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8章 舌灿莲花 - 天骄战纪

第2318章 舌灿莲花

黑色的佛光犹如永夜之幕,遮蔽天宇。 神山之巅,虚风佛帝一行人屹立,庄肃而平静,没有惊慌,没有喧哗,甚至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远远地,林寻和曦停下脚步,看到这一幕时,彼此对视,心中都不禁凛然。 这等氛围,的确令人感觉很诡异,就如在等待赴死一样。 “就只你们?若林某记得没错,应该还有一个帝祖境老东西没死吧?” 林寻开口,声音淡然,响彻天宇。 他衣袂飘曳,长发飞扬,自有一种从容睥睨之意。 “这些都已不重要。” 虚风佛帝眸子看向林寻,“林道渊,你就不好奇,为何很早之前,你就被我地藏界视作异端?” 林寻眸光闪动:“因为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所创造的‘大藏寂经’?” 虚风佛帝摇头:“渡寂师叔惊采绝艳,耗尽毕生心血,终于缔造出一部前无古人之道经,他虽背叛了地藏界,可这和你被视作异端无关。” “那又是为何?”林寻挑眉。 虚风佛帝笑起来,哪怕是笑容,也透着一种淡漠,“因为你是这世间最大的祸害,在你的道途上,无论走到哪里,必引发滔天大祸。” “若不将你除掉,以后这星空古道,必会因为你一人,而引来无法想象的破灭。” 林寻嗤地笑出来:“你是如何看出?” 虚风佛帝眸光涌动着诡异的光泽,“无论是太古时的十方道战,还是上古时的众帝道战,和你可都脱不开干系,还有那覆盖星空诸天之上的禁忌秩序力量,是因何而出现,你……总该不会不清楚吧?” 林寻眉头紧锁,冷笑道:“林某修行至今,不过百余年而已,上古、太古之事,你竟全都扣在林某头上,不觉得很无耻?” 虚风佛帝面无表情道:“觉醒大渊吞穹天赋的,并不止你一人,但却只有你一人继承了通天之主所留的通天秘境,这,就是祸患之根本。” “你母亲洛青珣、舅舅洛青河,虽皆是通天之主的后裔,也都觉醒了大渊吞穹天赋,可他们……也没能得到通天秘境的认可。” “若不是因为这个缘由,你觉得,洛家那等不朽之族,会耗费无数岁月封锁这星空古道?” 虚风佛帝说到这,眼神盯着林寻,“不管你是否承认,正是因为你的存在,才会让这星空诸天,掀起了诸般灾难!” 林寻眼神淡然,心境毫无波澜,道:“人人皆言,修佛之辈,皆舌灿莲花,辩论无双,今日林某总算见识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虚风佛帝竟将这自太古岁月至今的各种大祸患扣在自己头上,这完全就是丧心病狂,血口喷人。 “本座只是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虚风佛帝依旧很平静,“无论是被称作无名帝尊的洛家九长老,还是被称作释天帝的洛家六长老,可都是为了擒下你这个祸患而来。” 林寻只觉这老秃驴简直太能扯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因果,全都能被他硬扯到自己身上,简直了。 “你怎么不说,彼岸洛家才是导致这星空诸天发生诸多灾难的最大祸患?”林寻冷冷道。 他心中已是杀机沸腾,这地藏界视自己为异端的原因,竟是如此之荒谬和奇葩,任谁知道,恐怕都会动怒了。 虚风佛帝一副理所当然的庄肃姿态,“若非是你,彼岸洛家之人,可根本不会驾临这星空诸天。” “行,我算是明白了,你们这些年大概是给彼岸洛家当狗当习惯了,话里话外都是跪舔护主之姿,可以理解。” 林寻懒得再听了。 曦在一侧声音清冷道:“这老东西在拖延时间,速战速决,先杀了他们,再去揪出那涅烬帝祖。” 涅烬帝祖,就是地藏界仅剩下的那位帝祖级人物,可眼下并未出现在虚风佛帝身边。 这就很反常了。 “好。” 林寻点头。 “异端,难道你就……”虚风佛帝开口,还要说什么。 唰! 就见曦早已出手,掌中骤然浮现出一团秩序光泽,化作一杆战矛,抬手一挥。 一道刺目无匹的锋芒撕裂天宇,斩杀而去。 “动手!” 虚风佛帝瞳孔一缩,将手中的一串黑色念珠祭出,嗡的一声,引来漫天的禁忌秩序力量。 显然,这黑色念珠和神照古宗羽重帝祖手中的“引道尺”一样,能够借用那覆盖星空诸天之上的禁忌秩序力量。 只可惜,当初的羽重帝祖借助此等力量,也不是曦的对手,更何况是才拥有帝境八重巅峰修为的虚风佛帝? 瞬间,爆鸣声激荡乾坤之间,秩序光雨碰撞中,虚风佛帝的身影狠狠倒射出去,七窍淌血。 那一座擎天而立的神山都被劈断一截,轰然倾塌,这还是因为有禁制力量防御,否则,此山注定会被夷平! “拦住他们!” 甫一站稳身影,虚风佛帝转身挪移,朝极远处掠去。 “果然有诈,我去杀此人,这些角色你来对付。”曦星眸清冷,拎着战矛就暴冲而去。 轰! 那一群帝境人物冲出,浑然不顾生死般,疯狂阻击曦,或祭出帝兵,或运转至高法门。 他们足有十六人,修为境界从帝境三重到帝境八重不等,一起冲杀,威势恐怖无边。 客这注定是徒劳,随着曦挥动战矛。 噗噗噗! 拦截在前路的三名帝境人物犹如纸糊般,被劈杀当场,躯体和神魂都直接齑粉爆开。 一击破敌,逍遥而去。 可这并未震慑其他地藏界帝境人物,他们就真的如同无惧生死,还要追击。 可林寻岂能让他们如愿。 嗡! 无渊剑鼎发出隆隆道音,流转亿万道光,呼啸而出,将虚空都碾压塌陷,威势无量。 瞬间,就将一名帝境人物碾碎成血沫,暴毙在虚空。 “杀!” 林寻衣衫猎猎,威势霸绝,无渊道剑锵的一声迸射而出,于虚空中掀起一道惊世长虹,斩杀而去。 孤身一人,征伐群帝! 那些地藏界帝境人物并未产生丝毫的畏惧,犹如没有情绪波动般,催动宝物,悍不畏死般围攻林寻。 轰! 这片天地彻底紊乱,山河崩塌,万物毁灭。 林寻一人横冲场中,势若大渊横移,无渊剑鼎每一次轰鸣,必碾碎一重如若汹涌波澜般杀来的攻击,牢不可破,坚不可摧,万法不侵。 而随着无渊道剑杀伐,则不时有帝境人物陨落,鲜红的血雨犹如蒸腾的洪流,淹没这片陷入崩坏的天地中。 仅仅不到半刻钟。 场中一众帝境人物,无不被轰杀当场! 这一幕若被人看到,必会为之胆寒和震颤,毕竟,那可是一个又一个的帝境人物。 可如今,却被林寻一人镇杀! 对此,林寻早已习之以常,这些年里,死在他手中的帝境人物……早已不知凡几! 他纤尘不染,毫发无损,看也不看场中那满地的血腥狼藉,身影化作一道璀璨的流光,横移虚空而去。 虚风佛帝的突然撤离,不止让曦察觉到不对劲,也让林寻心中凛然,他也不敢迟疑。 没多久,一座黑色的佛龛出现在林寻的神识感应中。 这黑色佛龛无比高大,足有万丈高,耸入云霄深处,通体漆黑,不知由何等神料浇筑而成。 佛龛四周,涌动着澎湃无比的众生愿力,犹如汪洋横流,涌入那佛龛之内。 佛龛中供奉的,是一座神像,有有千丈,跏趺坐于莲台之上,三头六臂,没有脸庞,唯独额心生着一只闭合的眼瞳。 神像通体覆盖在如雾霭的黑暗中,就如一尊来自黑暗中的神祗,散发出俯瞰诸天般的威势。 那犹如汪洋般不断涌入的众生愿力,就是被这样一座无面佛像所汲取! 这等一幕,显得无比诡异。 但林寻仅仅看了一眼,就挪移目光,心神凛然。 在这黑色佛龛不远处,曦正在和一头庞大无比的凶兽厮杀征战,战况无比激烈,搅乱那片山河! 仔细看,那凶兽头似狮虎、嘴似大鳄,眼似蛇蟒、耳似牛马,鳞似鱼蛇,足似鸾鸟、角似牛鹿、虬须如龙,尾背如犬。 赫然正是林寻之前所见过的,在每一座地藏神庙中皆供奉着的“九不像”! 只不过,这不是神像,而是一头活着的九不像! 它躯体无比之大,发出的嘶吼,犹如大道雷音,轰鸣九天,躯体释放出犹如秩序般的黑色佛光,激射十方,仿似要将那片天穹都掀翻、践踏在脚下。 那等威势,令林寻都不禁吃惊,曦之战力,镇杀帝祖都不在话下,并且如今操纵着秩序力量,战力早已和以往不一样。 可就是在这等情况下,那九不像凶兽却挡住了曦的一切攻伐! “林道渊,你来晚了。” 蓦地,虚风佛帝的声音响起,就见他伫足在那高大巍峨无比的黑色佛龛前,眼神淡漠, “看到了吗,那便是由众生愿力所凝聚的神兽‘藏蛰’!” “我地藏界太上长老涅烬帝祖,将自身性命和一声道行献祭,才将藏蛰唤醒。不过,只要今日能够将你们这两个异端铲除,一切的付出……都值得!”

上一篇   第2317章 信仰成神

下一篇   第2319章 地藏帝君