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5章 丧尽天良 - 天骄战纪

第2225章 丧尽天良

侯天刑根本不敢再玩花招,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五一十告之林寻。 “恨我吗?”林寻问。 侯天刑披头散发,苦涩道:“哪敢。” 林寻淡然道:“恨也没用,若换做今日是我们败了,你们……会放过我们吗?” 侯天刑神色木然,哀莫大于心死,这就是他此刻的感觉。 “好自为之。” 直至大黄满载而归,林寻撂下这句话,便带着夏至、曦、大黄他们一起离开。 直至他们的身影消失,侯天刑这才如梦初醒般,那些人族大帝……竟没有赶尽杀绝? 这让他惘然,久久无法回神。 …… “为何不杀光了?” 路上,大黄也忍不住问。 “他们是威胁吗?”林寻问。 “不是。”大黄摇头,“甚至根本就没有报复的机会。” 此次一行,终究只是过客,不可能会一直留在真龙界。 “有些人该死,有些人则是无辜的,我林寻从修行至今,就不曾想过要成为滥杀之人。” 林寻说着,忽然想起了金蝉青年,后者曾立下宏愿,愿天下众生,有朝一日皆可成圣! 这是何等博大的胸襟? 与此相比,用血腥残暴的手段去屠戮一些无辜之辈,那和自己所厌憎的邪恶之辈,又有什么区别? “举世皆敌又如何?”大黄忽然问。 “那我就求一个举世无敌之道。”林寻笑起来。 大黄嗤地笑出来:“举世无敌?放眼诸天上下,纵观古今岁月,在这大道之上,谁敢真正称无敌?” 林寻悠悠开口:“以前没有,但以后万一有呢?” 大黄哈哈大笑,显然是没把林寻的话当真。 曦则若有所思地看了林寻一眼,拥有不朽至尊路底蕴的他,或许真有可能呢。 夏至一直陪伴林寻左右,只要在林寻身边的时候,她就很安静。 “下一步我们去哪里?”大黄问。 “东海。” …… 一天后,真犼帝族遭受大难的消息传出,令万族皆惊,无数生灵为之震颤。 真正让这真龙界各族生灵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一场近乎踏平真犼帝族的灾祸,疑似是来自人族大帝的手笔! 可无论外界如何打探,真犼帝族也不曾泄露任何一丝真相。 十天后。 东海。 碧海如洗,波澜翻滚,一望无垠。 在真龙界,东海俨然就是一片最为神圣的疆域,就好比是鸿蒙世界的中土道州。 原因就在于,真龙界的主宰,真龙一脉便盘踞在这东海深处! 东海无比浩瀚,犹如一片没有边际的海洋国度,其中栖居着许许多多的生灵。 其中,依附在真龙一脉的九大帝族,势力最为煊赫,他们被视作真龙麾下最强的九大帝族! 东海之畔,那蜿蜒绵长的海岸线上,分布着数以万计的城池和渡口,像一颗颗珍珠一般,串在海岸线上。 云浮城。 东海之畔的城池之一,清晨十分,云浮城渡口。 许多多的身影,早已在渡口等候着。 渡口不远处的海面上,停泊着一艘属于“狴犴帝族”的巨大宝船,宛如一座漂浮的陆地般,堪比一座小城池了。 这艘宝船,将驶向东海“翠虹神岛”,那是属于狴犴帝族所掌控的一座岛屿,以“商贸发达,富庶繁华”著称。 每一天,来自天南海北的各族生灵,皆会携带着各种奇珍异宝,修行资源,选择前往翠虹神岛进行贸易和交换。 故而,翠虹神岛又有着“万族交易”之地的美誉。 林寻缴纳了三千块真龙币,获得了一个登船的令牌,跟着人群走上了那巨大宝船。 宝船上依照价格的不同,为乘客提供的住宿之地也不同,一些上等的洞天福地,甚至还要提前预约。 当林寻购买登船令牌时,就已只剩下最普通的房间,位于宝船最下方的位置。 对此他也不在意。 此时的他,虽依旧是原本的模样,可浑身散发出的气息,却属于云灵族的生灵所独有。 至于大黄、夏至和曦,都被他安置在了无终塔内,这么做,也是方便行事。 云灵族是依附在真犼帝族麾下的一个族群,天生擅长经商之道。 而林寻此次前往翠虹神岛,并非是为了交易货物,而是去跟狴犴帝族的一个名叫安雪的女子联系。 通过安雪,就能和真龙一脉接触到。 走进属于自己的房间,林寻便开始盘膝打坐,忽然,旁边房间中传出一阵稚嫩的哭泣声。 紧跟着一道阴冷的声音喝斥:“闭嘴!” 而后,就是一片寂静。 这宝船的最底层,分布着密密麻麻许许多多房间,虽然彼此紧挨着,可房间之间皆覆盖由禁制力量,能够隔绝神识查探。 显然,隔壁房间开启了禁制力量,隔绝了其中的声音。 只是,对林寻这等人物而言,这点禁制力量简直如同虚设,在他神识中,很快就看到。 隔壁房间中,两个獐头鼠目,肌体生满灰毛的男子,坐在一张木桌前。 木桌上,一个才十多岁的小姑娘被捆缚着双手双脚,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脏兮兮的,大大的眼睛中噙满泪水和痛苦。 她张嘴嘶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其中一个瘦削男子握着一柄银刀,雪亮的刀锋切开少女的胸膛,一抹嫣红的鲜血顿时流淌出来。 另一个矮胖男子拿着瓷碗,将这些鲜血接住,眼神贪婪,舔着嘴巴道:“小心点,别弄死了,人族少女的心头血,可是世间一等一的美味。” 瘦削男子嘿嘿狞笑:“放心,这样一个小丫头,送去翠虹神岛上,足可以卖上三千块真龙币,我可不舍得弄死她。” 说着,他拿出一颗丹药,涂抹在少女的伤口,而后将她拎起来,随手抛在了角落。 矮胖男子将碗中鲜血一分为二,递给瘦削男子,“来,你我共饮这杯少女心头血,预祝咱们这次能发上一笔横财!” 就在此时,房门无声息开启,走进来一个披着轻薄黑纱,体态婀娜,雪白肌体若隐若现的妖媚女子。 “你们好大的胆子啊,竟敢偷偷饮血,不怕被老大知道,将 你们抛进这东海中喂鱼?” 女子烟视媚行,声音娇润撩人,话虽这般说,却劈手抢过那两人手中的瓷碗,将其中鲜血一饮而尽。 瘦削男子和矮胖男子对视一眼,都似松了口气。 “还有吗?”女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猩红的唇,她穿着黑纱,胸前露出一大片饱满的雪白,巍颤颤的耀眼,看得那两人眼神发热。 “有有有,媚姐稍等。”瘦削男子说着,打开一个宝囊,手脚麻利地拎出五六个身影。 皆是人族少女,小的才刚**岁,大的才十三四岁,面孔稚嫩,衣着褴褛,脏兮兮的。 她们犹如被经历过许多折磨,浑身肌体淤青,神色麻木,眼神写满了恐惧和不安,像一群待宰的羔羊。 昏黄斑驳的灯影照在她们瘦弱的身上,显得那般脆弱和可怜。 妖媚女子眸子发亮,就像在挑选猎物,指着其中一个年龄最小的女孩,道:“就她了。” 小女孩修剪着齐刘海,眼睛很大,才**岁的样子,根本不知道将要面临什么。 闻言,她带着希冀似的问:“姐姐,你要买我走么,别看我年龄小,却会种花和采集药草,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一个好奴隶。” 妖媚女子和那两个男子都不禁笑起来,这人族的卑贱东西,打小就已懂得自己是货物,可以任凭挑选了吗? 有意思! “乖,姐姐只是口渴了。” 妖媚女子伸出手,在那小女孩胸膛比划了一下,“待会啊,我想喝点你这里的血,你可不许哭。” 喝血! 小女孩脸色煞白,眼瞳涌起惊恐,泪水盈眶,道:“姐姐,可不可以别喝我的血……” 噗通一声,她跪在那。 附近其他女孩也都浑身哆嗦着,跪倒一地,一个个神色间写满了不安,瑟瑟发抖。 “身为人族,天生便身怀原罪,可以是奴隶,可以是货物,也可以是食物,明白吗?” 妖媚女子笑眯眯说着,“若不答应,就会死的,你们父母难道就没有告诉你们,若是你们都死了,人族的数目就会越来越少,以后说不准就从时尚灭绝了。” “媚姐,一些小杂碎而已,跟她们说这些做什么。” 瘦削男子说着,拎起那**岁的小女孩,就按在桌子上,将其双手双脚捆绑住,动作粗暴蛮横,任凭那女孩嘶喊大哭,也无动于衷。 锵! 他拎出雪亮银刀,指着小女孩胸腔位置,“这小东西年龄太小,不能放太多血,媚姐挑个位置吧。” 妖媚女子想了想,道:“若我想尝一尝这小丫头的心肝呢?” 瘦削男子为难道:“这样,她可就死了,死人是最不值钱的,就是把她剁成肉,最多也才值百十块真龙币……” 这就仿佛肉摊儿前的屠夫,视小女孩为牲畜。 “不行?”妖媚女子皱眉。 “媚姐既然提出来想尝一尝,还废话做什么,赶紧动手!”旁边的矮胖男子催促。 瘦削男子轻叹,拎起银刀,眸子盯上了小女孩胸膛。 其他小女孩见到这一幕,都已吓得闭上眼睛,躯体剧烈颤栗,一些都已哭出来。 :。: bq

上一篇   第2224章 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