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9章 我算不算美丽 - 天骄战纪

第2219章 我算不算美丽

朋友相见,自当饮酒。手机端 酒是玄家的万年陈酿“浮生若梦”。 林寻亲自动手,烤炙了一头完整的帝境五重五色孔雀,看得玄九胤叹为观止,看得灵柯子胆颤心惊,看得金天玄月怔怔不语…… 当看到夏至后,她变得愈发沉默了,心不在焉,魂不守舍,让玄九胤看得又是一阵叹息。 然后,是吃肉喝酒,三杯两盏下肚,众人都不禁有些飘飘然,实在是这“浮生若梦”劲道太烈了。 而当品味到焦黄流油的五色孔雀肉后,玄九胤呆了片刻后,忽然激动地揽住林寻肩膀:“冲以后能吃口好的,大哥,收我当小弟!” 林寻没好气道:“若这样,你我岂不是成了酒肉兄弟。” 玄九胤一怔:“好像的确有些不好听,不过没关系,只要跟着大哥你能吃香喝辣,这玄家之主我都可以舍弃!” “有种你试试!”不远处,玄辰眼神幽幽地看过来,让得玄九胤顿时一阵讪讪。 他不经意瞥见灵柯子饱着一大块烤肉狂啃,顿时一巴掌打了过去,“你不是出家人,连肉汤都不喝吗?怎么现在又是吃肉又是喝酒的?” 灵柯子后脑勺挨了一记,可他兀自抱着烤肉大口咀嚼,含糊说道:“有肉,谁还喝汤啊?” 说着,又切了一截孔雀翅膀,刚要抓在手,被大黄一爪子夺过来,“小和尚,这翅膀是本座的!” 灵柯子一阵无奈,又切了一块大腿肉,谁曾想,却被夏至抬手抓走…… 灵柯子顿时急眼了,这也太霸道了? 可这还不算完,见大殿外,哗啦一下冲进来一群玄家老怪物,嘴里嚷嚷: “听说有五色孔雀肉吃?” 有人故作矜持。 “这味道……绝了!” 有人吸了一口鼻子,露出陶醉之色。 “唉,活了数万年,还从没品味过五色孔雀的肉,小友,不介意我们也尝一口?” 有人厚着老脸笑眯眯的。 一边嚷嚷着,这些玄家老人可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坐在那烤肉前,张开双手,开始手撕烤肉。 这一下,玄辰都不淡定了,急眼道:“各位叔伯,矜持点,你们可都是咱们玄家的门面担当,位高权重,怎么能……哎,别抢,这块孔雀脖子给我留着!” 说着,他也不顾仪态了,加入争夺烤肉的行列。 直至林寻开口,说会再多烤一头五色孔雀,众人顿时都露出满意的笑容,动作也变得矜持不少。 “小九,这块骨头给你,什么?你还嫌弃?这可是帝境五重的孔雀宝骨,吸一口骨髓,和吞一颗绝世宝药没啥区别!” “这小子还没成帝,自然不懂这等东西的宝贵。” “唉,小九啊,你长得心,看看道渊帝,再看看你,简直把我们玄家的脸丢光了。” 那些玄家老人一边痛痛快快地吃着喝着,一边毫不客气地训斥玄九胤,而林寻则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这让玄九胤差点泪流满面,可偏偏还不能辩驳,谁让他在这些老人面前,是属于孙子辈的呢…… “玄月,你怎么不吃?” 林寻一边烤肉,忽然注意到,金天玄月似乎有些兴致不高。 金天玄月顿时收敛飘忽不定的心绪,低声道:“公子,我想敬你一杯酒。” 说着,她拎起酒壶,为林寻和自己各自斟满了一杯。 “好啊。” 林寻笑着举杯。 金天玄月一对美丽的星眸凝视着林寻,欲言又止。 最终,她心幽幽一叹,道,“玄月祝公子此次前往真龙一界,得偿所愿,平安归来。” 说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若凝脂美玉似的白皙脸庞,泛起一抹酡红,似不胜酒力。 可她再次斟满酒杯,眸子望向玄九胤,笑吟吟道:“玄公子,我也敬你一杯,多谢你这些天的盛情款待。” 玄九胤不免有些担心,道:“玄月姑娘,这浮生若梦的酒劲太大,慢点喝。” 金天玄月笑了笑,一饮而尽,那清丽如画的脸庞,尽是如火红霞,娇媚不可方物。 “灵柯子,来,喝酒。”她再次斟酒。 林寻怔怔看着金天玄月,看着她近乎肆意地饮酒,心一叹。 有些事情, 他哪会感受不到? 没多久,金天玄月醉了,趴在案牍前,星眸迷离,红唇微张,轻声呢喃, “浮生若梦……真是个好名字……若只是一场梦……那该多好,起码也有醒来的时候……” 两行清泪,从她那一对星眸无声流淌而下,只是她螓首低垂,枕在臂膀,不曾有人察觉到罢了。 “既见君安好,我心已无忧。” “既见君安好,我心可无求。” “既见君安好,我意无可留。” 喃喃的声音,金天玄月睡着了,仿似太困了,也仿似真的醉倒在了若梦浮生。 …… 翌日一早,林寻从宿醉醒来,想起昨晚饮酒狂欢般的一幕幕,不禁笑了笑,很久没那般放松过了。 起身走出房间,夏至早已等候在那,坐在桌前嗑瓜子,那是一种饱满晶莹,灵气四溢的“雪灵葵籽”,颗粒如钻,嘎嘣脆,口感清冽酥脆。 大黄趴在那呼呼大睡,口嘴里兀自叼着一根肉骨头。 灵柯子跏趺而坐,宝相庄严,手转动念珠,嘴念念有词:“一切有为法,如梦幻影,如露亦如电……下次一定不能吃太撑了……” 林寻目光一扫,没见玄九胤和金天玄月,不禁一怔。 正想着,玄九胤已从大殿外走进来,笑嘻嘻道:“大哥,早啊。” 林寻道:“玄月姑娘呢?” 玄九胤呃了一声,长叹道:“走了。” “走了?去哪里?”林寻怔然。 “回家了,说是外出历练已久,怕家亲友担忧,一大早起身出发了。” 玄九胤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夏至,低声传音道,“大哥,你难道一直没有看出来吗?玄月姑娘她……” 林寻挥了挥手,道:“不必说了,我明白。” 玄九胤没好气道:“你既明白,为何还要让玄月姑娘那般伤心?” 林寻心绪也是一阵翻滚。 金天玄月,帝族金天氏最耀眼的一颗明珠,白帝星域第一美人,仙肌神骨,风姿清绝…… 若搁在星空年轻一代,以金天玄月的天赋、底蕴、修为、出身……哪一样都堪称是当世最一流,无论出现在哪里,必会被人众星捧月般拥簇。 可是这样一个堪称绝代的女子,早在当年扶摇船时,追随在自己身后,照顾自己起居,为自己奔波效劳…… 林寻这才发现,这些年来,他其实早已习惯了身边有金天玄月的存在,她了解自己的秉性,清楚自己的喜好,像春风化雨,默默无声任劳任怨地和自己一起行走,共历风雨,遍尝浮沉。 可一直以来,她似乎从不曾跟自己提过任何请求…… 想到这,林寻心一阵愧疚。 他林寻此生行事,还从不曾辜负过谁,可今日,因为金天玄月的离开,却令他感到说不出的亏欠,内心空落落的。 怅然若失。 “大哥。”玄九胤还要说什么,林寻挥手道,“真拿我当兄弟,不要再提此事了。” 说罢,他转身走进房间,他想静一静。 玄九胤挠了挠头,一阵无奈,他很不明白,堂堂绝巅大帝,在感情这等事情,却怎会如此不开窍。 自古至今,这星空古道哪个惊才绝艳之辈没有三五个红颜知己? 别说红颜知己,是妻妾成群的也一抓一大把! 像他父亲玄辰,年轻时候堪称是风流无双,处处留情,也让玄九胤多了十七八个姨娘……一个个美若天仙! 打小耳濡目染之下,也让玄九胤实在无法理解,林寻怎么能如此铁石心肠的。 他忍不住看向远处的夏至,无可置疑,哪怕容颜被帽檐遮掩,哪怕随意坐着,可那一举一动,依旧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神秘之美。 可玄九胤并不认为,金天玄月会被下去! 这世的美人,恰似梅兰竹菊,各擅胜场,哪可能有最美的? 所以,玄九胤很怀疑,林寻是不是被看得太严了…… “夏至姑娘,你觉得玄月姑娘人好吗?”他走前,坐在正在嗑瓜子的夏至对面。 夏至点了点头。 玄九胤又说道:“玄月姑娘漂亮吗?当然,让你说另一个女人漂亮,肯定不合适,我只是想说,不能让我大哥太狠心了,那般美丽的一个姑娘,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不会忍心去伤害……” 夏至沉默片刻,道:“只要长得美丽,不会有人忍心去伤害?” 玄九胤不假思索道:“当然!换做男人也一样,你看我大哥,十万年来第一个绝巅成帝的传,模样也长得清秀俊逸,堪称是龙章凤姿,丰神俊朗,让那些个女子喜欢都来不及……” 正说着,他忽然闭了嘴巴。 在他对面,夏至掀开遮掩容颜的帽檐,一对清澈若星辰般的眸子盯着玄九胤,问: “我算不算美丽?” 玄九胤已经说不出话了,他浑身发僵,两眼失神,身心完全被震慑,脑海一片空白,宛如灵魂出窍。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35/35034/

上一篇   第2218章 听者有意

下一篇   第2220章 神玄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