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5章 来自彼岸的大人物 - 天骄战纪

第2295章 来自彼岸的大人物

山河破碎,城池坍圮,万里之地,满目疮痍。 空气中兀自弥漫着呛鼻的血腥和硝烟,以往的繁华,如今都已化作一片焦土。 神工帝族的强者在收拾残局,神色间皆带着悲恸萧索之色。 这一战,白虎、玄武两脉大军浩荡,踏破万火帝城,等若摧垮了万火帝族亘古以来的栖身之地。 仙凰一脉的族人,同样愤怒而又悲怆。 无数年来,仙凰界以他们一族为尊,从不曾发生过似今日这般的泼天大祸。 唯一值得庆幸的或许就是,敌人并未如愿以偿,而他们宗族尚有延存的希望。 身为仙凰族长,纵然身负重伤,凰苍天也并未流露出任何颓废情绪,他神色坚定,冷静地在处置战后事宜。 那些负伤极重的老古董们,同样如此,根本顾不得感慨什么,皆在抓紧时间疗伤。 曦、大黄、夏至他们也在休整,恢复体力。 他们都清楚,敌人虽被击溃,可这终究是暂时的,吃了如此大亏,白虎、玄武两族必不会善罢甘休。 而不出意外,三天后,那来自彼岸洛家的大人物就会来临,这才是最大的威胁! “我已经继承和融合仙凰始祖的一身道行,若那彼岸洛家的大人物前来,自当由我来应对。” 万火灵皇在和林寻交谈,眼神平静。 “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林寻深呼吸一口气,仙凰一脉所遭遇的大劫,根源是因洛青?而起,而身为洛青?的儿子,面对这等事情时,林寻自是责无旁贷。 “你就不担心对方发现你的身份,不顾一切地将你杀死?”万火灵皇道。 林寻笑道:“若是怕了,以后我还如何杀到那星空彼岸,去见识见识这彼岸洛家的能耐?” 万火灵皇怔了怔,道:“若真有那一天,我倒是很期待,你能闯出多大的名声。” 星空彼岸,那可是足以令帝祖都渴望前往的地方。 传闻,唯有那里,才拥有永恒不朽之道! 斟酌许久,林寻还是忍不住问道:“前辈,林某能否斗胆问一句,仙凰始祖……是否已经没有从涅??中觉醒的机会了?” 在他看来,仙凰始祖的秩序凰炎赠予了自己,而那一身道行则传授给了万火灵皇,若非遭遇到什么事情,仙凰始祖焉可能会这么做? 却见万火灵皇摇头,将仙凰始祖决定进行全新涅??的事情说出,并告之林寻,仙凰始祖所求之道,是一条超脱于古今万世之同辈的大道。 林寻心中震荡,斩前世道行,视秩序凰炎为羁绊,毅然选择新的涅??,这该有何等大的魄力,才能如此决然地做出这等抉择? “你不必多想,趁那位彼岸洛家的大人物还没有来临,抓紧时间调息吧。” 万火灵皇说着,已飘然而去。 林寻独自伫足在那,望着满目的荒芜废墟许久,最终收回目光,盘膝而坐,静心修炼。 他体内还积蓄着将近一半的“混沌神髓”力量,用来恢复力量再快不过。 仅仅一个时辰,林寻就从打坐中醒来,周身体力恢复至巅峰状态。 他找到凰苍天和炼九霄,提出需要一批神料,用以布阵,两者皆痛快答应。 万火帝城虽被毁掉,可仙凰、神工两族的底蕴犹在,尤其是那积累无数岁月的宝物,并未遭受到洗劫。 很快,林寻所需的神料就准备齐全。 “小五,交给你了。”林寻决定在甲字一号神工坊前布置“道殒天殇”之阵,而最擅长此阵的,自然是小五。 “这数万里山河的地脉和灵源早已被打碎,纵然是布阵成功,最多也只能维系不到一个时辰,你确定要浪费如此多神料?” 小五忍不住提醒,布置一座道殒天殇,所需消耗的神料的价值可无比惊人。 “少废话,赶紧干活。” 林寻敲了一下小家伙的脑门,后者龇牙咧嘴,气愤不已,可最终还是乖乖行动起来。 两天后。 道殒天殇顺利布置成功,林寻等人全都进入此阵所覆盖的甲字一号神工坊内。 也是在当天,夏至忽然找到林寻,道:“林寻,我可能要进行一场极尽的沉寂修炼。” 林寻一怔:“现在吗?” 夏至点头,声音清澈:“若景暄姐姐醒了,记得让她将生孩子的法子写出来。” 林寻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这等事情若让景暄知道……那该是何等的……尴尬? 不等林寻反应,夏至就已依偎在他身边,安静地沉睡过去,帽檐下那绝美无比的脸庞上,焕发着静谧、圣洁般的光泽。 林寻伸手轻轻抚摸着她脸颊,想起当年在绯云村和夏至在一起的光景,唇角不禁泛起笑意。 半响,他小心将夏至抱起,安置在了自己的本命帝界中。 无终塔或许会丢失的可能。 但除非是自己死了,本命帝界或许才可能因此而毁灭。 …… 两天后。 距离万火帝城极其遥远的一片湖泊之畔。 “眼下,我等只能等待彼岸洛家那位大人物驾临,或许才能报仇雪恨,将那该死的仙凰一脉抹除了!” 白灵真脸色阴沉难看。 在他附近,是白虎一脉的一众老怪物,不远处的地方,则是武修刑等玄武一脉老怪物。 至于两族此次率领的八十万大军,如今都被装在宝物中,随时都能杀出来。 武修刑脸色阴晴不定,“我只担心,那仙凰始祖是否已经从涅??中苏醒。” “你担心的应该是仙凰始祖趁此时机,逃之夭夭吧。”白灵真哂笑。 武修刑并未否认。 仙凰始祖若逃走,那么纵然是是彼岸洛家那位大人物来了,恐怕也为时晚矣。 而对白虎、玄武两族而言,最致命的威胁正是来自仙凰始祖一人! 这也是为何他们兴师动众前来侵犯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是说,彼岸洛家那位七长老会在今日驾临吗?为何直至现在还不曾出现?”武修刑疑惑。 白灵真也是眉头紧锁,按照消息,对方的确应该在今日就抵达的。 就在此时,一道温醇如春风般的声音,悠悠响起: “你们在等本座?” 每一个字,就如大道天籁回荡,让这片天地都焕发出一种勃然生机,变得明媚而生动。 而声音还未落下,一老一少两道身影无声无息地凭空浮现,渺渺冥冥,鬼神不惊。 老者宽袖博带,儒雅清瘦,身影颀长,宛如世俗中的教书先生,唯独手腕上,系着一根鲜红的细绳。 身边的年轻人白衣胜雪,五官俊朗清逸,乌黑的长发挽起一个奇特的莲花状道髻,瘦削挺秀的身影卓尔不群。 老者眼神温和而平淡,仿似与世无争。 可无论是在场那些帝祖境存在,还是白灵真、武修刑这等族长大人物,此刻只觉老者就如一座只能仰望的巍峨之山,凭生渺小之感。 再看那白衣年轻人,神色淡然自若,不喜不悲,没有任何一丝骄横跋扈之气。 可在他的眼神中,在场众人和这片天地的万事万物都并没什么区别,虽尽在眼中,却无可堪入目之人。 这种一种内敛到极致的自负! 几乎是第一时间,白灵真、武修刑等一众往日里堪称是通天巨擘的存在,皆齐齐起身,恭顺行礼。 神色之间,尽是尊敬和虔诚! 这样一幕若被人看到,非震骇失声不可,毕竟,白虎、玄武两族可都是诞生于太古最初时的先天灵族,底蕴古老而恐怖。 而在场这些人,更是两族中宛如霸主般的存在,足以让世间无数众生仰望。 可现在,他们无一不恭顺、谦卑!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宽袖博带的老者,便是来自彼岸洛家的七长老洛星风! 而见到这一幕,无论是洛星风,还是那白衣年轻人,皆神色平常,宛如早已司空见惯。 事实上,他们的确早已习惯。 “不必多礼了。”洛星风挥挥手,达到他这等境界,早已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 白灵真他们这才敢直起身躯,神色间的恭顺敬畏之色却有增无减。 “说说情况把。”洛星风随口道。 很快,白灵真就将有关三天前的战斗一一说出,不敢有任何一丝的隐瞒。 听完,洛星风神色平淡,只哦了一声,扭头看向身边的白衣年轻人,饶有兴趣道:“尘儿,依你之见,这林道渊战力如何?” 白衣年轻人平静道:“绝巅帝境三重,手持非同寻常的本命帝兵,能够和帝祖对战,仅凭这些,搁在咱们彼岸诸天世界,也称得上是帝境中的顶尖俊杰。” 话虽这般说,可口吻中却毫无情绪波动,似乎仅仅只是为了回答一个问题。 而听到白衣年轻人这般评价,白灵真、武修刑等老古董皆很不平静,那林道渊如此逆天,在彼岸世界却只能称作“顶尖俊杰”? 洛星风含笑点了点头,道:“搁在这方世界,林道渊能够拥有这等大道造诣,确实很少见,不过若对比彼岸世界那些耀眼之辈,却也并无多少特别之处。” 这还不叫特别? 白灵真、武修刑他们心中愈发无法平静了,感觉认知都快要被颠覆,那彼岸世界……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啊…… ps:第四更送上!明天继续!u

上一篇   第2294章 逆转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