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4章 鹿先生的盒子 - 天骄战纪

第2214章 鹿先生的盒子

暗中,那些玄家老人皆沉默了。 “彩霓已经认可此子,是否还要……”半响才有人问。 “若让此子做客,释天帝知道,必生风波。” “我们玄家倒也不怕和释天帝撕破脸,就是为了一个外人,这么做是否值当?” 这些老人议论。 无论是哪一个古老宗族,在遇到棘手的事情时,首先考虑的必然是宗族利益。 “他若不值得我们这么做,那这星空诸天上下,还有谁值得我们玄家这么做?” 蓦地,一道浑浊低沉的声音响起,压盖住所有声音,“现在,我再问你们,这林寻有着怎样的身份?” 一句话,让所有玄家老人沉默。 仔细一想,他们也不禁有心惊肉跳之感。 林寻的身份,可太不简单了! 他是方寸山传人,是太玄剑帝、诛空剑尊、无殃战帝的传人,是近十万年来第一个踏上绝巅帝途的年轻人,是古来至今,唯一一个夺得不朽至尊造化之人…… 如此多光环,汇聚在一个年轻人身上,这本身就很不可思议。 那一道浑浊声音再次响起:“别忘了,玄空……还是他的师兄!而玄空怎么死的,尔等难道忘了?” 玄空! 那些玄家老人愈发沉默了。 “从此刻起,谁再敢抵触和排斥此子,便是我玄家罪人!” 那一道浑浊声音就此消失,可这最后的决断,却令那些玄家老人皆无法平静。 他们清楚,从今日起,为了这林道渊,他们玄家宁肯去和释天帝撕破脸! …… 神玄岭。 在玄九胤的带领下,林寻一行人终于抵达这一片属于玄家的核心祖源之地。 古老的山峦蒸腾着混沌气,其上建筑鳞次栉比,一路前行,到处可见老树盘根,神药成簇,神禽瑞兽到处可见。 就连沿途所见的一些婢女侍卫,一个个都有着极其惊人不俗的修道造诣。 放眼所及,这神玄岭上的一切,都仿佛在无声地告诉世人,什么叫古之帝族的底蕴! 连大黄都啧啧称奇,道:“若出生时就在此修行,日夜吞吐混沌气,修炼无上传承,连吃喝都是世间一等一的神药奇珍,何愁在大道之上无所建树?这玄家后裔,先天上就已超出世间绝大多数同辈了!” 玄九胤笑嘻嘻道:“这都是承蒙祖宗余荫,世人都说,你玄九胤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因为是玄家后裔?我一直想说,他们说的真对,我玄家……本来就了不起嘛。” “得瑟!” 大黄呸了一口,“大道修行,徒有修行资源,若无一颗持道之心,也终究走不了长远。” 玄九胤嘿地笑道:“很显然,我不属于这种人。事实上,我玄家之所以能够屹立至今,宗族中可从不能容忍废物的存在,年轻一辈要崛起和成长,甚至会经历更残酷的磨炼,若一个个都坐吃山空,靠着老祖宗的余荫混下去,玄家早玩完了。” 这一番话,倒是让林寻颇为认可。 任何一个古老势力,想要万古长存,必会花费极大心思去栽培下一代年轻人,如此才能让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地延存下去。 跋扈、狂妄的纨绔子弟有没有? 有! 但这些纨绔子弟,可同样也有着不弱的修为,跋扈和狂妄无非是和心性有关罢了。 一边交谈着,他们已经抵达一座屹立在山崖之畔的古老建筑前,此地祥云汇聚,混沌弥漫,透着一股神圣般的庄肃气息。 玄家之主玄上辰,早已等候在那古老的建筑大门前。 他雄峻伟岸的身影随意立着,便给人一种扑面而至的霸气,宛如一尊君王,有气吞八荒,执掌乾坤之势。 这便是玄上辰,在星空古道上,被视作帝境最猛之人! “道渊帝、啸战帝、还有这位姑娘,玄某早已在此恭候多时,快请!” 看到林寻一行人抵达,玄上辰大笑着上前迎接。 “见过前辈。” 林寻拱手,这虽然是他第一次见到玄上辰,可在以前,却早已将对方名字记在心中。 此人是林寻所知道的,唯一一个进入通天秘境闯关的人,曾只差一步便能推开通天之门。 而在昆仑墟封禅台之上,也曾有玄上辰的名字,高悬九千丈之上,万古留名! 他是玄九胤的父亲,是玄家之主,更是名满星空诸天的“玄衍大帝”! “哈哈,踏上帝境路,便是我辈人,本不必以晚辈自居,不过你和小九是朋友,便叫我一声叔叔也无妨。” 玄上辰上前,打量了林寻一眼,拍了拍他肩膀,道,“真不错,无愧是威震星空的林道渊!” 说着,他又将目光看向大黄,笑道,“大黄,这么多年不见,为何你还不打算幻化人形?” 大黄不屑道:“本座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便是我,哪需要再用一身皮囊遮遮掩掩?” “好!万事皆空,大道为真。” 玄上辰挑起大拇指,说着,他又看向夏至,道,“这位姑娘想来应该就是在涅槃自在天中,只身击杀一众星空异兽的那位传奇人物了。” “她是夏至。”林寻介绍道。 “不错,真不错。”玄上辰笑道,眼神中微微有些异样,从夏至身上,他察觉到一种神秘的气息,但并未多说什么。 “走,入殿交谈。” 玄上辰说着,带着林寻一行人走进大殿,一一落座后,便有一行侍者送上茶水、酒酿和点心,皆是外界难得一见的瑰宝。 寒暄了半响后,玄九胤便带着大黄、夏至先行离开,大殿中只剩下了玄上辰和林寻两人。 玄上辰就将目光看向林寻,“这次邀请贤侄前来,也是受人嘱托,有一样东西要我转交给贤侄。” 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一个青铜盒,足有三尺上,其上烙印着繁密无比的道纹封禁,递给了林寻。 林寻拿在手中,略一打量,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涌上心头,脱口而出道:“这是鹿先生所留?” 玄上辰点头:“正是。” 林寻心神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他人在哪?” 玄上辰伸手指着那青铜盒子,道:“这个盒子,便是线索。” 林寻目光重新落在这青铜盒上,就见上边覆盖着的封印极其之多,起码有上万重之多! 并且,如此多封禁之间,环环相扣,彼此关联,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以林寻如今对灵纹一道的造诣,竟都感到无比吃力! 玄上辰开口道:“鹿伯崖只说,盒子中有着一样你母亲所留的宝物,百年之内,只要你能将这盒子打开,便可前往寻找你母亲,若百年之内打不开,务必要将这盒子毁掉。” 林寻眉头皱起:“这难道是一场考验?” 玄上辰点头:“并且是很重要的一场考验,以我推断,鹿伯崖之所以这么做,必然是有原因的,断不可能故意刁难你。” 林寻怔怔看着这一口神秘的青铜盒子,道:“我很不解,为何会以一百年为期限,莫非,若我打不开此盒,就会发生什么变故?” 玄上辰摇头:“这就不是我能够揣测的,但依我看来,你最好争取百年之内,便将此盒打开。” 林寻深吸一口气,认真点头,忽然,他意识到一个问题,道:“前辈,你也认得鹿先生?” 玄上辰忍不住笑了:“若没有鹿伯崖,我哪有机会领略青云大道九重关的风采。”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这位鹿先生可不是简单人物,来自星空彼岸,掌控着不属于这方世界的神秘力量,当年我见到他时,还只是一个没能成帝,不,连圣境都没能踏上的年轻人……” 林寻好奇道:“你们是如何认识的?” 玄上辰笑道:“我玄家始祖在太古最初时,横渡彼岸,很久不曾再返回,而这鹿伯崖,则手持我玄家始祖的随身佩剑,前来我玄家,说他正在遭受一场追杀,让我玄家送他前往一个地方。” “哪里?”林寻忍不住道。 “归墟。” 林寻登时意识到,当年鹿先生这么做,肯定是想要前往归墟,去见一见自己的师尊方寸之主。 毕竟,自己师尊是唯一一个将通天之主洛通天惊退的存在! 或许在鹿先生看来,若能得到自己师尊的帮助,或许便能去化解那来自星空彼岸的追杀! 而鹿先生能够手持玄家始祖的令牌,这无疑证明,在星空彼岸的时候,鹿先生应该和这玄家始祖之间有着某种关系,并且非比寻常。 否则,玄家始祖哪可能会冒着得罪彼岸洛家的风险,将自己的佩剑交给鹿先生? 也是这时,林寻才总算明白,为何玄上辰会有机会进入通天秘境闯关了。 而此时,玄上辰忍不住道:“贤侄,我斗胆问你一句,那通天之门是否已经被你推开?” 林寻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玄上辰顿时苦笑,道:“果然,那一扇门户只有身怀洛家血脉的人才能推开,不对,应该是身怀完整大渊吞穹天赋的人,才能打开。” 据他所知,身怀洛家血脉是一回事,能否觉醒完整的大渊吞穹天赋则又是一回事! 8)

下一篇   第2215章 神玄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