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3章 无定血海 - 天骄战纪

第2303章 无定血海

三年前,整个白虹域皆是由铜雀楼的势力掌控。 可如今,明显完全不一样了。 一座城池中,神照古宗的强者就敢明目张胆地发出声音,去通缉躲藏在城中的铜雀楼之人,视之如余孽。 可想而知,如今的黑暗世界中,铜雀楼的处境怕是早已变得不容乐观。 林寻和大黄对视一眼,就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城中东北区域。 一片残破的古老建筑屹立。 其中一座庭院中,覆盖着极难被人察觉到的禁制力量。 “大人,咱们铜雀楼分布在黑暗世界的力量,尽管早已隐匿蛰伏起来,可神照古宗和地藏界明显不打算善罢甘休,这两年来,和咱们一样躲藏起来的力量,但凡被发现,可全都遭受到了毁灭般的打击!” 一个紫衣美丽女子忧心忡忡,“而我得到消息,神照古宗已在整个白虹域中展开了围捕行动,我担心,用不了多久,敌人就会找上门来!” 附近还站着许多铜雀楼的强者,此时神色都阴晴不定起来。 “大人,不如我们离开吧?”许多人纷纷开口,目光看向了同一个人。 那是一个相貌威严,身姿枯瘦的男子,名荀攸,有着准帝三重境修为。 搁在以前,荀攸就是此城城主,执掌大权,威名远扬。 可这两年来,却如无根浮萍般,只能像地鼠似的藏匿起来,日日日夜夜提心吊胆,寝食难安! “逃?偌大的黑暗世界,如今都已被神照古宗、地藏界的力量把控,我们即便离开此城,又能逃到哪里?” 荀攸声音苦涩,眉头紧锁。 轰! 就在此时,庭院之外,猛地响彻一阵轰鸣,覆盖在四周的禁制力量更是遭受到严重的冲击,翻滚震荡不已。 与此同时,一阵大喝声响彻: “铜雀楼的余孽,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快快出来受死!” “给我冲!” …… 荀攸等人齐齐色变,只觉天塌了一般,万没想到,这一场灾难会来的如此之快。 这一刻,荀攸犹如做出决断般,咬牙狠声道:“待会,我来为你们杀出一条血路,能逃走一个是一个!” 众人都不禁悲愤。 遥想以前,他们铜雀楼身为黑暗三巨头之一,何曾遭受过如此对待? “大人,这提心吊胆的日子我们也受够了,你刚才说的不错,即便是现在逃走,可又能逃到哪里去?这一次,我们就和他们拼了!” 紫衣女子眼神疯狂,犹如豁出去般。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逃无可逃,不如赴死而战! 这样寝食难安,东躲西藏的日子他们真受够了! 荀攸双拳攥紧,内心涌起说不出的憋闷和悲愤,正要说什么。 轰! 覆盖庭院四周的禁阵,已是轰然崩塌。 庭院外,虚空上下,立着一个个气势汹汹的身影,皆是来自神照古宗的传人。 当看到荀攸等数十个铜雀楼强者时,一阵狞笑顿时响起,眼神透着阴冷和残忍。 就如逮住了一群猎物! 为首一个黑袍壮硕男子一挥手,大喝道一个也不能放过,无论男女,皆斩其头颅,尸体悬挂城门之上,以儆效尤!” 荀攸等人皆怒极,斩首之后,尸体悬挂城门之上? 这完全就是在羞辱他们铜雀楼之人! “杀!” 那些亢奋不已的神照古宗强者呐喊着,纷纷展开了行动,若遮天大网,冲入庭院中。 “和他们拼了!” 荀攸嘶吼,眼睛都红了。 可就在他们打算动手时,却有一道冷哼响彻场中。 然后—— 那些冲杀而至的神照古宗强者,无不躯体一僵,身影在虚空中齐齐炸开,四分五裂,血雨如瀑似的迸溅。 猩红凄艳。 荀攸等人悚然一惊,眼睛瞪大,一道冷哼而已,可却镇杀近三十位神照古宗传人! 无论修为高低,齐齐毙命当场! 这血腥的一幕,让荀攸他们简直都如做梦般,感觉那般不真实。 “谁!?” 那为首的黑袍壮硕男子如遭莫大刺激,惊得嘶声大叫,“谁敢和我神照古宗为敌?不怕遭受牵连吗?” 他搬出了神照古宗进行威胁,事实上已是色厉内荏,内心惊恐到了极致。 一只大手无声息地出现,攥住了黑袍壮硕男子的脖颈,大手的主人,一袭月白衣衫,身影峻拔,清俊出尘,隐然有谪仙之姿。 正是林寻。 在他身边,大黄一张狗脸显得无比阴沉和难看,眼瞳森然幽冷,道:“为何不让本座出手?” 林寻轻叹:“小鱼小虾而已,你若出手,可就留不下活口了。” 大黄很愤怒,或者说自从听说二师兄仲秋的事情后,它就呈现出一种随时会暴走的状态。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可不敢让大黄肆意乱来。 说话时,林寻已展开搜魂。 与此同时,荀攸等人从震撼中清醒,似认出大黄的身份,激动道:“您……您是啸战帝!” 啸战帝! 宁惹阎王,不惹大黄! 在以往的黑暗世界,大黄的威名绝对足以让任何帝境为之心颤,被视作铜雀楼主座下第一凶! “你们……受委屈了……”此时看着荀攸他们激动的模样,大黄却有些鼻酸,以前主人坐镇黑暗世界时,铜雀楼之人何曾被这般欺负过? 没有! 荀攸等人皆心怀激荡,果真是啸战帝!这对他们而言,就如找到了顶梁柱。 大黄沉声开口,掷地有声,“你们放心,以后有本座在,再不会让咱们铜雀楼之人受委屈了!” “大黄,问问他们最近两年来,发生在铜雀楼身上的事情,越详细越好。” 此时,林寻已经搜魂完毕,手中那黑袍壮汉化作一片灰烬飘洒。 “好。”大黄点头。 盏茶时间后。 林寻和大黄得到了所想知道的事情。 自释天帝、铜雀楼主一起消失在昆仑墟之后,以神照古宗、地藏界两大巨头为首的势力,就在整个黑暗世界中掀起了一场围剿铜雀楼的行动。 两年来,原本由铜雀楼势力所掌控的疆域、城池全都被掠夺和霸占,那些隐匿和蛰伏起来的铜雀楼强者,也都遭受到毁灭般的打击,一经发现,就会被无情屠戮,血腥镇杀。 时至如今,偌大黑暗世界中,但凡提起铜雀楼的事情,几乎都和毁灭、血腥、屠戮有关。 而铜雀楼也是彻底从黑暗三大巨头的行列中除名,现如今的黑暗世界,以神照古宗、地藏界为尊! 了解了这些,大黄气得眼睛发红,牙齿都快咬碎,一腔的恨意无处宣泄。 林寻都不禁皱眉,很早以前,他就曾和地藏界、神照古宗结仇,彼此之间有着血海深仇。 如今,得知了铜雀楼的遭遇后,让得林寻心中也是愤怒不已,愈发厌憎和反感了。 “大黄,先回暗隐之地。” 最终林寻做出决断,他担心暗隐之地也极可能会出事。 林寻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毫不犹豫就答应。 …… 西横域,是黑暗世界三十三域之一,由黑暗三巨头之一的铜雀楼所掌控。 西横域边陲,有着一片血色汹涌的汪洋,名唤“无定血海”,被当地人称作是一片“死亡绝地”,自古至今,但凡进入此海的强者,几乎是有去无回,有死无生! 传闻,无定血海深处,蛰伏着极其恐怖可怕的“太古凶魂”,据说乃是帝境人物陨落后的怨气所化的一种怪物,历经无数岁月的蜕变,那些太古凶魂,一个个皆变得恐怖之极。 被视作雾隐斋始源祖地的“暗隐之地”,就位于那无定血海深处的一片秘境世界中。 两天后。 林寻和大黄抵达无定血海之畔。 海面波澜汹涌,荡起一层层血色浪潮,天穹都被染成如血般的颜色,显得诡异渗人,凛冽的海风吹来,夹杂着一缕缕凶煞之气。 当年第一次前往暗隐之地时,林寻就是在这里,见到了乘着一叶扁舟而来的酒鬼男子灭穹武帝和大黄。 “嗯?” 甫一抵达这无定血海之畔,林寻和大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在这一片海岸附近,竟蛰伏着许多强大无匹的帝境气息! 这些帝境气息分布不同的区域间,犹如天罗地网般,将这片天地完全封锁。 无论谁出现在此地,就会被他们第一时间察觉到! “是地藏界和神照古宗的老杂碎!”大黄脸色阴沉下来,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 敌人都已驻守在通往暗隐之地的入口附近,如今的暗隐之地内,又遭遇到了怎样的冲击? “他们驻守在此,只能证明,以他们的力量还不曾彻底攻克暗隐之地,这也算是一个不坏的消息。” 林寻飞快道。 “啸战帝!?” “这条恶犬竟出现了!” “那条恶犬旁边那人似乎是……林道渊?” 一阵嘈杂吃惊的声音响起,紧跟着,附近区域中那些蛰伏在暗中的帝境人物纷纷冲出,足有十多人,浑身弥散着滔天般的恐怖气息。 这片天地颤抖,十方皆颤,气氛压抑。 这些来自地藏界、神照古宗的帝境老怪物们,皆惊疑地打量着林寻和大黄,似没想到,在当今天下的局势之下,对方竟还有胆子出现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