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6章 大道无疆 - 天骄战纪

第2256章 大道无疆

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这一段时间里,敖星棠和赵元极一直在静静等待,内心实则也有些紧张。 因为林寻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希望,若是连林寻也办不到,他们怕是注定再无法将真龙始祖从镇压中解救出来。 而当听到林寻的话的第一时间,两人皆心头一震,振奋起来。 “可行?”敖星棠忍不住道。 林寻含笑点头:“现在就可破了那第一座定海石碑上的禁制,不过,我打算将所有定海道碑的奥秘全都推演破解后,再做行动。” 赵元极顿时就明白过来:“不错,就当如此,现在若着急行动,反倒会打草惊蛇,引起真龙一脉的警惕,到那时必生风波。” 敖星棠也不禁长松口气,笑道:“只要能破解就好,你随我来。” 说着,她当先带路。 这一次,她带着林寻在这海底中行走了足足十天之久,奔波了不知多少里路。 原因就在于,那四十九座定海道碑,分散在不同的海域中,彼此相隔极其遥远。 若非如此,整座无上禁阵的威能,也断不可能会影响到整个东海九千丈之下的区域,被人们视作生命禁区。 辨认过每一座定海道碑所在的位置后,林寻便立刻投入到推演和破解的行动中。 有了第一次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在破解第二座定海道碑时,林寻驾轻就熟,仅仅只花费了两个月时间,就将其上的禁制奥秘全部参透。 而在破解第三座定海道碑的禁制奥秘时,林寻所耗费的时间,已经缩短到了一个半月。 在破解第四座时,则缩短到了一个月…… 不止是速度突飞猛进地提升着,连带着林寻对灵纹一道的造诣,也是在推演和破解中节节攀升,产生显著的蜕变和进步。 从破解第一座定海道碑开始,直至九个月后,林寻已经破解六座定海道碑上的禁制。 在之后的时间中,林寻破解的速度依旧在提升,但幅度已经开始变小,直至后来,已经稳定在十天时间内,就可以破解一座定海道碑。 这已经很惊人! 直至在这海底九千丈的一年后,林寻已破解十二座定海道碑。 可定海道碑足有四十九座,若按照这种速度持续下去,起码还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将所有的定海道碑全部破解。 这让林寻不免有些担忧。 眼下已经过去一年了,若再耽搁两年,谁知道那龙宫世界中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而被困的赵景暄,又会否遭遇什么变故? 这些,皆是林寻所无法预料,但又不得不担心的事情。 “你若能破境,速度足可以再提升一些,起码可以将恢复体力和心神力量的时间,节省不少。” 无终塔中,曦给予林寻建议。 一年时间了,一直在无终塔内潜修的曦和大黄,并不缺疗伤的神药和奇珍,如今伤势早已得到极大的恢复。 并且,曦早关注过林寻的行动,察觉到他每隔七天左右,就会因为体力和心神消耗极大,而不得不进行长达两天左右的恢复。 若是林寻能够破境, 自身道行蜕变的同时,也足可以让他拥有更多的体力和心神去破解禁阵,从而节省出许多不必要浪费的时间。 果然,听了曦的建议后,林寻眸子一亮,顿时做出了决断—— 先破境! 一年时间里,他虽一直在推演和破解道纹禁阵,可一身的道行一直在恢复体力时,进行着一次次锤炼,早在半年前,其实就拥有了去冲击帝境三重的底蕴。 故而,对林寻而言,眼下选择破境,倒并非难事。 唯一称得上困难的,或许就是这冲击帝境三重门槛的一场大劫,太过诡异和不可琢磨。 帝境之路,九重天堑,三重一障,六重一难,九重一劫。 眼下,林寻即将突破帝境三重门槛,将要面临的便是“帝心障”! 勘破此障,身心之地,皆可化界。 像帝境三重的强者,若陨落后,躯体不曾被彻底毁掉,其血肉骨骼就会化作一方世界,一直延存在世间。 如今林寻已清楚,帝境一重为“无执”,帝境二重为“无形”。 而这帝境三重,则名为“无疆”! 大道无疆! 臻至此境,身心之地的帝境世界,也会呈现出“无疆”般的浩瀚之感,产生全新的蜕变。 只是,林寻眼下唯一要考虑的,是该如何打破“帝心障”! 这一劫和心境有关,最是诡异和凶险,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绝非是仅凭蛮力就能破除。 林寻静默三天,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 直至将心境调整到古井不波,纤尘不染,万古不移,月满碧空般的地步,他这才长身而起,黑眸不悲不喜。 唯有心中响起一道悠悠道音:“我心无障,此劫无可虑矣”。 轰! 东海之上,那无穷高远的穹顶深处,在世间众生皆无可察觉的周虚之外,一股诡异莫测的劫难气息,倏尔汇聚而成。 没有劫云,没有劫雷,也没有惊天动地的恐怖异象,甚至都没有惊动任何一个生灵。 即便是一直蛰伏在东海之下等待的赵元极、敖星棠夫妇,对这一切也都是浑然不觉。 可此时在林寻心境中,骤然掀起无尽波澜! 一股诡异的劫难气息化作一场大道业障,像雷霆般突然而至,甫一出现,就产生毁灭般的恐怖威能。 林寻只觉意识骤然模糊,心湖之地,涌现出无数光怪陆离的画面,年幼时在襁褓内哇哇啼哭,眼前的鹿先生悲愤嘶吼,将他紧紧抱在怀中…… 年少时在矿山牢狱,暗无天日,终日修行灵纹,却屡屡被鹿先生训斥…… 绯云村中,偶然间和夏至相识…… 往年的一幕幕,犹如轮回中的画面一一重演,那般清晰,那般刻骨铭心。 林寻的心境,也随着这些经历或喜、或悲、或怅然、或酸涩……情绪如山崩海啸般翻滚激荡。 直至后来,一切的景象都化作虚幻的碎片消散,那些亲人,那些朋友,那些曾并肩作战过的好兄弟,那些道途之上所邂逅的故人,那些师兄师姐…… 全都不见了。 仿似过往一生所有情感上的 寄托、交织和羁绊,都已经是过眼云烟,了无痕迹。 赵景暄、夏至、曦、小银、老蛤、阿鲁……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全都消失在过往记忆中。 最终,只剩下一片茫茫无垠般的黑暗。 他孑然一人,伫足黑暗中,分辨不出前路,也不知该退路又是在何方。 大道尽头,形单影只。 放眼四顾,万事成空! 林寻心头不禁涌出一个念头,这,就是自己苦苦寻觅的大道之尽? 若如此,以往的一切付出,又是否……值得? 值得? 不值得? 心湖中,浪潮激荡,波澜汹涌,犹如叩心自问,又像来自大道上苍的拷问。 黑暗如若寂静静止的牢笼。 牢笼中,独自一人的林寻沉默了片刻,便无声地笑了笑,感慨似的喃喃:“这次,倒是多谢你让我回顾往生浮沉事,记起那些熟悉的人和物……这些,可都烙印着属于我的道途的痕迹啊……” 过往不可追,但过往所经历的一切波折和浮沉,那些所认知的人和物,那种种因果形成的爱与恨,那因羁绊而产生的世事和人情……那点点滴滴的一切,早已是他的道途的一部分! 若无过往之因,何来他日之果? 若因此懊悔、怅然,做出斩断和取舍,又和舍弃自身之道……有什么区别? 何为超脱? 何为逍遥? 何为永恒? 过往一切若视作羁绊而斩断,过往因果若视作樊笼而打破,这道途之上,所求又是何物? 这道途之上,又怎能用值得与否来衡量? 林寻很清楚,眼下所处之境,便是自己的“帝心障”,一念之间,或许便是生死之分。 但从一开始,林寻就已作出抉择,故而,纵然心境翻滚激荡,纵然心绪若脱缰野马。 他只有一个念头:执本心,守己身! 凡我所愿,皆是值得。 凡我所求,皆无可悔。 凡我所念,皆为吾心。 凡我所持,皆为吾途。 纵天崩地裂,万世成空,无可更易! 轰! 林寻心境,一点“心光”涌现,宛如樊笼般的黑暗,却在这一刻骤然溃散,樊笼碎,黑暗退。 漫天皆光明,照亮大道路! 林寻负手于背,周身气机沸腾,若扶摇冲霄之狼烟,节节攀升,摇动寰宇星汉! 这一天,林寻破“帝心障”,一点心中光,照破天地至暗,踏碎帝境三重之门槛,入“大道无疆”之境。 无执于外、无形于身、无疆于心! 帝境三重之天堑,炼就一颗无尘心! 臻至此境,也让得他身心之地,一身道行,也就此产生翻天覆地的全新蜕变。 东海九千丈之下,林寻随意而坐,周身流淌亿万霞光瑞雨,条条道气流转飘洒,宛如至高神祗。 这一刻,他敏锐感受到了这一次蜕变的不同,比之踏足帝境二重时,勘破“帝心障”之后的突破,就如积蓄已久的底蕴和宝藏,让自己的道行产生前所未有的提升! :。: bq

下一篇   第2257章 决裂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