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黑曜之帖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二十章 黑曜之帖

c_t; 闪避已来不及,在这最危险的一刹,残雪选择了自救,双手‘交’错,护在头颅和‘胸’前。 -79xs- 砰! 就在他刚做完这个动作,一道无声无息的灵箭袭来,直接将其左臂‘洞’穿,并在左臂所防御的‘胸’膛心脏之地破开一个血窟窿。 鲜血迸‘射’,残雪发出一声闷哼,身影踉跄倒地,一股钻心剧痛涌上全身,眼前一黑,差点就晕厥过去。 残雪猛地急促喘息起来,当察觉到那一支灵箭仅仅只差一寸距离,就会贯穿自己心脏要害时,禁不住浑身发寒,汗出如浆。 若刚才不是自己用左臂护住心脏…… 残雪脸‘色’惨白,浑身因为剧痛而禁不住哆嗦了一下,他不敢再想下去,飞快吞服了几种伤‘药’,将自身伤势控制,他这才暗松一口气,忍着全身的剧痛,挣扎起身。 让他庆幸的是,对手并没有再补一箭,否则这一刻他必然早已殒命。 不过当残雪再度查探四周时,早已寻觅不到对手踪迹,显然,对方已趁机逃遁而去。 残雪说不出是该庆幸还是愤怒,独自一人立在暴雨中,神‘色’说不出的复杂。 这是他这些年来在执行任务时,第一次失手! 并且还是败在了一个早已重伤的人罡境少年手中! 但残雪却并没有产生出什么强烈的耻辱感,因为他清楚,这一次自己能活命,已经是侥幸。 “林寻……我会记住你的……” 许久,残雪才喃喃一声,强忍着浑身的剧痛,转身而去。 他直至此时也没有想明白,刚才突然出现的那一个球形小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可以一口就将自己最强一箭给吞掉。 …… 哗啦啦~~ 暴雨依旧倾泻,林寻在雨中狼狈奔行,在他怀中,啾啾不断发出清脆的叫声。 林寻‘唇’角泛起一抹苦笑,自己都快撑不住了,这小东西还欢呼叫个不停,真是没心没肺。 林寻的确快撑不住了。 刚才‘射’出的那一箭,已经差不多‘抽’空了他体内仅剩的力量,如今只能凭借‘肉’体力量硬撑着逃奔。 若非如此,他哪会就此放过残雪一命? “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跟这家伙好好玩一玩!” 林寻想起今晚的遭遇,心中有不甘,也有无奈,可这也没办法,谁让他今晚是孤身一人在战斗reads;。 不过想一想今晚的战斗收获,林寻心中也还算满意,起码那十多个势力派出的修者,已遭受到了重创,伤亡大半,并且最终自己还保住了一命,这个结果已经算得上很不错。 忽然,一阵鼓掌声响起,在这雨夜中显得如此刺耳。 “嘿嘿嘿,实在是了不起,弑血营毕业的学员,果然如传闻中那般有着以一当千的战斗力。” 伴随着一阵粗犷的笑声,雪金的身影出现,笑眯眯打量着林寻,眼眸中带着一抹欣赏。 今晚的战斗从开始时,林寻的一切行动,以及战斗时的表现,就已经完全被雪金看在眼中。 说实话,林寻所展现出的战斗力和顽强狠辣的风格,完全超出了雪金原本的预估。 他本以为林寻能够坚持到战斗进行的一半时间时,就已经算不错了,可结果表示,哪怕他不出手帮助,林寻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解决这些麻烦。( ’) 当然,前提是不碰到姚拓海这等层次的强者。 不过即便如此,对一个人罡境少年而言,能够办到这一步,已经堪称是惊‘艳’无比,世所罕见。 起码在雪金以往所知的帝国少年强者中,或许有人能够在修为上完全压制林寻一筹,但却几乎找不出一个能够像林寻这般,独自一人就完成了一场几乎没有胜算的战斗! 故而,这一刻雪金的鼓掌和赞叹,倒并非是戏谑,是真的有几分发自真心的味道。 看见雪金,林寻悬着的心彻底放松,旋即就感觉浑身剧痛无比,如脱力般虚弱,禁不住龇牙咧嘴骂道:“我还以为你今晚不会出现了!” 雪金哈哈大笑:“你不是早说过,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及时出现吗,可我发现,今天晚上你根本就不必让我帮忙啊。” 林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人我已经杀了,战斗似乎也结束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置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 说完这句话,他眼睛一闭,就登时晕厥了过去。 雪金心中一颤,连忙上前,拎住了林寻的身躯,略一查探,神‘色’不禁微微一变。 在他的感知下,林寻此刻几乎处于油尽灯枯的边缘,并且‘胸’口那一道伤势颇为严重,他实在无法想象,就是在这等情况下,林寻究竟是凭借着一股怎样的狠劲才坚持到现在的。 看着林寻那苍白略显清俊的面庞,以及紧紧抿着的‘唇’角勾勒出的那一抹坚狠弧度,雪金沉默片刻,目光中泛起一抹复杂之‘色’,最终轻叹道:“罢了,我就再帮你一个忙reads;。” 说着,他已拎着林寻大步消失在茫茫雨夜中。 …… 不知何时起,那笼罩在烟霞城上空的暴雨停歇,漆黑的夜幕上,‘露’出一片密密麻麻的明亮星辰,格外明净静谧。 碧光阁,一座‘精’致华美的庭院中。 齐啸空端坐庭院中的一个凉亭里,惬意地自饮自酌,每当深夜,他就喜欢一个人饮酒。 齐啸空是碧光阁的执掌者,更是齐氏宗族当今族长,位高权重,威名赫赫,乃是烟霞城中一等一的大人物。 “今晚的事情怎么样了?” 忽然,齐啸空想起一件事,出声问道。 凉亭一侧,恭敬立着一个老仆,闻言怔了怔,这才笑说道:“主人,这等小事,您就不必挂怀了,这一次可是有十多个势力一起出动,想必那一个来自寒‘门’的少年早已被杀死。” 齐啸空晒然一笑,道:“事情虽小,但‘性’质却不同,只希望他们做的手脚干净一些,不要传扬出去,以免坏了咱们的名誉。” 老仆笑着附和道:“这是自然。” 齐啸空嗯了一声,就不再理会此事,对他这等身份的大人物而言,杀死一个寒‘门’子弟,的确是一件不值一晒的小事。 就在此时,忽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从庭院外传来,让得齐啸空眉头不禁一皱:“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旁边老仆连忙领命而去,没多久,他就返回来,只是手中却多出一张黑‘色’帖子。 这帖子纸张极其特殊,似‘玉’非‘玉’,通体漆黑,若最纯净的夜‘色’般,表面烙印着一朵‘精’致幽冷的黑曜‘花’图案。 “主人,这是刚才有人送来的帖子,指明要‘交’到您手中。”老仆一脸疑‘惑’的将这帖子递过去。 齐啸空目光不经意一瞥,当看见帖子上那一朵黑曜‘花’图案时,猛地眼瞳一缩,浑身不易察觉地僵硬了一下。 他劈手夺过帖子,翻手打开,就见其上写着一行话:“今晚之事,就此结束。” 简简单单一句话,并无任何威胁,甚至看不出任何震慑力量,可齐啸空眼瞳死死盯着这句话,原本威严雍容的脸‘色’此刻却是凝重无比。 这句话,的确很简单,可当这句话出现在这一张烙印着黑曜‘花’的黑‘色’帖子上时,就带上了一股不容置疑的命令味道! 这种味道,让齐啸空想起了许多传闻,他的心脏都在这一刹颤抖起来,脸‘色’变幻不定。 黑曜之帖! 齐啸空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也会收到这样一张帖子,这让他心绪难以平静reads;。 旁边立着的老仆有些惊疑不定,他敏锐察觉到齐啸空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心中不禁惴惴,难道这一张神秘的黑‘色’帖子,还有什么可怖的来历不成? 要知道,自家这位主人可是烟霞城中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堪称权柄熏天,可此时此刻,他竟似乎对这样一张帖子感到无比的忌惮,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许久,齐啸空才深呼吸一口气,缓缓放下手中的黑曜之帖,喃喃道:“谁说那小子是来自寒‘门’的?究竟是谁说的!” 声音到最后,已带上一抹愤怒咆哮的味道,而齐啸空的脸‘色’已是变得难看之极,吓得旁边的老仆浑身哆嗦,差点匍匐在地。 “父亲,今晚的行动失败了!” 这时候,一道身影猛地推开庭院大‘门’,冲了进来,声音中透着一股气急败坏的味道。 这人赫然是齐云霄,他三两步来到凉亭里,焦急道,“父亲,林寻此子还活着,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像他这种寒‘门’贱种,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否则以后咱们碧光阁的颜面可就要丢光了!” 齐啸空霍然抬头,眼睛亮的可怕,宛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如野兽般几‘欲’择人而噬,再忍不住心中怒吼,噌地起身,一巴掌‘抽’在齐云霄脸上,打得对方口鼻喷血,直接惨叫着倒飞出去。 “‘混’账东西!若那小子今晚死了,你也别想活了!” 齐啸空咆哮。 齐云霄彻底被打懵了,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父亲,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暴怒。 那老仆连忙在一边劝慰道:“主人,云霄少爷也被‘蒙’在鼓里呢,若他早知道事态严重,断然不会如此鲁莽。” 齐啸空也知道自己这时候不适合发脾气,他深呼吸几口气,强自按捺住心中怒意,咬牙道:“从今以后,不允许再去找那林寻一丝麻烦,若被我知道谁敢这么做,我第一个先杀了他!” 说罢,他转身而去。 黑曜之贴突然出现,寥寥一句话,就让齐啸空意识到,他们这次所谓的“杀‘鸡’儆猴”行动,完全踢到了铁板上! 齐云霄捂着红肿的脸蛋,又是委屈又是惘然,他虽不清楚事情原因,可心中已大致猜出,父亲态度如此变化,只怕都和林寻有关。 难道这家伙还有什么大来头不成? 齐云霄第一次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具体了解过那个林寻…… 像这样的事情,在今晚同时发生在烟霞城的袁家、郑家、周家等等十多个势力中。 这些势力在今晚都参与了针对林寻的行动,无一例外的,在今晚他们也都受到了一张神秘的黑曜之帖。 再然后,每一个势力都陷入一场慌‘乱’惊恐中,惶惶不安,许多势力甚至连夜召开会议,商议此事。 而这一切,皆都是因为一张黑曜之贴所引起,那张帖子上只有一句话,今晚之事,就此结束,不得泄‘露’。 看似普通,却宛如充满了一种神奇的魔力,让十多个势力陷入一场莫名的慌‘乱’中。 最终,他们得出了一个一致的观点,那个名叫林寻的少年,根本就不是他们所想象的寒‘门’子弟那般简单! 在他背后,还立着一道笼罩于帝国黑暗中的庞然大物! 后怕。 惶恐。 焦虑。 忐忑。 各种情绪在这些势力中蔓延。 …… 城主府,当柳武钧受到这些消息时,第一次陷入沉默。 许久他才喟然叹道:“这些蠢货,竟把一个和黑曜圣堂有所关系的少年当做是寒‘门’子弟来对待,脑袋简直被驴踢了!” 烟霞学院。 韦灵真怔怔半响,才神‘色’复杂道:“东途兄,如此看来,你只怕是很难把此子再招收进入军中了。” 杜东途却不以为然,反而哈哈笑道:“只要此子活着,就足够了,这一次能够让那些豪‘门’势力吃一个大亏,也算是一个教训,让他们以后再针对寒‘门’弟子时,起码不敢如此肆无忌惮。” 韦灵真意味深长道:“但你应该知道,哪怕那林寻真的是出身寒‘门’,可有了这一层关系,他的身份已经变得不同。” 杜东途嗯了一声,皱眉道:“只是此子和那里牵扯上关系,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 韦灵真哑然笑道:“这就不是我们关心的了。” …… 温氏宗族。 温明秀有些难以置信,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在十多个势力派出的修者围攻下,林寻居然没有死! “哈哈哈,明秀,这一次你做的不错,我们温家没有对那小子动手,等于避开了一场大麻烦!” 温氏宗族族长温长天大笑,连连夸赞温明秀。 “父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温明秀忍不住问道。 温长天随口就把刚得到的消息说出,最后感慨道:“没想到,着实没想到啊!” 而此时,温明秀已彻底呆住,心中翻江倒海,无法平静reads;。 她第一次发现,林寻背后原来不仅仅站着弑血营…… 若被林寻知道,他今晚杀了那么多敌人,但所造成的影响却远远不如一张黑‘色’帖子所造成的影响更具震撼力,也不知心中会作何感想。 —— ps:4千字大章送上,本打算3更的,突然卡文,着实把我折磨坏了,大家姑且看着,明天继续努力。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