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5章 虚玄界劫 大渊吞穹 - 天骄战纪

第2305章 虚玄界劫 大渊吞穹

道渊帝重返黑暗世界! 在林寻即将破境的同时,这则消息就如一道惊雷,响彻在黑暗世界上空,引发轩然大波,不知多少强者为之震颤和哗然。 谁能忘了,当年涅槃自在天显现世间,星空诸天大能汇聚,却唯独只道渊帝一人独领风骚? 谁又能忘了,自上古时代至今的十万年中,这唯一一位绝巅成帝的传奇人物? 三年前,星空诸天不知有多少古老道统在寻觅道渊帝的踪迹,有的是为了报仇。 有的则是为了强夺其身上之造化。 可也是在那时起,道渊帝销声匿迹,令世人皆不知其前往何方。 谁也没想到,时隔三年后,他重现黑暗世界! 这消息一出,天下为之瞩目。 很快,发生在无定血海之畔的血腥杀戮也是传播开来,更是让林寻之名风头无两。 十六位分别来自地藏界、神照古宗的帝境存在,却尽数被道渊帝一人镇杀! 这等消息显得格外震撼人心。 “道渊帝这是要和地藏界、神照古宗开战吗?” 不知多少哗然响彻。 如今的黑暗世界,俨然等于是被神照古宗和地藏界两大巨头把控,至于铜雀楼,早已随着铜雀楼主的消失而没落,几近于分崩离析的边缘。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镇杀地藏界、神照古宗帝境人物,直接被视作是一种血腥的宣战! “据传,道渊帝和铜雀楼的啸战帝一同现身,这极可能是要替铜雀楼复仇!” “原来如此,只是道渊帝就不担心被地藏界、神照古宗击杀?” “这你就不知道了,在这星空古道上,道渊帝怕过谁?别忘了,他可是方寸山传人!杀过不知多少六大道统、十大战族的强者,这些年来,整个星空古道上,仇视道渊帝的势力不知凡几,可最终谁又能奈何得了道渊帝?” …… 各种议论声如沸腾的潮水死的,在黑暗世界不同的疆域和城池中响彻。 道渊帝! 十万年来,绝巅为帝者,只此一人! 这般宛如传奇般的一位存在,于今要为铜雀楼复仇,以血腥屠戮的方式向地藏界、神照古宗宣传,谁能不瞩目? 如今还残存在黑暗世界各地苟延残喘的铜雀楼势力和强者,在得知这个消息时,也都不禁亢奋激动起来。 道渊帝和啸战帝一起出现,简直就如一道曙光划破黑暗,令他们看到了一丝改变处境的希望! 哪怕再渺茫,可毕竟也是希望! 可也就在这天。 一个震撼黑暗世界的消息传出。 神照古宗掌教玉昆子发声,约道渊帝于“血穹山”一会。 消息传出,整个黑暗世界陷入莫大轰动,无数人瞠目,为此沸腾,甚至是难以相信。 无数岁月以来,玉昆子,和地藏界掌教“虚风佛帝”、铜雀楼主一起,被称作是坐镇黑暗的三大主宰! 谁也没想到,在道渊帝刚现身不久,玉昆子这等重量级大人物就会亲自发声,要约见道渊帝! 所有人都意识到,神照古宗、地藏界这两大巨头,要出招了。 神照古宗,底蕴深不可测。 地藏界,更是令人谈而色变。 最令人忌惮的是,这两大古老道统,皆和执掌禁忌秩序力量的释天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早在多年前,释天帝驾临星空古道之后,这两大宗门就一直唯释天帝马首是瞻。 一个道渊帝,纵然是再加上一个啸战帝,又怎可能跟这样两个庞然大物掰手腕? “这两年来,铜雀楼的势力早已遭受到毁灭般的打击,注定不可能帮到什么忙,道渊帝虽绝巅为帝,可成帝的时间终究太短,这次……他极可能要遭遇大麻烦!” 许多人冷静分析,得出这样的结论。 “神照古宗掌教玉昆子亲自发声,可想而知,这只怕是铁了心要将道渊帝拿下了。” “道渊帝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立刻立刻黑暗世界,以他那绝巅大帝的恐怖底蕴,若要逃走,这世上谁能阻拦?只要让他蛰伏个百年千年的时间,他日未尝不可以卷土重来。” ……各种讨论和分析不断涌现,人们冷静后才意识到,道渊帝虽宛如传奇,可若真的去和两大巨头对抗,却并无多少胜算。 但不管如何,随着消息的发酵和扩散,无数的目光皆是从各地汇聚而来,望向了血穹山。 这,是玉昆子约见道渊帝的地点! 道渊帝在得知消息后……敢去赴约吗? 对于这一切,林寻还丝毫不知,他正在渡劫。 …… 轰! 无定血海上空,黑云如墨,遮蔽天穹,不断翻滚蒸腾,响起惊雷般的隆隆中音。 一座由劫难雷霆幻化凝结而成的世界涌现,其内山河壮阔,疆域无垠,有火山劫雷如朝喷发,有汪洋大海般的雷霆洪流席卷天地间。 无数草木所化的雷灵呼啸天地间,洒下瑰丽耀眼的雷芒电弧,那肆虐在虚空中的风云,都缠绕着汹涌的劫雷闪电。 这便是“虚玄界劫”,帝境四重关最大的天堑,一座由帝劫所化的雷霆大界! 那其中随便闪烁的的一缕电弧,都能抹杀掉一般的帝境存在,可怕之极。 轰隆! 雷霆般的世界中,一道伟岸峻拔的身影冲杀其中,躯体犹如大渊,吞天噬地,横移而行。 滚滚雷暴如若秩序神链倾泻,却皆被其挥拳轰碎,迸溅出亿万炫亮夺目的雷芒光雨。 远远一望,就如一尊神祗冲杀其中,撼动漫天雷霆! 这身影,正是林寻。 他眸光幽邃如冷电,一身之道行若乱世洪炉轰鸣,极尽运转释放,抬手间,便可轰碎一座雷劫大山,劈开一场雷电风暴! 他显得无比强势,肆意冲杀,指天打地,浑身释放出的气息,如渊如狱,夺尽造化。 仅仅盏茶时间。 这劫难雷霆所化的世界,就呈现出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景象。 然而,随着阵阵令人心悸的轰鸣之音响彻,一座又一座雷劫所化的殿宇楼阁拔地而起。 那一座座建筑无不覆盖劫难光焰,冲出各种恐怖的宝物,战矛、铜钟、道印、飞剑、拂尘、宝瓶…… 每一样,皆闪烁诡异的劫难气息,强大得不可想象,随便一击,甚至堪比帝境六重的威能! 这若让一般的帝境三重强者渡劫,怕是早已被轰杀成渣,魂飞魄散了。 林寻那强悍无比的攻伐之势顿时受阻,整个人遭受到最为致命的打击。 须臾间。 他已是皮开肉绽,躯体染血,一身筋骨都遭受到重创,处境岌岌可危。 这就是“虚玄界劫”,是针对绝巅大帝的旷世劫难! 可林寻自身却仿若不觉,眼眸中燃烧着如若沸腾的斗志,坚定如旧,沉静如旧。 “杀!” “杀!” “杀!” ……他一次冲杀,势若魔神,负伤虽重,却不减其威,反倒是越战越勇,一身气势,摇动周虚星汉。 林寻这一生,自年少时崛起于紫曜帝国,直至横行古荒,征战星空……到如今,渡劫之数,不知凡几,诸如一些诡异而又堪称旷世的大劫,也早已是屡见不鲜。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何谓毁灭中涅槃,何谓生死间蜕变! 故而,这一次破劫时,纵然遭遇到莫测凶险,身负重创,他的心境自始至终,不曾有过一丝的动摇和影响。 “杀!” 天地间,林寻啸音如雷,长发飞扬,犹如不灭的光焰,一次次破开致命之劫,浴血厮杀。 而就在这等渡劫和搏杀中,他一身的道行、精、气、神皆在节节攀升地暴涨着,蜕变着…… 迈入帝境门槛后,每前进一重关,都是之前的数倍难度,一关比一关凶险和艰涩。 但同时,跨越后,战力也会大幅提升,产生翻天覆地的蜕变! 林寻自从当年在涅槃自在天绝巅成帝,直至如今,远远不到十年而已,就已陆续破境,如今更在逾越帝境四重之天劫,这般晋级速度,也堪称是空前绝后,惊世骇俗了。 足足一天后。 林寻气息猛地一震,猛地释放周身一切潜能,极尽演绎大道洪炉经之奥秘。 轰! 就见这雷劫世界中,宛如有一个大渊涌现,以摧枯拉朽之势,吞没十方八荒之洪流。 山河、大地、虚空、光雨、劫雷……万事万物,皆被那大渊风卷残云般吞没。 到了后来,这大渊越来越大,吞穹而去! 无定血海之上,远远地,大黄、青婴等一众老怪物一直在等待,到了此时,都是一阵心惊肉跳,震撼不已。 无论他们活了多久岁月,拥有着怎样的修为,可毕竟都是第一次见到属于绝巅大帝的“虚玄界劫”。 那等毁灭般的劫难气息,让他们都有一种窒息般的压抑之感,毛骨悚然,难以自已。 他恐怖了! 扪心自问,若换做是他们在渡劫,都不知能否坚持到现在。 “这天劫越来越可怕了,就不知道那小子现在如何了……”大黄有些担心,已经一天了,这一场劫难并未结束,反倒越来越恐怖。 也就在此时。 轰! 天地轰震,海面翻滚。 一幕堪称是匪夷所思的景象,在大黄、青婴他们视野中上演—— 那虚玄界劫所化的世界,猛地产生惊天动地的爆鸣,被一口涌现而出的恐怖大渊撕裂、碾碎、吞没! 真正的大渊吞穹! —— ps:祝大家元旦快乐~假期金鱼会努力保持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