绝后,只我一人!” 说罢,他摘下腰间葫,解开缠绕在葫芦嘴上的红绳,仰头畅饮,逸兴遄飞,神采张扬。 方寸之主道:“可你心境真的不稳了,再不修补,以后就会像个孩童般天真懵懂,到那时,你还受得了?” 少年呆了呆,收起酒葫芦,恼火道:“废话少说,我欲带此子离开,你答不答应?” 方寸之主微笑摇头。 少年深吸一口气,道:“我只出一拳。” 方寸之主皱眉:“何至于如此?” “接不接?”少年大喝。 方寸之主道:“若你愿意拜我为师,别说接这一拳,就是挨你一拳也可。” 少年俊秀的脸颊腾地涨红,似恼怒无比,挥拳打出。 一拳! 偌大星空,就如一池春水,被这一拳搅乱、碾碎、塌陷,轰鸣声若山崩海啸,激荡不朽。 深吸一口气,方寸之主也打出一拳,这一拳出,星空中弥散出一片祥和清宁之气,犹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砰! 少年的拳劲,势如破竹,犹如大道所凝聚,打在了方寸之主身上,后者身影踉跄,周身气息都有涣散之势。 “师尊!”林寻瞳孔一缩。 方寸之主挥手:“无碍。” 哪里无碍,他身影都有崩溃之势,气息紊乱,像一个布满裂纹的瓷器,随时都有破碎的可能。 远处,少年也怔了怔,道:“你这一拳,算什么狗屁!” 方寸之主微笑:“这片星空,不能就此被打沉。” 随着他声音落下,原本被搅乱、碾碎、塌陷的星空,倏尔间恢复以往的平静和稳固,虚空中一片祥和安宁的氛围。 少年哪里还不明白,方寸之主那一拳,并非是为了和他较量,而是要维系这片星空不被毁掉。 可他兀自恼火:“你这人简直可笑!星空塌陷,与你何干?是担心这片时空世界遭受牵连?哟嗬,你可真是慈悲心肠啊。” 声音中透着讥讽和挖苦。 方寸之主道:“我挨了你一拳,现在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少年气急败坏,指着方寸之主:“你这糟老头,坏得很!” 说罢,他转身而去。 林寻顿感意外,这就放弃了? 却见方寸之主含笑道:“空绝,等你何时不再执迷,便是大彻大悟之时,我等你回来。” “回来?老子再不打算回到这等脆弱不堪的鬼地方,你就省省心吧!他日,那小子肯定也会离开。” 少年头也不回,笔挺、瘦削的身影踏着星空,越走越远。 最终,伴随着一道轰鸣,他整个人彻底消失不见。 目送他离开,方寸之主长生一叹,怔然不语。 这一刻,林寻分明感受到,师尊似对那少年的离开,有着一丝不舍,情绪都有些怅然。 这让他意外。 便在此时,方寸之主开口:“他道号空绝,本是太古最初时,第一个前往星空彼岸的人,被当时的一众同辈视作‘领袖’,才情超绝,无出其右。” 林寻这才知道,原来刚才那少年模样的老家伙,却竟是星空古道中走出的绝世人物! “空绝人如其名,求索空前绝后之道途,只是他太偏执了,在渡不朽之劫难后,自以为已超脱于大道,可真正得享大不朽、大自在……” 方寸之主语气带着复杂味道,“也正因他太偏执,令其心境遭遇不可预测之劫。” “此心劫若不破除,其心境就会不断跌落,虽空有一身道行,但他的性情、阅历、记忆则会不断坠落,返回最初时候。” “就好比一位睿智的老人,心境界和阅历在一夜之间,回到了少年时期。” “可他的道行不会消除,这无疑最危险,你可以想象,一个阅历不足,心性近乎一张白纸的孩童,却掌握着比帝祖都更强的力量,那……该有多危险?” 听到这,林寻悚然一惊。 这的确匪夷所思,一场心劫,却让一位无上人物的心境、阅历和智慧跌落到最初时候,那么,他还如何能驾驭其本来拥有的道行? 若他为恶,诸天都得遭殃! 最可怕的是,记忆和智慧的消退,则会让他“六亲不认”! 也是这时候,林寻终于明白,为何那空绝会呈现出一种少年人的心态了,并不是装的,而是他的心境已遭劫! “不过还好,他还记得回来的路……”方寸之主轻声道。 说到这,他笑了笑,望向林寻,道:“你肯定奇怪,为何我这般了解此人,又为何要挨他一拳。” 林寻点头,他的确很疑惑。 “因为很久以前,空绝曾和我一起证道于途中,可称作是道途之上的至交。” 方寸之主声音低沉,“或者说,你和其他师兄师姐,皆可称他一声师叔。” 师叔! 林寻只觉心中一震,差点不敢相信。 空绝! 刚才那个一派不正经模样的少年,在名义上,竟是他们这些方寸山传人的师叔? 这答案,让林寻都有些猝不及防。 “我本以为,此次前来阻止你证道的,会是其他人,却没想到,却是空绝来了。” 方寸山之主深吸一口气,眸子氤氲玄光,“还好,空绝虽早已不记得我是谁,可他的本性中,尚有一丝坚守,所以才会这般放弃,否则,今日这一场劫难……可就不好化解了。” 林寻禁不住道:“师尊,为何您不与他相认?” 方寸之主道:“少年时的空绝,可不知道我是谁……” 林寻顿时明白了,心中愈发惊悚,一位无上人物,遭遇一场诡异的心劫,记忆和心境却重返少年时,想一想都让人感到寒冷。 忽然,林寻意识到一个问题,道:“他的记忆、认知和心性,皆坠落到了少年时候,他此次前来,会否是被人利用了?” 方寸之主点头:“利用谈不上,但肯定是受到了蛊惑,空绝最偏执的,便是不朽至尊之道,若有人告诉他,这星空古道上将会有这样一条道途出现,他必会不顾一切前来。” 林寻神色明灭不定,这些事情,完全超出他的认知。 他只能肯定,无论是空绝,还是之前出现的那三男一女,皆来自星空彼岸! 咔嚓!咔嚓! 一阵碎裂的声音从方寸之主身上传出,林寻抬眼看去,顿时一惊。 就见方寸之主那伟岸的身影,竟龟裂如碎片,化作光雨不断剥落和飘洒,消失在那岁月长河之上。 “师尊,是空绝那一拳伤到您了?”林寻心中一颤,浑身散发出无匹般的帝境气息。 “无须担忧,这本就是我的一具意志道体,在这岁月长河中历经万古的消磨,早就快要支撑不住。” 方寸之主语气平淡,“就是不挡空绝那一拳,经历今日之事,这意志道体也再无法保全,倒是你……” 说着,他将目光凝视林寻,“自今日起,已是绝巅帝境,更身怀万古未有的不朽至尊底蕴,以后修行,可莫要因此而自傲。” 林寻心绪起伏,道:“今日若无师尊相护,弟子断无法拥有此时之成就,以后,断不敢违逆师尊教诲。” 方寸之主笑起来:“我们方寸山,有教无类,只要行事无愧于心,便足够了。” 顿了顿,他指着星空深处:“若有朝一日,你前往那星空彼岸,能否答应为师一件事?” 林寻毫不犹豫就答应:“好!” 方寸之主哑然,“也不问何事便立刻答应,你这小子……也太听话了些,这可很不好,你大师兄、二师兄……可都不是听话的人。” 声音中,透着慈和和欣慰,仿似想起了那些方寸山传人。 —— 第二更稍晚~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