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古律灵埙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古律灵埙

烟霞城。 走在繁华的街道上,林寻经过观察终于确定,三天前那个晚上的血腥杀戮,仿佛的确已经随着雪金的出手,再无法对自己产生什么影响。 这无疑让林寻感到轻松不少。 没多久,林寻路过那一座屹立在城中央的传灵光幕时,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只见光幕上,一个面庞姣好美丽,神态庄肃的女人正在飞快说道:“今天,我们请来了在烟霞城中享誉盛名的高阶灵纹师方舆前辈,接下来将会由他来为我们鉴定一把雪瀑战刀。” 说着,她手中浮现出一柄雪亮耀眼的战刀,“这把刀便是神秘的寻大师亲自炼制的宝贝,想必早已有不少朋友很好奇,为何同样是雪瀑战刀,但是由寻大师亲手炼制出的,却会在威力上明显高出一筹?” “下边,就请方舆前辈来为我们讲解。” 光幕中一闪,出现一位老者身影,身穿锦袍,气度威严。 就听附近一阵哗然声。 “果然是方舆前辈!他可是咱们烟霞城中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只差一线就能晋级大师级别!” “那个神秘的寻大师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大家都好奇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如今连方舆前辈居然也坐不住,要鉴定一件出自寻大师之手的灵器,这可太让人兴奋了,或许通过这一番鉴定,就能摸清楚那位寻大师究竟有多厉害!” “妈的,别嚷嚷,快听听方舆前辈怎么说的!” 林寻哑然,目光一扫四周,就见附近许许多多修者都伫足在那,抬头望向那巨大的传灵光幕,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好奇期待之色。 林寻倒是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如今居然已经在烟霞城中如此响亮,甚至还被人拿来传播于传灵光幕上,请一位资格极深的高阶灵纹师来鉴定自己的作品。 这对任何一位灵纹师而言,都称得上是一个难得的荣誉,只是对林寻而言,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他都有些怀疑被这么多人如此好奇的“神秘寻大师”究竟是不是自己…… 此时在那传灵光幕上,高阶灵纹师方舆干咳了一声,拿过那一柄雪瀑战刀,就神色认真道:“说实话,我第一次看见此刀时,也被寻大师那巧夺天工般的手段所震惊,的确,雪瀑战刀仅仅只是人级中品灵器,品阶谈不上有多高,在市面上也很常见。” “但是!这样一把早已被市场认可,灵纹图案早已成熟稳固的战刀,却能被寻大师以独树一帜的手法,重新赋予其新的威力,这无疑是一个打破常规的创举!” 说到这,方舆神色已不禁激动,神色带上一抹狂热。 而随着他讲解,在场许多修者的心神也都被牢牢吸引,心中产生难掩的震撼。 听听方舆大师用的词汇吧,巧夺天工!独树一帜!打破常规的创举!这都让人怀疑,方舆还是不是一位享誉已久的高阶灵纹师。 要知道,灵纹师这类存在可是最骄傲的,想要让他们低下头颅去赞美另一个灵纹师,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现在,方舆甫一开口,就用一种带着崇慕味道的口吻,毫不吝啬的夸赞那位神秘寻大师的手段,这就显得太让人吃惊。 不过,如此一来,也是让得在场许多修者愈发好奇,寻大师真有方舆所言那般厉害? 而林寻听到这些夸赞,浑身都一阵不自在,若不是他真的不认识这位高阶灵纹师,他都怀疑这老家伙是不是被人收买了,故意来吹捧自己的。 光幕上,方舆神色狂热,吐沫横飞的讲解那一把雪瀑战刀,用的都是灵纹一道的专业术语。 难得的是,他还能把如此枯燥的灵纹知识讲解的通俗易懂,妙趣横生,把在场一众修者都唬得一愣一愣的。 林寻却听得有些受不了了,他炼制雪瀑战刀时,可从没像方舆所阐述的那般夸张。 他真的只是为了赚钱,而不是为了什么打破常规。 这也很正常,一个人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之后,自然会冒出来许多为其摇旗呐喊的声音。 只是很显然,方舆这位资格很老的灵纹师,明显把所谓的“神秘寻大师”当做了当世第一流的高人,所以才会如此不吝赞美和推崇。 若是让他知道这位神秘的寻大师仅仅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时,也不知会作何感想,又是否会耻于说出这等话来? “公子,这位寻大师既然如此厉害,若能请他出手,或许就能将您的古律灵埙修好了呢。” 忽然,旁边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引起了林寻注意。 古律灵埙? 这世上竟还有人拥有这种早已绝迹的古老乐器? 林寻心中讶然,他很小时候,就曾见鹿先生偶尔会拿出一个形似水滴之状,约莫巴掌大小的乐器吹奏。 那声音时而苍茫浑厚,给人扑面而来的岁月沧桑感,仿佛恍惚间置身上古时期,感受到一种空而无量的莽荒气息。 时而空灵寂寥,仿似孤独的修者孑然一人漫步于天地间,茫然四顾,寻觅不到道途之尽头。 时而又古朴纯净,若高山流水,静谧自然,令人心胸疏阔,若沐浴天籁道音中,心灵和神魂都得到慰藉。 鹿先生很喜欢这个乐器,一直感慨此生有此相伴,即便大道无期,也不足惜。 后来林寻才知道,这件乐器名为古律灵埙,是一种早已在岁月长河中近乎失传的乐器,其上有九孔,每一个孔中会发出不同的音律,暗喻九九归一,大道之数。 并且若有在音律上造诣出神入化的艺修来吹奏此物,甚至能产生不可思议的妙用! 只是古律灵埙极其特殊,想要掌控它,需要极其苛刻的条件,不止需要极其强大的灵魂力量,还需要一种在音律上与生俱来的天赋! 当初鹿先生就曾言,古律灵埙之音,可杀人,亦可救人,妙用无穷,然世上能够吹奏此物者,寥寥无几! 古律灵埙之所以会在岁月长河中近乎绝迹,就因为能够掌控它的人太少,几乎寻觅不到,随着岁月推移,这种神奇的乐器,也就渐渐消失在世人眼中。 所以此刻当听到有人提及古律灵埙这个名字时,林寻才会如此意外,禁不住抬眼看过去。 就见不远处,立着一个身穿青衫,唇红齿白,相貌俊秀的公子哥,他手执一玉扇,风度翩翩。 而在公子哥旁边,则立着一个乖巧伶俐的小丫鬟。 似乎察觉到林寻的目光,那青衫公子朝林寻微微一笑,谦虚有礼,有一种说不出的卓然风度。 小丫鬟斜睨了林寻一眼,却显得颇为泼辣,道:“看什么看,小心眼睛里长针眼!” 声音清脆,煞是好听。 却见那青衫公子呵斥道:“莺儿,休要无礼!” 小丫鬟呶了呶嘴,道:“小……公子,我感觉这家伙眼神怪怪的,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青衫公子也不禁一阵尴尬,狠狠瞪了小丫鬟一眼,道:“你再胡说,下次不带你出来了。” 这一下小丫鬟顿时没了气焰,撇嘴不语,只是目光依旧时不时地扫视林寻,一副警惕大坏蛋的模样。 “这位公子,我这丫头自小任性惯了,刚才多有冒犯,还望海涵。”青衫公子歉然说道。 “没事。” 林寻灿烂一笑,他哪会和一个口无遮拦的小丫鬟计较。 谁曾想,他这个笑容落入那小丫鬟眼中,让得她像炸毛的刺猬似的,警惕道:“公子,这家伙笑的可真渗人,哪怕不是坏蛋,也肯定不是好人,” 林寻顿时一怔。 却见那青衫公子拿着玉扇狠狠敲了一下丫鬟的脑袋,呵斥道:“再多嘴,我可真生气了!” 说着,他遥遥朝林寻一抱拳,就打算带着丫鬟离开。 林寻见此,不禁说道:“朋友,你若要修复古律灵埙,或许真的可以去找寻大师试一试。” 青衫公子霍然顿足,眸子中闪过一抹异色,思忖片刻,这才说道:“多谢公子指点,告辞。” 说着,已带着丫鬟离去。 林寻耸肩,他刚才是真打算帮对方一个忙,毕竟因为鹿先生的关系,让他对古律灵埙也颇为喜欢,难得碰到一个拥有此物的人,若能帮对方一个忙,林寻也是很乐意的。 可惜的是,对方显然对自己的建议不感兴趣。 这时候,那传灵光幕上,方舆对雪瀑战刀的鉴定已快要结束,说道:“若有可能,我希望有机会能够亲自拜访寻大师一次,若能聆听到来自寻大师的教诲,老夫此生足可无憾!” 场中一众修者沸腾了,听了方舆带着推崇味道的评价,让得他们对神秘的寻大师愈发好奇了,心中俨然已将寻大师当做了前辈高人。 唯独林寻浑身一哆嗦,这老家伙简直太狂热了一些,只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和他见面…… 没有再耽搁,林寻匆匆离开,朝灵纹师公社行去。 在林寻刚离开不久,一辆停靠在远处的青铜宝辇内,一个女人再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笑得花枝颤抖,眼泪都快流出来。 ps:说好今晚三更,肯定会有的,只不过会在凌晨以后,等不及的朋友明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