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5章 破解定海道碑 - 天骄战纪

第2255章 破解定海道碑

自鹿先生躲藏在矿山牢狱以后的事情,随着林寻当年在其渐渐长大,早已清楚。.. 同样,当年发生在林家洗心峰的惨案,林寻也早已清楚前因后果。 而现在,随着敖星棠的叙述,让林寻终于清楚,自己的母亲洛青珣当年从星空彼岸逃走后,所经历的一些事情。 她和鹿先生、星湮战帝一起,横跨星空,途得到真龙始祖的帮助,甩脱追兵。 而后抵达玄家,以玄家始祖的佩剑,得到玄家的帮助,从而顺利抵达归墟所在的下界! 简而言之,敖星棠所说的往事,这像一个完整的线索,一下子将当年的往事串联起来。 林寻也终于明白,为何当初离开矿山牢狱时,鹿先生会指点自己前往紫曜帝国寻找身世。 也终于明白,为何当初抵达紫禁城后,赵元极夫妇会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照顾自己。 与此同时,林寻也是发现,鹿先生是何等不简单。 太古时,随着母亲洛青珣从星空彼岸逃离,而在以后的岁月,他扮演出许多角色。 古众帝道战的“鹿阵帝”,黑暗世界雾隐斋之主,紫曜帝国青鹿学院、灵纹师公社的开创者,曾进入真龙界,从冥罗龙帝手获得劫龙九变传承…… 搁在以前,林寻断不敢相信,那个将自己抚养长大,脾气乖戾而暴躁的老头子,身竟有着如此多堪称传的经历! 许久,林寻才从沉思清醒过来,看着神色伤感怅然的敖星棠,他不禁皱眉道,“伯母,我斗胆问一句,按道理而言,真龙族当今族长乃是您的亲哥哥,是景暄的亲舅舅,可为何他却那般仇恨和敌视我?” 其实他内心早有答案,只是,他还想问一问敖星棠的看法。 敖星棠玉容阴晴不定,露出讥嘲、痛恨、无奈等复杂神色,“当年,我父亲陨落前,本是打算让敖幻海追随鹿伯崖离开的,可敖幻海却当着全族之面,断绝和我父亲的关系,哪怕是我父亲陨落之际,他都站在远处,冷眼旁观,无动于衷……” 林寻心发寒,这敖幻海简直是大逆不道! 深吸一口气,敖星棠道:“我知道他为何要这么做,无非是想在我父亲死后,去继承宗族族长之位。你说敖幻海仇视你,这不是很简单吗,若有可能,他甚至会毫不犹豫杀死我这个妹妹!” 兄妹反目,父子成仇! 林寻可万没想到,敖幻海竟是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狠角色。 他想了想,忍不住道:“可敖幻海当年为何要接引景暄前往参加万龙仙会?” 敖星棠不假思索道:“我太了解敖幻海的秉性,他这么做,无非是想以景暄为诱饵,吸引我主动现身罢了。这背后,或许还有弑灵龙帝的指使。” 林寻至此,总算彻底明白了。 “林寻,有一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 敖星棠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你和景暄的孩子,极可能已被敖幻海视作禁脔,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地留在真龙一脉。” 说罢,她却讶然发现,林寻神色平静,并无多少波动。 林寻道:“伯母,这个事情我心早有猜测,不管如何,既然这次我来了,肯定不会让景暄和那孩子再被留在真龙一脉。” 他皱了皱眉:“只是,那弑灵龙帝掌控着龙宫世界的本源力量,却很不好对付。” 敖星棠眸子泛起异色,道:“你可知道我和你伯父此来要做什么?” 林寻点头。 敖星棠道:“那我不妨告诉你,只要能够将我族始祖解救出来,弑灵龙帝便休想再掌控龙宫世界的本源秩序!” 林寻黑眸骤然一亮。 赵元极也笑起来:“当年,冥罗龙帝曾亲自前往星空古道,为的是寻找你母亲和鹿伯崖,希冀能借助他们之手,破开镇压真龙始祖的力量。而现在的你,可要当年的你母亲和鹿伯崖都要强大!并且你体内也流淌着属于通天之主这一脉的血液!” 敖星棠含笑点头:“我也正自为解救始祖的事情发愁,这数十年里,曾尝试诸多办法和始祖联系,可最终也是一无所获。” 她抬起手那飘洒光雨的珠子,道,“此珠,是当年鹿伯崖所赠,能够抵消掉那四十九座定海道碑的可怕威能,你若能想出办法,将我族始祖解救,再去营救景暄,也绝非难事。” 说着,她将手珠子递给林寻。 林寻捧在掌心,仔细打量,发现这珠子内赫然烙印着一重繁密无的禁制力量,和阵旗、阵盘类似,散发出的禁制波动。 静心感应,能够清晰地发现,那丝丝缕缕的禁制波动,和这黑暗海水的冰冷诡异气息,形成一种妙的契合,恰似阴阳互转。 林寻黑眸幽邃,开始推演这“阵珠”的道纹阵图,小小一颗珠子,却竟内藏诸般玄机和奥秘。 渐渐地林寻心神沉浸其,浑不觉时间流逝。 敖星棠和赵元极对视一眼,皆不禁心生一丝期待。 足足七天后,林寻这才从推演醒来,眉宇间涌现着难以掩饰的疲惫,但更多的则是喜悦。 这“阵珠”绝对是出自鹿先生的手笔,内蕴四十九座道纹禁阵,每一座道纹禁阵涵括八十一个小型禁制,彼此交错呼应在一起,组建成了一座完整、森严、繁密的禁阵。 其核心妙用,绝不仅仅只是能够帮助修道者进入这一片九千丈之下的海域! 林寻心一动,问道:“伯母,那四十九座定海道碑的位置在哪里,您可清楚?” 敖星棠点了点头,旋即眸子泛起异彩:“你已经有了破解之法?” “试一试才知道。”林寻道。 “走,我带你去。”敖星棠毫不犹豫,立刻采取行动。 一炷香后。 在敖星棠的指引下,林寻看到了一座定海石碑,巍峨的石碑堪堪屹立在那九千丈海水。 第一次进入龙宫世界时,林寻也见到过定海石碑,可那是裸露在海面之的部分,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地方。 可从海底看去,发现浸在海的定海石碑,覆盖着无数玄奥晦涩的道纹图案,密密麻麻,只看一眼,都让人心悸。 若不是敖星棠手的“阵珠”,根本无法抵消那定海石碑释放出的恐怖禁制波动。 按照林寻目测,恐怕是帝祖人物,都会被那等可怕的禁制波动镇杀! 而无数年来,真龙始祖,竟被四十九座这样的定海道碑镇压于此,可想而知,其承受的折磨何等骇人。 林寻深吸一口气,摒弃杂念,开始专心凝视打量起来。 敖星棠所说不错,这定海道碑所篆刻的道纹禁制,的确可以用至高无来形容,超乎想象的晦涩和玄奥。 半响后,林寻道:“伯母,将这阵珠留我一颗,你和伯父先从此地退开。” 他担心推演道纹的时候,会引起一些变化,有可能会影响到敖星棠、赵元极的安危。 敖星棠和赵元极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答应,很快离开此地,只剩下林寻一个人伫足在那。 黑暗若墨汁的海水翻滚,那石碑的道纹若隐若现,如神魔秘纹在闪烁,透着毁灭、死亡般的波动。 林寻全副身心皆集在一起,运转本尊和五大分身的力量,一起去参悟和推演。 七天后。 他身心皆疲,心血消耗殆尽,随意而坐,吞服神药和珍,直至体力和心神彻底恢复后,便毫不犹豫继续投入到推演。 严格而言,林寻修行至今,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可怖的无禁制,那其所烙印的奥秘,简直堪称浩如烟海,繁复驳杂之极。 以他如今的道行,推演的时候也感到极其费力,但还好,起码还是有一些进度的。 一个月后。 林寻顺利将那定海道碑的禁制奥秘推演出一半,在此期间,他共计休整和恢复了三次,耗费了不少神珍、神药。 两个月后。 林寻已来到距离海面千丈之地,整座定海道碑的禁制奥秘,已经被他推演出八成左右! 在此期间,敖星棠和赵元极也曾前来探望林寻,发现后者心神皆沉浸在推演,悄然离开。 三个月后。 “成了!”林寻从极尽的推演状态醒来,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 整座定海道碑的禁制奥秘,已尽数被他了然于心! 紧跟着,一股无法形容的疲惫涌全身,让林寻眼前一阵发黑,差点一下子昏睡过去。 他连忙深呼吸,这才发现,自己乌黑的长发不知何时,竟已变得如霜雪般白。 这是心血耗费到油尽灯枯时所产生的变化。 林寻不以为然,拿出一些神药开始吞服炼化。 直至数天后,他的身心状况才恢复到巅峰水准,一头雪发也是重新变得漆黑如墨。 看了看眼前的定海道碑,最终林寻还是忍住立刻破除的冲动,转身离开,前往寻找敖星棠和赵元极。 “伯母,其他定海道碑在哪里?”在见到敖星棠的第一时间,林寻问出声来。 时间太紧迫,他不敢有任何一丝的浪费。 —— ps:加更送!现在天气很冷,大家注意保暖哈,晚安~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35/35034/

下一篇   第2256章 大道无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