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8章 识破身份 - 天骄战纪

第2248章 识破身份

道殒天殇,竟是真龙一脉的禁忌之阵,这让林寻不禁浮想联翩。 劫龙九变传承,是鹿先生从真龙一脉获得,而道殒天殇之阵,是否也如此? 或者说,当年的鹿先生,曾闯过此阵,并成功离开,于是通过自己的记忆,推敲出了这属于道殒天殇之阵的核心奥秘? 就在林寻思忖时,那宛如童子的阵灵忽然道:“你是否敢和我在道纹造诣上,一决高低?” 林寻道:“无论敢与不敢,你所掌控的这座大阵,也注定挡不住我,我倒是劝你,不如弃恶从良,莫要做无谓挣扎。” 童子眉毛竖起,冷冷道:“是吗,我倒要看看,那个糟老头子教授了你什么手段。” 轰! 话音刚落,一片星云涌现,化作深不见底的漩涡,漩涡深处有无垠星辰流转,释放出恐怖无边的吞噬力量,朝林寻笼罩而去。 林寻脚步一踏,袖袍挥动,同样一片星云漩涡涌现,呈现出相反的旋转波动,恐怖的道纹力量犹如沉寂万古的火山爆发。 一个吞噬,一个爆发,顿时间,产生出阴阳冲突、水火不容、正奇相斥的毁灭景象,让那片虚空都猛地爆碎,乱流飞溅,扭曲崩坏。 “你竟已开始掌控属于我的大阵力量了!?”童子一阵诧异,旋即冷哼,骈指一点。 嗡! 无数星辰道纹凝聚,化作十万星辰之剑,简直似要压塌这片星空,轰隆隆贯冲而去。 林寻不闪不避,眸子中泛着晦涩玄奥的光,猛地一拳打出,顿时间,这片周虚翻转,亿万星辰汇聚在这一拳之力中,以山崩海啸之势,朝着那十万星辰之剑碾压过去。 惊天动地的爆鸣响彻,无数道纹符号像浪花般涌现,而后幻灭,这片星空都跟着动荡起来。 “再来!” 童子大喝,他拥有着独特的智慧,操控这座大阵,如臂使指,呈现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变化,那等威力,也是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远处观望的曦、大黄都看得神色凝重,深刻认识到了阵灵这种独特生命的可怕。 不夸张地说,这时候哪怕就是换做一个帝祖人物在此,恐怕也都难以挡住这等杀伐。 而此刻的林寻,并非是靠蛮力在战斗,他竟是也在操纵这大阵的力量,见招拆招,在灵纹一道上展现出非比寻常的超凡造诣。 一时间,就见大阵中道光如潮,轰鸣如雷,到处呈现出崩坏、毁灭的迹象,一颗颗星辰爆炸,一座座道纹图阵分崩离析,犹如在上演一场惊世骇俗的灭世之战! “再来!” “再来!” “再来!” 阵灵的暴喝声不断响起,透着不服,透着决然,而被他操控的大阵力量也是变得愈发的恐怖和可怕。 可无论怎么变化,林寻总能寻觅到破绽似的,以自身的道纹造诣一一进行抵挡和瓦解。 实在是,这些年他钻研道殒天殇之阵,早已经将其中奥妙尽数了然于心。 要知道,鹿先生所留的道殒天殇虽是残缺,但那是一种极尽的推演过程,早就将此阵的核心奥秘吃透,所缺失的,无非是此阵的一些变化之道和杀伐之力罢了。 在这等情况下,与其说林寻是在战斗,倒不如说,他是在通过阵灵的手段,在印证和揣摩此阵的诸般变化之妙! 哪怕就是遭受到致命的威胁,在掌控此阵核心奥秘的林寻眼中,也并非是无迹可寻,无法破除! 随着时间推移,宛如童子的阵灵一张小脸都紧绷起来,眉头紧锁,使出了浑身解数,可却依旧奈何不得林寻。 “怎么还没有结束?” 若虚龙帝他们都暗暗焦急起来,大阵中的变化太多,释放出的力量也恐怖之极,让得他们也早已无法窥伺到其中正在上演的旷世争锋。 可有一点他们还是能够肯定的是,那就是在阵灵出现后,竟没能够在第一时间能杀死那些对手! 这让他们差点都不敢相信。 “这不可能,我族的禁忌之阵,帝祖被困其中,也得陨落,怎可能还会发生这么多意外?” 星魔龙帝怒目圆睁。 “帝祖或许会陨落,可对有一种人而言,纵然使出此阵,也是困不住的……” 若虚龙帝声音干涩,似想起了什么,神色格外的阴沉难看。 “不可能!” 一下子,湮风龙帝似也想起什么,气急败坏,“这世上只有一个鹿伯崖,哪可能会再有第二个?” 鹿伯崖! 星魔龙帝听到这个名字,整个人都愣在那,仿佛一下子也明白过来,脸色狰狞,“难道那个年轻人,是鹿伯崖的传人?” “其实,我们早该猜到此子的身份的……”若虚龙帝脸色愈发阴沉,“除了那玷污我族景暄龙女的小畜生之外,谁有这么大胆子,敢潜入我族闹事?” 当年,敖震天带着赵景暄返回后,整个宗族也都是知道,那些年里,赵景暄是在下界紫曜帝国长大。 而得知赵景暄怀孕的时候后,他们这些老古董还专门向赵景暄、敖震天打听过有关林寻的事情,自然也知道,林寻不止掌握劫龙九变传承,并且还是由鹿伯崖一手抚养长大! 对整个真龙一脉而言,鹿伯崖绝对是一个令他们深通恶绝的名字,一个令他们恨不得生吞活剥的仇人。 正因为了解了有关林寻的一些状况,才让得他们真龙一脉做出了一个极为决绝的决定—— 击沉通往星空古道的路径,以此来杜绝一切隐患的发生,从而让赵景暄以及其腹中的孩子此生都只能留在真龙一脉,而再不可能和林寻产生任何一丝的联系。 可他们谁也没想到,才数十年时间而已,林寻就找来了! 并且,还是以一位绝巅大帝的身份,一路杀到大道万龙宫前! “竟然是这小孽畜!” 湮风、星魔龙帝的神色也都铁青无比,彻底明白林寻身份的同时,也意识到了林寻此来是要做什么的。 “早知如此,当初在万龙仙会落幕后,就该立刻前往星空古道,将此子彻底抹除!” 星魔龙帝咬牙,透着恨意,不止是因为林寻是鹿伯崖传人,也不止是因为他掌握着劫龙九变这等属于真龙一脉的禁忌传承。 更重要的是,林寻是赵景暄腹中孩子的父亲! 轰! 便在此时,一阵惊天动地的爆鸣响彻。 就见大阵中,宛如童子的阵灵发出不甘的尖叫,“原来,那糟老头子竟早已将此阵核心奥秘偷学到手了!” 话音还未落下,他就被林寻一把拎在手中,像拔出了一根水灵灵的白萝卜似的,塞进了大道无终塔内。 有了这阵灵,就等于掌握了完整形态的道殒天殇之阵,以后只要布阵时,让此阵灵坐镇,便等若拥有了一样镇杀帝祖的大杀器! 不过,布阵所需消耗的资源和神料,注定不是现在的林寻能够提供,太庞大了。 像真龙一脉,汇聚龙宫世界的本源力量,才能够让如此一座大阵全力运转,可想而知,真正布阵时,所需要的资源何等庞大。 “不好!” 与此同时,被惊动的若虚龙帝等老古董一个个惊得头皮发麻,脸色大变。 只是,还不等他们做出反应,早已蓄势以待的曦和大黄就已经挪移虚空而至。 没有了道殒天殇的防护,偌大的大道万龙宫,就等于脱去了最坚固的一层躯壳,如同虚设,根本再无法阻挡曦和大黄的步伐。 轰隆! 瞬间而已,战斗已骤然爆发。 曦没有留情,大黄更是憋了一肚子火气要宣泄,甫一出手,就展开了雷霆万钧般的攻势。 噗! 须臾间,曦手中的无天矛刺出,将早已身负重伤的星魔龙帝击杀,咽喉爆碎,紧跟着躯体和元神一起炸开,鲜血横飞。 大黄爪子中的无法刀也凌厉得可怕,杀得湮风龙帝负伤累累,不断败退,不多时就已是浑身浴血,陷入绝境。 若虚龙帝虽是帝境九重存在,可此时却一直被曦牢牢压制,陷入极大的被动之中,一张老脸扭曲狰狞,嘶吼连连。 林寻没有理会这些,在冲出大阵后,就和夏至一起朝大道万龙宫内冲去。 战斗都已经到了这时候,那真龙族长敖幻海竟都没有显现身影,这让林寻心中隐隐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快阻止他!”若虚龙帝发出嘶吼,响彻九天十地。 那些之前一直在远处观望的一众强那被视作生命防线的禁忌之阵都被破开,早被震慑得心神失守,陷入呆滞,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一切竟会是真的。 而直至此刻,若虚龙帝发出暴喝,他们这才猛地反应过来,一个个神色大变,毫不犹豫皆朝大道万龙宫冲来。 这是真龙一脉的核心中枢,代表着他们一族的至高权柄和威严,岂容外敌踏入? 只是,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些为真龙一脉效命的供奉长老,在此刻虽也跟着一起前冲,可在内心深处,他们一个个都是亢奋无比,充满了惊叹和震撼。 一个本被他们视作不可能活下来的年轻人,却居然破了真龙一脉的生命防线,这完全就像一个史无前例的奇迹! 而只要这年轻人活着,对他们以及他们背后的宗族而言,那一个足以改变自身命运的机会…… 还在! —— ps:累崩了,金鱼先去睡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