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6章 不好的预感 - 天骄战纪

第2236章 不好的预感

波涛汹涌的一片海面上空,龙须玄龟呈现出一种瑟瑟发抖,龟缩不安的状态。 在它背上,宫殿中,气氛压抑。 林寻端坐主座之上,俯瞰被镇压在地的覆海龙帝,眼神幽冷,毫无情绪波动。 覆海龙帝则愤怒得七窍生烟,脸色铁青,一副恨不得将林寻生吞活剥的神色。 “我只想知道,该如何前往龙宫而已,你何须这般愤怒?莫非是这些年里,高高在上习惯了,突然被打落凡尘,就很难接受了?” 林寻言辞随意,“这么说吧,若不是因为某种缘故,你真以为我会跟你废话?直接搜魂就是了!” 覆海龙帝瞳孔写满怒和恨,嘶声道,“我堂堂真龙族,焉可能会就这般低头?要杀要剐,你尽管动手便是!不过本座不得不告诉你,得罪了我真龙一脉,无论是谁,注定将被灭族!” 灭族! 寥寥两字,话中的冷酷味道,却足以令天下万族心寒! 这并非妄言,而是凭借真龙一脉那至高无上的主宰威势,的确拥有这等底蕴。 只可惜,这完全对林寻无用。 他起身,来到覆海龙帝身前,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不要逼我用强。” 平静的声音中,透着一抹不容违逆的味道。 覆海龙帝忍不住讥嘲:“有种你就动手啊?” 林寻点了点头,道:“大黄,你不是一直想尝一尝真龙肉的滋味吗,这老长虫就交给你炮制了。” 说话时,他已经将大黄从无终塔中放出来。 “嘿嘿嘿……”第一眼看到覆海龙帝,大黄眼睛都亮起来,笑得无比阴险和亢奋,狗嘴里口水横流。 覆海龙帝先是一怔,而后悚然,他敏锐察觉到,这条大黄狗无比可怕,有着致命般的危险气息。 “你究竟想做什么?”覆海龙帝咬牙说道,态度已经有些动摇了。 大黄顿时就不乐意了:“身为尊贵无比的真龙族大帝,怎么能就这样怂了呢?来来来,拿出你的骨气,一定要宁死不屈!” 它还等着吃龙肉,品龙羹呢! 覆海龙帝神色变幻不定,内心涌起无比的羞愤,修行至今,他还是第一次遭受到如此奇耻大辱,颜面扫地,尊严无存! 眼下,甚至被一条狗视作盘中餐! “我只想知道三件事,只要你如实回答,我保证不会太过为难你。” 林寻开口,“先说第一件事,当年的万龙仙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覆海龙帝脸色骤变,警惕道,“此乃我真龙族内部机密,你为何要打探这些消息?” 林寻道:“是我在问你。” 啪! 大黄一爪子抽在覆海龙帝后脑勺上,“老长虫,再不乖乖配合,信不信本座将你的龙肝挖出来?” 说着,它嘴里就淌出晶莹的口水,龙肝啊!那个是天地间的“至味”! 覆海龙帝被抽得眼前直冒金星,再看大黄那垂涎欲滴的模样,真真是羞愤欲狂,恨不得跟这条黄狗拼命。 可最终,他还是忍住,道:“这件事,本座无可奉告,你即便搜魂,也注定是徒劳!” 他脸色间尽是决然。 林寻皱了皱眉,显然,覆海龙帝话中的意思很清楚,若真被搜魂,他也有办法阻止林寻得到想要的答案。 一场发生在万龙仙会上的变故,却让一位有着帝境六重的存在宁死都不愿说出其中内幕,可想而知,这一场变故必非同小可! “要不要本座好好炮制一下这老长虫?”大黄在一侧磨牙,蠢蠢欲动。 林寻摇头,又问道:“龙宫在哪里?” 这一次,覆海龙帝只犹豫了一下,就咬牙道:“没有我族强者接应,哪怕你就是知道我族祖地的位置,也注定无法进入其中。” 顿了顿,他神色森然,死死盯着林寻,“当然,你若真有种敢前往,本座倒也不介意告诉你。” 这世上,谁人不知,龙宫乃他们真龙一脉盘踞之地? 谁,又胆敢冒然闯入其中? 哪怕就是帝境存在,也必将有去无回! “说。”林寻根本就没有多想,直接问。 龙宫之地,注定是真正意义上的龙潭虎穴,无比危险和可怕,但林寻却有着不得不去的缘由。 覆海龙帝沉默片刻,这才说道:“本座可以为你带路。” 啪! 大黄又抽了他一后脑勺,对林寻道,“这老东西可不老实,若让他带路,只要我们进入那龙宫,肯定会生出诸多变数。依我看,干脆直接对他搜魂便是!” “让他带路便是。” 林寻心中一叹,他目前还无法判断赵景暄的处境是好是坏,若就这般冒然杀死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族中大人物,怕是会不妥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问道:“第三件事,最近一段时间,是否有一个名叫衍星的女子找上你们真龙一脉?” 覆海龙帝怔了一下,“这女人是谁?” 林寻道:“她来自星空彼岸。” 覆海龙帝瞳孔一缩,旋即就摇头,“这件事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衍星没有前来龙宫。” 林寻和大黄对视一眼,都不禁皱眉。 按照二师兄所言,这衍星早已采取行动,前来这真龙界,可为何却直至现在竟没有前往真龙一脉的地盘? 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了。只要衍星没来,就意味着她还没有得到那“祖龙宝血”,也就注定不可能让那仅剩下一缕残魂的无名帝尊恢复过来。 “事座能否问一句,你究竟是谁,为何又要执意前往我族龙宫?”覆海龙帝忽然开口。 他实在很费解,真龙界中,哪个强者敢这般大胆?不怕被灭族? 可眼前这一人一狗,却一副无所顾忌的姿态,这让覆海龙帝都感到很不可思议。 “我叫林寻。”林寻心中一动,在说自己名字时,紧紧盯着覆海龙帝的表情。 果然,听到这名字,覆海龙帝瞳孔猛地收缩,脸色都变了,似难以置信。 根本不必林寻问,他已失声道:“这不可能,多年前我族已经将那通往星空古道的路径击沉,道途永断,你……怎可能还能抵达?” 一句话,令林寻心中都一震,翻滚激荡,猛地攥住覆海龙帝的脖颈,将他拎起来,眼神幽冷的可怕,一字一顿道: “你们隔断真龙界和星空古道之间的路径,就是为了防止我林寻找来?” 此刻,大黄也都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覆海龙帝被掐着脖颈,呼吸都困难,他也已经意识到刚才吐露了一个不该吐露的秘辛。 可他并不惊慌,反倒狞笑道:“林寻,哈哈你就是那个玷污了我族嫡系龙女的人族杂碎!鹿伯崖呢,这老杂碎为何没有跟你一起来?” 砰! 林寻将他摔在地上,脸色阴沉道:“看来,你们真龙一脉都早已知道林某的存在了,并且……还视我为敌啊……” 这一刹,他心中最不愿看到的结果,终究还是印证了,真龙一脉,对他林寻充满敌意! 而这,则是因为自己和景暄的事情! 林寻想起了被真龙一脉四太子敖玄风羞辱驱逐的尹欢,一时间,心境都变得沉重。 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就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了! “要不要碎了这老长虫,剥取其元神?”大黄也察觉到,林寻的心绪有些不对劲,语气也变得杀气腾腾。 “哈哈哈,杀了本座,你们只会死得更惨!” 覆海龙帝狞笑,“林寻啊林寻,你真的不该来的,你可知道,自从万龙仙会落幕后那一刻开始,我真龙一脉最想杀死的,就是你这人族小杂碎?若不是因为……某种缘故,我族早杀往星空古道,将你碎尸万段了!” “你这老杂毛都这般处境了,还如此嚣张,找死不是!” 大黄气得直接抡起爪子,对着覆海龙帝就一阵猛抽,耳光清脆响亮,打得他鼻青脸肿,口鼻喷血,牙齿剥落,脑袋都发懵。 而此时,林寻死已猜测道到什么,神色冰冷道,“这么说,万龙仙会上发生的那一场大变故,和景暄有关了?” 覆海龙帝忽然闭嘴,只是冷笑,一副你想知道?老子偏偏不告诉你的模样。 林寻沉默片刻,彻底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才冷冷道,“你不说也无妨,等我前往龙宫之后,一切自会真相大白。” “你这是自寻死路!本座巴不得你赶紧去送死!”覆海龙帝嘶声大笑,他脸膛都红肿淌血,披头散发,显得有些癫狂了。 “真的不杀了这老杂碎?”大黄忍不住道。 “让他带路。” 林寻深吸一口气,做出决断,“大黄,你和曦、夏至都准备一下,在进入那龙宫后,或许就会爆发冲突。” 大黄点头,它虽嚣张无比,可也清楚,此去必伴随大凶险,必须得提前做一些准备。 覆海龙帝依旧在冷笑,龙宫之地,亘古以来,无人可撼动,在他看来,林寻他们此去,简直就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没多久,巨大无比的龙须玄龟腾空飞遁,朝着极远处的汪洋挪移而去,渐渐消失在天地间。 —— ps:月初第一天,求保底月票~~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