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0章 黑货 - 天骄战纪

第2230章 黑货

安征都差点以为林寻是故意刁难。 就是把自己卖了,恐怕都根本付不起拍下太初一炁水的钱啊…… 可下一刻安征就满心羞愧,并感到震颤。 林寻拿出了一个储物宝囊,其中装着三十多件帝兵,虽都是玄品之流,可那等价值之大,已是无法估量! “这些若不够拍下太初一炁水,就拿出这一个储物宝囊。” 说着,林寻又递给安征一个,打开一看,其中装着数千万真龙币,小山堆般的各种奇珍异宝,无法估算的神料、神材…… 安征倒吸凉气,沉默许久才最终敢确信,为了拍下太初一炁水,林寻是认真的! 他忍不住道:“前辈为何不亲自前往?” 林寻道:“不方便。” 真的不方便,拍卖会那等地方,必然人多眼杂,万一被人惦记上,必会惹出不少事端。 当然,林寻也不怕麻烦,之所以让安征前往,一是对方乃狴犴帝族纯血后裔,在这翠虹神岛,怕是没人敢去招惹。 另外,他交给安征的这批宝物,皆是来自真犼帝族,也算是赃物了,进行交易的时候,肯定会被人识破。 而交给安征来销赃,就不虞担心出什么问题了。 “赶紧去吧,等拍卖会结束,我自会去找你。” 林寻拍了拍兀自怔怔出神的安征的肩膀,“这件事若办成了,我便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狴犴印是什么样子。” 安征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那我便去了。” 直至抵达天鉴楼,安征这才猛地想起,什么叫真正的狴犴印?这话的意思未免也太令人费解。 甚至让人感到荒谬。 毕竟,狴犴印可是他们狴犴帝族的传承啊! 摇了摇头,安征不再多想,表明身份后,他直接就被安排在了天鉴楼最高规格的静室中。 …… 与此同时,林寻一个人在翠虹神岛上闲逛,依旧一副花钱如流水的架势。 闻所未闻的奇珍? 买! 见所未见的食材? 买! 这些特产似乎有些意思? 买! 一路买买买的林寻,无论走到哪,皆受到最热忱的对待,甚至因为他出手阔绰,还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没多久,整个翠虹神岛上做生意的商家,几乎都知道今天来了一个财大气粗的“壕”,生动形象地向世人演示了什么叫挥金如土,什么叫有钱任性。 真龙币是一种纯净的玄金道晶炼制而成,也是真龙界万族生灵皆认可的货币。 可对林寻而言,这等货币也就是一个数字,没什么太大的价值,现在不花掉,以后返回星空古道,可就再花不掉了。 真犼帝族好歹是一方霸主,亘古延存至今,所积累的财富之雄厚,足以令任何大帝都垂涎。 而现在,这些财富都已是林寻的战利品,除去给安征拿去的那些宝物,林寻身上,还有很多。 简而言之,不差钱! 没多久,林寻来到了一片特殊的交易区,这里所进行的买卖,皆是奴隶! 就见密密麻麻的笼子里,枷锁着许许多多的生灵,大都是来自一些稀奇古怪的弱小族群。 每一个沦为奴隶的生灵脸上,都写满了麻木,就仿佛任人挑选的货物,被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林寻目光一扫,就看到了一些被关押起来的人族奴隶,皆披头散发,衣衫破碎褴褛,几乎都是十多岁的年龄,有男有女。 “大人,您是要挑选奴隶吗?”一个獐头鼠目的银袍男子笑眯眯走来。 林寻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嗜血青蝠族的生灵,道,“整个集市内,有多少人族?” 银袍男子道:“大人想要多少个?” “全要。” 银袍男子精神一振,兴奋道:“大人,不瞒您说,整个翠虹神岛上,贩卖人族奴隶的交易,一直由我们嗜血青蝠族把控,您现在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顿了顿,他试探道:“小的唯一担心的是,大人您是否能全都买下。” 林寻随手抛出一个储物袋,“你可以把这些当做是定金。” 银袍男子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储物袋内装着整整一百万真龙币,这可是一笔巨款! “大人稍等,我这就为您准备货物。”银袍男子飞快拿出一个传讯玉简,开始忙活起来。 没多久,就见远处走来一个黑袍老者,银袍男子上前略一交谈,就从那黑袍老者手中接过一个百宝囊。 “大人,这其中装着三百八十七个人族奴隶,其中十岁之下的孩童一百三十人,剩下的全都是十岁之上,十七岁之下的男女,再加上这些笼子里的十七个奴隶,总共四百零四个奴隶。” 银袍男子语速飞快,“按照现在的行情,这些奴隶总共价值一百三十五万真龙币,大人您只需再付三十五万真龙币,这些奴隶就全都是您的了。” 林寻问道:“太少了,还有吗?” 银袍男子一呆,这还少?人族本就数量稀少,能够一下子卖出四百余奴隶,已经是一桩天大的买卖了。 略一思忖,银袍男子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这才一咬牙,低声传音道:“大人,我们手中,还有一批黑货,您若真的需要,咱们就得换个交易的地方了。” 所谓黑货,就是来路不正的货物,一旦暴露,极可能会引起许多麻烦。 “可以。” 林寻点头答应。 当即,银袍男子引领着林寻,离开这繁华的闹市,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条偏僻的街道深处,推开一座紧闭的庭院大门,朝深处行去。 在此过程中,林寻注意到,这庭院四周覆盖着禁制力量,能够遮蔽外界的查探。 没多久,庭院深处的一座殿宇中,一个紫袍女子端坐其中,三角眼中泛着阴邪之色。 “长老,这位大人是一位大买家……”银袍男子走上前,低声传音解释了一番。 听完,紫袍女子打量了林寻一眼,道:“这位朋友,黑货可很烫手,说不准就会引来杀身之祸,你就不担心?” 林寻淡然道:“我既然来了,你觉得我会担心这些?” 紫袍女子深深看了林寻一眼,没有再多说,袖袍一挥。 噗通噗通一阵乱响,就见数十个人族男女的身影,跌落了一地,每一个皆被捆缚,披头散发。 “这些皆是人族中的修道者,最弱的有洞天境修为,最强的则有着绝巅圣王境的底蕴。” 紫袍女子悠悠开口,“这些奴隶的价值,可远不是那些不懂修行的小东西可比。” 说着,她起身来到一个人族女子身前,挑起后者的下巴,对林寻说道: “朋友你看,这位姑娘就是一位绝巅圣王,模样也生得漂亮之极,最难得的是,她至今还是处子之身。” 那人族女子头发蓬乱,浑身被缠着烙印道纹的锁链,雪白的肌体上尽是密密麻麻的鞭痕。 当她的头颅被抬起,顿时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美丽之极的脸蛋,只是脸色却苍白透明,眼神空洞,写满木然,宛如没有灵魂般。 而当林寻看到此女时,瞳孔骤然收缩,心中波澜骤生。 尹欢! 这女子,赫然是神机道宗传人尹欢,那个和真龙一脉纯血后裔敖震天宛如伴侣的绝色佳人! 当年,就是她和敖震天一起前往古荒域,邀请赵景暄一起离开,前往真龙一界。 可现在,她却竟沦落为奴隶,落入嗜血青蝠族手中! 若不是亲眼所见,林寻差点都不敢相信。 而看着她那伤痕累累的躯体,麻木空洞的神色,一股说不出的惊怒也是涌上林寻心头。 当年景暄可是跟尹欢一起走的,如今尹欢惨遭这等处境,那……景暄呢? 她难道也发生了什么意外? 紫袍女子浑然没有察觉到林寻心绪的变化,见他眼神紧紧盯着那人族女奴隶,不禁笑起来。 她说道:“看来,道友对这一批黑货很满意,不过,价格可要说清楚,像我手中的这女人,起码……也要两千万真龙币,毕竟,这可是一位绝巅圣王,若不是因为这是一个黑货,别说两千万真龙币,就是五千万都有人要。” “当然,道友若嫌贵,不妨再看看别的人族奴隶,像洞天境修为,只要八十万,衍轮境一百二十万,王境……” 紫袍女子在报价,旁边的银袍男子则满怀期待地等着林寻这位大买家砸钱…… 便在此时,林寻忽然开口:“这些……我全都要了,还有吗?” 紫袍女子和银袍男子都呆住,还不够!? “看来,你们是真没有了。” 林寻瞥了他们一眼,道,“那就只能送你们上路了。” 银袍男子脸色骤变,道:“你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镇杀当场,躯体直接化作劫烬,灰飞烟灭。 嗖! 紫袍女子反应极快,毫不犹豫朝大殿外挪移而去。 可刹那间,就被林寻隔空抓住脖颈,像拎小鸡似的攥了过来。 她发出凄厉的尖叫:“翠虹神岛上,禁制一切厮杀,否则必将遭受到狴犴帝族的镇压,朋友,你若真想要这些奴隶,我统统可以送你,不要钱!”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