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风平浪静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二十一章 风平浪静

听雨楼。网 崩的一声,琴弦断掉一根,原本铮铮耳鸣的乐曲戛然而止。 听雨坐直身躯,怔怔思忖片刻,晒然感慨道:“没想到,残雪执行任务以来,第一次失手不是败给了一位名震天下的大人物,而是败在了一个人罡境少年手中。” 门外的侍从陷入沉默,他神色凝重,不知该如何接话。 今晚的行动中,刺客灰貂气海碎裂,全身修为彻底被废,刺客鬼月被逼得险象环生,直至最后经都不曾察觉到对手的踪迹。 而残雪…… 同样败了! 他受伤之地只差一寸,就会被击穿心脏,暴毙而亡! 而无一例外的,无论灰貂、鬼月,还是残雪,皆都败在了同样一个人手中,而那个人则仅仅只是一个即将参加省试考核的人罡境少年! 这个结果显得如此匪夷所思,又如此的惊世骇俗,直至此时,这位侍从也都有些无法相信这一切。 “任务虽失败,人没死就好。” 听雨站起身来,他一袭青色儒袍,温文尔雅,负手立在窗前,窗外暴雨骤停,夜空星辰明亮。 “大人,鬼月返回时,曾提起过当时有一位高手也插手了这一场刺杀行动。” 放门外,侍从忽然想起一件事,飞快说道,“并且那位高手让鬼月带回了一句话。” “哦。” 听雨饶有兴趣道,“他说了什么。” “他让问一问,您是否还记得‘苍山暮血’。” 苍山暮血! 刹那间,听雨心中一震,脑海中浮现出一片尸山血海般的炼狱世界。 那个世界中,暮色如血,笼罩苍山,成千上万的强者伏诛倒地,化作一地的尸骸枯骨,唯有一道雄峻的身影,沐浴鲜血,傲立苍山之巅! “是他吗……” 听雨从容淡泊的面庞上,泛起一抹恍惚,心绪起伏不定。 许久,听雨霍然转身,眸子里已彻底恢复冷静,吩咐道:“从今晚开始,这个任务永久取消!” 门外,侍从一呆,诧异无比,仅仅因为“苍山暮血”四字,竟让自家大人的态度彻底改变了? 要知道,今晚残雪、鬼月、灰貂惨败,若无法挽回补救,必然会对听雨楼的名誉造成极大的影响! 以听雨大人的身份和智慧,必然不会不清楚这一点,可他此时却做出了这样一个决断,这让侍从都有些无所适从。 “去吧,其中原因你们不必懂,只需明白,那林寻……不是我们能动的人。” 听雨深吸一口气,出一声喟叹。 …… 宫殿中,姚素素和连飞焦急等待,犹如一对热锅上的蚂蚁。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却一点消息也没有传来,这让两人心中皆都浮现出一抹担忧。 “只是杀死一个林寻而已,又花费了一万金币请听雨楼的顶尖刺客出动,居然到了现在也没有一点消息!” 连飞忍不住不悦出声。 “飞哥,再等等,那些豪门势力出手,哪怕中途出现了一些意外,可最终注定不会绕过那林寻,别忘了,这林寻可是寒门出身,他今晚若还活着,那十多个豪门势力的颜面还往哪搁?” 姚素素心中虽烦躁,但还是温声安抚起了连飞。 砰的一声,这时候紧闭的宫殿大门被推开,姚拓海大步走了进来。 “父亲。” “岳父。” 姚素素和连飞齐齐精神一振,只是当看见姚拓海的神色时,两人心中皆都咯噔一声,浑身寒。 姚拓海此时的脸色铁青阴沉,眼瞳中寒芒涌现,浑身散出一股迫人的气势,宛如怒的远古凶兽。 “父亲,这……这是怎么了?” 姚素素禁不住问道。 “从今天开始,老老实实在烟霞城呆着,有关林寻的一切,都不要再去关心!” 姚拓海冷冷道,声音透着一抹慑人的力量。 姚素素和连飞齐齐心中巨震,刹那间,两人就意识到今晚的行动中,必然生了某种剧变,否则以姚拓海如今的身份,焉可能会显得如此愤怒和不甘? 姚拓海也并非是来泄心中怒火的,只是他今晚败在雪金的一拳之下,甚至遭受到了一定伤势,这等丢人的事情,他自然不会说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此事就这样吧,连飞你若想报仇,就一步步来,先通过今年的省试考核,以后总有机会达成所愿。” 连飞心中一颤,脸色奇差无比:“这么说……那林寻还没有死?” 姚拓海皱眉,冷冷扫了连飞一眼:“素素,你看好他,在省试考核之前,不要让他做什么蠢事情!” 说罢转身而去。 而连飞此刻已是面如土色,失魂落魄,费了这么大劲,付出了如此多的代价,如今,却居然没有杀死林寻这个“杀父仇人”,这简直如同一记重锤般,砸得连飞整个人都不好了。 姚素素见此,又是心疼又是愤怒,同时心中还带着一抹惘然,林寻一个从绯云村走出来的少年,一个才仅仅只有人罡境修为的寒门贱种,怎么可能是那十多个豪门势力的对手? 他又是如何从听雨楼的刺客手中活下来的? 最让姚素素心中惊惧的是,她隐约已猜到,今晚自己的父亲似乎也出手了,可最终似乎也并没有改变局面,让林寻给活了下来! 这就太恐怖了! 自己的父亲可是洞天境大修士,名满整个西南行省,足可以和大都督柳武钧并列,连他都没有成功,那林寻又是如何办到这一步的? 越是思忖,姚素素心中就越是惊惧,不自觉间,浑身已泛起一层冷汗。 …… 漫长的夜色被一抹晨曦的光撕裂,将世间所笼罩的黑暗驱除,预示着第二天来临了。 这动荡凶险的一夜,血腥而残酷,只是在这第二天时,烟霞城中却出奇的平静。 人们照常忙碌,街巷上依旧繁华热闹,似乎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这种平静,却让从昨晚一直关注着这一切的所有修者都感到心惊,直至此时,他们竟是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这一晚,究竟生了什么?那出身寒门的林寻是否已被杀死?那十几个大势力呢,为何会对此事守口如瓶,不曾写露出一丝风声? 没有人知道! 这种平静的气氛,甚至有些怪异,分布在烟霞城中的许多修者,哪怕是消息灵通之辈,竟都对此事一无所知。 可越是这样,就越让人感到心惊,昨晚肯定生了某种剧变,方才导致了如此平静的一幕生! 能够封锁一切消息,将有关昨晚的一切全部压制下去,而不被世人所知,这种力量可就太恐怖了。 许多修者都意识到,无论昨晚生了什么,如今既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制下去,以后或许就不会再被人知晓! 烟霞城西南区域,一座小院中。 曹云修脸色奇差无比,他身为青云社的脑,本已经打算借助昨晚生的事情,大肆宣扬出去,搞得满城风雨,令那些豪门势力彻底陷入被动之中。 谁曾想,直至现在有关昨晚生的一切事情,竟是完全被封锁,根本没有一丝消息传出! 这让曹云修心中极度不甘,同时心中也感到惊惧不已,能够封锁这一切消息,这种无形中的力量可就太可怕了。 “曹大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旁边,一众青云社成员面面相觑,皆都有些不知所措。 “只能如此了。” 曹云修沉默许久,才叹息道,“为今之计,我们只能暂且忍耐,等待以后再寻觅机会出手。” 顿了顿,他目光重新变得坚定,铿锵说道:“不过诸位记住,如今的帝国中,豪门势力和我们底层寒门之间已经势同水火,这种矛盾迟早有一天会爆,那时候,就是我们青云社崛起的机会!” 一众青云社成员的情绪皆都被感染,重新变得坚定起来,他们出身寒门,自然不甘心一辈子屈居于寒门之中! “曹大哥,你说林寻此子究竟是死是活?” 忽然,有人问道。 曹云修眉头一皱,面无表情道:“无论他是死是活,既然他早先已拒绝加入咱们青云社,就等于和我们再没有一丝关系!既然不能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那……” 不等说完,就有人心领神会,道:“就是我们的敌人!” 曹云修微微一笑,却摇头纠正道:“谈不上敌人,不过以后他若落难,别想我们底层寒门的朋友再站在他那一边,我倒要看看,他得罪了豪门势力,又和我们底层寒门划分界限之后,该如何在帝国中立足!当然,前提是他如今还活着!” …… 也不知在沉睡中过了多久,恍恍惚惚之间,林寻脑海中仿佛又响起那一道清冷如冰,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的声音。 “求道者,下次‘通天秘境’开启时间为一年后,青云大道第三关名为‘百战’。” “闯关机会只有三次,若最终闯关失败,通天秘境将陷入封印状态,直至一千年后方有机缘再度开启。” 当声音落下,林寻忽然感觉浑身一震,猛地就从沉睡中惊醒,睁开了眼睛。 —— ps: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有童鞋说端午节是纪念屈原的,不能祝福快乐,但金鱼在这里就要普及一个小知识了,早在屈原逝世之前,端午节就已经存在了,那是一种古老的祭祀节日。 简单来说,屈原是选择在端午节这天跳江的,而不是因为有了屈原才有了端午节。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