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0章 蓄谋已久的杀劫 - 天骄战纪

第2270章 蓄谋已久的杀劫

林寻黑眸冷冽,扫了容叔一眼,“怪不得在那宝辇上时,你这老东西频频阻止我和洛迦一起,却原来早已包藏祸心,既如此,留你何用?” 唰! 犹如虚幻般无形的道剑掠起,斩向容叔。 无相剑! 此剑最可怕的就是犹如虚幻,缥缈无形,杀伐力却奇大无比,一般的帝境人物,纵然能察觉到此剑的危险,也根本无法锁定此剑的轨迹。 容叔脸色骤变,狂吼出声,运转全部力量,身上涌现出一层如若燃烧般的赤色帝甲。 赤光帝甲! 容叔的本命帝兵,防御力惊世,凭借此宝,让容叔在以往岁月中化解过多次致命危险。 可无相剑的威能岂是寻常可比? 就见—— 无相剑一斩之下,那赤光帝甲顿时龟裂出如蛛网般的裂纹,而后轰的一声炸开,爆绽出无尽火焰般的光雨。 噗! 与此同时,容叔的躯体被一斩为二,从中剖开,那浩荡的无匹剑气,将他神魂都齑粉抹除。 前后,不过须臾间,容叔这位帝境三重存在,被一剑斩杀! 那等血腥震撼的一幕,惊得武法天、白煞君脸色大变,噌地起身,再也坐不住了。 他们才只是绝巅准帝境修为,哪能想到,一位足以傲视世间的帝境人物,竟如若纸糊般,被斩杀当场? 这太恐怖! 洛迦都不禁睁大美眸,红唇微张,心神震颤,时隔多年后,原来身边这家伙,竟早已是帝道人物了! “你是谁,竟敢坏我大事!”武法天大喝,只是神色慌乱,充满色厉内荏的味道。 “少主不必惊慌,有本座在。” 伴随着苍老的声音,一个手持拐杖,白发苍苍的老者浮现而出,一对眸子开阖间,神火流转,慑人无比。 当看到这老者,武法天顿时松了口气,神色间的惊慌一扫而空,变得阴戾而冰冷,咬牙道,“说说吧,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插手此事。” 林寻根本就懒得看武法天这种小角色一眼,他目光直接看向那白发苍苍的老者,道,“怪不得敢这般猖獗,原来是有一个帝境七重的老狗暗中相护。” 帝境七重,搁在仙凰界,都已堪称是擎天般的大人物,高高在上,受众生敬仰。 可在林寻口中,却成了一条老狗。 这让洛迦眼神都变得异样,心中翻滚激荡,才数十年不见,林寻身上究竟发生了何等惊人的蜕变? 白发老者神色也随之阴沉下来,道:“你一个帝境三重的角色,也敢这般放肆,信不信本座翻手之间,便将你镇杀当场?” 林寻嗤地笑出来,眼神中已带着不屑,“来,你杀给我看看?” 白发老者怎能容忍这等挑衅,当即一掌拍出。 帝境七重之威有多可怕?随随便便都能镇杀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帝境三重! 这也是白发老者口吻敢那般强横的底气所在。 事实上,换做其他帝境三重人物,的确挡不住这等杀伐,可惜,林寻可不是一般的帝境三重。 就见林寻也同样一掌拍出,轻描淡写,随意自然。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响起,在武法天、白煞君那惊恐骇然的目光注视下,林寻安然无恙,可白发老者却被一巴掌拍在了地上,躯体都被拍得稀巴烂,血肉模糊,筋骨爆碎。 整座大殿都猛地震颤了一下,若不是林寻以自身威势掌控局面,仅仅这一击,都足以将这座大殿彻底抹平。 武法天和白煞君吓得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脑海空白,帝境七重都被一巴掌拍成重伤,那家伙……究竟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 而洛迦已彻底呆滞在那。 一剑杀死容叔,已让她震撼连连,而现在,一个帝境七重的存在,也在林寻手下显得如此不堪,这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甚至都不敢想象! 却见林寻俯视那白发老者,淡然道:“不是说要翻手之间,镇杀我吗?可你自己为何先躺下了?” 白发老者艰难抬头,眼神带着惊恐:“之前小老有眼不识前辈真身,还望前辈饶恕!” “晚了。” 林寻屈指一弹,白发老者的身影刹那间灰飞烟灭,消散一空。 唰! 几乎同时,一道模糊的身影凭空浮现,抓住那吓得瘫软的白煞君,就要凭空挪移而走。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并未让林寻意外,相反,他似早已预料到般,淡然开口,“你以为,之前我没有察觉到你的存在?” 哗啦~ 无数剑气密集涌现,遮天蔽日般,镇杀而下,将那模糊身影的逃路阻断。 那模糊身影身影暴退,又返回原地,声音低沉道,“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做得太绝,我白虎一脉可不会善罢甘休!” 这身影是一名灰袍女子,姿容冷厉,浑身流淌着若星辉般的银色杀气,威势恐怖之极。 “帝境八重?”林寻眸子中露出讶然之色,“在白虎一脉中,以你的修为,地位应该不低了。” 灰袍女子神色淡漠,“所以,朋友你该清楚,该如何抉择才是最明智的。” 林寻笑起来:“我的选择很简单,杀你如杀鸡,无须客气,也无须忌惮。” 灰袍女子瞳孔一凝。 林寻已悍然出击,无相剑一闪,以极尽之力演绎刹那斩道剑的奥秘。 灰袍女子身影闪烁,倏尔间已来到大殿门口处,她扭头冷笑:“这一剑,也不过如此,这笔账,我记住了!” 林寻眼神怜悯:“你还能走吗?” 灰袍女子一怔,似察觉到什么,低头一看,无声无息地,她的上半身和下半身整齐地分开,犹如被拦腰斩断。 紧跟着,如瀑的鲜血倾泻而出,那血腥诡异的一幕,刺激得灰袍女子脸上大变,刚要发出尖叫,只觉眼前一黑,神魂也在瞬间轰然爆碎。 原本被拎在灰袍女子手中的白煞君,噗通一声跌坐在血泊中,满脸都是滚烫的鲜血,浑身都因惊恐而颤栗起来,内心仅剩的理智也彻底崩溃。 一位帝境八重存在,搁在白虎一脉中,也是位高权重的老古董层次的存在,可现在,猝不及防之下,就被人镇杀了! 这让白煞君都有疯掉的感觉。 远处,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的武法天,已吓得六神无主,心神失守。 锵! 无相剑被林寻收起,他看了一眼也陷入呆滞状态中的洛迦,不禁好笑道:“有那般可怕吗?” 洛迦如梦初醒似的呃了一声,呆呆道:“你以为呢?” 林寻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声,道:“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这里。” 说着,他展开行动,将武法天、白煞君、以及躲藏在偏殿中的洛星全都打晕塞进了无终塔,又将大殿中清理了一遍,这才带着洛迦悄然离开。 …… 一个时辰后。 一座客栈中。 “果然是蓄谋而为的行动。”林寻若有所思。 之前,他已经对武法天、白煞君两人进行搜魂,得到了一些堪称触目惊心的真相。 前不久的时候,白虎、玄武两大族群各自派出一支队伍,前来仙凰界,明面上是前来拜访仙凰一脉,探讨一些宗族之间合作的事宜。 实则是借着这次拜访,欲对仙凰一脉不利! 原因很简单,白虎、玄武两大族群是奉命行事,而下达命令的,则是彼岸洛家! 只是,为何洛家要选择在这时候对付仙凰一脉,连武法天、白煞君也都不清楚。 他们只是奉命行事,归根究底,仅仅只是彼岸洛家的棋子。 可在他们的神魂记忆中,却让林寻得到了一个极有价值的线索—— 再过三个月左右,彼岸洛家将会有一位大人物前来! 眼下白虎、玄武两族的行动,无非是为这位彼岸洛家的大人物打前站罢了。 不过,林寻还是一阵惊诧,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才会让彼岸洛家不惜派出大人物前来对付仙凰一脉? 而得知了这些消息后,洛迦俏脸变得苍白,道,“怪不得他们敢如此有恃无恐地行事,原来,这背后有彼岸洛家的指使!” 林寻沉吟道:“你可知道,为何洛家要对付你们宗族?” 洛迦蹙眉思忖许久,摇头道:“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很久以前,我仙凰一脉就断绝了和彼岸洛家的关系,据说,这件事让当时的彼岸洛家无比愤怒,可最终也不了了之,这都过去无数年了,彼岸洛家该不会还惦念着当年这件决裂之事吧?” 林寻倒是清楚,当年的四大先天灵族中,真龙始祖选择了义无反顾地救助自己母亲洛青珣,以至于遭受到彼岸洛家的镇压。 仙凰一脉虽不曾出手,但也因为洛青珣被追杀的事情,断绝了和彼岸洛家的关系。 唯有真武、白虎两族自古至今,一直依附在彼岸洛家麾下,可谓是忠心耿耿。 眼下,仙凰一脉突然遭受到来自彼岸洛家的杀劫,并且白虎、玄武两族也一起充当急先锋,这说不准就和当年仙凰一脉所作出的“决裂”有关。 “不行,这件事我必须立刻告诉宗族!”洛迦再也坐不住了,忧心忡忡地长身而起。 “且慢。”林寻叫住了她。 8)

下一篇   第2271章 神工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