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4章 接掌铜雀符诏 - 天骄战纪

第2304章 接掌铜雀符诏

天塌地陷,血腥弥漫。 场中仅剩下天都佛主一人,他神色无比凝重,却并无惊慌之色。 地藏界传人,无论修为高低,皆无惧生死,故而才会让全天下为之忌惮。 可绝望终究是避免不了的。 而林寻出手,并未有任何留情。 唰! 剑光炽盛,若怒卷天宇的神虹匹练,挟带无坚不摧之势,斩杀而下。 天都佛主双手合十,口宣佛号,神色刚毅,躯体竟是燃烧起汹汹道火,惊天动地。 隐约间,宛如有三千炼狱浮现而出,有佛陀坐镇其上,口诵梵音宝经,响彻九天十地。 恐怖的焚世净化之力扩散,欲阻断此剑。 可伴随着轰鸣之音,佛陀身影崩碎幻灭,梵音断绝,三千炼狱之景象亦如泡影般消散一空。 天都佛主抬头,苦涩出声:“有你林道渊在……地藏……危矣……” 噗! 他躯体寸寸化作灰烬,飘洒于虚无之中。 林寻袖袍一挥,将场中战利品一扫而空,而后转身离开,很快就消失在那茫茫无定血海之上。 …… 暗隐之地就如一个秘境世界,充满了古老静谧的气息,与外界隔绝。 当年,林寻曾进入此地,从青婴口中了解到鹿先生的一些往事,得到了一些鹿先生所留的灵纹典籍。 正是在此地,让林寻有机会进入暗隐炼狱进行历练,不止一身道行得到了极尽的蜕变,并得到了无天矛、昆吾神树的神魂元根、曾追随太玄剑帝征战多年的剑灵…… 也是在暗隐之地,让林寻进入涅槃自在天,开启了一场绝巅成帝之路…… 一炷香后。 林寻进入暗隐之地,就见到处是断垣残壁,宛如废墟般的景象,虚空中还残留着硝烟之气。 这让林寻心中发紧。 无疑,之前在暗隐之地,曾上演过一场惨烈无比的战斗! 林寻神识扩散,进行探寻,很快就捕捉到大黄所留下的痕迹,当即跟了过去。 没多久,林寻出现在暗隐炼狱的入口附近。 “小子,快进来吧。”就在此时,大黄的意念传达而出。 林寻眸光微眯,听出大黄的声音中竟带着一丝悲怆的味道,他不敢迟疑,闪身进入其中。 暗隐炼狱第十八层。 这里曾是诛空剑尊的一缕意志蛰伏之地,如今,则充斥着一股悲怆压抑的氛围。 神火汹汹,十多座墓碑屹立地上。 大黄、青婴以及数十道身影,皆伫足在墓碑之前。 当林寻抵达,就见那墓碑明显是新的,上边篆刻着一些名字,以及生前的辉煌事迹。 青婴的眼神恍惚,眼眶泛红,妖异般绝美的白皙脸庞上泛着哀伤怅然之色。 附近其他人的神色间也都透着萧索、悲怆之色。 “这些家伙,皆是铜雀楼中的老人,每一个生前皆是叱咤风云的帝道人物,多年来一直追随在主人左右,立下赫赫战功……” 大黄开口,声音低沉,“可就在前不久,为了抵御闯入暗隐之地的外敌,他们一个个……都遭难了……” 林寻黑眸微眯,凝视着那些墓碑,道:“都是地藏界和神照古宗干的?” 大黄点头,眸子中流露出刻骨般的恨意:“这个仇,必须用十倍百倍的鲜血来洗刷!” “公子,您回来了。”这时候,青婴才如梦初醒似的,看到了悄然而至的林寻。 她深吸一口气,按捺下内心的悲伤,道:“铜雀楼主临走前,曾叮嘱若您回来,就将此物交给您。” 说着,她摊开纤细莹白的玉手,掌心浮现出一枚展翅欲飞的铜雀符诏,弥散着神秘晦涩的气息。 “这是何物?”林寻一怔。 青婴将铜雀符诏递给林寻后,就见大黄以及附近其他数十道身影在这一刻,都是齐齐面对林寻,长身行礼。 “拜见楼主!” “拜见楼主!” “拜见楼主!” ……一道道庄肃的声音整齐划一地响起,回荡在这暗隐炼狱十八层世界中。 林寻心中震颤,不免有猝不及防之感。 大黄沉声道:“主人很久以前就曾立下规矩,手持此符诏者,便是新一任铜雀楼之主,林寻,你是主人的师弟,此符诏也是主人为你所留,收下吧。” 林寻皱眉:“师兄如今还在昆仑墟,生死不知,我怎能这时候取代其位,执掌铜雀楼?” 青婴将一枚玉简拿出,递给林寻:“这是铜雀楼主当年前往昆仑墟之前所留。” 林寻打开一看,玉简上写到: “师弟,此战之后,我当效法师尊,横渡星空,前往彼岸世界,铜雀楼由我开创,不忍其后继无人,还望师弟暂且代劳,他日若能寻觅一可堪继承大位者,可将铜雀符诏传授与之。” 落款:仲秋。 林寻登时怔住,神色明灭不定,仿佛在自己双肩上悄然多了一种无形的责任。 “师兄他就没有再留下别的叮嘱?”林寻问。 青婴低声道:“两年前,铜雀楼主从闭关中走出,突然决定前往挑战释天帝,认为时机已到,定当趁此时机击杀释天帝,否则,等释天帝实力恢复,则胜负难料。” 林寻眉头紧锁,不禁怀疑,师兄难道没有炼化涅槃自在天的秩序力量? 他心中有着太多疑惑,总感觉二师兄两年前的决定,透着一种仓促、匆忙的味道。 可惜,青婴他们也都并不清楚。 仲秋是一个无比自负骄傲的扯人,他做出决断后,也断不可能再去解释给其他人听。 “林寻!” 大黄猛地大喝,“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踟蹰犹豫,若主人知道你这般表现,岂不是会很伤心?” 林寻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大黄,又看了看青婴等其他人,道:“这铜雀符诏,我收下了,但现在我不会继任铜雀楼主之位。” 大黄急眼道:“难道你怕了?是不是看铜雀楼衰落至此,不愿插手这烂摊子了?” 青婴皱眉道:“大黄,你怎能这般说话,公子才刚回来,突然遭遇这么多事情,焉可能立刻做出决断?” 林寻挥手道:“青婴,不必多说,大黄是关心则乱,它的心情我理解。” 大黄焦躁地踱步,似一腔的憋闷无处宣泄,“才三年而已,就发生这么多事情,本座……本座恨不得现在就踏破地藏界,灭杀神照古宗!” 说到最后,它近乎是嘶吼出来。 这次返回,先是听说铜雀楼主和释天帝约战于昆仑墟,至今生死未卜,紧跟着,就听说黑暗世界格局动荡变化,以地藏界、神照古宗为首的两大巨头讨伐和侵夺铜雀楼势力的事情。 直至返回这暗隐之地,竟也都遭遇毁灭般的劫难,让得铜雀楼一些老人都为此身陨道消! 在这等情况下,大黄的情绪就如发酵蒸腾的火山,随时都会爆发。 林寻当然能理解。 他心中何尝不压抑,不憋闷,不愤恨? 说起来,他和地藏界、神照古宗之间很早之前便已结下血海深仇! “楼主,还望您早做决断,眼下我们铜雀楼分布在这黑暗世界中的势力和力量,已遭受到严重无比的打击,以往所掌控之疆域山河,几乎都已沦陷,落入敌人手中。” 有人悲愤出声,“若我等再不采取行动,这铜雀楼……怕是非被人连根拔起不可!” “楼主,眼下局势已到岌岌可危的关头,必须立刻予以改变,否则,咱们铜雀楼可真的完了。” “楼主,还望早做决断!”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这些皆是铜雀楼的老人,以往,曾坐镇黑暗世界不同疆域,统驭一方地界,神威滔天。 可如今,却只能藏匿于此,心中之苦闷可想而知。 这一刻,青婴和大黄的目光也都看向林寻。 林寻沉默片刻,道:“青婴,帮我准备一份地藏界和神照古宗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众人精神一振。 “好。”青婴痛快答应。 “另外,帮我整理一份最近三年来发生的大事。” 林寻黑眸幽邃,言辞平静,做出决断,“大黄,十天后,你随我一起行动,其他人等,在此等待消息。” 那些铜雀楼老人顿时急眼了,纷纷道:“楼主,我等也是可以帮忙的。” 林寻断然拒绝,“铜雀楼已经伤亡了太多人,不能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若你们认可我的身份,此事就这般决断。” 众人神色一阵变幻,最终领命。 大黄则不解道:“为何要等到十天后?” “先了解消息,知己知彼。”林寻顿了顿,眼神淡然,“另外,我马上要破境了。” 早在仙凰界时,林寻就多次预感到破境的征兆,直至返回星空古道至今,已有月余时间。 如今,大战在即,恰可以趁此时机进行突破! 很快,青婴就为准备了一份详实的资料,上边记载着地藏界、神照古宗的势力布局、所拥有的底蕴和力量,以及宗门盘踞之地的一系列详细状况。 林寻认真查看之后,就牢牢记在脑海中。 而后,他离开暗隐炼狱,来到那汹涌着如血波涛的无定血海之上,衣衫猎猎,望向天穹。 就这般静默地伫足了整整三天之久。 这天。 天穹压抑,十方皆寂。 忽然间,犹如泥塑雕像似的林寻动了,他随手掸了掸衣衫,轻声道: “今日,我林道渊当入’通玄’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