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2章 海底遇故人 - 天骄战纪

第2252章 海底遇故人

弑灵老祖的声音字字肃杀,透着毫不掩饰的威胁。 衍星却并不惊慌,反倒冷然一笑,道:“虽然在这龙宫世界,我无力阻止什么,可你们根本不懂,一个身怀大渊吞穹天赋的孩子,意味着什么,你们若真想玩火,随意就好。” 弑灵老祖面无表情地来到龙池一侧坐下,而后忽然道:“大渊吞穹天赋和时间法则有关,对否?” 闻言,衍星明显怔了一下。 不等开口,弑灵老祖已满足似的轻叹:“果然如此,若如此,那孩子就更不能被你带走了。” 而此时,敖幻海、敖恒宇都已呆住,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竟和时间法则有关!? 这简直太过逆天! 当再看向那龙池中的金色龙茧时,他们的目光已经彻底变了,尤其是敖恒宇,眼神都变得火热无比。 那孩子身上,可不止拥有纯净的祖龙血脉,并且还有着和时间法则有关的可怕天赋,若能被自己所掌控…… 想到这,敖恒宇心都激动得颤粟起来。 却见衍星似意识到什么,眸子骤然变得冰冷可怕无比,“刚才那闯入龙宫世界的敌人,难道是那名叫林寻的小东西?” 弑灵老祖并未隐瞒,道:“不错,不过,这小杂碎如今已经丧命在那孽海九千丈之下,若不是因为他施展出能够封禁时间的天赋力量,本座也根本没想到,大渊吞穹天赋……竟如此逆天。” 衍星脸色变得明灭不定。 而敖幻海、敖恒宇也都怔住,他们当然也知道林寻,他是鹿伯崖的传人,是赵景暄的道侣,更是赵景暄腹中孩子的父亲! 只是,他们却万万没想到,之前大闹龙宫世界的敌人,却竟会就是这被他们无比痛恨和仇视的那个年轻人。 “那小杂碎是来找孩子的?”敖恒宇脱口而出。 弑灵老祖淡然道:“不管他是来做什么,现在已经是死人了,亘古至今,没有任何人能够从那孽海九千丈之下走出。” 衍星则眉头紧锁:“你就这么清楚?” “道友,那九千丈之下镇压的是谁,难道我们真龙一脉还不清楚?说起来此事,和你洛家可分不开干系。”弑灵老祖眼神中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怨气。 “你这是在指责我洛家当年所做之事了?” 衍星眸子也变得冰冷起来,盯着弑灵老祖,“别忘了,当年若不是顾念一些情分,你们这一族早已经和那被镇压在孽海之下的老东西一起覆灭了!” 这一番话,说的毫不客气,让弑灵老祖脸色都一阵难堪,有些挂不住。 可衍星却似并不打算收敛,继续道:“还有当年的冥罗龙帝,他是如何消失的,你……总该不会忘了吧?” “够了!” 弑灵老祖暴喝,脸色森然,“道友,你虽来自洛家,可你并不姓洛,在我真龙一族中,最好不要太过分!” 衍星眸光闪烁,面无表情道:“我只是提醒你一句,那林寻……可不见得会这般陨落在孽海之下。” 弑灵老祖嗤笑,道:“本座也不妨提醒你一句,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可以活着带走祖龙宝血,若再多管闲事,可要小心性命不保了!” 衍星皱了皱眉,最终并未再开口。 敖恒宇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冥罗龙帝怎么消失的,什么被镇压在孽海之下的恐怖存在,他完全就不了解。 正当他要问敖幻海时,后者摇头传音道:“这些皆是我族最为核心的机密,以后,也不会再让任何人知道,你最好也不要去打听。” 敖恒宇心中悚然。 他可是当代龙族大太子,可竟也没有资格去探听这等古老的机密,这些机密的内幕究竟是什么? “这龙茧最少也需要三年时间才能蜕化,希望这三年中,不要再发生什么波折了……” 衍星自语,似在担忧些什么。 弑灵老祖、敖幻海皆神色淡漠,在这祖龙山上,他们什么都不怕,唯独忌惮的是,这来自彼岸洛家的衍星不老实! 敖恒宇已经不再去想那些注定无法了解的古老机密,一门心思全都关注在那金色龙茧上冲,调整周身一切气机,去感应那金色龙茧上传出的晦涩神异波动…… 若有可能,他恨不得现在就将那其中孕育的一桩无上造化给吞了! …… 历经一场血雨腥风般般的风波后,龙宫世界恢复到以前的平静,可谁都清楚,经此一战,真龙一脉已经是元气大伤! 仅仅是所折损的那些帝境存在,都堪称是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足以让真龙一脉万千年恢复不过来。 虽说弑灵老祖已经下令,封锁这一切的消息,可终究是纸包不住火。 原因就在于,在龙宫世界中,那无数年一直听命于真龙一脉的九大帝族供奉长老,实则早已有了异心! 故而,才短短数天时间,九大帝族已经了解到了发生在龙宫世界的那一场血腥杀戮。 尤其当得知,掌握着劫龙九变传承的林寻,已经被弑灵老祖追杀得陨落在东海之下后,皆感到一阵憋闷,有些无法承受这等打击。 好不容易才看到一次足以改变宗族命运的机会,却就这般没了,可以想象,九大帝族那些大人物心中何等之失落。 很快,通过九大帝族不动声色的宣传,有关真龙一脉遭受沉重打击,元气大伤的消息,也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播到了真龙界不同的疆域中,引起了不知多少震惊和哗然。 当真龙一脉反应过来时,这些消息早已是满天飞,根本就再无法封锁和制止…… …… 刺骨的海水中弥散着诡异的力量,黑暗犹如幕布,将东海九千丈之下的地方完全覆盖。 当林寻进入那海水之下九千丈之地的一瞬,一股诡异恐怖的凶厉气息就奔袭而来! 林寻躯体一颤,犹如被死神盯上般,致命般的危险感觉涌遍全身,只是还不等他反应,就被一只大手猛地拽住臂膀,狠狠朝海水下方坠去。 轰隆! 黑暗般的水流翻滚,林寻刚要挣扎,耳畔就传来一道声音: “不要挣扎,也不要以神识查探!” 林寻顿时一怔,好熟悉的声音…… 直至片刻后,林寻才渐渐适应了那不断下沉时,海水所产生的恐怖压迫力量。 只是,因为不敢以神识查探,视野之中所看到的,依旧是一片黑暗,犹如无垠的永夜。 直至下沉了足足有万丈之地,那攥着林寻胳膊的大手才松开,与此同时,林寻看到了一点亮光,在这黑暗无比的海底显得异常醒目。 那亮光柔和温润,飘洒光雨,赫然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静静地悬浮在此地。 当抵达这珠光覆盖的区域,林寻只觉身影一阵轻松,周身所承受的恐怖压迫和那冰冷诡异的危险气息,也随之被隔绝在珠光之外。 “小友,我们又见面了。” 那声音响起,就见一道身影出现在灯影附近,清瘦颀长的身影穿着一袭青衣,随意立着,就有一种君临天下般的威严。 此刻,他正含笑看着林寻,眸子中有意外,也有喜悦。 林寻登时呆住:“伯父,怎会是您?” 这青衣男子,赫然正是赵景暄之父,紫曜帝国大帝赵元极! “说来话长,先坐下歇息一番。”赵元极说着,随意盘膝而坐。 林寻点了点头,也随之坐下,只是心神依旧有些恍惚。 之前,才经历了一场凶险无比的杀劫,可转眼间,就又见到了一位许久不见的熟人,这让林寻都不免有些难以相信。 赵元极……怎会出现在这九千丈海底之下? 这无疑太不可思议。 很快,赵元极便开口,说出其中缘由。 原来在数十年前,他和赵景暄之母敖星棠也听说,真龙一脉要召开万龙仙会的事情,便立刻启程,前往了这真龙一界。 原本,敖星棠是打算趁万龙仙会召开之际,进入这东海九千丈之下,营救一个被镇压于此无数年的恐怖存在。 可谁曾想,却无意间听说,她和赵元极的女儿赵景暄,竟是参与到了万龙仙会中! 这让他们夫妇皆预感到有些不妙。 而敖星棠本就是出身于真龙一脉,略一打探,就了解到了一些内幕消息,这才知道,赵景暄腹中的孩子极可能已经被盯上! 这让赵元极夫妇心急如焚,可却无计可施,因为仅凭他们两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闯入真龙一脉,将赵景暄救走。 于是,按照敖星棠的计划,他们毅然进入到了这孽海九千丈之下,打算伺机而动。 了解了这些,林寻这才明白过来,这可不是什么巧合,而是赵元极夫妇,本就和他一样,是来营救赵景暄的。 “伯母呢?”林寻问。 赵元极随口道:“正在想办法和那位被镇压在此的那位恐怖人物沟通,若能得到那位恐怖人物的帮助,或许便可以无惧那真龙一脉的威胁了。” 林寻忍不住道:“那位恐怖人物是谁?” 早在前来真龙一脉的路上,他就听说过孽海和生命禁区的说法,也极其清楚这海底九千丈之下的恐怖,号称是亘古至今,无人可以从中活着走出。 可唯独没想过,这孽海之下,竟还被镇压着一位恐怖存在! 8)

上一篇   第2251章 金色龙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