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2章 龙茧惊变 - 天骄战纪

第2262章 龙茧惊变

敖幻海掌心紧紧按在金色龙茧上,眼神充血,透着疯狂。 林寻黑眸冰冷得可怕。 说起来,赵景暄乃是敖幻海的亲外甥女,可很显然,敖幻海并不这么想。 他只将那金色龙茧以及内部的赵景暄视作人质,先是胁迫林寻去对付衍星,现在又威胁林寻将他那些儿子女儿交出来! 林寻沉默片刻,就点了点头,“可以,但在放人的同时,你必须将那一颗龙茧给我。” 闻言,敖幻海露出狞笑,自以为已经拿捏住林寻,道,“你先放了我那些孩儿,我……” 嗖!嗖! 不等说完,两个龙族太子就被林寻抛了过去,这让敖幻海一怔。 旋即他意识到什么,暴喝道:“你若敢动用天赋神通,我拼死也要毁掉此龙茧!” 林寻瞳孔一眯,将差点释放的禁逝神通强自压制住,心中不禁惊诧,这老东西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天赋力量的? 之前,他的确是想趁着交换人质的时机,施展禁逝神通,一举将对方镇压。 可很显然,对方已经警觉! 林寻禁不住抬眼看了看正在高空中和曦厮杀的衍星,想来就是这女人泄露出的消息。 “快点,将其他孩儿也放了!”敖幻海大喝,愈发的有恃无恐,自以为抓住了林寻的命门。 “我已经放了两人,已足够表明我的诚意,你……” 不等林寻说完,敖幻海已厉声道,“少废话,我让你放人!你再磨叽,可别怪我不客气!” 他按在金色龙茧上的掌指发力,让金色龙茧都颤抖起来。 林寻深呼吸一口气,道:“好!” 他袖袍一挥。 嗖嗖嗖! 镇压在地上的三个龙太子、两个公主的身影被席卷而起,抛向了远处的敖幻海。 可敖幻海并未在同时动手,将金色龙茧放走,反倒仰天大笑,神色森然,“蠢货,你真当我会放过这……” 砰! 话没说完,一个龙太子骤然炸开,血肉爆碎,元神齑粉,横死当场。 这一幕,让敖幻海笑容凝固,气得目眦欲裂,嘶声道:“你竟敢使阴招!” “你不是也没有将那一颗龙茧交给我?” 林寻眼神冷冽,“最后,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将那龙茧交过来,我保证让你们父子活着团聚。” 敖幻海神色变幻不定,他哪可能就这般甘心低头? 可一看到他那些孩子,看着他们眼神中的惊恐和哀求,内心却不禁犹豫和动摇了。 “父亲,求你放了景暄表妹吧,我们都不想死,不想死啊……”一个龙太子跪在地上哀嚎。 “废物!” 敖幻海脸色铁青,“哭什么哭,无非一死而已!”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你这些孩子,若你还念景暄是你外甥女的情分,现在收手也不迟。” 林寻说着,指着远处,“你再看整个龙宫世界,早已陷入混乱和动荡之中,而在龙宫世界之外,更有九大帝族的势力牢牢封锁。” “你身为真龙族长,就忍心这一幕幕继续发生下去,亦或者说,因你一己之私,宁可让整个真龙一脉灭族?”字字如刀,狠狠插入敖幻海心头,他躯体都因愤怒而颤抖,神色狰狞得可怕。 蓦地,他嘶声大笑起来:“哈哈哈,灭族?不可能的!这无数年里,我真龙一脉的多个元祖和一众最耀眼的大人物,早已前往彼岸世界修行,纵然今日龙宫世界被毁了,我真龙一脉,也断无灭族的可能!” 砰! 话音刚落,一个龙太子就暴毙,躯体爆碎,血雨如飞,活生生死在敖幻海眼皮底下。 一下子,敖幻海整个人都快要疯掉,歇斯底里咆哮:“本座就是死,也要毁掉你和你那孩子相见,也让你尝一尝,失去孩子的滋味!” 说着,他掌间发力! 轰! 可下一刻,那金色龙茧内传出汹涌恐怖的力量,不止将敖幻海这一掌化解,更震得敖幻海身影一个踉跄。 不好! 敖幻海脸色骤变,可还不等他再次掌控金色龙茧,林寻已经释放出禁逝神通。 天地归寂,万物静止,敖幻海的动作也停滞下来。 而在同时,早已蓄势以待的林寻、夏至暴冲而出,林寻犹如凌厉霸绝的神祗,朝敖幻海扑杀。 夏至则冲向了那金色龙茧! 刹那间,一系列动作便完成。当敖幻海清醒过来时,一道断刃已怒斩而至,可怖的锋芒绝世犀利,将他整个人都覆盖。 在这危险之极的时刻,敖幻海发出嘶吼,身前骤然涌现出一片浑圆的青色光幕,光幕上闪烁着瑰丽神秘的道纹。 砰! 惊天动地的碰撞中,那青色光幕被劈碎,化作漫天光雨飘洒,而敖幻海整个人则被狠狠劈飞出去,砸落在数百丈之外,口鼻喷血,浑身抽搐。 可他身上竟没有一丝外伤! 就见他胸膛处的衣襟碎裂,露出一件青色甲胄,散发着濛濛道光,神异无比。 之前时候,敖幻海就是凭借此宝甲,挡住了衍星突然的暴击,从而牢牢掌控住那金色龙茧。 而林寻黑眸中冷芒一闪,顿时认出,那必是大道无缺甲! 唰! 不等敖幻海站起,林寻已暴冲而去,一把抓出,硬生生陈就将那青色的大道无缺甲扯了下来。 砰! 他一脚踹出,敖幻海本欲爬起的躯体再次砸下,胸膛骨骼爆碎塌陷,疼得他发出凄厉的惨叫。 砰砰砰! 早已积攒了一肚子恨意和火气的林寻哪可能会客气,手脚并用,对敖幻海狠狠暴揍。 不片刻,敖幻海浑身筋骨都被打断,脑袋红肿,肌体龟裂淌血,遭受到致命的重创。 眼见林寻就要把他打死,突兀地一道身影凭空而至,“将他交给我来处理吧。” 来人赫然是敖星棠! 林寻眉头皱起,可最终还是忍住,不管如何,敖星棠和敖幻海终究是亲兄妹。 而敖星棠,同样也是赵景暄的母亲,是他林寻以后的丈母娘。 “星棠,你来的正好,快,快杀了这小孽畜!”被揍得意识都模糊的敖幻海兀自厉声大叫,犹如疯癫。 “我是来替父亲报仇的。”敖星棠冷冷道。 敖幻海艰难地抬起满是血渍的脸,眼神飘忽:“替父亲报仇?” 旋即,他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似意识到,大叫道:“星棠,你听我解释,当年若不是我隐忍,极可能就和父亲一样被杀死,你……” 可敖星棠似已懒得再听解释,拎着一柄战刀,随手一划。 噗! 敖幻海的脑袋就被斩落,临死,他神色都写满了错愕、似难以相信。 “从你断绝父子关系那一刻起,就不再是我大哥了……” 敖星棠拎着敖幻海那血淋淋的头颅,声音怅然。 当年,他们的父亲冥罗龙帝遭受宗族迫害,敖幻海是第一个站出来指责冥罗龙帝为叛逆的。 亲生儿子,却视父为贼! 这何其残忍? 半响,敖星棠低声道:“我会将你的骨灰洒在父亲坟冢前,让他老人家也可以死的瞑目。” 亲手弑兄!对她而言,何尝不是最痛苦的抉择? 目睹这一幕幕,林寻都不禁怔住,这才意识到,敖星棠此来,不是为了放敖幻海一条生路,而是想要让敖幻海死在她手中! “林寻。” 远处,夏至开口,“你快过来。” 林寻心中一紧,顾不得多想,飞掠过去,就见那龙池中,金色龙茧的气息,竟是在一点点衰弱! 那龙茧表面涌现的道光也都在变得暗淡。 “难道景暄发生了意外?”林寻心中一颤,刚要伸手去触碰那金色龙茧。 “不要动。” 一道艰涩沙哑的声音响起,就见真龙始祖的身影,已是凭空而至,只是他身影极其模糊,仿似随时都会溃散。 可真龙始祖似并不在意,抵达后,就将目光凝视在那金色龙茧上。 “弑灵老祖已经被镇压。”赵元极也随之来了,传音告诉林寻。 林寻登时松了口气,目光看向真龙始祖,禁不住问,“前辈,景暄怎么样?” “若你信得过本座,就站一边看着。” 真龙始祖略一沉默,撂下一句话,就猛地探手,狠狠朝那金色龙茧插去。 他五指金灿灿的,覆盖龙鳞,幻化出璀璨无匹的道光,让得林寻脸色微变。 只是不等他反应,这一抓之力就没入那金色龙茧。 轰! 下一刻,就见真龙始祖猛地一拽,那金色龙爪收回时,已牢牢攥住了一条模糊的残魂身影。 “放开本座!你这老长虫想找死不成!?”这残魂身影剧烈挣扎,发出嘶吼。 林寻悚然一惊,哪能想到,竟会发生如此诡异的一幕!? 显然,刚才金色龙茧气息衰弱,便可这一条残魂有关! “是上一任无名帝尊的残魂!”大黄也来了,露出惊容,“这老杂毛居然真的没有彻底死绝!” 无名帝尊! 林寻心中震荡,背脊生寒,感到一阵后怕。 根本不用想,他就意识到,那无名帝尊的残魂,分明是想要侵蚀和霸占景暄腹中孩儿的躯壳,重活过来! 而那敖幻海恐怕都没想到,之前被他牢牢掌控的金色龙茧内,早就出现了惊变! —— ps:第二更稍晚,金鱼不小心感冒了…… bq

上一篇   第2261章 相互挟持

下一篇   第2263章 衍星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