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6章 我也是人族 - 天骄战纪

第2226章 我也是人族

桌子上,哭泣嘶喊的小女孩眼见那一抹雪亮的刀锋靠近过来,犹如彻底崩溃般,抽泣着说:“我……想我娘……” 这一声稚嫩的悲泣,就犹如世间最哀婉的绝望之音。 瘦削男子无动于衷,手腕发力,银色的刀锋倏尔划下。 砰! 墙壁忽然碎裂。 瘦削男子那划下的银刀犹如被一只大手握住,一个反转,切掉那瘦削男子的右腕。 噗! 鲜血如瀑飞洒。 瘦削男子吃痛,发出嘶吼,目光霍然望向那破碎的墙壁处。 手持着瓷碗的矮胖男子,以及娇媚的黑纱女子,也都愣住,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竟会发生意外。 林寻的身影从破碎处走进来,黑眸幽邃冰冷得可怕。 地上,那些颤栗惊恐的稚嫩少女,都惘然地抬起头,像受惊的羔羊。 林寻径直走到那木桌前,被捆缚在上边的小女孩小脸煞白,眼泪横流,口中兀自抽泣嘶喊:“我想我娘亲,我不想死……” 以林寻如今之心境,鼻头都一阵发酸,而在内心深处则有着一股控制不住的怒火涌上心头。 杀人不过头点地! 可这两男一女,却视这些幼小的人族生命为奴隶、为猎物、为食物! 那血腥残忍的手段,简直是畜生不如! 房间中气氛压抑,林寻虽早已内敛威势,可身上弥散出的气息,依旧令那两男一女呼吸都困难,心中都又惊又怒。 “云灵族的道友,你这是想做什么?莫非也想分一杯羹喝? 妖媚女子看了林寻一眼,语气娇媚。 林寻没有理会,抬手将那捆缚的小女孩解绑,抱起来轻轻放地上,揉着她的小脑袋,柔声道:“不怕,有叔叔在。” 声音中,带着直抵人心的一股大道力量,让得小女孩瞬间就安静下来,内心的绝望、恐惧、害怕犹如被阳光撕裂的黑暗,彻底被扫除。 小女孩怯生生道:“叔叔,你要买我当奴隶么,我会种花和洗衣服的,长大了,肯定会是一个好奴隶。” 稚嫩的声音,带着希冀,却像一把烙铁,烧得林寻内心灼痛。 这真龙界的人族,该遭遇着何等的践踏和打压,才会让这些小孩子从小就产生身为奴隶的意识? 而见到林寻救下这小女孩,那妖媚女子脸上一变,似意识到不妙,冷然道: “这批人族奴隶,乃是我嗜灵青蝠族重金买来,朋友你莫非想打劫不成?” “打劫?” 林寻眼神愈发冰冷了,蓦地探手,隔空将这妖媚女子脖颈攥住,“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打劫?” 咔嚓! 妖媚女子雪白的脖颈发出骨骼龟裂的声音,脸膛憋成酱紫色,她发出尖叫,“这可是狴犴帝族的宝船,只要我一声叫,船上的高人就会被惊动!” 嗖! 瘦削男子身影暴冲,要逃出房间,速度无比之快,他已经意识到不妙,要去请援兵。 只是他刚动身,就砰的一声被镇压在地,躯体如遭大山压迫,七窍淌血,面孔狰狞。 矮胖男子本打算出手,眼见这一幕,登时被震慑,脸色难看道:“朋友,一些人族的小奴隶而已,若你真想要,送你便是。” 自始至终,他们都不清楚,眼前这散发着云灵族气息的男子,是为何愤怒,为何出击! 这不是愚蠢,而是在他们潜意识里,人族天生为奴,可以任凭宰割早已经是根深蒂固的观念。 林寻内心涌起一股说不出是恨,还是怒的情绪,憋在胸口,难以宣泄。 砰! 矮胖男子也被镇压,跪在地上,五官扭曲成一团,肌体都有崩裂炸开的迹象。 他嘶声嘶吼:“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林寻沉默片刻,深吸一口气,平静道:“我也是人族,懂了吗?” 寥寥一句话,让那两男一女皆瞳孔扩张,旋即都无比愤怒,一个人族的杂碎,什么时候敢大胆到对他们动手了? 不怕被屠灭吗? 看着他们眼神中的错愕和愤怒,林寻不禁笑了,只是那笑容却说不出的冰冷。 他目光看向那些惘然失措的少女,看着他们惊慌、无助、颤栗的神色,看着他们身上的累累伤痕…… 在这真龙界,人族,就活该永生为奴? 被林寻掐住脖颈的妖媚女子脸上铁青,怨毒开口,“放了我们,今日之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否则,我们即便死了,你们也不可能从这艘宝船上活着离开!” 喀嚓! 她脖颈被扭断,元神齑粉,躯体都被一寸寸焚掉,化作灰烬扑簌簌飘洒。 瘦削男子和矮胖男子恐惧,如坠冰窟,他们修行至今,可从不曾见过如此胆大的人族! 林寻袖袍一挥,这两个嗜血青蝠族的强者也化作一片灰烬。 目睹这一幕,那些人族少女这才如梦初醒般,绝望而灰暗的眼神中浮现出一点点希冀之色。 “叔叔,你……真的是人族?”那被林寻救下的**岁小女孩再忍不住问道。 “对。”林寻点头。 小女孩疑惑道:“可你为何没有成为奴隶,还这般厉害?我娘亲说,咱们人族若是不顺从地当奴隶,就会被杀掉,若是敢反抗,还会被抄家灭门的。” 显然,她很不明白,这世上怎会有人敢杀那些高高在上的生灵。 林寻目光看向其他女孩,发现她们没有雀跃、没有欢呼、没有被解救后的激动…… 有的,是同样一种疑惑,很不明白林寻为何敢去杀那些嗜血青蝠族的人。 这不是麻木,也不是任命,而是“被奴役”的观念早已根植在她们心中。 这无疑很惊悚,很可怕! 搁在星空古道上,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叔叔带你们离开好不好?” 林寻深吸一口气,柔声道。 没有人反对,皆很顺从,或许她们潜意识里认为,这一次或许可以被救走,可以后也无法摆脱沦为奴隶、货物、食物……的命运吧? 林寻强忍着内心的不舒服,将这些小女孩都收进了无终塔内,并传音给大黄,让它好好照拂这些女孩。 而得知这些女孩的遭遇,曦和大黄都动怒,甚至一向从不理会世事的夏至,都罕见地露出杀气。林寻一个人坐在房间中。 吱呀! 没多久,房门被推开,走进一个身影枯瘦的中年,当看到林寻时,不禁一愣。 “他们都死了,但……还不够。” 林寻眼神望过去,那幽邃的眸宛如吞噬灵魂的大渊,让那枯瘦中年第一时间就被震慑。 片刻后,枯瘦中年化作飞灰消散,而从他的记忆中,林寻已得到了一些自己所想知道的东西。 他推门而出,房间外是一条狭长的甬道,宽有数十丈,甬道两侧尽是房间。 林寻负手于背,行走甬道上,路上遇到了许多生灵,但却没有一个能够察觉到他的存在。 帝境二重,无形如道! 当林寻返回自己房间时,这宝船最低层的十九个房间中,共计十五个嗜血青蝠族的强者,无论修为高低,皆从世间蒸发。 而林寻则再次解救了一批人族,有懵懂无知的孩童,有孔武有力的青年,有正值风华正茂的妙龄女子…… 足有数百之众。 这些人,一部分是被嗜血青蝠族从真龙界不同疆域中买来,一部分是直接掠夺抢来,皆经过精挑细选,都是年轻人和小孩子,没有老残病弱。 若林寻不曾出现,这些人将被送往翠虹神岛,那里有个专门贩卖奴隶的集市,这些人将变成货物,供那些各族生灵挑选! “这真龙界,还真是让人厌憎!” 直至返回自己房间,想起之前的一幕幕,林寻内心依旧有些郁闷,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冥罗龙帝!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修行路上,杀戮和血腥到处可见,只是,若仅仅只是真正的厮杀和斗争,倒也罢了。 林寻无法忍受的是,人族被视作卑贱奴隶践踏、羞辱、任凭宰割的下场。 毕竟,他也是人族。 当年在九域战场,他们古荒域修道者就被视作“两脚羊”,可那并不是种族之争,而是阵营之间的对抗。 而现在,在这真龙界,人族却被万族骑在脖子上,作威作福,犹如牲畜牛马,予取予夺,肆意践踏! 身为人族,林寻哪可能接受得了? 他很清楚,以他如今的力量,想要扭转这一切,注定是无比缥缈的事情。 可只要被他遇到了,就绝对不会不管! “按照那家伙的记忆,应该还有一个嗜血青蝠族的强者才对……” 林寻皱眉。 这艘宝船无比巨大,犹如一座小城池,分作了三层,中间一层中,甚至有着一条繁华的街道,商铺、酒楼、赌场、论道场……应有尽有。 林寻很怀疑,那漏网之鱼极可能就是去了宝船中间一层。 与此同时。 宝船二层,一座酒楼中,正在饮酒的一个獐头鼠目的男子,忽然浑身一颤,脸色大变。 这是他亲儿子的命魂骨牌,一直被他携带在身,可现在却突然碎了! 他噌地起身,匆匆下楼。 只是,刚走到一半,他又意识到什么,停在原地,神色一阵阴晴不定。 许久,他一咬牙,转身朝宝船最顶层走去。 bq

上一篇   第2225章 丧尽天良

下一篇   第2227章 安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