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3章 残忍的真相! - 天骄战纪

第2253章 残忍的真相!

赵元极想了想,道:“你伯母没说,但据我揣测,那位恐怖存在应该是真龙一脉的一位古老人物。” 林寻怔然道:“真龙一脉?” 这显得很荒谬,孽海九千丈之下,镇压的若是真龙一脉的一位古老人物,那为何这无数年来,真龙一脉的强者从不曾去解救? 赵元极对此也并不甚清楚,只说让林寻稍安勿躁,等敖星棠返回后,一问便知。 接下来,两人又谈起这数十年来的事情,都不禁一阵感慨唏嘘。 原来,当年在弑血战场桑林地中,赵元极夫妇和金蝉青年一起离开后,就抵达那位于星空古道上的“混乱星域”中。 当年,金蝉青年、陈临空、白蝉等一众荒古战盟的恐怖存在,皆在其中蛰伏。 直至后来,听说了万龙仙会即将拉开帷幕的事情后,赵元极夫妇才动身,前往了这真龙一界。 而当得知了林寻这数十年里的经历后,赵元极都不禁一阵吃惊,眼神飘忽。 大闹昆仑墟、横闯星空古道、掀起鸿蒙世界风云、于古仙禁区中镇杀群雄、在黑暗世界中一路横行、于涅槃自在天中绝巅成帝…… 林寻说的言简意赅,轻描淡写,赵元极则听得心潮起伏,犹如在听一段传奇! 直至听说林寻前来真龙一界的目的后,赵元极眼神顿时变得古怪起来,神色都变得复杂,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林寻,看得后者浑身都一阵不自在。 “伯父,有什么不对么?”林寻有些心虚道。 赵元极嘿地笑出来,指着林寻,“我倒是没看出来,你小子不吭不声就把我女儿肚子搞大了!” 似是恼怒,又似是欣慰,又似是很不爽,这大概就是一个当父亲的心情了,就仿佛看到自家水灵灵的大白菜,在自己毫无察觉时就被人拱了…… 林寻讪讪,他脸皮再厚,面对这位未来“老丈人”时,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行了,我倒不是不赞同你们两个在一起,相反,你们自年少就相识相知,一路历经风雨,能够走到今日,已殊为不易。” 赵元极拍了拍林寻肩膀,“我也相信,你小子肯定不会辜负景暄的,只是……” 林寻连忙道:“伯父,只是什么?” 赵元极长叹了一声,道:“我只担心,以后你们在道途之上,越走越远,彼此的差距势必会越来越大,到那时,你们……还能相伴在一起么?” 道途漫漫,过往的一些人和物,随着道行境界的变化,早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如宁蒙、石禹、叶小七这些当年好友,自离开下界至今,林寻已经极少能够和对方见面。 如老蛤、阿鲁、大黑鸟这些至交,如今也是下落不明。 这就是大道之路,境界越高,走得越远,和当年故人的距离也会渐行渐远…… 赵元极所担忧的,就是这个问题。 以林寻的底蕴和道行,以后注定会在大道之路上越走越远,到那时,赵景暄还能追上他的步伐吗? 很难! 甚至几乎没什么希望! 林寻略一思忖,就认真说道:“不管如何,我是不会抛下景暄一人的,否则,我求这大道又有何用?” 赵元极深深看了林寻一眼,道:“我相信你。” 林寻神色平静,并未多说什么,也没立誓要保证什么,因为在内心深处,他从不曾有过任何一丝此生会辜负赵景暄的念头! 两人交谈时,林寻也分出心思,跟无终塔内的曦、大黄、夏至沟通,并未他们准备了诸多神药和瑰宝进行疗伤。 夏至倒并未受伤,唯独曦和大黄的伤势有些严重,短时间内怕是根本就恢复不过来。 这让林寻心境不免有些沉重。 那少年般的恐怖存在,能够掌控龙宫世界的本源秩序力量,简直就和释天帝没什么区别。 在这等情况下,又该如何杀入龙宫世界,将景暄救出? 见林寻眉头紧锁,赵元极不禁问出声,当得知林寻之前在龙宫世界的血腥杀戮后,他眉头也渐渐皱起。 “你说的弑灵老祖,应该就是我族排名第九的元祖,敖九嶷,号弑灵龙帝,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还坐镇在宗族内的元祖级人物。” 蓦地,一道温和悦耳的声音响起,就见远处如墨般的海水深处,亮起一点光,随着光影靠近,一道修长曼妙的身影也是映现在灯影之下。 她一袭素净宽袖浅紫色宫装,长发盘髻,鹅颈雪白,一张玉容端庄淑静而不失美丽,举手投足,有着一种清贵卓然之气。 那美丽的面庞,和赵景暄有着七分相似,赫然正是敖星棠! 这应该是林寻第二次见到对方,第一次是在他年少时,在紫曜帝国紫禁城中参加帝后敖星棠的寿宴。 也是在那一场寿宴上,柳清嫣谱奏出了天骄之曲。 而如今,时隔多年后,他们再次相见,只不过如今的林寻,已早不是十几岁的少年,而是一位绝巅大帝,名号响彻寰宇星空! “见过伯母。”林寻行礼。 修为再高,他在赵元极和敖星棠面前,也注定只是晚辈。 “都是一家人,不要客气。” 敖星棠眸子上下打量着林寻,就如丈母娘在审视女婿似的,看得格外仔细,半响才满意似的点头,“景暄的眼光着实不错,起码比我当年的眼光好。” 旁边的赵元极顿时干咳道:“星棠,话可不能这么说,莫非当年你看上我,是因为看走了眼?” 敖星棠呵地笑出来,“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赵元极顿时就要争辩,敖星棠已抢先道,“咱们之间的事情,还是不要说了,免得影响你在这孩子心中的形象。” 听着这一对夫妇斗嘴,林寻也只能装糊涂,一副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实则心中颇有些异样,浑没想到,赵元极这般人物,竟似是有些……惧内…… 敖星棠走来时,手中也握着一颗莹润的珠子,洒下光雨,将这片海域的黑暗和冰冷驱散。 赵元极先 是将救下林寻的事情说出,而后才说道:“林寻心中尚有不少疑惑,也只有你可以为他解惑了。” 敖星棠点了点头,眸光看向林寻,道:“你来的正好,或许还能帮我破开眼前的一个困局,在此之前,你想知道什么,我只要知道的,自会知无不言。” 林寻精神一振,略一思忖,就将自己的一些疑惑提出。 第一个问题就是,这被视作生命禁区的东海之下,究竟镇压的是怎样一位恐怖存在。 这也正是赵元极所不知的。 敖星棠并未隐瞒,道出其中内幕。 太古最初时,真龙、白虎、玄武、仙凰四大先天灵族的始祖一起,从星空古道举族搬迁,历经诸多坎坷的探索和寻觅,真龙一脉最终来到了这一片浩瀚无比的世界中,并以外来者的身份,迅速成为了此界的主宰! 也是从那时起,此界才被称作“真龙一界”。 但后来,却有一桩泼天大祸降临在真龙一脉头上,这一桩破天大祸和彼岸洛家有关! 听到这,林寻心中不禁发紧,他如今早已清楚,那彼岸洛家,便是母亲洛青珣所在的族群。 “彼岸洛家,有一个了不得的老祖宗,号通天之主,曾横跨星空,征战星空诸天,曾陆续进入真龙界、白虎山、玄武大陆、仙凰巢四大世界中。并以一己之力,一一击败真龙、白虎、玄武、仙凰四大先天灵族的始祖,令他们臣服。” 敖星棠声音缓和低沉,“通天之主行事光明磊落,有盖世无上之风采,胸藏天下,在获胜之后,还曾给予四大灵族的始祖进行指点,让得四位始祖级人物皆钦佩不已。” “故而这一次臣服,倒并非是被逼,而是心悦诚服,甘愿奉彼岸洛家为尊,并立下规矩,以后四大灵族之后辈,皆会效忠通天之主之后裔。” 林寻听得都一阵动容和震撼,这该有何等超然的风采和胸襟,才能让四大灵族之始祖折服到这等地步? “从那时起,四大灵族因为和通天之主的关系,也拥有了能够通往彼岸的路径和机会,无数岁月中,不知多少强者曾前往彼岸,得到过洛家的照拂和庇佑。” “可以说,四大灵族受到洛家的恩泽极大。” “然而,在太古末期,这一切却发生了转变,一场大祸也随之席卷而来。” 说到这,敖星棠目光看向林寻,“说起来,这件事和你母亲、鹿伯崖、以及你舅舅也有一些关系。” 林寻心中一震,已隐约猜到一些,只是却不敢确认。 “你母亲和舅舅是通天之主这一脉的纯血后裔,可却因为宗族内斗的事情,在很久之前就逃出洛家,横跨星空,欲前往星空古道藏身。” 敖星棠继续道,“而在他们逃亡的路途上,我族始祖曾出手相助,帮他们成功摆脱那些追杀,顺利抵达星空彼岸。” 说到这,敖星棠神色复杂,“当时,四大灵族中,唯有我真龙一脉的始祖出手相助,可也正因此事,让我族始祖被彼岸洛家的大人物盯上,视之为叛逆!” :。: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