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世家门阀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三十章 世家门阀

三天后,灵纹师公社二层。网 在楚风的带领下,林寻见到了那个底蕴强横的老太婆。 这的确是一个老太婆,她满头银,面容苍老,眼眸浑浊,一副风烛残年的模样,拄着一根黑色木杖,看起来普普通通。 可是当林寻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宛如看见一座正在爆的火山,熔浆腾空,燃烧天地,似要炼化世间万物! 那一刹,林寻心中不可抑制地涌现一抹寒流,让他神经紧绷,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压迫力量,几欲窒息。 他脸色骤变,只是当再次看向那老太婆时,却再察觉不到一丝异样,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一般。 可越是这样,就让林寻心中越是忌惮,他自从进入紫曜帝国,见过不少厉害人物,像名满西南行省的大修士姚拓海、神秘的暗夜女王、跟随在暗夜女王身边的神秘老人、以及紫禁城御林军都统辛如铁、雪金、徐三七等等。 和他们一样,眼前这老太婆所拥有的气势,同样给林寻一种深不可测,不可估量的感觉。 毋庸置疑,这老太婆绝对是当世数得上名号的高手! 而看见林寻,老太婆眉头一皱,道:“这就是寻大师?” 旁边的楚风脸色一变,就见林寻抢先说道:“我是寻大师的徒弟。” 老太婆脸色顿时变得漠然,冷冷道:“这寻大师的架子未免太大,莫非非得让老身亲自去请他?” “前辈息怒,寻大师性情一向怪癖,最不喜被人胁迫,不过有他的徒弟在,也足可以解决不少事情了。” 楚风连忙解释,姿态放的很低,“您可能不知道,寻大师这位高徒,深受寻大师喜爱,已获得了寻大师真传,相信凭借他的手段,足可以让您满意。” 老太婆冷哼:“若他解决不了呢?” 不等楚风回答,林寻就笑道:“能否解决,得先看是要修复何物,毕竟即便是一位灵纹宗师出面,只怕也不敢妄言绝对能修复一件东西。” 见林寻看似只有十多岁,却展现出一副自信镇定的气度,让得那老太婆不禁多看了他一眼。 “你叫什么名字?” 老太婆问道。 “启禀前辈,晚辈名唤林寻。” 林寻拱手说道。 老太婆一怔:“林寻?你这名字可有些冒犯你师傅的称号。” 却见林寻坦然道:“我师傅曾说过,正因为我这名字和他老人家有缘,所以才破格收了我为徒,这也算一种缘分吧。” 老太婆冷笑道:“没看出来,你这位师傅的性格的确够怪异的,连收徒弟也如此草率。” 这句话就显得毫不客气了,不止嘲讽了“寻大师”,还把林寻也贬低了一句。 楚风心中一跳,担忧地看了林寻一眼,唯恐他忍受不住怒。 可让他意外的是,林寻此刻却忽然灿烂笑起来:“前辈果然慧眼如炬,晚辈也感觉师傅他老人家当年做出这个决定,实在太草率了,可没奈何,我师傅就是这种人。” 老太婆深深看了林寻一眼,阴测测道:“小子,不管如何,这次你若解决不了我的问题,就别怪老身不客气了。” 这句话显得极其蛮横不讲理,让得楚风又是一阵胆战心惊,却见林寻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 “走吧!” 老太婆转身而去。 …… 翠茗轩。 这是一套位于烟霞城中央地段上的庭院,占地五亩,其内院落幢幢,小桥流水,亭台楼榭鳞次栉比,奇花异草四处可见,宛如闹市中的一个世外桃源,分外清幽雅致。 这一处庭院,属于石鼎斋的产业,也只有财大气粗的石鼎斋,才能在这寸土寸金的中央区域中拥有如此规模的一流庭院。 此时,在翠茗轩大厅中,齐云霄、袁术、温明秀等一众在烟霞城中数得上名号的豪门子弟,都早已依次列席其中。 只是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些往日里骄傲自负的豪门子弟,此刻却一个个姿态放的很低,甚至显得有些拘谨。 因为他们今天只是陪客! 在大厅另一侧,尚自坐着十多个年轻人,一个个衣着华美,神色倨傲,言谈举止之间,流露出一种独特而矜持的优越感。 和这些年轻人一比,齐云霄他们无论在衣着打扮上,还是在个人气势上,明显要差了一截。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十多个年轻人,皆都来自帝国之都紫禁城!每一个背后,皆都站着一个在紫禁城中数得上名号的大势力! 若把整个帝国的豪门势力分作三六九等,能够在紫禁城中拥有庞大根基的势力,无疑称得上是第一等的势力! 这种势力,往往被称作世家门阀。 至于烟霞城中这些顶尖势力,也堪称是雄踞一方,可是和紫禁城中的世家门阀一比,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所以,同样是豪门子弟,可面对这十多位来自帝国紫禁城中的门阀子弟,齐云霄、温明秀、袁术他们也只能充当陪客,小心翼翼伺候着。 只是尴尬的是,他们尽管已经放低姿态,但是却能够很明显地察觉到,对方十多人态度一直很冷淡,甚至都懒得理会他们这些人。 人生第一次,他们品尝到了什么叫被人冷落无视的滋味,偏偏地,他们还不敢抱怨和怒。 “明秀,不用生闷气,这些家伙瞧不上咱们,咱们何尝又瞧得上他们?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的模样,这种人若不是出身上层门阀,早不知道被人杀死多少次了。” 齐云霄见温明秀有些闷闷不乐,就低声传音安慰道。 “我看是你心中很不舒服吧。” 温明秀斜睨了齐云霄一眼,同样用的传音。 齐云霄倒也不否认,说道:“我心里肯定不舒服,不过这也没办法,比拼家世和身份,咱们终究差他们一头,这个现实也由不得咱们不承认。” 温明秀若有所思道:“上层门阀也是有极为森严的等级划分的,像在座这十三个年轻人中,有七个来自下等门阀,五个来自中等门阀,一个来自上等门阀。” “我们这些烟霞城中的豪门势力,只能算一方豪强,连下等门阀都不如,听我父亲说,门阀之所以是门阀,不仅仅是因为底蕴和传承悠久的缘故,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势力已渗透到帝国的各个方面,一举一动甚至能影响帝国上层的决策,这才是他们真正恐怖的地方。” 说到这,温明秀目光不经意瞥了一眼对面上端坐着的一个年轻人,这才继续说道:“就好比那‘小剑君’谢玉堂背后的谢家,位列紫禁城七大上等门阀之一,在帝国朝堂之上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力,堪称是权柄滔天。” 说到这,温明秀忽然浑身一僵,脸色微微一变,就见不知何时,对面谢玉堂的目光已扫视过来,落在她身上,似是在无声警告,仅仅一眼,就让温明秀心中直冒寒气。 庆幸的是,谢玉堂很快就收敛目光,让温明秀竟有一种劫后余生般的感觉。 小剑君谢玉堂,近年来在帝国中声名鹊起的耀眼人物,传闻乃是一等一的修炼奇才,所掌握的“纵横剑经”乃是谢家不传之秘,可近百年来,整个谢家中却唯独只有谢玉堂一人将其参悟掌控! 最恐怖的是,谢玉堂今年才十九岁,已拥有了灵海境修为,战斗力之强大,在天才汇聚,妖孽辈出的紫禁城中,也称得上一流! “也不知这小剑君又来凑什么热闹,在场之中,唯独他拥有灵海境修为,未免显得太过招摇。” 齐云霄有些酸溜溜地说道。 “不要再讨论他了。” 温明秀被刚才谢玉堂扫来的一眼吓到,不敢再妄自议论对方。 翠茗轩大厅中的气氛很独特,谢玉堂等一众来自帝国门阀中的子弟彼此交谈,一派相谈甚欢的模样。 而温明秀、齐云霄、袁术等人尽管被无视冷落,也依旧只能坐在那小心翼翼陪着,不敢稍有怠慢。 不过,无论是谢玉堂他们,还是温明秀他们,此刻聚集在这里,都只能算客人。 他们都在等候如今暂居在这里的主人出面。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主人却迟迟不曾现身,可即便如此,在场众人竟是没有一个不耐的。 就连谢玉堂等一众紫禁城门阀子弟,此刻都显得很有耐心。 没多久,大厅外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让得在场所有人都精神一振,目光齐齐看了过去。 不少人都甚至流露出期盼之色,一个个保持着最佳的姿态和礼节,就差起身出门相迎了。 没多久,一个满头银的老太婆出现,身边还跟着一名少年,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当看见这一幕时,所有人都不禁愕然。 不过谢玉堂等人明显知道这位老太婆的身份,让他们愕然的是,老太婆旁边伴随的不是他们想要见的人,而是一个不认识的少年。 这家伙是谁?为何竟能够跟随着风婆婆一起出现? 而当看见那少年模样,齐云霄、温明秀、袁术等一众烟霞城豪门子弟都不禁睁大眼睛。 有人甚至惊呼:“林寻?怎么……怎么这家伙也来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