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身世谜团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二十四章 身世谜团

白骨王座上,虚幻般的身影若暗夜中的君王,威势无形,却无所不在。 “他是谁?” 当她开口,声音充满了独特的低沉磁性魅力,若夜色般神秘。 疏忽之间,就见那一道虚幻般的身影化作了一个女人,她头发高高盘起,用一支黑色镂空飞凰木簪斜插成髻,她看上去很年轻,莹白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一对蔚蓝色的眼瞳中是一种属于上位者独有的漠然。 她身穿一袭裁剪合体的黑色华美礼服,把修长的身段勾勒得淋漓尽致,纤细白皙的右手尾指上,带着一颗黑宝石戒指,那戒指若一只睁开的瞳孔,漆黑似永夜。 暗夜女王! 一个集古典、优雅、尊贵、美丽于一体的女人,浑身散发着一种幽寂、空洞般的黑暗气质。 那种黑暗,仿佛可以吞噬灵魂,让时间万物沉沦! 只是在老人眼中,看到的只是一道仿佛来自黑暗中的绰约身影,除此之外,尽是虚无! “他不是绯云村的人。” 老人微微低着头,声音温和平静,“我亲自查探过,在他进入绯云村的三个月前,当年被开国大帝遗弃的那一座紫渊矿狱,在一夜之间被彻底毁灭,再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白骨王座上,暗夜女王陷入沉默,许久才说道:“你是说,他就是当年那个孩子?” 老人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曾沿着紫渊矿狱原本所在的地方一路搜寻,只是让我不解的是,凭借林寻此子当年真武二重境的修为,在进入绯云村时,最少也需要一年时间,和三个月的时间有着很大冲突。” 暗夜女王声音幽冷低沉:“并不冲突,凭借鹿伯崖的手段,完全可以布置一座挪移灵阵,将此子在瞬间被送出紫渊矿狱。” 老人眼瞳眯了眯,似有些意外:“鹿伯崖?他……竟然没有死?” 暗夜女王嗯了一声,道:“事到如今,也不必再瞒你,一年前我之所以执意前往三千大山,所要拜访的故人正是鹿伯崖。” 一个名字,却似乎让老人内心情绪很不平静,原本慈祥温和的面庞上浮现一抹恍惚。 许久,老人才神色复杂道:“怪不得,从雪金传回的消息中说,林寻此子拥有着超乎想象的灵纹手段,原本我还在诧异,他究竟是从谁手中学习到的这一切,原本……是鹿伯崖……” 他的神色间有恍然,有感慨,还有一抹惊疑,他无法想象,明明被证实早已死去的鹿伯崖,为何还能活下来! “当年鹿伯崖的死亡一直是个谜,唯有我清楚,无论是帝国那些上层门阀,还是观星台上那一群老东西,都被鹿伯崖给骗了。” 暗夜女王开口,原本古井不波的声音中,此刻也泛起一丝波动,说明她内心也并不平静,“只是如今看来,鹿伯崖只怕已真的死去。” 仿佛鹿伯崖的死,让她心中有着一丝不甘和遗憾。 老人也陷入沉默,连当年开国大帝亲手缔造的紫渊矿狱都已被毁去,鹿伯崖焉可能还有幸存的道理? “这么说,当年鹿伯崖并没有死,而是带着那个本应该早已死去的孩童,躲藏在了紫渊矿狱中,只是恐怕鹿伯崖也没想到,会有一场厄难突然降临头上,最终毁掉了他的性命。” 老人唏嘘,眼瞳中带着一抹复杂情绪,似在追忆往事。 暗夜女王声音已恢复以往的漠然和低沉,“我现在好奇的是,那个毁掉紫渊矿狱的凶手,究竟是为了杀死鹿伯崖,还是为了杀死林寻。” 老人眼瞳骤然一眯,这个问题很关键,若是为了杀死鹿伯崖,证明凶手并不清楚林寻的身份。 若是仅仅只为了杀死林寻,就证明他们并不清楚,鹿伯崖这个当年早已被证明死去的家伙,也是一个充满谜团的人物。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凶手是为了同时杀死鹿伯崖和林寻! “当年的事情,唯有鹿伯崖最清楚,否则林寻此子根本存活不下来,只是可惜,随着他的死,这个谜团已很难再被解开。” 暗夜女王发出一声叹息。 老人思忖片刻,道:“小姐,且不提当年往事,如今我们既已清楚林寻来历,是否……” 不等说完,就被暗夜女王打断:“把这件事压下去!” 老人怔然:“压下去?” 暗夜女王淡漠道:“当年那件事的原因,唯有鹿伯崖知道,既然鹿伯崖都不愿告诉他原因,我们也不必越俎代庖,除非有一天他能够具备足可以让我改变主意的力量,或许才有资格知道这一切。” 老人点了点头。 这时候,古堡深处忽然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此事到此为止。” 白骨王座上,暗夜女王身影骤然变得虚幻,逐渐消失于虚无中。 老人微微躬身,礼仪标准的无可挑剔,旋即便转身而去,离开了这座完全被黑暗笼罩的古堡。 而就在他们皆都消失,一个身穿黑色披风,将面容遮挡在帽檐下方的小女孩走来。 古堡中那永夜般的黑暗,仿佛无法阻挡她的视线,很快就来到那一张空荡荡的白骨王座前。 “躲着我也没用,你们的谈话可以隔断天地,却无法瞒过黑暗,而我便来自黑暗……” 小女孩静静立在那,心中喃喃。 “夏至妹妹,夏至妹妹……” 忽然,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伴随声音,一片璀璨的紫光划破黑暗,从远处匆匆跑来。 仔细看去,那赫然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衣冠胜雪,唇红齿白,一对眼眸明亮若星辰,尤其是他的眉心之处,有着一个天生紫莲烙印,显得与众不同。 虽只是一个少年,可他行动之间,周身弥漫紫色圣光,隐然有一种超凡脱俗,超然于世的气势。 少年看见立在黑暗中的夏至,眼睛变得愈发明亮,笑道:“夏至妹妹,你为何要来这里,难道不怕暗夜大人呵责你么?” 神态异常亲热。 夏至没有理会他,转身就走。 见此,少年丝毫不恼,迈步跟了上去,目光灼灼看着夏至,道:“夏至妹妹,昨天我已经跟父亲说过,等我实力突破至洞天境时,父亲他就会亲自出面,向暗夜大人提亲,将你许配于我为妻。” 夏至一路沉默,仿佛根本就无视了少年的存在。 少年似乎极其了解夏至性格,不以为然笑了笑,道:“不瞒你说,凭借我血脉中所拥有的‘金海紫莲’天赋属性,绝对有信心在十五岁时,就一举踏入洞天境!也就是说,再过三年,咱们俩就可以在一起了!” 说到最后,少年眼眸中已尽是憧憬兴奋之色。 夏至终于不再沉默,她倏然顿足,道:“我要和谁在一起,谁也无法左右。” 说着,她继续前行,行走黑暗中,纤柔的身影显得孑然绰约。 少年这一刻终于无法保持淡然,带着一丝愠怒道:“夏至妹妹,这世上除了我尺藏锋之外,谁还配的上你?整个帝国中,论及天赋、出身、修为……又有哪个能和我比肩?” 夏至不理会他,自顾自前行,没多久,已来到古堡最深处一个青铜门户前。 她抬手就要开门,就见自称尺藏锋的少年猛地冲过来,挡在夏至面前,深吸一口气,坚决道:“夏至妹妹,我只想告诉你,你是属于我的,这世上无论是谁,都无法从我手中把你夺走!” 砰! 夏至忽然抬头,也不见她动作,就见尺藏锋如遭重击,身躯不受控地被震飞出去,跌坐在十多丈外。 旋即,夏至看也不看他一眼,推门走了进去,青铜大门悄然关闭。 尺藏锋蹲坐在地上,目光死死盯着那紧闭的大门,英俊之极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狠色。 “夏至,我一定要把你搞到手,一定!哪怕有暗夜大人在,也无法保护你多少年了!到时候,无论你愿意与否,都只能成为我的女人!这世上也只有你,才配得上我尺藏锋!” 少年心中喃喃,他站起身躯,深吸一口气,眉宇间的狠色和怒意消失不见,重新恢复到那一副神采出众的模样。 他踱步行走在黑暗的古堡中,身上弥漫着一缕缕紫色的圣辉,小小年纪,就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势。 “暗夜大人,晚辈告辞,等三年之后,我会和父亲一起再来拜访。” 来到古堡门前,尺藏锋朝黑暗中微微一躬身,就推门而去。 在尺藏锋离开之后,整个暗夜古堡彻底陷入沉寂中,唯有黑暗无所不在。 若有人在此,必然会震惊骇然,谁能想象,在整个帝国中宛如禁忌之地的暗夜古堡中,一个明显不属于暗夜古堡的少年,竟可以随意出入其中? 许久,古堡黑暗中忽然响起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尺家也开始来试探我的态度,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我倒要看看,你们之中谁会是第一个先坐不住的……” 暗夜之堡之畔的山间石径上,老人目送尺藏锋的身影离开,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皱,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那屹立于山巅的暗夜之堡,小姐她究竟在想什么? —— ps:这一章后半段看不懂没关系,属于一个伏笔,牵扯到以后的剧情,很关键。 第二百二十四章身世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