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2章 剑道之争 - 天骄战纪

第2212章 剑道之争

暗中,有人哑然失笑:“谁能想到,醉心剑道,不问世事的彩霓,却反倒主动站出来了……” “只是,就看那小子能否击败彩霓了,唉,真不行的话,豁出去老脸,也得让那小子留下来。” 与此同时,玄九胤已忍不住道:“小姑,这不是欺负人吗?” 玄彩霓皱眉:“剑道争锋,输赢并不可怕,你还不曾成帝,所以你不懂。” 一句话,差点把玄九胤噎死,他当然还没成帝,可……这和懂不懂欺负人有什么关系? 锵的一声。 玄彩霓手中多出一柄剑,与此同时,她那一根根如雪白发猛地绷直,像一挂瀑布般飘舞苍穹,弥散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嗜血剑意。 她的剑长三尺二分,宽有二指,剑锋厚钝,剑刃上烙印着一点点暗红色的斑驳血迹,犹如染血梅花。 甫一出现,光是剑上弥散的气息,就将虚空撕扯出一道道破损的痕迹,发出一缕缕尖锐刺耳的爆音。 很强大的一柄剑!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认知。 尤其握在玄彩霓那修长白皙的掌中时,那柄剑仿似活过来一般,吞吐剑气,仿似已忍耐不住要饱饮敌人鲜血了。 “帝剑饮血!” 玄九胤眼眸一缩,没想到还未开战,玄彩霓居然已主动祭出了自己仗以为名的本命帝兵! 这柄帝剑,染尽鲜血,堪称一件绝世凶兵,剑身烙印的一点点暗红色斑驳血迹,代表着一个个死于剑下的剑帝! 至于帝境之下,根本不够资格被烙印在饮血帝剑上! 即便是林寻,此刻看到这样一柄饮尽帝血的凶兵,心中也是凛然不已,而玄彩霓带给他的危险气息也是愈发大了。 “你的剑呢?”玄彩霓问。 “我还没有本命帝兵。”林寻坦然道,“当然,你若要比拼宝物,也无不可。” 暗中一些玄家老人都笑起来。 面对玄彩霓这样一位杀伐无边的六重剑帝境,说出这样一句话,要么就是无知无畏,要么就是拥有充足的底蕴。 在他们看来,林寻就是无知无畏。 “彩霓出手也不错,比我们安排的那些人都要强一些。”有人点评。 “这可是咱们玄家万年难得一见的剑道绝才,天生一副玲珑剑心,岂是一般可比?” “不过,以帝境六重对付一个绝巅帝境一重,终究还是有些不好听啊……” 暗中那些玄家老人在议论时,玄彩霓皱了皱眉,锵的一声,又收起了饮血帝剑。 她直视林寻,道:“我也不欺负你,你手中无剑可用,我便以自身剑道镇压你。” 话毕,她整个人倏然化作一抹斑斓多彩的匹练,像划破虚空的一道极光,裹挟着一股森寒无匹的气势,朝林寻爆射而去。 在她和林寻之间,原本只有千丈距离,可此刻,当她甫一出动,这千丈的虚空就像一块布帛一般,被一点锋芒狠狠撕裂而开,直抵林寻而去,前后近乎不到一刹那。 而比她更快的,是指尖劈斩而出的一剑! 太快了! 换做其他人,只怕都来不及反应,就会被这如闪电般迅猛,如瞬移般快速的一剑撕裂。 “这小妞厉害啊……” 大黄都不禁动容,这一剑,早已将全身精气神都熔铸其中,所释放出的气息,因而显得极为恐怖。 面对这一剑,林寻神色却不为所动,手指按出。 唰! 同样一道剑气呼啸而出,犹如笔锋突然勾勒起的一抹冷厉弧度,精准无比地戳在了那袭杀而来的一点剑芒上,就像未卜先知一般。 砰! 两者对撞,爆发出一股撕咬耳膜般的炸响,肉眼都能看见,两道剑气中间,正有一股恐怖的毁灭气流轰然四散,所过之处,将十方虚空都碾碎,形成一个令人心悸的真空地带。 这凌厉肃杀之极的一剑,竟是真的被林寻挡住了! “不错,这是诛空剑尊的拔剑道。”玄彩霓眯了眯一对漂亮的眸子,声音中带着一丝讶然,更有着一丝亢奋。 下一刻,两人极有默契地分开,又极有默契地冲撞在了一起,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激烈厮杀。 这是一场帝境剑道之间的对决。 诡异的人,两者自交手之后,招式虽都凌厉无匹到了极致,可竟再没有发生一次碰撞,但其中的杀机,却令每个人心惊肉跳。 嗤嗤嗤嗤…… 空中,不时响起凌厉的剑气呼啸之音,点缀在这寂静诡异气氛中,就像在提醒众人这一场战斗有何等可怕一般。 正是这不时飞溅而出的一缕缕剑气破空之音,反而愈发衬得两者交手的恐怖,无声无息,从无碰撞。 或许,当两者交锋那一刹那,便是胜负分出之时。 无论是夏至、大黄、玄九胤,还是暗中关注这一切的玄家老人,皆屏息凝神,目光紧紧盯着战局,唯恐错过任何细节。 玄彩霓拥有帝境六重境的修为,她的剑道,带着一抹恐怖嗜血般的杀意,那是一种纯粹的杀戮之道,明显是从尸山血海中磨砺而出。 她整个人都仿若成了一口绝世无双的凶剑,举手投足,凌厉剽悍,剑气飞洒,撕裂长空,强大的令人心颤。 即便是以大黄的目光看去,都不得不承认,这玄彩霓很不简单,绝非寻常的帝境六重可比。 但最让大黄意外的还是林寻。 他周身绚烂发光,每一寸毛孔都涌动着丝丝缕缕的锋利剑气,他和玄彩霓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剑道,气势也迥然不同。 他的剑势简单到极尽,拔剑,斩出,周而复始,可却隐然有万剑归一,一剑破万法的恐怖之威。 而白虹的剑道则是杀伐,凌厉而纯粹的杀伐。 两者如今的战况看似并无惊天动地的景象,可却有着足以令人心惊肉跳的力量! 那是两种妙到巅峰,造诣超绝的无上剑道之间的争锋,内藏大恐怖,大凶险。 这一场对决,同时也惊动了那些玄家老人,一缕缕意念查探而来,并作出无声的交流。 “三寸永寂,六寸永殇,九寸永灭……此子竟真的是那早已消失在太古时期的诛空剑尊传人!” “绝巅帝道,果然逆天,他一个年轻人,居然能和彩霓战得旗鼓相当,这样的人物,怪不得能成为方寸山传人。” “各位,别忘了此子乃是被释天帝所通缉之人!” “释天帝又如何,我们玄家若真拼了,何惧他一个来自彼岸洛家的老东西?” “我们玄家为何要因为一个外人,而去和释天帝撕破脸?” “此子身怀不朽至尊底蕴,更是方寸传人,这难道还不够让我们看重?” “够了!争吵无益!眼前这一场考验,就看他能否通过,在这之前,一切争执都毫无意义!” 顿时,所有的意念交流都消失不见,沉寂无声,全都继续观战。 “不错,不错,你已尽得拔剑道精髓!如此剑道,令我也大开眼界,只是,这般力量可打不败我,御剑道呢,还有心剑道,为何你不施展?” 战斗中,玄彩霓舔了一下红润的唇,素净美丽的脸庞上,除了那嗜血般的肃杀气息,还有着一种惊喜。 两人之间的交锋,已达到了最激烈的程度,虽未曾真正碰撞,可招式之间的凶险和杀机,令得众人的心都情不自禁揪了起来。 可听玄彩霓的话,她竟是在借这一场战斗,在窥伺林寻剑道之中的奥秘! “以我目前之力,尚未开始修炼御剑道、心剑道。”林寻道。 诛空剑尊的传承,分作三部分,分别是拔剑道、御剑道、心剑道。 而后两种剑道,林寻的确还没有开始修炼。 玄彩霓皱眉,似感到不解,林寻话中意思很简单,是他有修炼的力量,但却没有开始去修炼。 “你果然不是一个纯粹的剑修,在剑道上怎能如此三心二意!” 她皱眉,眸子中透着失望,“若如此,你只能就此止步了。” 唰! 她斩杀出一道道充斥杀戮之意的无匹剑气,贯冲天地,笼罩八极,刺目无边。 “那可不见得。” 说话时,林寻浑身的气息倏然一变,周身穴窍之中,喷薄出无数密集绚烂的太玄剑气,铺满虚空,铺满天宇,那汹涌的剑光,简直无所不在,无所不至! 轰隆~ 转瞬间,玄彩霓的那一剑就被一座座剑阵磨灭消散。 “太玄剑经!” 玄彩霓不惊反喜,眸子异彩涟涟,“没想到,你竟还掌握太玄剑帝之传承!” 这太不可思议,太古最初时,太玄剑帝被视作天下第一剑帝,而诛空剑帝,则被视作黑暗世界第一剑尊。 两位盖世剑帝,原本已经约好一场对决,吸引诸天上下关注,却在第一次沉沦大劫突然来临之下,让得这一场对决没能上演。 谁能想象,这两位盖世剑帝的传承,却竟出现在了一个人身上! 这对痴狂与剑道修行的玄彩霓而言,简直就像发现了无上瑰宝般,心中充满激动。 与此同时,暗中那些关注这一切的玄家老人也怔住,太玄剑帝……那可是太古最初时岁耀眼的一位旷世剑帝! 他的传承,怎会被这林道渊所得? 8)

上一篇   第2211章 一剑劈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