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3章 衍星之死 - 天骄战纪

第2263章 衍星之死

天穹上,曦和衍星还在厮杀,战况激烈,令天宇宛如被打断。 可当察觉到被真龙始祖揪出来的“无名帝尊”的气息时,衍星脸色则微微一变。 铛! 硬撼了曦的一击后,衍星不顾一切地,朝下方冲去。 她战矛挥动,不是去救那无名帝尊,竟是朝夏至杀去,这显得无比反常! 并且她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可早有提防的林寻动作之快,也不逞多让。 唰! 他毫不犹豫,再次催动禁逝神通,无尽璀璨的时光奥秘扩散而开。 肉眼可见,衍星的身影在虚空中倏尔停滞了一瞬。 也正是这一瞬。 曦手中的无天矛如一道流光,贯穿长空,以无坚不摧之势,狠狠凿入衍星的背脊。 噗! 鲜血迸溅,衍星吃痛,满头紫发狂舞,美丽冷峭的脸庞上尽是愤怒和不甘。 她眼睛死死盯着林寻,“果然是禁逝神通,没想到当年失去本源灵脉的你,却获得涅槃蜕变的机会,觉醒了这第二阶段的大渊吞穹之力!” 大叫声中,她躯体如若燃烧般,释放出无尽紫色道光,竟是猛地将插入背脊中的无天矛震退。 那等可怖的威势,让林寻都不禁吃惊,这衍星的战力……该有何等恐怖? 遭受禁逝神通,被曦以全力一击洞穿躯体,却竟都没能将其击杀,这就太可怕了! “死!”衍星再次朝夏至冲去,和之前比,多出一种疯狂般的决然味道。 仿似在她心中,无名帝尊的死活,远不如击杀夏至更重要! “滚开!” 大黄冲过去,无法刀怒劈而去,卷起茫茫雪白刀光,威势足以令帝祖胆寒。 可随着衍星战矛横击。 铛—— 大黄连同无法刀直接被震得倒退出去,发出闷哼,这让大黄都不禁色变,这女人好恐怖的力量。 可也正是大黄这一击,让曦抓住机会,以无天矛刺杀,噗的一声,再次洞穿衍星的躯体。 可衍星却浑然不顾这些伤势,将手中战矛狠狠投掷出去。 轰! 虚空爆碎,被狠狠破开。 这一击之力,就如倾注衍星毕生的心血和力量,产生的威势无边的之恐怖。 给人的感觉,就如上苍之手投掷出的审判之矛! 夏至没有闪避,因为在她背后,就是那金色龙茧,她眼神深处,燃烧着罕见的火焰,仿似衍星的存在,同样让她感到致命的威胁。 就如宿命之敌! 而察觉到危险的林寻,早已挡在夏至身前,显然是打算替夏至硬抗这一击。 这让夏至心中发紧,刚要阻止,已是来不及。 就在这凶险之极的紧要关头,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挡在了林寻之前。 赫然是真龙始祖! 噗! 衍星那一杆战矛已暴杀而至,可率先遭难的却并不是真龙始祖,而是被他攥在手中的无名帝尊。 这一战矛产生的毁灭力量,将无名帝尊那仅剩的一缕残魂直接碾碎,轰然炸开。 紧跟着,真龙始祖发出闷哼,他那本就模糊虚弱的身影,也是被战矛撕裂开,血雨泼洒。 林寻以断刃抵挡,穷尽周身一切力量。 铛! 战矛和断刃狠狠地碰撞,附近虚空都剧烈震荡,而后断刃嗡的一声哀鸣,被震飞出去。 众人无不悚然,衍星这一击无疑太强盛和恐怖,碾碎无名帝尊残魂,贯穿真龙始祖躯体,更将林寻的断刃击飞! 嗡! 战矛已暴杀而至,这等距离,林寻已根本无法闪避。 而在林寻眼中,猛地掠过决然之色,周身一切力量被催动到极尽空前的地步。 属于绝巅大帝的恐怖底蕴彻底爆发。 无生印浮现,绽放出毁天灭地的青铜光泽。 轰隆! 战矛和无生印碰撞,狂暴如天河决堤般的力量迸发,震得林寻唇中咳血,躯体若筛糠似的颤栗,肌体都呈现出龟裂般的血痕。 可他硬生生挡在那,拼尽所有般不曾退后一步。 因为在他背后有夏至,夏至背后有置身在金色龙茧内的赵景暄,以及赵景暄腹中的孩子! 他不能退! 轰隆! 一阵僵持后,无生印被震退,没有了阻挡,那战矛闪烁着无匹的冰冷杀伐气,硬生生刺在林寻胸膛。 当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色变。 可人们预想中开膛破肚的一幕并没有出现,一层青色宝甲防御在林寻身前,挡住了这一击。 大道无缺甲! 只是,这一击的威能太过可怖,遭受冲击之下,让林寻直接遭受重创,唇中咳血连连。 最终,那战矛停滞在那,威力消散,掉落地上。 一系列动作,看似缓慢,实则快到了极致,也凶险到了极致。 “可恨!” 远处,衍星发出极度不甘的尖叫。 她拼着负伤两次,以毕生之力施展的一击,却没能杀死夏至,这让她哪可能甘心? 轰! 曦杀来,神色清冷,无天矛以雷霆万钧之势杀伐,将衍星那本就遭受到重创的躯体彻底击碎,血雨刚迸溅飞洒,就被恐怖的道光蒸发磨灭一空。 衍星感受着生命的流逝,神色间的疯狂不甘之色尽数褪去,被一抹怅然取代。 “无尽岁月的追杀,终究未能如愿以偿……我……真的不甘……” 声音一点点低沉,她的神魂也随之燃烧化作灰烬飘洒,彻底消散。 场中死寂。 衍星的死去,让所有人都如释重负,心神无法平静,这女人太可怕了,一身道行恐怖得无法想象。 若不是有曦在,今日之局,最后的赢家极可能就是她! 死的最悲催的,当属无名帝尊那一缕残魂,被真龙始祖揪出来后,最终却丧命在衍星那全力一击之下,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魂飞魄散。 呼~呼~ 林寻喘息,连续两次施展禁逝神通,又被衍星那一击重创,让他的伤势极重。 可他顾不得这些,第一时间朝金色龙茧望去。 却见那金色龙茧虽不曾变得暗淡下去,可却给人以死气沉沉之感,连那等神妙的生命律动也断断续续的。 此时,赵元极夫妇、曦、大黄也都走来,一起看着那龙池中的金色龙茧,神色各异。 之前那一战,堪称是险象环生,惊心动魄。 可还好,敖幻海死了,衍星死了,弑灵老祖也被真龙始祖镇压…… 眼下的结局似乎不算太坏。 只是,真龙始祖受伤太重了,躯体都已碎裂消散,只剩下一缕虚弱的神魂,仿佛随时都会逝去。 他声音艰涩、虚弱,“本座快要不行了,临死前,能见识诸位风采,也不枉此行。” “老祖!”敖星棠悲从心来。 “死亡而已,何须伤心,被镇压这无数岁月里,本座实则早已距离死亡不远。” 真龙始祖眼神澄澈淡然,“星棠,你以后要掌管好镇界珠。” 平平淡淡一句话,可话中意味却很不简单,因为在真龙一脉,唯有族长才能掌控镇界珠! 换而言之,真龙始祖是将敖星棠视作了新一任族长。 敖星棠神色伤感,哽咽道:“我……恐怕会有负老祖之托。” 真龙始祖笑起来,一指林寻:“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好女婿,以后还会有一个好外孙,有他们在,足够了。” 他目光望向那金色龙茧,眼神温和而平静,“那孩子能觉醒祖龙血脉,可着实难得可贵,我可很期待……他以后可以像通天之主一样,成为一位受人尊敬的无上人物……” “以我之残命,换这孩子一个机会,值了。” 低沉慈和的声音中,他那虚幻的神魂化作无数瑰丽的光雨。 “老祖!”敖星棠悲恸叫出声。 紧跟着,这天地间,涌现出绚烂的血光,透着神圣、纯净、耀眼的原始古老气息。和那些光雨一起,涌入金色龙茧中。 肉眼可见,那金色龙茧就如得到了澎湃无比的生机,骤然间大放光明,灿灿若一轮金色大日,表面浮现出一条条蜿蜒游走的真龙,更有阵阵苍茫的龙吟响彻,激荡寰宇。 这一瞬,龙宫世界各个疆域,那些残存的真龙强者皆心生一种奇妙的感应,就仿佛有一种无上的力量觉醒,令他们产生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敬畏! 最终,当那漫天的光雨和血光消失不见后,龙池中的金色龙茧,竟是化作瑰丽的鲜红之色,从内传出沛然强劲的生命律动。 林寻眸子一下子亮了,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那龙茧中属于赵景暄的生命气息,变得无比旺盛! 可赵景暄却并没有从沉睡中苏醒的征兆,甚至她那腹中的孩儿都还不曾降生。 敖星棠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悲伤,温声道:“不要担心,这次景暄应该是因祸得福,得到了我族始祖的本源祖血,当她苏醒时,就是孩子诞生之日。” 她是真龙后裔,也最是了解这些。 林寻顿时如释重负,道:“伯母,离开真龙界时,我想将这龙茧带走。” 敖星棠怔了怔,沉默片刻,最终点头道:“可以。” 得到答复,林寻愈发轻松了,他目光一扫,却见夏至独自站在那,静默不言,不禁心中一紧,当即走过去。 “怎么了?”林寻问。 夏至抬起一对清澈若星辰般美丽的眸,凝视着林寻,“以后再遇到危险,不要再挡在我身前了,可以么?”

上一篇   第2262章 龙茧惊变

下一篇   第2264章 命运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