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2章 杀一些老狗而已 - 天骄战纪

第2192章 杀一些老狗而已

风凌战帝浑身一僵,心沉入谷底。 活了无数年,他哪还不明白,这些个老混账想做什么? “风凌老儿背后站着玄黄道庭,我们若拿他来威胁那方寸山余孽,是否有些过分了?”有人问。 “呵呵,风凌老儿执迷不悟,于方寸余孽暗中勾结,沆瀣一气,玄黄道庭若知道此事,也必视风凌老儿为叛徒。” 藏流战帝冷笑,“在场其他玄黄道庭的同道,你们说呢?” 此次前来涅槃自在天的玄黄道庭老怪物,加上风凌战帝在一起,足有七八个。 只是在此刻,他们心中都是一叹,对风凌战帝的做法极其不满,可毕竟是同门,在这等时候,又不好做的太绝。 一时间,都不禁犹豫起来。 若是为玄黄道庭着想,他们都不得不考虑是否会得罪释天帝,可若就让他们这般放弃风凌战帝,却又不忍心。 “问他们作甚,先将风凌老儿擒了!” 神照古宗的一位帝境人物杀气腾腾,顿时间,得到许许多多的响应。 场中躁动,一道道不怀好意的目光锁定风凌战帝,而那些和他同门的老怪物,还在犹豫着。 这一刻,风凌战帝心都凉了。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事情是我做的,自今日起,我风凌再不是玄黄道庭之人,谁想动手,尽管来试试!” 声震全场。 他彻底豁出去了,周身威势冲霄,扩散而开,仪态威猛慑人。 一时间,不少老怪物竟被震慑。 好歹风凌战帝也是一位帝境四重人物,在这一众老怪物中,实力谈不上最强,但也不是一般的帝境可比。 若他真拼命,不少人都得掂量掂量后果。 “听到了吗,这老东西已脱离玄黄道庭,诸位还犹豫什么,速速将他擒下!” 藏流战帝暴喝。 许多人犹豫,毕竟都不是来自同一势力,若无必要,没有人愿意去和一位帝境四重的存在撕破脸。 更何况,谁敢保证玄黄道庭以后真不会报复? 但也有人直接动手了,如神照古宗、地藏界、洪荒道庭、众魔道庭等等,这些大势力,可不会忌惮玄黄道庭。 轰! 神辉轰鸣,道光流转。 刹那间,便有数十位帝境人物出手,其中不乏像藏流战帝这样的帝境六重存在。 风凌战帝自不会坐以待毙,全力出手,欲杀出一条生路。 可现实终究是残酷的,四面八方,皆是帝境存在,数十位帝境又一起联袂出手,这等局面,简直能让任何帝境崩溃。 砰! 仅仅瞬间,风凌战帝就被轰飞,遭受重创,浑身鲜血。 不是他不堪,而是对手一个个皆强大无比! 并且,这里不是万道长城,而是涅槃自在天,覆盖着秩序力量,在这等天地中,依旧无法动用任何外物。 也就是说,风凌战帝只能靠自身道行征战,可又哪里会是一众老古董的对手? 挣扎都是徒劳! “老子就是死,也得拉几个垫背的!” 风凌战帝嘶吼,劈头散发,势若疯狂般,浑身帝境威势肆虐,令这片天地轰震,骇人之极。 一般而言,帝境人物是极难被镇杀的,哪怕是一滴血,一缕残魂,以后也能恢复过来。 而一位帝境若拼着命不要了,所产生的力量,绝对恐怖之极。 此时的风凌战帝,就是在拼命! 许多帝境人物色变,不自禁都警惕起来,谁也不想跟一个赴死之人拼命,太危险,也不划算。 即便如此,依旧压制得风凌战帝抬不起头,不断负伤,宛如化作一个血人。 “我们就眼睁睁看着?” 远处,那数位玄黄道庭的老怪物神色阴晴不定,其中一人眼睛都红了,“风凌他可是我们玄黄道庭的人啊!” “这等局面,就是掌教来了,也根本无力阻拦,更何况……风凌他已经不是玄黄道庭的人了……” 一人咬牙说道,“你们给我听好了,无论是谁,都不得出手,否则,只会害了我们玄黄道庭!” 这些来自玄黄道庭的老怪物心中皆不禁悲凉,就因为忌惮释天帝,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同门遭难? 这太残忍! “不要杀他,要活擒,死人是没有价值的!”远处,响起藏流战帝那冷酷淡漠的声音。 就见,风凌战帝早已是面目全非,身影残破。 他像被群狼环伺,不断啃噬的幼兽,那血淋淋的身影,透着的尽是绝望。 一位帝境四重存在,搁在外界,足以令亿万万众生敬仰,足以走到哪里都被奉为神明般的存在,足以…… 可此时,风凌战帝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 他意识都有模糊的征兆。 “想活擒老子?门儿都没有!” 在这最后的时候,他嘶声大笑,染血的脸膛上尽是讥讽,“早晚有一天,你们这些给释天帝当狗的东西,全都将不得好死!” 那些帝境人物皆震怒,神色愈发冰冷。 可在此时,却又一道声音响彻:“老哥,说的好!” 一句话,五个字,若天降神雷,轰震十方,令天地为之颤抖。 一些实力一般的帝境人物,浑身都是一哆嗦,被这一道声音震得耳膜刺痛,眼前直冒金星。 而在声音响起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场中,袖袍一挥。 轰隆! 无尽神辉道光扩散,附近杀向风凌战帝的身影,皆被震得溃散,踉跄倒退。 一时间,场中惊呼四起。 “是他,这小杂碎竟真的活着!” “如此说,他已是一位绝巅大帝了?” “不止如此,那和不朽至尊有关的造化也必然被他所夺得……” 附近老怪物皆躁动,但却停止了攻伐,一个个眸光闪烁,看向了那突兀而至的峻拔身影。 他一袭月白衣衫,黑发随意披散,淡然出尘,浑身透着一种空灵的神韵,风采出众。 赫然正是林寻。 之前,他刚烹了一顿种类繁多的美味佳肴,正打算跟夏至一起品尝时,就察觉到了这一场战斗。 尤其当看到是凌风战帝遭受围攻时,他心中也不可抑制地涌起无尽怒火,在之前那些天中,偌大万道长城上,只有风凌战帝视他为友,多有照顾和支持。 林寻,又焉可能见死不救? “你这家伙,不该来的……”风凌战帝声音沙哑,气喘吁吁,他浑身气机都有紊乱的迹象,重伤垂死。 可当看到林寻出现,他也是激动、惊诧、意外、欣慰之极,一瞬间,情绪激荡如风雷! 这等凶险局势之下,那些个同门都不见了,那些个星空诸天的老东西,一个个恨不得将他啃食…… 唯独林寻这个被释天帝通缉的目标站出,舍命相助! 一时间,风凌战帝都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老哥,是我牵累了你,你若遭难了,我林道渊此生都将于心有愧!” 林寻深吸一口气,黑眸幽邃,扫视十方群帝,道,“更何况,杀一些老狗而已,又有何难?” “猖狂!” 藏流战帝声音冰冷,“踏上绝巅帝境,便以为天下无敌了?在场这些同道,可都是帝境之上的老前辈,你有什么资格猖狂?” “诸位,此子已出现,他可是释天帝所通缉之人,今日谁若不出手,那么……若让释天帝知道了,后果你们应该清楚!” 神照古宗的一位老祖声音冰冷。 一句话,让那些惊疑不定,打算袖手旁观的老家伙皆浑身一僵,神色明灭不定。 “诸位也莫要被此子吓到,我等数百位帝境人物在此,还杀不了他一个刚刚成帝的年轻人?” “数百位来自星空诸天的至高人物,若是被他一个方寸山余孽吓到,传出去的话……可太丢脸了。” 各种声音响起,让得场中气氛愈发压抑和肃杀,所有的目光几乎是齐齐汇聚在林寻一个人身上。 至于重伤垂死的风凌战帝,在他们眼中,早已无关紧要! 只不过,嘈杂的声音虽频频响起,可却没人敢第一时间动手。 没有人是傻子。 早先林寻还未成帝,就能以绝巅准帝之修为,击杀堪比帝境三重的星空异兽,更何况是现在? 近十万年来,这可是第一个绝巅成帝的人物,宛如传说! “猖狂?” 林寻唇带讥诮,“放心,即便你们今日不愿战,林某也不会放过你们!” 声音如大道论音,压盖全场。 他不会忘了,渡劫时,这些来自星空诸天的老东西,是如何用言辞讥讽、挖苦、威胁、诅咒的。 不会忘了,那云光剑帝一行人是何等卑鄙地对夏至出手,为的是拿夏至来胁迫自己。 更不会忘了,这些老杂碎,是释天帝座下之狗! “年轻人,你已是举世皆敌,还这般口出狂言,不怕引人耻笑?” 地藏界一个帝境老僧面无表情道,他气息晦涩森然,流转帝道法光,透着一种训斥小辈的高高姿态。 林寻黑眸淡然,随口道:“老秃驴,在你死之前,不妨告诉你,他日,我林道渊必踏碎地藏山门,灭尽地藏传承。” 此话一出,那帝境老僧眼皮一跳,周身杀机暴涌,第一时间出手了。 地藏界之人,可从不惧生死!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