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4章 往事中的血腥和黑暗 - 天骄战纪

第2254章 往事中的血腥和黑暗

真龙始祖,何等古老恐怖的存在,却竟被彼岸洛家视作叛逆! 这个真相让林寻都差点不敢相信。 “我族始祖效命于通天之主,无数年里,一直对彼岸洛家尊重有加,却不曾想,到头来因为要帮的,乃是通天之主的嫡系后裔,反倒遭到了彼岸洛家的诋毁。” 敖星棠声音中透着恨意,“当时,彼岸洛家给我族始祖两个选择,要么去星空彼岸,将洛青珣等人抓回来,将功补过,要么就和真龙一脉一起……被灭族!” 听到这,赵元极也不禁倒吸凉气,彼岸洛家简直太霸道! “现在你们也看到了,真龙一脉一直延存至今,并未被灭族,但因为我族始祖拒绝前往抓捕洛青珣的事情,我族始祖则遭到了彼岸洛家的镇压。” 说着,敖星棠一指这黑暗无垠的海域,道,“知道这东海为何会被称作孽海吗?就因为,彼岸洛家认为,我族始祖所遭受到的惩罚,是他自己造的孽,活该被镇压于此!” 这一下,林寻和赵元极顿时都明白过来,心头翻滚激荡,原来……这海底九千丈之下被镇压的那位恐怖存在,却竟是真龙一脉的始祖! 这无疑太骇人听闻,若不是敖星棠亲口所说,林寻都绝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想一想,真龙界可是真龙族的地盘!并且他们祖祖辈辈所栖居的龙宫世界,本就在这东海之上! 谁敢相信,他们这一族的始祖,却竟会被镇压在这东海之下? “无数年来,真龙一脉中为何从没有人前往营救?”赵元极都不禁疑惑。 敖星棠露出一抹讥嘲,“因为不敢,始祖被镇压,甚至差点连累得整个族群被灭,好不容易才侥幸生存下来,谁还有胆子敢背着彼岸洛家,去将始祖从这九千丈之下的海域中解救出来?” 顿了顿,她继续道,“简而言之,我族那些先辈都无比清楚,若去救始祖,必会招来灭族的危险,若不救,或许反倒是能够在夹缝中幸存下来。” 赵元极长叹:“原来如此。” “这件事,被视作我族核心机密,并且不允许泄露,也不允许让后辈族人知晓,因为太过耻辱。” 敖星棠深吸一口气,道,“毕竟,自己宗族的始祖就被镇压在自己眼皮底下,却没人敢去营救,传出去……真龙一脉必将颜面扫地,再抬不起头来。” “像如今的真龙一脉,恐怕绝大多数族人根本就不清楚,这东海之下所镇压的,便是他们的始祖!” 敖星棠神色明灭不定,带着一股愤懑般的情绪,道,“可这等事情,怎可能会被岁月冲刷掉?又怎可能会被遗忘?” “十万年前,当时还是族长的冥罗龙帝得知这个机密后,便立刻采取了行动!” 当听到这,林寻不禁一呆,忍不住道,“就是那个下达命令,在真龙一界全面屠戮人族生灵的冥罗龙帝?” 敖星棠露出一抹讥嘲,“孩子,你所听说的,无非是谣言罢了,你且等我说完,便明白了。” 林寻点了点头。 敖星棠继续开 口,诉说当年往事。 冥罗龙帝为了救助始祖,并未声张,因为他很清楚,若这么做了,不止会彻底得罪彼岸洛家,更会被宗族其他大人物所不容,可谓是冒险之极。 于是,他决定一个人先想办法,试图在暗中将始祖解救。 可让他心寒的是,当初彼岸洛家为了镇压真龙始祖,在这片海域布下了四十九座定海道碑。 每一块道碑,皆烙印着堪称无上的禁制手段,所充斥的力量也委实过于可怕。 别说去解救了,就是潜入这九千丈之下的海域,都会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这也是为何,东海会被视作“生命禁区”的原因所在。 不是因为那位被镇压的真龙始祖,而是因为那四十九座来自彼岸洛家的定海道碑! 但冥罗龙帝并不甘心,于是心生一个大胆的主意,前往星空古道,去找同样出身彼岸洛家的洛青珣帮助。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上古时代的众帝道战中,让冥罗龙帝见到了被封为“鹿阵帝”的鹿伯崖。 得知此事后,鹿伯崖毫不犹豫就答应,和冥罗龙帝一起,前往真龙一界走一遭。 听到这,林寻心中一直藏着的疑惑,终于有了一个隐约的答案—— 鹿先生,果然是来过真龙一界的!怪不得他能够掌控劫龙九变传承,也怪不得会对真龙一脉的禁忌之阵“道殒天殇”如此熟悉! 只是林寻却没想到,带鹿先生前往真龙一脉的,竟会是冥罗龙帝这个角色。 “可当冥罗龙帝带着鹿伯崖一起返回真龙界时,却发现,消息不知何时已经被泄露,整个真龙族都知道,冥罗龙帝要不顾彼岸洛家的威胁,去做一件疯狂的事情。” 敖星棠继续道,“当时,真龙族也根本没有给冥罗龙帝解释的机会,由一众老古董一起出手,要将冥罗龙帝镇压囚禁,将其族长之位剥夺。” “历经一场恶战,为了将鹿伯崖活着从真龙一脉送走,冥罗龙帝以付出性命的代价,为鹿伯崖杀出了一条生路。” 言辞虽简单,还是让林寻一阵心惊肉跳,当年的鹿先生,应该还不曾踏上帝境,却遭受到如此大难,若不是冥罗龙帝相护……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也是在当时,我受到冥罗龙帝嘱托,一路跟随鹿伯崖一起离开了这真龙一界,前往了下界定居下来,无数年来,我一直在想的就是返回真龙一脉,为冥罗龙帝报仇……” 说到这,敖星棠露出一抹伤感,“可却没想到,当我现如今返回后,才发现,近十万年来,他老人家不止死得不明不白,并且还被泼了一身的脏水,背负了无数骂名!” “星棠,不要太难过了。” 赵元极轻柔地拍了拍敖星棠的肩膀,而后告诉林寻,“冥罗龙帝,便是你伯母的父亲,你所听到的那些传闻,全都是假的,真正屠戮此界人族生灵的决定,其实来自弑灵龙帝的手笔。” 很快,林寻就明白,当年鹿伯崖逃出龙宫世界后,身为真龙族第九元祖的弑灵龙帝立刻下达命令,在整个真龙界通缉鹿伯 崖,但凡遇到人族,便杀无赦! 原因就在于,鹿伯崖不止获悉了真龙始祖被镇压的核心机密,并且还从冥罗龙帝手中获得了劫龙九变传承。 这绝对是真龙一脉无法容忍的。 于是,在弑灵龙帝的命令下,他们满天下屠戮人族生灵,试图用这种残酷血腥的手段,来逼迫鹿伯崖主动现身。 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可却因为这一场追杀鹿伯崖的行动,让得分布在真龙界的人族生灵彻底凋零。 但真龙一脉绝不愿背负一个残暴屠戮人族的骂名,于是将这一切脏水都泼在了已经陨落的冥罗龙帝身上。 近十万年来,这些关于冥罗龙帝下达命令屠戮人族的消息,早已深入天下各族的心中,可却没有人知道,这些传言背后,实则藏着一段怎样血腥和黑暗的往事! 了解了这些,林寻都不禁心寒,为了不招惹彼岸洛家,真龙一脉甚至宁可不去解救真龙始祖,也决不允许有其他任何人这么做。 哪怕是冥罗龙帝这等族长人物,都因为擅自做出此事,而陨落于自己族人手中! 这手段已堪称是冷酷、狠辣之极! 而由此也可以看出,真龙一脉对彼岸洛家是何等之忌惮和畏惧。 这让林寻不禁想起,那紫衣女子衍星之所以前来真龙一脉,恐怕也是早就清楚,凭借她那彼岸洛家的身份,定可以从真龙一脉获得“祖龙宝血”,从而将无名帝尊的那一缕残魂修复过来! “无数年来,我和元极蛰伏下界紫曜帝国,所等待的就是成帝之后,再返回真龙一界。” 敖星棠稳了稳情绪,继续道,“在这件事上,鹿伯崖也是心有愧疚,认为当初若不是因为他和洛青珣的缘故,也不会让我族始祖遭受如此大祸,我父亲冥罗龙帝自也不会罹难。” “于是,他在紫曜帝国蛰伏,建青鹿学院,开设灵纹师公社,传授皇室子弟道经,为我和元极谋划修行之路……用尽了一切手段在偿还我和我父亲他们的恩情……” “其实,鹿伯崖不必族始祖本就最钦佩和尊重通天之主,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洛青珣这个通天之主的嫡系后裔遭难。” “并且当年,我和元极早就做出决断,会用尽办法庇护洛青珣,尽可能的不让她受到伤害。” “可惜,我们都没想到,林家血案会爆发的那般突然……” 说到这,敖星棠目光看向林寻时,不禁露出一抹愧疚之色,“还好,你这小家伙从那一场劫难中活了下来,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而经历此事后,你父母皆离奇消失,而鹿伯崖担心再被来自彼岸洛家的力量盯上,便带着你前往了那一座矿山牢狱彻底蛰伏了起来……” 听着敖星棠将当年的往事以低沉的声音娓娓道来,林寻不禁呆在了那。 心潮汹涌,波澜横生。 —— ps:今天的更新信息量很大,诸君慢慢品味。 另,今晚加更!只不过时间可能有些晚,不求月票,就想让你们开心一把~ :。: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