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6章 无面佛像 - 天骄战纪

第2316章 无面佛像

砺心如锋。 四个字,字字如剑,锋芒内蕴,充斥一股极尽的自负,并不张扬,却是一种内敛到极致的傲意。 当仔细看,林寻眼神不由微眯,竟有被那字迹刺痛的感觉。 可当用心神去感应,此四字则如星辰深藏九渊之下,如明珠封尘于匣中,透着一缕不可琢磨,不可碰触的缥缈深远之感。 林寻不禁露出异色。 寥寥四字,眼前所观,心中所感却迥然不同,这让他恍惚间,仿似看到一位绝世剑帝,内蕴一身傲骨,凌厉自负。 可其心境却闲散如云,缥缈逍遥,有一种无拘无束之旷达之意。 “这是一块磨剑石。” 曦在一侧说道,“只观其上字迹,就可知此物之主人,必在剑道之上有着旷世无双之造诣,而其心境,旷达洒脱,逍遥若风,不受拘束,是一个如同剑仙般的存在。” 声音中,也带着一丝惊叹。 林寻深以为然。 砺心如锋,就是磨砺心境如磨砺自身之剑锋。 一块被搁置遗落了不知多少岁月的磨剑石,如今兀自弥留着这等旷世神韵,可想而知,其主人何等之超然。 可归根究底,这终究是一块磨剑石,除了材质极其特殊,罕见之极,再无其他特殊之处。 想了想,林寻最终还是将此物收起来,砺心如锋,这四个字令他隐隐有共鸣之感,如若相隔万古,得见大道之上的知己。 不胜欢喜。 接下来,曦又挑选了一些宝物收起来,就不再多看这堪称壮观的财富一眼。 宝物虽多,也得可堪入眼。 林寻也仔细筛选了许久,将一些对自己修行有益的神料、丹药、典籍收起。 然后又为勿缺、叶子他们收集了一些帝阶宝物以充当食物。 小五、大黄也在各自挑选宝物,皆获得了不少好处。 这毕竟是神照古宗积累无数年的财富,别说一般修道者,就是被帝境人物看到,也非为之疯狂不可。 最后,林寻将这些财富全都收起,打算交给青婴,由她馈赠给铜雀楼的传人。 在神照古宗山门内又停留了一天后,林寻做出决断,由大黄留在此地善后,他和曦一起,先前往地藏界查探情况。 神照古宗内,有着许多被镇压的传人,这种小角色,林寻他们都懒得去宰杀,打算交给铜雀楼来处置。 除此,还有许多善后的事情也都需要铜雀楼来帮忙打理。 毕竟,神照古宗这样的庞然大物倒下,其遗留的势力、宝物、地盘……各种事情数不胜数,繁琐之极。 林寻可没有心思再处理这些事情。 之所以让大黄留下来,也是让它却和铜雀楼的强者接头,安排人手去吞并和消化神照古宗所留的“遗产”。 …… 两天后。 梵云域。 很久以前,梵云域便是地藏界所掌控的地盘,这里就如一个修佛的国度,到处都是剃度出家,身披黑色僧衣的修道者。 不过,最近数天,随着神照古宗覆灭的消息传出,梵云域也陷入莫大震动,无数依附在地藏界麾下的修佛者皆仓惶奔逃,让得这片浩瀚疆域,已经变得满目萧瑟,到处都是荒凉、清冷的景象。 “看来,地藏界的确是察觉到厉害,如外界所言那般,龟缩了起来。” 林寻和曦的身影,出现在梵云域,一路上除了见到一些躲藏起来的小角色之外,连一个可堪入眼的地藏界传人都没遇见。 “凭你我之力,杀入地藏界的话,只要不发生不可测的凶险,掀翻这个势力应该问题不大。” 曦随口说道。 掐指盘算,地藏界如今陨落的帝祖境人物,就有四人之多,其他被杀的帝境人物也达到八人。 而按照她和林寻掌握的消息,眼下的地藏界中,应该只剩下一位帝祖境人物。 至于地藏界的掌教虚风佛帝,和神照古宗玉昆子一样,才只是帝境八重巅峰角色。 林寻黑眸幽邃,平静道:“先探一探情况吧,这个仇,也必须要了断一下。” 他不会忘了,早在古荒域时,就被地藏界视作“异端”,频频针对和打压的事情。 彼此之间的仇恨,早已化解不开,也已经到了该了断一下的时候! 星圣山。 通往地藏界的入口,也被视作地藏界的“圣山”,以往岁月中,俨然是无数虔诚信徒心中朝拜的至高净土。 盏茶时间后。 林寻和曦的身影出现在星圣山前,抬眼远眺,就见此山形似盛开大莲花,撑开天宇,巍峨雄浑,煞是壮观。 而在林寻和曦的神识查探下,就见此山上下覆盖着无数禁制力量,犹如重重的杀劫,透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林寻挑眉:“此山通往地藏界的入口已经完全被从内部封死,想要潜入其中,可不容易,一般的帝祖……怕都难以闯入。” 说到最后,他笑了笑,“当然,破解禁阵于我而言,也无非是花费一些时间。” 曦瞥了他一眼:“那你何须废话?” 林寻摸了摸鼻子,苦笑:“闲来无事,聊天而已。” 说着,他径直上前,身影凭空而立,上下打量这座被无数禁制力量覆盖的星圣山。 许久,他袖袍一挥。 轰! 漫天道光涌现,化作一行行奇异而晦涩的道纹符号,倏尔间冲向星圣山不同的位置中。 整座大山猛地剧烈震动起来,神辉翻滚,涌现出万千重禁制波动,光焰直冲九天十地,释放出的威势恐怖无边。 林寻黑眸灿灿发光,不断扫视,同时手中掐诀,凝结出各种奇妙的道纹阵图,打入星圣山中。 轰隆隆~~ 就见那星圣山震动得愈发剧烈,令附近万里山河震颤动荡。 而在曦的视野中,那覆盖在星圣山上下的禁制力量,就像一层层的枷锁般,正在被林寻一一破除解开。 对此,曦也不得不承认,若论道纹造诣,如今的林寻,绝对堪称是独步天下,举世无双。 时间推移,一点一滴流逝。 直至一炷香后,随着林寻双手翻飞,猛地一按。 轰! 整座星圣山如遭天神的大手按压,覆盖其上的重重禁制顿时一层层塌陷崩灭,飞溅起无数光雨洪流。 世间最绚烂的烟火,怕都不及这样一幕的万分之一壮观。 林寻眯着眼看了半响,道:“此山封盖的禁阵倒也不算太强大,麻烦就麻烦在布置的禁阵太多,层层破除时,终究有些繁琐。” “走吧。” 他当先带路,星圣山的本来真面目已彻底暴露出来,在其半山腰处,修缮着一座古老的法坛。 法眼上屹立着一座黑色佛像,三头六臂,脚下涌生大莲花,模样则是一片空白,并无五官显现。 就如一尊无面佛。 唯独在眉心之地,有一只裂开的眼睛,有眼无瞳,诡异之极,令人一看,就毛骨悚然。 林寻一怔,按照他所了解的消息,这位于星圣山法坛之上屹立的雕像,就是地藏界的开派祖师“地藏帝君”。 可眼前所见,却和林寻的认知出现了冲突。 因为他清楚记得,地藏地藏界所掌控的浩瀚疆域中,每一座城池中,皆修建有“地藏神庙”,其中供奉着一尊神兽之像。 传闻那神兽便是地藏界开派祖师“地藏帝君”的本来面目。 当年在第一次刚进入黑暗世界的那一段时间,林寻也曾进入过一座地藏神庙中,见识过“地藏帝君”的模样。 那是一座高大足有百丈的佛龛。 佛龛两侧,坐落着狮虎、巨象、麒麟、獬豸、血鸾等等兽类石像,加起来足有三千座之多。 每一座石像皆栩栩如生,散发着不同的威势和神韵,仿似随时都能从沉寂中苏醒过来。 佛龛中,供奉着一座神像,同样是兽形,但模样却无比怪异。 它头似狮虎、嘴似大鳄,眼似蛇蟒、耳似牛马,鳞似鱼蛇,足似鸾鸟、角似牛鹿、虬须如龙,尾背如犬。 完全可以称作是“九不像”! 它盘踞佛龛,眼瞳闭合,躯体如山屹立,通体覆盖在朦胧如雾霭的黑暗中,就如一尊来自黑暗中的神祗,散发出俯瞰诸天般的威势。 实在太诡异和令人心悸了,任谁看到,心神都会被震慑! 就连林寻,当初在见到这兽形神像时,心中也莫名发寒,根本就没想到,这会是地藏界的开派祖师的模样! 而现在,这星圣山上,立在法坛上的神像,则呈三头六臂,额生独目,无面之状,同样无比的诡异和渗人。 一个九不像兽形神像,一个无面独目佛像,这两种形象,究竟哪个才是地藏帝君的本来真面目? 林寻一时陷入沉思,隐约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可却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怎么了?”曦在一侧问道。 “我忽然想起一件往事。” 林寻说着,就将当年进入地藏神庙的一些见闻告诉了曦。 听完,曦想了想这才说道:“如地藏帝君这等角色,化身万千,形象无数也很正常。” “那你可知道,地藏界所掌控的疆域中,每一座地藏神庙中之所以皆供奉着那九不像兽形神像,目的是为了什么?” 林寻黑眸深邃,轻声道。

下一篇   第2317章 信仰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