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9章 又见敖震天 - 天骄战纪

第2239章 又见敖震天

与此同时,浑桖战帝也说道:“道友,你不妨想一想,在进入这龙宫世界时,究竟是哪里露出了破绽,才会让四太子产生怀疑。” 林寻想了想,便将自己前来时的细节一一说出。 “我明白了。” 浑桖战帝很快就明悟,“这倒是不怪林道友,而是你根本不知道,覆海龙帝一向瞧不上七太子,两者关系恶劣,可你却拿着覆海龙帝的令牌前来,要拜见七太子……” 不等说完,林寻也明白过来,点头道:“这倒是我疏忽了。” 浑桖战帝飞快传音:“道友,事不宜迟,如今四太子还等候在外,你觉得接下来该怎么办?” 林寻略一思忖,眸光看向浑桖战帝:“我有一个办法,既能让道友不必遭受牵累,又能令我顺利见到七太子,只是……却会让道友遭受一些委屈。” 浑桖战帝怔了怔,似是想到了某种可能,神色一阵阴晴不定,半响才一咬牙,道:“受点委屈算什么,只要能够帮到道友,一切付出都值得。” 林寻点了点头,就开始传音。 …… 山洞外,敖玄风眉头皱起,刚感到有些不耐时,就听那幽暗深邃的山洞内响起轰鸣,禁制力量轰然涌现。 那等恐怖的气息,让得敖玄风呼吸都是一窒,其他扈从也一个个都是骇然不已。 半响后,那山洞内的禁制力量才归于平静。 与此同时,浑桖战帝的声音从那山洞深处响起:“少主,事情已经办妥。” “成了!” 那些扈从皆振奋起来。 敖玄风也笑起来,率先朝山洞内行去,自始至终,根本就没有再起任何一丝疑心。 毕竟,这是龙宫世界,是他们真龙一脉的地盘! 而敖玄风下意识里也根本不认为,像浑桖战帝这般被自己宗族掌控着命运的帝境存在,会产生异心。 进入山洞,行走没多久,果然就看见,浑桖战帝在那等候着,而在他身边,一道身影躺在地上,陷入昏迷,生死不知。 “浑桖战帝,快将这心怀不轨的杂碎给我弄醒,我倒要看一看,他究竟是为何而来!” 敖玄风眼神中尽是冷酷,心中实则还有些自得,认为正是自己明察秋毫,识破了一桩阴谋! “四太子,你让我很失望。” 可就在此时,就见浑桖战帝袖袍一挥,道光轰鸣,那附近的一众扈从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镇压,一个个瘫软在地,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 不好! 敖玄风脸上的得意凝固,近乎是出于本能般,第一时间朝闪动外暴冲挪移。 砰! 只是,他刚动手,后脑勺就被狠狠抽了一记,眼前一阵发黑,差点就晕厥过去,身影砸地,摔出狗吃屎的造型。 “浑桖战帝,你竟敢背叛我族!” 敖玄风震怒,脸色铁青,只是当扭头看过去时,却发现那浑桖战帝模样变幻,化作了林寻的模样。 一下子,他就呆住,心中发寒,“你……” “喏,你口中的浑桖战帝在那,只是,他可再无法帮上你的忙了。”林寻指了指远处躺着的身影,言辞随意。 “你究竟是谁?!” 敖玄风暴喝,声若炸雷。 林寻笑起来,一眼就窥破对方的心思,“此地已被我的力量覆盖,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可能有人察觉到一丝异常。” 敖玄风彻底心寒,手脚冰凉,可他兀自不敢相信,这世上怎会有人敢潜入他们真龙一脉的地盘? 不怕死吗? 谁不知道,得罪了他们真龙一脉,是会被灭族的!? 林寻道:“我猜,你现在肯定很难接受这一切,当初你那位七叔也是这般想的,甚至认为,我林某人不敢杀他……” 敖玄风脸色大变:“你杀了七叔!?” 覆海龙帝可是“无法无天”般的存在,在真龙一脉中,一身道行已堪称是顶尖层次的存在! 这一刻,敖玄风心神都有些失控的迹象,怎可能,这怎可能? 对敖玄风这等自幼生长在真龙一脉的贵胄子弟而言,真龙界的天,是他们宗族的天,地是他们宗族的地,那天地间的万族生灵,皆是他们的奴仆和臣子。 无数年来,这种状况从不曾发生过改变。 所以,敖玄风根本就不敢想象,这世上,怎会有人敢在他们的天地中行凶! 而就在敖玄风心神动荡那一瞬,林寻早已蓄势以待的神识已悄然涌入其体内。 欲进行搜魂! 可让林寻感到意外的是,一层神秘的龙纹禁制力量,覆盖在敖玄风的神魂之中。 当然,这等防御力量,根本无法挡住林寻的神识,可若是强自去搜魂,后果极可能只有一个。 敖玄风的神魂会在瞬间爆碎齑粉! 最终,为避免打草惊蛇,林寻还是忍住,挥手将敖玄风打晕,连同那些被镇压的扈从在内,全都丢进了无终塔内。 做完这一切,林寻看了一眼远处躺在地上的浑桖战帝,传音道:“道友,多谢了。” 说罢,他转身而去。 这一次,浑桖战帝也够狠的,让林寻直接将其击成重伤,打得昏迷过去。 按照浑桖战帝的说法,唯有如此,才能让真龙一脉不致于怀疑他产生了二心。 林寻走出山洞,按照之前浑桖战帝的指点,行走在天禁山中。 一路上,林寻也是察觉到了许许多多被关押在此的“囚犯”,不止有真龙一脉的族人,也有许多其他族群的生灵,一个个下场凄惨,生不如死。 林寻甚至看到,一个帝境四重的青瞳飞鸾族强者,都不知被关押多少岁月,肌体都腐烂,散发着恶臭,气息奄奄,触目惊心。 盏茶时间后。 天禁山深处,半山腰的一座崖坪上,屹立着一个古老的石屋,一股无形的禁制力量,将这一座崖坪和石屋完全覆盖。 远远地,林寻就看到一道身影,独自盘膝坐在石屋前,正在修炼,浑身蒸腾着汹涌澎湃的真龙之气。 他躯体健硕、修长,五官英俊硬朗,眉宇间充斥着一股坚韧之色。 赫然正是敖震天! 只是和当年在古荒域相见时,敖震天浑没有了那种骄傲、跋扈、潇洒的气质,只剩下一种沉凝、坚韧。 林寻看了看四周,静心感应片刻,兀自有些不放心,袖袍一挥,一道道阵旗掠出,化作一座神妙的禁阵,瞬间将那一片崖坪覆盖。 与此同时,林寻拿出一个金色阵盘,这是从浑桖战帝手中得到,专门用来开启天禁山中覆盖的各种禁制力量。 嗡~ 一阵禁制波动翻滚,林寻顺利走进了那一片崖坪。 “嗯?” 正在修炼的敖震天霍然睁开眼睛,当看到林寻时,他整个人都愣在那,差点以为是在做梦。 “林……兄?”敖震天长身而起,“这可是我族禁地,你怎会出现在这里?” “我是来找景暄的。”林寻道。 敖震天神色忽然变得复杂起来,长叹道,“我就知道,只要见不到我那表妹返回古荒域,你迟早是会找来的。” 他拿出一壶酒,“数十年不见了,要不要喝一杯?” 林寻摇头,道:“我这次是冒着极大风险才抵达这里,你觉得我还有心思喝酒吗?” 敖震天默默收起酒壶,声音低沉而诚恳,道:“林兄,你不该来的,若你还想当年那般信得过我,我希望你离开就离开,有多远就去多远,此生都不要再踏入这一界。” 林寻皱眉,道:“我只问你,景暄现在在哪里?” 敖震天摇头:“当年万龙仙会落幕后,我就被禁足在此地,数十年来不曾有机会外出一步,哪可能知道景暄表妹在哪里。” 林寻心中涌出说不出的愤怒,猛地上前,攥住敖震天衣襟,“当年,是你信誓旦旦说,会保证景暄安危,我才会答应让景暄随你前来,可你现在却告诉我……不知道景暄在哪里?” 他那幽邃的眸中,尽是犹如快要燃烧的怒。 敖震天神色惨淡,低着头,不敢直视林寻的目光,苦涩道:“我也没想到,万龙仙会上,竟会发生那等意外……” 他深吸一口气,道:“林兄,我虽不知景暄表妹如今在何处,但却敢拿性命跟你保证,景暄表妹绝对不会出现任何一丝危险!” 砰! 林寻将他甩在地上,眼神幽冷,“若你真还把我林寻当朋友,就告诉我,万龙仙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为何从那之后,你们真龙一脉的所有人都恨不得我林寻死?” 敖震天神色阴晴不定,胸腔起伏,仿似内心在遭受着无比的煎熬和挣扎。 许久,他才低头苦涩道:“这件事,我不能说,林兄,我求求你了,趁我族那些大人物还没有发现你,现在就赶紧离开,好吗?这件事,以后我敖震天绝对会给你一个交代!” 声音中甚至都已带上一抹哀求。 可越是如此,让林寻心中愈发感到有些不妙了。 他强自按捺住内心的愤怒,看着瘫坐在地不敢与自己对视的敖震天,眼神中不禁露出失望之色,道:“看来,我找你也注定是徒劳了,罢了,这件事,我林寻自己来解决!”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