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3章 霸天之禁 - 天骄战纪

第2243章 霸天之禁

“报——!敌人正在向大道万龙宫冲去!” 当这则消息传出,那些正从四面八方出动的老怪物们都不免一阵惊诧,难以置信。 大道万龙宫,真龙一脉最核心之地,唯有族长一脉的嫡系亲属才能入驻其中。 那里覆盖恐怖无边的禁制力量,有众多老怪物把守坐镇,足可以令帝境人物不敢越雷池一步! 谁敢想象,那贼子竟敢朝这等地方杀去? 这完全就是颠覆常理,让人都不禁怀疑,对方是不是丧心病狂地故意去送死……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快!全都赶往大道万龙宫——!” 真龙一脉一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下达命令。 一时间,浩瀚无比的龙宫世界中,不知多少恐怖身影从潜修之地出动,化作耀眼惊天的长虹,撕裂青冥,朝大道万龙宫挪移而去。 这等景象,已经太多年没有发生过,让得那些分布在龙宫世界的生灵皆被惊动了。 与此同时,那些来自九大帝族的帝境供奉长老,也都是大致判断出了那大闹龙宫的“贼子”身份,皆心照不宣地打算,若有可能,就帮衬林寻一把! 可当察觉到动静已经闹得越来越大时,这些九大帝族的供奉长老也都不可抑制地担忧起来。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在这龙宫世界,一旦那些老龙都被激怒,那林道渊焉可能还有逃生的可能? 到那时,哪怕是他们帮助,都怕是无济于事! “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是那些九大帝族供奉长老的打算。 …… 轰隆! 天地动荡,山岩倾塌,虚空犹如被搅乱,染上血腥之色,滚滚道音像九天炸雷,响彻乾坤。 在前往大道万龙宫的路上,林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击,也是再无法像之前那般隐匿身份。 此刻的他,浑身璀璨发光,黑发飞扬,掌握雪亮茫茫的无法刀,横杀前行。 噗噗噗……须臾间,数十个围困上前的强者,就被茫茫刀气覆盖席卷,狠狠冲散开,断臂残肢横飞,鲜血如瀑飞洒,凄厉的惨叫也随之响彻。 林寻黑眸幽邃,踏着血腥前冲,毫无一丝耽搁。 眼下所遇的对手,还谈不上威胁,可以轻易就击垮,可随着时间推移,注定会有越来越多恐怖角色出场。 林寻绝不怀疑,以真龙一脉的雄厚底蕴,注定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态势延续下去。 杀! 他身影闪烁,宛如流光,一身绝巅帝境二重的修为运转,整个人犹如一口横移的大渊,碾压天地而行。 远处,已经能够看到大道万龙宫的轮廓。 那是一片古老、辉煌、神圣般的建筑群,顶天立地,沐浴在滚滚混沌气中,各种龙气交集,绚烂的宝光通天盖地! “大胆贼子!竟敢在此……” 远处,一个魁梧无比的身影冲出,浑身煞气滔天,覆盖着黑色的玄甲,掌握一杆巨大的钢叉,暴冲杀来。 可他话音刚说出一半,就被林寻一刀劈飞出去,庞大如山的躯体在半空中倏尔裂开成两半,鲜血像瀑布似的倾泻而下。 林寻看也不看,刚打算前冲,附近区域光雨,一重重古老的禁制大阵从沉寂中醒来。 轰隆~~ 一座座神山拔地而起,通天而上,神山堆积,岩石皆宛如由神金浇筑而成,流淌着慑人的禁制波动,将前方的道路完全阻绝。 远远一望,就如一道天堑出现,给人以无可撼动,无可逾越之感。 极远处,从四面八方飞驰而来的身影看到这一幕,顿时暗松一口气。 霸天之禁! 一座亘古延存至今的古之禁阵,神山若壁,横亘天地,可阻挡帝境人物于其前。 从此阵诞生之初,就不曾有外敌能够破开此阵! “贼子,看你还往哪里逃!”一个老怪物得意狞笑起来,声音比雷霆还响亮。 只是话音刚落。 就见极远处,林寻挪移的速度毫无停顿,直接朝那霸天之禁撞去,那一幕,就如蚍蜉撼树,以卵击石。 可诡异的是,他身影一阵闪烁,竟是穿梭在那重重道纹禁阵之中,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而那霸天之禁,仅仅只泛起一串潮水般的符文涟漪…… 那得意狞笑的老怪物的脸色顿时凝固,瞠目结舌:“这……什么情况!?” 那从不同方向追来的老怪物们,也都一脸的难以置信,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快,撤掉霸天之禁!” 有老怪物气急败坏,嘶声咆哮。 其他强者脸上都火辣辣的,这霸天之禁可是他们真龙一脉的亘古禁制,如今没能阻挡那外敌,反倒将他们这些个真龙族人阻挡,这简直就像是自抽耳光似的。 与此同时,轻而易举闯过大阵的林寻,神色从容而自若,举目远眺。 这霸天之禁虽强大,可对他这等从小就玩灵纹长大的绝巅大帝而言,完全就是班门弄斧,不值一哂。 此时,他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极远处坐落在地平线上的那“大道万龙宫”。 “敖幻海,发生了如此大的动静,你难道就打算不出现吗……” 林寻黑眸幽冷。 敖幻海是真龙一脉当代族长,号“万绝龙帝”,一个拥有着恐怖底蕴的老古董。 传闻中,万绝龙帝性情铁血,杀伐果断,手腕通天,也是最令真龙界万族生灵忌惮和畏惧的主宰人物。 林寻之所以引出如此大动静,也要闯到此地,就是为了从敖幻海口中逼问出赵景暄的下落! 非是林寻冒失和胆大,而是不得已而为之。 按照他了解,敢于下令封锁万龙仙会消息,敢于下令击沉通往星空彼岸的路径,这敖幻海分明就是铁了心,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也要将自己和赵景暄所生的孩子留下来! 原因很简单,无非是因为这孩子的天赋太过于逆天,身兼真龙祖血和大渊吞穹天赋,这绝对堪称亘古未有,古来唯一! 若真让敖幻海将这孩子留下,自幼抚养长大,以后这孩子……怕就要跟着姓敖了! “你不出来,我就去找你。” 林寻深吸一口气,挪移虚空,朝远处的大道万龙宫掠去。 哗啦~ 忽然间,一缕缕紫金色的火焰,倏尔浮现,紧跟着就扩散市面八方,以围困之势,笼罩向林寻。 从天穹俯瞰,就如一个浑圆的紫金色火焰圈出现,而林寻则被困在了其中。 顿时间,林寻就察觉到,这片空间被禁锢和封锁,再无法挪移,与此同时一股致命般的威胁气息弥漫而开。 “年轻人,这龙宫世界不是随便谁就可以闯的,你的表现已经很不错,若本座没有看走眼,你应当是一个绝巅大帝。” 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不疾不徐,透着一股令人绝望的威严气息,“绝巅大帝可稀罕的很,万古难得一见,也只有星空彼岸中,才有绝巅大帝行走,并且数量同样稀少……” 伴随声音,一个老态龙钟,生着金色龙须,身着金袍,眼瞳金灿灿的老者,凭空出现。 哗啦~ 随着他出现,那不断朝林寻蔓延的紫金色火焰光圈,也是在这一刹那停顿在虚空,静静燃烧,散发着诡异危险的气息。 金袍老者眸子淡漠地看着远处的林寻,道,“可你并不是从星空彼岸而来,而在我真龙界通往星空古道的路径被击沉之前,那星空古道上也有将近十万年没有出现过绝巅大帝了。” “让本座猜一猜,你恐怕是最近数十年在绝巅成帝的吧。” 金袍老者说着,金灿灿的眸子中爆射出骇人的神芒,似要将林寻浑身上下都看透。 他很可怕,周身气息遮天蔽日,以金色神火禁锢四面八方的空间,犹如蛛网上的蜘蛛,欲捕食被困网上的小虫。 仅仅是那等威势,比之帝境八重的巴岐大帝都要强横一些! 无可置疑,这金袍老者是真龙族极其古老的的一位存在,而似这般大帝人物,因为血脉的缘故,本身就有着镇压同境的可怕底蕴。 起码,眼下的林寻就感到了致命般的威胁! 但他神色不变,道:“敖幻海在哪里?” 金色老者眉头一皱:“我族之长的名号,也是你可以直呼的?说说吧,你究竟是为何而来,若是反抗,本座不介意今日就除掉一个足以惊艳古今岁月的绝巅大帝!” 威严、自信、淡漠、高高在上! 而林寻的回应很简单。 放狗! 唰的一声,大黄腾空而出,一爪子拍出,就便将那覆盖十方的金色神火拍碎,化作溃散如雨的火流飘洒。 金袍老者瞳孔一缩! “帝境八重的老长虫,好家伙!” 大黄讶然地看了那金袍老者一眼,旋即狗嘴里就流出哈喇子,眼神写满了炽热和贪婪,“这一锅……可有点炖不下了啊,不过没事,先掏出龙肝解解馋!” 唰! 说话时,大黄就犹如急不可耐的嫖客似的,火急火燎地挪移虚空,发出嗷呜的大叫,冲向了远处的金袍老者。 “林寻,你继续走,这老长虫交给本座来炮制!”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